int(1136114) 我老公是国家发的 [97]第97章 番外四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97]第97章 番外四

[97]第97章 番外四

越野车沿着帕尔米奥大草原向内进发,星灼率先早就调查过帕尔米奥的地貌,设置好了路线,到了第二天下午的时候,越野车已经行驶到了帕尔米奥原始森林的入口处,车子已经进无可进了,周围都是灌木丛和高大的树木,接下来,两人需要徒步穿过大森林,爬上雪山。

从车上下来,李天悦举着一个手机到处直播,边播边说,“我们小分队现在到达了帕尔米奥的原始森林了,现在给大家看一看周围的地形地貌,这里好多树……”李天悦拿着手机对着森林转了一圈,摄像头转回来的时候,正好对上穿着一身登山装备,背着登山包单手插在裤兜里,冲着他露出好整以暇表情的星灼,

“靓仔,几时出发啦?”星灼抄一口塑料粤语。

星灼的出镜瞬间引爆了李天悦的直播间,一时间弹幕飞起,礼物漫天,天悦看着屏幕上的盛况摇了摇头,啧啧感慨,“我营业两小时比不上他出镜两秒钟?对不起,我酸了,不播了,心伤了。”说罢不管手机里关了手机,开始收拾行李。

星灼笑笑,锁了越野车,李天悦背了登山包,两人开始登山,刚走了两步,天悦看着手机屏幕,“喂,你怎么把车里的信号箱关了,我手机没信号了,怎么直播?”

“出镜太多就不值钱啦,再说车里的电也是有限的,到时候你表现好我用手机给你开。”星灼已经把只能越野车里的设备都链接了他的手机,可以实现远程操控。

天悦瞪了他一眼,“你才不值钱,我参加节目的片酬可比你高。”

星灼哼笑一声,“你说这有意思吗?咱俩要是同时客串我家的电影,我的片酬也会比你高。”

“那可不一定,搞不好拍你家的电影你连片酬都没有。”

“这倒是我爹能干得出来的事。”

“哈哈哈哈……”

帕尔米奥地形复杂,刚从森林的边缘进来的时候,周围的树木植物还在天悦的认知范围内,随着越往上走,植物则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种类,喜欢冒险猎奇的两人,大大的满足了一把好奇心,一路拍照片,拍视频,边玩边往上走,倒也没觉得累。

因为到达森林就已经下午了,走了大概几个小时后,太阳就开始下山了,星灼选了个背风背阴,闻起来并没有太多危险生物的地方安营扎寨。两人腿长步子大,走了小半天也到达了一定海拔的地方,白天有太阳不觉得什么,到了晚上,就开始觉得天气有些微凉了。

晚上找了柴火生了火,吃了干粮,星灼开了车里的信号,目前还在覆盖范围内,天悦又开了一会儿直播,今日份营业完毕,节目组的人员也都知道了两人独自出发的事,俩人嘻嘻哈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各自准备钻回帐篷睡觉。

“靓仔,你晚上一个人睡觉怕不怕啊?要不要跟我一起睡啊?”

天悦刚钻进帐篷,就听到身后星灼的声音,天悦利落的拉上了帐篷的拉练,留下一句“滚蛋!”

星灼笑笑,“胆子还挺大。”

黑夜的森林里远比白天要可怕的多,飒飒的风声,把未知的恐惧无限放大。天悦瞪着眼睛瞪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原本困倦的睡意全无,愈发害怕了,他暗暗的骂了那个混蛋一百遍,还是忍不住起身了,抱着羽绒睡袋直接走到旁边的帐篷边上,拉开拉链,只见刚刚吓人的那只早就已经睡了,这时听见动静,抬起头眯起眼,惺忪着眼看着他,

“你干嘛?”

天悦不等他同意,就挤进了那个暖和的帐篷里,心安理得的在旁边铺开睡袋,微笑,“你不是害怕么?我来陪你睡。”

星星双手捂胸做害怕状,“非礼啦非礼啦!知名小生夜闯男艺人帐篷啦~~~”

天悦自己胆小本就有些不好意思,气急败坏的瞪了他一眼,“别嚎了!再嚎真睡了你!”

“靠!我拿你当兄弟,你竟然想睡我?”星星尖叫。

天悦正皱眉,就看那前一秒尖叫的人后一秒就双手一摊仰躺在那:“来吧!不要疼惜我,尽情的蹂、躏我吧!”

