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911074) 七零年代小温馨[穿书] [127]128.第一百二十七章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27]128.第一百二十七章

[127]128.第一百二十七章

此为防盗章,百分之六十,12小时,请支持正版

温欣转头看到一个结实的汉子,他贴墙坐在离她半米的位置,要不是这医院病房太小,温欣觉得他一定会坐的更远。

刚刚还浑身发抖的温欣看到他瞬间静下来心来,同时也松了一口气,这才注意到病房里的陈设,她是在医院,不过是七十年代的医院,几张简陋的铁床,一根吊水的铁杆,一切都那么有年代感。

可也就是这种年代感,给了温欣十足的安全感。她觉得自己有点贪婪,在经历过在绝望边缘的垂死挣扎之后,她深知健康对有多珍贵,她想继续待在这里,放肆的享受温欣健康的生活。

她看向自己手上的针头还有那挂起来的水。

“咳,那个,大夫说你是饿晕了,那是给你打的葡萄水。”病房里没有人,赵胜军尴尬的开口给温欣解释。

果然是低血糖,温欣忽然想起来自己晕倒前的一瞬想到的问题,她好像发现她金手指的后遗症了,前几天她没有使用金手指的时候,她并不会出现低血糖的情况,仔细想起来每次低血糖头发晕的时候,都是使用过金手指之后。今天早上她在厨房劈了半屋子的柴火,再加上在地里徒手劈飞那个镐头,接着,她就晕了。

这么鸡肋的金手指竟然还有后遗症?

温欣有点无语,力气很大是不假,但是体内的糖分消耗也很多,需要不断补充才能保持体力。温欣觉得糟心,这是变异的大力水手异能,前一秒把人打趴下,后一秒就虚弱的像朵娇花?

赵胜军看着温欣皱着眉头半天不说话,以为她还在为刚刚自己执意开荒的事情生气。她虽然醒了,但是看起来那么娇弱,鼻子下面还被自己给掐破了,现在红红的,赵胜军突然觉得手上热热的,又回忆起她脸上那柔嫩的触感,想到这,手忍不住在裤子上搓了搓。

“你饿了吧,给你买了两个包子。”

温欣从深思中回过神来,看着旁边纸包的两个油汪汪的肉包子,肚子也不争气的响起来,她看了一眼旁边的赵胜军,不客气的拿起来咬了一口。

空气里都是沉默,温欣一个包子吃完了,赵胜军才局促的开口:“今天来不及了,我回头再给你刨地,指定给你刨完。”

温欣看着那个倔强的男人,但看在两个包子的面子上,耐心的解释,她刚醒过来,身体虚弱,说话声软嫩嫩的:“赵同志,我没有故意刁难小黑子的意思你知道吗?但他这次受不到教训,他下次还会是一样的。这次偷几个馒头他觉得不是事儿,以后他就敢偷大件儿,那可是要坐牢的,你说到时候公安局会不会跟你一样好心饶了他。”温欣以前去少管所实习过,看过太多被惯坏而走上歪路的孩子,年纪跟小黑子差不了多少。

她声音软软的,奇怪的让人特别愿意听,从来干什么都从不解释的阳石子村霸破例开口,“我知道你是为他好,但是小黑子家庭条件不好,他偷东西也是饿的,没办法。家里就个老娘,身体还不好,干不动重活儿,工分也拿不上,他爹他哥早两年都死在部队上了,但都是去的不明不白的,连个烈士都没算上。他下面还有一个妹,这些年也没少受苦,他偷东西也是为了填饱肚子,其实小后生人不坏的。”

听了这话,想到小黑子那身这几天都不换的补丁衣服,温欣沉默了。

赵胜军低着头继续说,“最近这不是春耕了么,地里活儿挺多的,他娘脚不利索,干不动,我打发他去地里干活儿了,帮她娘干,好歹能给家里拿点工分,你这儿的活我就来给你干,你看这行不?”

温欣深知穷永远不是偷窃的借口,但明显赵胜军不知道,她叹了口气,“你是不是觉得我特矫情,故意没事找事啊?”

