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735001) 毒后惑国 [473]第四百七十三回 都是爱妃的功劳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473]第四百七十三回 都是爱妃的功劳

[473]第四百七十三回 都是爱妃的功劳

慕容夜点头,“我明白了。.最快更新访问:。”而后将冰蚕珠魄含进嘴里,以眼神示意他准备好了。冰蚕珠魄的寒气瞬间顺喉而下,他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净化了一般,不是多么难以忍受,却还是让他的脸‘色’有些发青,感觉如同含了冰块在口中一般。

南雪钰道,“师公,拜托了。”

韦折天冷哼一声,虽然还是很不爽,但事关慕容夜的生死,他又怎可能在这种事上开玩笑,当下凝神,内力一吐,一股纯净、醇厚、柔和的内力即缓缓透入慕容夜体内。

隔了一小会,‘阴’蛇蛊感受到了冰蚕珠魄的寒气和它无以伦比的力量,都莫名兴奋起来,在慕容夜体内蠢蠢‘欲’动,而后顺着这股力量的召唤,一路而上。

刹时,体内犹如被万千把钢刀同时翻绞,那种痛苦已非言语所能形容,慕容夜双眉紧皱,却是强忍了没有动,也没有出声。冰蚕珠魄的寒气与‘阴’蛇蛊纠缠在一起,愈演愈烈,要把他的身体撕开两半一样。

“夜,忍耐些,一定要忍耐!”南雪钰岂会不知他的痛苦,心疼得恨不能替他承受,拿袖子替他擦汗,“很快就会过去了!”

慕容夜握紧她一只手,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意即自己‘挺’得住。之前被‘阴’蛇蛊折磨,他尚且从未想过放弃,如今这是在解毒,有了活下去的希望,那就算再痛苦十倍,他也绝对承受得住。

韦折天很好地控制着力道,守护住慕容夜的心脉,这让他即使再周身冰冷,痛苦莫名,心口处也是温暖,不会受到丝毫伤害,也就保证了他这条小命,不会‘交’代在这里。

如此这般持续了大概半个多时辰,慕容夜觉得体内的疼痛渐轻,似乎有一股力量在推动着什么往喉咙处涌,而且越来越强烈,强烈到他即使想要压抑,也压抑不住。

看着他的脸‘色’由青转红,南雪钰伸开右手在他下巴底下,道,“差不多了,夜,冰蚕珠魄吐出来。”

慕容夜依言张口,把冰蚕珠魄吐在她掌心,才要说什么,却觉得韦折天忽地运起内力,在自己后心不轻不重地打了一掌。在这股力量冲击之下,他忍不住嘴一张,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秽物来。

“成了!”南雪钰大喜,赶紧将之前早就准备好的一块纱布盖到地上的秽物上去,以免慕容夜看了再犯恶心,“夜,你的‘阴’蛇蛊已经解了,太好了!”

大呼小叫,没个分寸。韦折天白了她一眼,但神情也是如释重负的,翻腕收掌,深吸一口气,这大半个时辰虽然消耗了他一些内力,不过没什么大碍,休息一会就会恢复。

慕容夜用‘毛’巾擦了擦嘴角,感觉好像把身体里所有的脏东西都吐出去了一样,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轻松过。看着南雪钰闪闪发亮的双眸和满脸惊喜的笑意,他自然心情大好,就势揽过她的腰,“这都是你的功劳,爱妃。”

又来了。韦折天忍不住翻个白眼,知道这两人接下来又要亲热一番,也不留下来讨人嫌,主动消失在‘门’外。

“别闹了,你蛊毒才解,得多多休养才行。”南雪钰脸上微红,但还是很温顺地任他抱着,这一番经历生死,两个人都像是重新活过一遍一样,当然要加倍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尽量不要留下遗憾。

“我没事了,”慕容夜轻抚着她纤细的腰肢,笑的邪魅,“蛊毒一解,我的内力也会慢慢回来,你若不信,回去之后咱们就试试?”