天悦:……

天悦抬腿就是一脚踹到他的屁股上,“最讨厌主动犯贱的,滚!”

吵吵闹闹了一会儿,那种害怕的情绪又过去了,旁边有个大活人睡着,天悦也就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有了这一次同住一个帐篷的经验,接下来几天,天悦也心安理得起来了,后来连帐篷也懒得搭了。几天之后,两兄弟终于走出了原始森林,接着就爬上了雪山,海拔增高,温度直线下降,放眼望去周围都是连年不化的白雪了。

天色渐暗,他们找了个背风的地方,就在雪地里安营扎寨了,星灼眼睛亮亮的看着这白色的世界,心中一片安详,果然是妖精们生活的宝地,“饿了吗?”

“嘘,别说话!我发现了一只小狐狸。”旁边的天悦忽然压低声音。

星星一愣,心里一惊,背后的肉一紧,转头看着天悦。

天悦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再看,前面有一只雪白雪白的白色狐狸,正盯着他们的方向瞧。

白色狐狸也没有乱动,蹲在那里,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们的方向,看起来极为可爱,天悦碰了碰星星的胳膊,“把你那难吃的鸡胸肉干给我点,我要喂狐狸。”

星星翻了个白眼,“超好吃好吧。”

天悦直接翻开了星灼的包,拿了一袋鸡肉干出来,冲着那只白色的小狐狸扔了一个鸡肉干。小狐狸嗅了嗅鼻子,显然知道是食物,想吃又不敢吃,紧张兮兮的看着旁边的星灼。

天悦第一次见白色的狐狸,显然特别兴奋,又扔了几个,星灼看了眼他,只得收敛了自己身上的灵气,冲着那个小狐狸点了点头。

小狐狸颠颠的跑上来,叼着鸡肉干就跑,但是也没跑多远,蹲在雪地里咔嗤咔嗤的大嚼特嚼。

天悦特别开心,跟这只小狐狸玩上了,一会儿喂一条,一会儿喂一条,喂到人家小狐狸都吃饱了。吃饱了的小狐狸也没放过多余的肉干,只要天悦给,他就过去叼着,叼到不远处,找了个地方,两只小爪子刨刨刨,把雪扒拉开,挖了一个雪洞,把肉干埋进去,然后用嘴把雪从新盖住,白雪皑皑的雪山环境,成了小狐狸的天然冰箱。

雪山上已经没有任何信号了,天悦只是录了几段小白狐的小视频,心肝宝贝一样的反复看,还给星灼炫耀,

“你看这小狐狸,长得真好看,看哥这魅力,真的四海八荒的生物都要折服~~”天悦把手里的照片递给星灼,星灼接过照片来,是一张白色的小狐狸,没有什么灵性,肉体凡胎一只。

要不是我,你以为小狐狸会理你?

星灼淡淡开口,“下次别喂了,野生白色狐狸的皮毛非常昂贵,是皮草市场的高级货,白色狐狸也是他们重点捕杀的目标,你对它这样好,会降低它对人类的戒心,下次遇上捕猎者,它就惨了。”

“啊~”天悦一愣,瞬间觉得自己做了件大错事。“那你怎么不早说。”

星灼淡笑着躺下,雪山上天气越发寒冷了,他穿着厚重的棉衣躺在羽绒睡袋里,开了两个电动的暖宝宝还是觉得冷。但是,突然抬头,却看到了另一番奇景。

星灼探头仰躺着,“过来看!”

天悦放下手机,也挤了过去,抬头一看,不由自主的哇了一声,海拔高的原因,天空很近,美的不可方物。

星灼关了帐篷里的灯,跟天悦两个头挨着头并排躺着,雪山上非常安静,天空近在咫尺的感觉,深蓝色的天空上,洒满了星星,月亮发着盈盈的光,银河触手可及。

空气很冷,两人谁都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天悦轻轻开口,语气里带了些许自责,“你说那只小狐狸会不会已经失去对人类的戒心了,以后真的被抓啊!”

星星笑笑,转头看看他,两人包裹的都很严实,他能看到他盛满星光的眼睛,善良又美好,“那你明天再见到它的时候,对他凶一点!把他吓跑,保管它长了记性了。”

天悦眼睛一亮,忍不住拉下口罩,“你说它明天还会来?”

