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128222) 悠悠大槐树 [3]2 你亏先人呢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3]2 你亏先人呢

[3]2 你亏先人呢

街口转进来一辆带棚子的马车,棚子侧一根杆子挂一个像官府令牌一样的木牌,上面刻着三个篆字“张子悠”,最下面吊着一个铜做的虎撑,外边一圈小铃铛,这是郎中走街串巷行医用的摇铃被他用做车铃。车檐上一个约四十岁的满面愁容的人,眉尾下垂似罗汉,佛陀耳,高鼻梁,小嘴薄唇且紧抿着,给人感觉是一个不爱说话慈悲心肠的大善人。

街道上席地而坐的乞丐们看到马车都挣扎起来留出一条车道,“张先生出诊回来了?”“张先生,今天收到粮食了没?”“张先生行行好,我已三天没吃到你舍的饭了!”张先生在车上抱拳作揖“对不住各位,今天收的粮食不多!眼下大旱得不到缓解,粮食价格飞涨,鄙人无能愧对各位了”。乞丐簇拥着马车到保和堂门口,张先生从马车上拿下来一袋粮食交给迎出来的两个伙计,吩咐他们赶紧生火做饭,然后上到台阶对挤成一团的饥民喊道:“乡亲们,不要拥挤,我会尽量让大家都能吃上饭的。”

闻天过来拉着父亲的手说:“大,你回来了!我娘让我来接你。”父亲揽着他的肩说:“走,先跟我给等候的病人看病去。”店里的病人都站起来打招呼,张先生也抱拳还礼:“诸位不好意思,害大家久等了!”洪四爷道:“没事我们不急,先生的事比我们大,外面那些人都等不及了,先安顿他们好!”张先生感慨地说:“谢谢各位理解,现在没有任何一种手段能比一场浇透的大雨更能化解这场危机了!”随后又坐在长案前给人看病。

粥的香气四溢,骚动的人群举着碗向前挤。当初刚开始放饭的时候是小米粥,后来是各种米混和熬粥,再后来玉米面豆粉高粱米只要能填饱肚子都给熬,好歹能给来排队的都能吃上,但是最近就不行了,粮食价格飞涨,所以到手的就少了好多,导致可能有人吃不到。张先生站在台阶上抱拳说:“今天粮食不多,我也尽力了,所以只能先供应老人小孩,大人先往后排排!”人们虽然有点不情愿但还是让出点路,让老人小孩排到了前面。今天是玉米面熬的粥多加了水比面汤稠点比浆糊稀点,基本上不用筷子就可以喝下去,这也是为了能多煮一点多分给一个人吃。

两个伙计掌勺给人盛粥,张先生领着儿子在人群里慢慢地察看,满脸的忧虑之色。一个十岁大小的孩子蜷缩在墙根,像一条无声无息的小狗,脸上的泪痕沾满了泥渍,身上的衣服看样子是被狗撕破了一绺一绺的。他弯着泥污的腿,两只小手端着碗,张大嘴喝粥,看到有人过来了转过身子护着碗。张先生蹲下身子,轻声道:“娃子慢慢吃,小心烫,我不抢你的粥!”又拍着他的脑瓜问,“你大你娘呢?”那孩子转着小眼珠,向四周环视了一下,哇地哭起来:“我娘呢?我娘没有了!我要娘!”张先生掏出身上的半个玉米面饼给他安慰说:“别哭了,先吃饱肚子吧!”边上几个没盛到粥的小孩看到了都嚷嚷:“我也要,我也要!”张先生对闻天说:“你回家里找找看还有啥吃的没,给他们带点。”闻天答到:“大,咱们这几天吃的玉米面饼子也完了,明天都不知道吃啥,娘就是让我出来接你看有没有收到粮食。”

大锅里的粥眼瞅着要见底,但队伍还有很长,饥民实在太多了!没吃到粥的人都嚷嚷起来,一个人说:“张先生,粥熬的这么稀是你把稠的都喝了吧?”一个大嗓门说:“上个月你还能每天给我两个窝窝头呢,这半月一个都没给,你还欠我三十个窝窝头呢!这不会都是被你贪吃了吧?”后面一个人跳起来一口痰吐向张先生的脸:“嗬,呸!还大善人呢!亏你先人呢!捞好名声呢!”周围的多数没吃到和吃到粥的人听到这话,手持打狗棍一拥而上把那几个人打倒高呼“打死他,打死这没良心的”,一个老乞丐对他们说:“你们和张先生非亲非故,在这一吃将近三个月。你看整条街那么多酒楼和药铺,有谁能像张先生这样放饭救大伙的?你们不配吃张先生的饭!大伙把他们轰出这条街,免得玷污咱山西人的名声!”众乞丐把那几个人抬出街口扔到了路边的沟里!

晚上关好店门,张先生去后院客厅吃饭。进门后见闻天趴桌子上拿几根银针扎草纸垫子练手呢,婆姨清莲手里捻着佛珠,站在桌边看桌子上的一个相框,相片上她和掌柜的分坐小桌两边的圈椅上,两侧一男一女两个娃娃,她怀里一个小男孩。那是五年前一家五口去北京看姥爷时拍的,算是开了个洋荤,花了好几个大洋呢。当时大儿子鸣皋十一岁,二女儿灵素七岁,小儿子闻天五岁。

今天也没有带回来白面,打算吃碗刀削面过生日的愿望落空了。三口人围坐在圆桌旁吃饭,晚饭是一碟咸菜,几个窝窝头,一盆疙瘩汤。

厅门口传来一个声音:“先生,打搅了!我俩有事情给先生讲。”张先生抬头一看是自己铺里的伙计,说话的满囤和目光躲闪的有财,立马招呼:“来来来,坐下一块吃!边吃边说。”他俩进来站在一边说:“先生你们自己吃吧,我们四个伙计在厢房已吃过了。我俩在这等会!”有财瞄了桌子上的吃食,发现和自己刚才吃的一样就垂下了头。张先生见此状况就离开饭桌,坐在靠墙的太师椅上逗他俩说:“看起来事情挺大的吗?今天怎么这么庄重?”满囤用肯求的语气说:“求先生收留我俩的老乡在药铺里吧!”先生愣住了:“就这么个事?还把你作难的。首先咱们这铺子不算大,但收留一两个人还是可以的。其次冲你是跟我时间最长的,有财虽然比你来的晚,却是你的老乡。就凭这两条,改天让你们老乡来吧!”有财跟着满囤扑通一下跪下了。清莲站起来扶他俩:“你俩今天怎么了,礼数这么大,不就收留一俩个老乡吗?”满囤说:“莲姨,实不相瞒我俩有二十多个老乡亲友!他们多是酒楼和药铺的伙计,现在闹饥荒酒楼没顾客药铺没病人,诺大个太原城没他们落脚之地,先生医术高明又是大善人,只好来求先生!”有财使劲点头给证明。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悠悠大槐树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