其实要是别人,他早就走了,才懒得在这废话,但是看着她那软嫩的小模样,默默叹口气,“不是,我知道你说的对的……就是阳石子穷,村里娃们都是饿着长大的,以前那在谁家拿一口吃的那都不叫什么事儿,村里的小后生们就养成这坏毛病了,都没当个事儿!现在各家都吃的上饭了,就不应该偷吃了!你放心,我以后绝对看住他,不让他再去偷东西。”

法理都要兼顾人情,这样的故事,这样的理由,温欣抿抿嘴,说到底那是他弟,她操什么心呢,“那算了,你也不用来了,本来我也就是怕他养成偷东西的习惯不好才想让他干活的。”

“不不,该是啥还是啥,我们阳石子人不欠别人的。”赵胜军立马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可能是因为他皮肤黑,这样笑起来的时候显得格外爽朗,但笑容中也有一丝青涩。

温欣还要拒绝,汉子站起来指着输液瓶说,“这快输完了,我去找大夫。”说完就一溜烟儿的出去了。

一会儿,进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大夫,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进来的时候脸色并不太好,臭着脸给温欣拔了手上的针头,看着她语气也不好,“温同志,介绍信明天一定要给我们补上,今天也是看你晕倒了才给你破了个例,知道吗?”

温欣抚着自己的手点点头答应着,看着这个臭脸大夫,她不懂怎么医生的服务态度在七十年代就这么差了!难道这时候的宗旨不是为人民服务吗?温欣看着墙上的标语,狐疑的皱起眉。

今天,是知青们正式下地的第一天,每个人的工作区域都隔得很远,没有了计分员梁高子在旁边监督,温欣坐在田埂上欣赏阳石子的日出,微风轻拂,相当惬意。

“啪!”

温欣正在放肆享受清晨的时候,后脑勺被打了一下,一块黑色的树皮掉在地上,温欣嗖的站起来,以为自己偷懒被发现了。结果紧张的转身,却看到一个小崽子正骑在田埂上的杨树上跟自己嘚瑟。

小黑子虽然在温欣这里吃过了苦头,但是现在还是很嚣张,此刻正拿着一个弹弓龇牙咧嘴的看着温欣,话说的一脸理所当然,“喂,你,快把我胜军哥的钱还回来。”

这熊孩子!没礼貌,没教养,简直欠收拾!

温欣气呼呼的扔了树皮站起来,看着小黑子不怒反笑,勾勾手指,“行啊,下来,我给你。”

小黑子在阳石子跋扈惯了,平时他去知青那边小偷小摸没人敢管他,所以他那天才敢那么肆无忌惮的偷了东西也不跑,就坐在案发地点啃馍馍。这时候见温欣要给他钱,也不意外,毕竟赵胜军是赵队长的儿子,他料定温欣一定不敢得罪赵队长,于是立马神色轻松的利索的从一米五的树杈上跳下去。

“我那天看了,一共有九毛钱,你必须都给我!别想骗我。”小崽子一边走过来还一边说。

但温欣这时候早就手痒了,就等着这小崽子下来之后好好揍他一顿。见小黑子没有防备的走过来,一把抓住他要钱的手,用力一拽,小崽子根本没想到温欣会来这么一下,也没想她会这么大劲儿,一个趔趄就趴到了荒地上伐完木的树墩子上,这个姿势正好利于温欣发挥——于是,下一秒,空旷的田野上发出声声打屁股的声音:

“我让你偷东西,偷东西,偷东西!”

“还想要钱?要钱啊!跟我要钱啊!”

“让你小小年纪不学好,不学好,让你不学好!”……

温欣一巴掌又一巴掌的拍在这小崽子的屁股上,一边打一边数落这个不学好的小少年。

小黑子都懵了,就这样被温欣抓着打屁股半天没动,好久才反应过来自己遭受了怎么样的对待,滋啦哇啦的开始嚎,手脚并用的开始挣扎,温欣的衣服上被他踹了好几个脚印。

温欣也不管,巴掌下去的时候毫不手软,教训完了小兔崽子,温欣使劲一掀,他就屁股朝下四仰八叉的摔在了地上,他愣了一下,捂着屁股开始耍无赖似得在地上打滚。

温欣拍了拍手上的土站起来,又收拾了一下身上被他踹出的鞋印,她俯视着这个小崽子,骂道,“别嚎了!一个大小伙子就会嚎,再嚎我还打你啊~”

温欣话还没说完,小崽子偷了个空就从地上爬起来,扬了一把土就像个小牛犊一样朝着温欣冲过来,那架势像是要跟温欣鱼死网破。

温欣到底还是上过警校,一个侧身闪开他撒过来的土,灵巧的转身,借着他的力在他后背推了一把,小黑子就一个重心不稳的冲到前面去,啪叽摔在了地上,这次温欣控制了力道,要是使全力,这小崽子又是一个狗啃泥,怕是又要磕破嘴皮。

七零年代小温馨[穿书]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