星星嘻嘻笑,“当然会,你对他那么好,我要是一只小狐狸我也天天来让你喂。”

天悦点点头,“那我明天凶一点。”

星灼看着他说要凶一点时那奶气的样子,笑了,纵使此刻只有星光和月光,星灼也能看得到他那殷红的嘴唇,他们所在的地方海拔高,空气很薄,紫外线强,皮肤容易黑,星灼被晒了这些天,已经有些黑了。但是星灼看他,这家伙还是白的发光,嘴唇更是鲜艳的红,还真是天生丽质,永远都是那副肤白唇红的小白兔样儿,“你……你的嘴唇为什么总是这么红?”

天悦本来还在沉思怎么样拯救狐狸命运的事情上,忽然听到他这么一句,转头看向他盛满了笑意的眼睛,一愣,急忙拉上了口罩,“遗传的!”

“软不软?”星星锲而不舍。

天悦藏在滑雪服里的脸颊微红,“你的脑子为什么总是这么黄?”

星灼点点头,“遗传的!”

“肯定不是遗传自姜叔叔~”

星灼哈哈大笑,“这个话我一定要跟栩哥说,哈哈哈哈……”

白天的帕尔米奥,天湛蓝,风清轻,万里无云;晚上的帕尔米奥,天泼墨,风无声,星光一片。

“这次真没有来错。”天悦笑笑说。

晚上,两人没怎么睡,谁都舍不得这绝凡俗世般的绮丽一幕。

第二天,伴随着漫天银河的落下,一颗绝美的太阳升起,他们的老朋友又来了,小家伙昨天鸡肉干吃上了瘾,今天又来了,星灼示意让他吓吓那个小家伙,自己则转头收帐篷。

小狐狸像个雪团子一样,毛茸茸的蹲在不远的前方,眼睛圆丢丢,黑葡萄一般,看着对面的天悦,意思很明显,又来讨饭了。

天悦心里软的一塌糊涂,哪里舍得去吓他,等星灼都收拾完了准备启程,他还在墨迹,大有又要掏出肉干喂狐狸的架势。

星灼看了他一眼,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从裤子侧兜里掏出一把匕首,抬手飞了出去,匕首划过空气,嗖的一声,插在了小狐狸的爪爪边上。

那狐狸受了惊,嗖的转身,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天悦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半天才反应过来,鄙夷的看着旁边的人,“你还是人吗?”

星星淡淡,“不是。”

天悦磨牙。

接下来的一整天,他们再也没看到那只小狐狸,天悦频繁回头,四处张望,又怅然若失,走了好远的路还在惦记着,最后忍不住遗憾的说,“我回去养只狐狸当宠物吧,就那种白色的北极狐,你说怎么样?”

星灼笑,“说不定狐狸也想养你当宠物,相互养,挺好的,”

晚上,两人吃了点速食食品,找了地方宿营,今天的海拔更高,天悦渐渐感觉有些缺氧,吸了氧气袋好多了,星灼倒是对这里十分适应,越往上走,越感觉灵力充沛,整个妖像是被洗礼了一般。

睡前,天悦去旁边方便,星灼调笑了他两句,两人一来一往正互怼的热闹,对面突然没了回应。

星灼转头奇怪,“悦悦~~悦哥?”

只听对面压低声音,“你别过来,这有狼!”

星灼转头,黑暗中,对面三双绿油油的眼睛,在暗夜下显得更为恐怖。星灼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为了不让各种蛇虫鼠蚁以及野兽们过来,都会释放一点点灵力,如果是凡夫俗物,看到这样等级的妖气,一般是不敢近身的。

星灼顿感不妙,这是三只还未幻化人型的小狼妖。

三只狼妖见妖气不大,以为星灼只是一般小妖精,看到天悦这个细皮嫩肉的小子更是兴奋,饿狼们见星灼要赶过来,迅速向着天悦发动了进攻。

天悦从小跟着自家的老爸练习格斗,师从格斗冠军,面对群狼也并未发憷,抬脚就踹上了一只。可是,他面对的不是没有智商的小狼崽子,而是三只已经有了妖力的小狼妖。

小狼妖缠住天悦的脚,天悦暗道不妙,也知道这非俗物,心下一慌,被另外两只寻了空子,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狼妖下嘴的当下,天悦就觉背后一股神奇的力量,接着,眼前一花,几道红如火焰般的东西出现在眼前,三只小狼崽子已经被摔了出去。

