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128222) 悠悠大槐树 [138]69救救我们安民县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38]69救救我们安民县

[138]69救救我们安民县

县城四周浓烟滚滚,烧塌的城门多半截已烧成木炭,剩余的一小部分已没有抢救的必要了,团丁们连尿湿的裤子都没有时间换,谁还管城门呢!他们也急切地想知道土匪撤走的原因,好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办,于是就晃动着抖糠似的两条腿,拄着缺子弹的烧火棍一步一步挪到了城墙下。

张彼园看见团丁和县民都聚集了过来,知道二哥不会撒谎,就抢先说出了原因。他没有给他们讲土匪怎么抢劫村子,也没有讲土匪们认干大的经过,更没有讲土匪们送钱财当见面礼的事!他只是简明扼要地对大家说:“我大和我二哥早年间,从大槐树逃难出来,经过陕西时治好了一个小孩的病。你们说巧不巧?今天打县城的土匪头子恰好就是当年的那个小孩,他一认出来救命恩人,就嚷嚷着要报恩,这不一挥手,手下的喽啰们一刻不停就撤走了!”

围观的听了,不约而同地欢呼:“万岁万岁!多谢张先生救大伙一命!”沈继业不时地伸长脖子看远处,他追问道:“请问张先生,你知道土匪们还会杀个回马枪吗?”张先生低头想了想,说:“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们不会再回来的!”

一个县府人员问道:“张先生,这些年来,你和那个土匪头子再见过面吗?”张彼园哼了一声,说:“你怀疑我大通匪是不是?实话告诉你,我们全家这么多年来就没有和他来往过,除过我二哥外,我们弟兄几个就不认识他!”

“嘿嘿嘿”,县府人员尴尬地笑道:“小兄弟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张先生见过土匪头子的小时候,这么多年又未见,人这一辈子一直在变,保不齐就完全换个秉性,如果是这样,咱们还要多做点打算呢!”

沈继业说:“这话也在理!张先生,我有个不情之请,想请你们父子去县府里住段时间,由大家好吃好喝地伺候,就不急着回家去了!”

“对对对!”县府人员急切地插话道:“有张先生坐阵县城,就不怕土匪们杀个回马枪了,张先生一个人,就顶百万雄兵!”他一挥手,招呼围观的人说:“大家一起来,请张先生入城!”众人听罢一拥而上,爷三个的腿就被一人抱住一个,一使劲就给抬了起来,其他人给搭手当靠背,有人顺便把驴车也给牵上了。父子三个,坐着人体搭的轿子进了城,知道这下是没法回家了,索性就留了下来。

县府里除了指挥灭火和抢修城门外,继续派人去府里报告进展情况,并申请派兵加强城防。张先生父子三人吃着县府的饭菜,看着办公人员风风火火地忙出忙进,这样百无聊赖的日子仅仅只过了三天,就被一个人的哭声打断了!

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传近了,几个工作人员架进来一个肩膀流血的人,来人一见县长就软塌塌地趴在地上磕头痛哭:“杜县长啊,快救救我们安民县的乡里乡亲吧!”杜县长让人把他搀扶到椅子上坐下,说:“你先歇口气,把所见所闻完完整整地说出来给大家听!”

来人哽咽着说:“昨天,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群土匪,满山遍野的,大概有一两万人,他们有快枪有骑兵,枪法又出奇地准,保安团和民团都不是他们对手,被打死好几个人。王团长看土匪越打越猛,有不打下县城誓不罢休的劲头,赶紧派了我们三个人出城求援。不成想我们骑马走了不远,很快就被土匪给追上,另外两个为了掩护我,就留在最后和他们硬拼,我看去府里搬兵不可能了,就就近跑到了贵县。请杜县长一定要派人支援安民县啊,再迟一步,恐怕土匪就打进县府里了!”

杜县长站起身在地上转圈踱步,急得只搓双手,他边走边说:“我也想帮忙,可是我这里缺人手缺枪支弹药,连自卫都做不好,还要仰仗顶百万雄兵的张先生坐阵退匪!目前,不见府里驻军的影子,让我在哪里再给找些人手呢?”

来人挣扎站起身四周观看,惊讶地大声问:“他在哪呢?他在哪呢?既然贵县有能退匪的能人,也请杜县长借给我们县用一下吧!”

“不行不行!”沈继业抢先拒绝道,他说:“现在土匪人多势众,又狡猾多变,如果张先生离开片刻,被他们杀个回马枪怎么办?”

杜县长唉声叹气的对来人说:“我们也想尽一些微薄之力,但是条件有限,实在是爱莫能助啊!要不你先在这里等等,我们派去府里搬兵的人或许会带来好消息!”

来人悲痛地说:“只怕远水救不了近火,我们再拖延片刻,也许安民县城就被烧杀一空了!”他一回头,发现台阶上站着的一个老者,没有穿制服,就一身百姓的粗布衣服,最突出的是那种精气神:腰背挺直,慈眉善目又庄重威严,有泰山崩于面前而不惊的沉稳!他顿时醒悟过来,连滚带爬地爬到老者跟前,祈求道:“您一定就是张先生了,求您救救我们安民县百姓吧!我在这里给您磕头了!”

张先生此次来解县城之围,抱定了必死之心:如果毛蛋不退兵,自己就和他们拼了,擒贼先擒王嘛,收拾了几个带头的,土匪肯定就会散伙了。闻天和彼园不忍心父亲独自涉险,非要上阵父子兵,因此三个人平日里那谦和忍让的神态就少了许多,反而多了些硬气与杀气。此刻看来人身上流着血跪在面前,张先生赶紧双手相搀,说:“你快快请起,我答应你走一趟安民县!”

来人感激涕零地说:“谢谢张先生救命之恩啊!”说完就晕倒了,县长让人赶紧抬进去救治。张先生抬步就往外面走,闻天和彼园也紧紧跟上,沈继业和县长见状问道:“张先生要去哪里?”张先生脚不停息,边走边说:“安民县!”言简意赅,整个县府的人员都惊住了,县长说:“我的张先生啊,你可不能走啊,你走了,上万的县民怎么办啊?”

父子三人走到了大街上,老百姓见县长带人跟在张先生后面,就过来探听消息,得知他们三个要走,就跪倒了一大片,把爷三给围住了。张先生说:“大家赶紧起来吧,安民县数万百姓还等着我去救呢!咱们不能太自私自利了!”百姓说:“不行,你走了我们怎么办?”张先生看走不了,对县长说:“那就让我的儿子留下来帮你们守城,土匪或许能给点面子!”县长为难地对百姓说:“要不就这样?”

彼园对闻天说:“哥,你留下来守城,我陪大走一趟,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家里还有娘和嫂子与侄儿要你照顾呢!”闻天说:“还是我和大一起去吧!我小时候就见过毛蛋,兴许他会给我们两个面子呢!你不是组织了民团吗,赶紧召集起来帮保安团守城才最实在!”

沈继业说:“那就这么定了,张彼园带领民团帮大家守城,张先生和闻天要快去快回啊!”县府和百姓对这个结果都不太情愿,但还是给让开一条路,有人给牵来了驴车,彼园着急说:“大,大,带上我!”张先生一挥手说:“你赶紧召集人手去帮沈继业!”说完之后,闻天一扬鞭,毛驴受疼就撒蹄狂奔起来。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悠悠大槐树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