眼前,只见那个他熟悉的星星,背后长出了九根尾巴,而他刚刚看到的红色火焰就是那九跟尾巴尖尖,脑袋上顶着两只雪绒绒的白耳朵,正背对着他教训着三只小狼崽子。

星灼转头查看天悦的伤势,隔着厚厚的滑雪服,天悦的脖子上已经被小狼的牙齿划出了两道口子,伤口很浅,隐隐渗出血丝,星灼眉头紧皱,气势逼人,三只小狼崽子在他面前吓得哆哆嗦嗦的蜷在一边,动都不敢动。

处理好了伤口,天悦皱眉盯着旁边的人,左看右看,星灼现在已经恢复人型,双方谁都没有说话,迟疑了好一会儿,天悦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救命恩妖?”

星灼脸上讪讪的,“都是一起长大的兄弟,也不用客气,不过你要是以身相许的话,我看在咱俩是兄弟的份上,就勉为其难的接受吧。”

是星灼的语气,应该没有鬼上身。

“艹!”一向是乖宝宝的天悦忍不住骂了句脏话,转身找手机,“妖精举报电话是多少?”

“艹,你要举报我?”

“我手机呢?”

星灼按住他的手,急忙妥协,“好了好了,悦哥~~不用你以身相许了行了吧。”

天悦看着他磨磨牙,“妖精!”

星灼:……

“这个妖精刚刚救了你的命!”

天悦看了看旁边瑟瑟发抖的三只狼崽子,“这三只也是?”

星灼点点头,他看出天悦的害怕,转头对着三只,“滚蛋,再不识相,就让你们百年修为毁于一旦!”三只狼崽子夹着尾巴跑了。

天悦警惕的看着星灼,星灼无奈,交代了一下自己是妖精的事实,再三保证,他们狐狸精都是有口皆碑的好妖精。

天悦半天没从这个从小跟自己一起长大的兄弟是妖精这件事情上回过神来,盯着星灼看了半晌,摇了摇头,“不对,不对,一定是高原反应,我产生幻觉了,我睡一觉。”

天悦钻进帐篷的睡袋里,他今天受了惊吓,晚上也不敢关灯,帐篷里亮堂堂的,旁边睡着星灼,两人侧躺对视,天悦审视着对方的脸,星灼五官也十分精致,尤其一双眼睛,形状长得特别好,是遗传了他爸爸的桃花眼,微微一眯眼,就会撒播万种风情。

星灼看着天悦疑惑的黑黑亮亮的眼睛,为表示自己是个好妖精,十分友好的露出一个笑容,眼睛弯成两弯月牙,看起来十分可爱。

天悦一愣,抿唇给了一句评价,“狐狸精!”

星灼:……

狐狸精怎么了?狐狸精就要这么受歧视吗?人类果然都是喂不熟的,白对他好了。星灼收了脸上的笑,委屈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转了个身,背对他。

哼,不理你了,生气气~!

天悦被这一眼看的愧疚感爆棚。

不到一分钟,星灼感觉到自己的肩上有人推了他一下,身后传来一声,“生气啦?”

星灼:“哼,人类!”

天悦讪讪没话找话:“好冷啊~你冷不冷?~”

星灼恨恨的骂:“冻死你!”

天悦抬脚踹了他一脚,“艹!这就是你的阴谋吧,故意爬雪山,我就一个羽绒睡袋冻得要死,你自己在睡袋里揣着个狐皮大袄。”

星灼:……

“快,把你那狐皮尾巴拿出来给我暖一下,我看看狐狸毛是不是真的保暖。”

“滚!”

“还是不是兄弟啊?”

“不是。”

“好啦好啦,不打电话举报你,刚刚逗你呢,从小到大还不是哥罩着你,是妖精也不怕,哥也罩着你。”

“放屁!”

“小星星,别生气啦,狐狸尾巴给哥哥暖暖脚。”

……

谁能顶得住一个唇红齿白的小哥哥跟你撒娇呢,反正星哥是顶不住,没两下就心软了,“叫星哥。”

“星哥!”

这谁顶得住啊?啊啊啊!

星灼的小尾巴们也顶不住,不等星灼命令就嗖嗖的跑了出来,挤得星灼在睡袋里不舒服不下,只得出了睡袋,九根尾巴把旁边的漂亮小哥哥包裹在一起。

天悦满意的摸着白色的狐狸毛,反复摩挲着漂亮的尾巴尖尖,表情新奇又赞叹,“狐狸毛这手感真的好哎,真暖和。”

星灼第一次被别人捏着自己的尾巴,一束酥酥麻麻的电流从尾巴尖直冲头顶,他急忙把天悦手里的尾巴拽过来,可是尾巴太多,拽了一只还有另一只。

天悦一手一只,“这下我省了买狐狸的钱了,你以后当我的小宠物吧。”

星灼:……

“艹!你让九尾灵狐给你当宠物?你这个愚蠢的人类,你知道我的品种有多高贵吗?谁给你的胆子?”

天悦看了他一眼,“举报电话是多少来着?高贵的妖精被举报是不是不会被处罚?”

星灼:……

天悦看着星灼的吃瘪表情,得意,“不是谁都有当我宠物这个福气的,珍惜吧。”(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星灼翻了个白眼,“你就不怕我吃了你?”

天悦哼笑一声,“就你?”

天悦话音刚落,星灼鬼使神差的一个探头,张嘴就贴上了对面那张鲜艳的红唇。

呼吸近在咫尺,四目相对,温润的触感,一切来得太快。

星星触电般的碰了一下又缩回去,脸红的一塌糊涂,不敢看对方,急忙转身过去,盖上被子,凶巴巴的,“赶快睡觉,否则就吃了你。”首发https://https://m.33xs.com

天悦也没再说话,盖着狐皮大袄,手里捏着小尾巴,看着对面那人的后脑勺和他白绒绒的小耳朵,脸涨得通红,小小声,“果然是个狐狸精!”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m.33xs.com/

对面狐狸精的小耳朵微微抖了抖。

第二天醒来,天悦身上盖了两个睡袋,帐篷里开了足足的热气,星灼已经早早的起了,他捂得严严实实的,没有尾巴没有耳朵,又恢复了那个帅气的小哥哥模样。

昨天的妖精和那个甜甜的吻,仿佛是一场美妙的梦境,只有脖子上被小狼崽儿抓出的两道血痕,印证了昨晚的真实。

从小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两兄弟,装傻功力都是一流,接下来的几天,谁都没有提昨晚那个吻,仿佛好像没发生过一般。

两人还是往常那样嬉笑怒骂,星灼给天悦讲了讲自己此行的目的,以及他干爹的故事,引得天悦十分钦佩,对妖精们的生活也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雪山上的狼群,报复心都特别的重,星灼伤了三只有灵气的小狼,因此二人早就被盯上了。

狼群们智商都比较高,尤其是有了灵力的狼群,不会盲目作战,而且耐心极强,跟着两人跟了好几天,终于等来了最佳的攻击时机。

当时正值黄昏,星灼和天悦正走着,就听到了远处“嗷呜”一声,接着,就是此起彼伏的狼叫。

有了这个上古神兽在旁边,天悦倒是一点没怕,转头看着远方,“是不是你干爹?”

星灼看着远方的几匹灰色仰头嚎叫的狼群,“看清楚点行不行?这是灰狼,来找咱俩寻仇的。我干爹是雪狼,白色的。”

天悦看着他,“他们怎么还敢来,你不是很厉害么?”

星灼脸上讪讪,“没听过好汉也怕人多吗?没看见他们那么多匹?明显要群殴我们。”

狼群一只嚎叫起来,其他狼纷纷呼应,一时间周围都是嚎叫的狼群。

天悦急忙从包里翻出防身的工具,两把精致的匕首,无语的说,“你怎么当个妖精也这么怂?”

话音刚落,一只灰狼从不远处扑将上来,星灼尾巴一甩,把他甩了出去,朝着旁边的人扬扬下巴,“崇拜哥不?”

狼群是十分团结的,一旦一只上了场,不管生死,前仆后继的都会扑上来,星灼话音刚落,成群结队的狼群就扑了上来,天悦也不得不甩着匕首刺向冲过来的狼群,两人展开了人狼大战。

“艹你大爷!你到底行不行啊?”

星灼虽然是只上古神兽,天生的灵力强大,但是到底是只家养的,灵力有余,戾气不足,往往太过于手下留情,而且第一次面对这样生死的杀戮,还要分神帮天悦,力量也遭到了掣肘。

正在鏖战中,

“嗷呜~~”远处又传来了一声狼叫。

“还来?艹,这有多少啊?”天悦喊道,旁边的星灼也皱了皱眉,然后就感觉到一圈白色的影子嗖的窜了过来,直直咬上了领头的灰狼。

“干爹!是我干爹!”星灼定睛一看,急忙兴奋大叫。

雪狼是雪山上当之无愧的狼王,凭借着身体的优势和灵活的技巧,迅速咬的灰狼遍体鳞伤,灰狼首领受伤,灰溜溜的夹着尾巴跑了,其他的小狼崽子跟着灰狼也急忙撤了,一场雪山上的厮杀就结束了。

威风凛凛的白狼,嘴边还带着殷红的血,带着些打量的意味盯着星灼和天悦。

“干爹!干爹!我我我,我是苏星灼,是苏栩的儿子。”星灼兴奋的跳脚。

对面的白狼没动,继续站在那里,表情十分高傲,仰着下巴看着他。

“你干爹是不是嫌弃你是个弱鸡,不想认你。”天悦气喘吁吁,碰了碰旁边的星灼。

星灼瞪了他一眼,这是什么塑料兄弟?

“干爹!你看,这是我闻干爹留给我的羽毛。”星灼掏出了一根金色羽毛自证身份。

小白狼看都不看他,伸出舌头来舔了舔爪爪。

“看吧,看不上你。”天悦站在旁边说风凉话。

星灼皱眉转头,十分心累,咬牙,“你能不能闭嘴”

星灼看着手里的羽毛,耐心的弯腰解释,“干爹,那有可能你不记得了,闻廷之是只凤凰,他是你老公,你肯定是我干爹,闻廷之认识不?”

“别叫了,那不是你干爹,他比你还小两岁呢。”身后传来一声充满磁性的男声。

转头,只见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只更帅的雪狼,天上飞着一只五彩的凤凰,两个神奇的物种相得益彰。

雪狼仰头嚎叫一声,顿时整个雪山万籁俱寂,所谓雪山上的王者当如是。

星灼身后那只小白狼蹦蹦跶跶的就跑到了大白狼身后。

凤凰扇了两下翅膀,白狼尾巴微微一晃,分别幻化成了一个帅气的男人,是星灼自小就见过的两个干爹的照片,他们身后的小白狼摇摇尾巴,幻化成了一个俊俏的少年,正冲着他露出一个骄傲的表情。

星灼愣怔,见到干爹的喜悦被刚刚的出糗冲淡了。

“干爹。”

闻廷之笑笑揉揉他的脑袋,“小伙子长大了,我当时走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你老爹捎信来说你一个月前就出发了,让我们好等。”

寒暄了几句,闻廷之才想起来给星灼介绍旁边那位资质非凡的少年,“星星,这是你的弟弟,等过几天你们下雪山,他跟你们一起去,要成年了,他正好去妖精局登记。”

“叫星星哥哥,以后下了山,要多跟你星哥学习。”闻廷之冲着那少年。

少年脖子一仰,没有说话,雪山王者的气势尽显。

星灼想起刚刚叫的那数十声干爹,脸颊微微发窘,天悦在旁边噗嗤笑出声,星灼转身瞪了他一眼。

“这位是?”

星灼:“哦,不重要,是我带的一只小宠物。”

天悦:……

宠你个头!

在帕尔米奥的雪山上,有两个王者干爹罩着,接下来的日子好过多了,天悦尽享雪山乐趣,一边撸狐狸,一边撸白狼,惬意极了,一连待了整整一个月,直到干粮吃干净了,鸡肉干也喂完了,两人才意犹未尽的带着白狼小弟下山。

闻廷之因为惩罚的原因现在还不能进入人类社会,于是两位干爹送他们到雪山脚下才告别。

几人在雪山脚下道别,潇洒的白狼嗷呜一声,凤凰随之啼鸣,然后,两只神兽迅速隐没在雪山之中。

那景象异常美丽,天悦和星灼半天没回神。

“还不走吗?”一个不耐烦的少年音响起。

星灼转头看向他旁边的傲娇白狼小弟,轻轻耸了耸肩,狐狸眼睛微微上挑,嘴角勾起一个狡猾的弧度。

小白狼觉得不妙,连连后退,“你……你要干嘛?”

星灼哼笑着往前走,准备算算之前的账,“小弟弟,新生活才刚刚开始哟~~~”

小白狼见势不妙,急忙窜到森林里,“啊!!爸爸,我不要跟他去啦~~”

星灼笑着追过去,“晚啦!”

天悦跟在后面,“等等我~~”

(全文完)

我老公是国家发的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