“好啦,你只要能好起来,什么都依你,成不成?”南雪钰百般的温顺,早晚都是他的人,矫情什么。

“说话算话?爱妃,我可给你记着哦?”慕容夜心中感动,顺势一把将她拉过来,让她坐在自己‘腿’上,紧紧搂在怀里,低声道,“到时候,我可不会客气……”边说边在她脖颈间嗅嗅,是好闻的、只属于她的清香,惹得他直上火,忍不住现在就想要。

“好痒,”南雪钰缩着脖子不依,脸早红到耳根,“好啦,你要好好好休息,别急在这一时半刻么。”

慕容夜意犹未尽的咂咂嘴,身体确实也还没有完全恢复,只好再忍一忍了。“雪钰,安陵太子怎么样了?”

南雪钰冷笑一声,“他中了我的毒,就算醒来,也会是个白痴,难成气候,你放心吧。不管他登基与否,对大燕都没有什么威胁,而且我敢肯定,外祖母和季丞相他们是不会让一个傻太子继位的,短时间内,大燕和大秦不会起战事了。”

如果安陵清绝不能登基,那就一定是安陵清漓,他‘性’子宽厚温和,又不好战,加上大秦才易新主,总需要时间休养生息,所以两国百姓可以有些太平日子过了。

慕容夜笑道,“是啊,这又是你的功劳,回去之后,我一定好好嘉奖爱妃。”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高兴的了,毕竟两国开战,遭殃的永远是普通百姓,他也不希望看到生灵涂炭的场景。

“好呀,”南雪钰顽皮地挤挤眼,“我等着夫君的奖赏呢!别闹啦,你快休息一下,如果没什么事,咱们就回去,等大秦的局势稳定下来了,你就回大燕去,然后快点来把我娶回去。”这话说的,好像她巴不得要嫁人一样——虽然她的确是这么想的。

“好,”慕容夜纵声大笑,“我也是片刻不想与你分开!不过你现在是大秦公主,我总要十里红妆,把你娶到大燕,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慕容夜的王妃!”说着话他顿生豪情,更加迫不及待要把心上人娶回家,好好温存了。

南雪钰幸福的无以伦比,偎在他怀里点头,“好。”

休息过后,一行人即要告辞离去,楚凌云的情况还不太稳定,暂时不宜太过劳累,就没出来送他们,有韦折天照顾他,想来不会有事,只要他好起来,以后就可离开大雪山,天下之大,任他驰聘了。母妃大仇已报,他再无牵挂,可以驰聘了。

——东宫。

慕怀薇咬牙狠狠瞪着坐在椅子上的安陵清绝,怒声道,“说话,听见没有,你说话!”这‘混’蛋醒来大半天了,就一直这么坐着,表情木然,目光呆滞,一声不出,跟丢了魂一样,也不知道是撞了什么邪。

安陵清绝甚至连眼睛都不眨,整个人像一尊雕像。

“安陵清绝,你他妈给点反应,听到没有!”慕怀薇跟他耗了半天了,耐‘性’被耗光了,加上他这样子实在让她寒心,她哪里还按捺得住,话声才落,就“啪啪”狂扇了他两个耳光,看你有没有反应。

一旁的内‘侍’见状大吃一惊,赶紧道,“太子妃息怒!太子殿下刚刚醒来,身体还没有恢复,慢慢调理,会好的,会好的。”心道太子妃也太大胆了,居然说动手就动手!皇上驾崩,太子殿下这就该继位了,可太子妃居然打未来皇上,简直大逆不道!

“滚一边去!”慕怀薇怒骂,抬脚就踹,“你算什么东西,也来管本宫的事!叫你去请太医,你还杵在这儿干什么!”本来应该这‘混’蛋登基,她就是皇后了,可他昏‘迷’这么久,好歹是醒了,却成了这副德‘性’,大臣们,尤其是季同安,会同意一个白痴登基吗?国不可一日无君,这‘混’蛋登不了基,那肯定就便宜了安陵清漓,她还有什么戏可唱,怎能不气!

内‘侍’吃痛,却不敢叫,“是是,太子妃,太医们不是已经来过了吗,给太子殿下诊过脉之后,都、都回去看医书去了。”太医们说殿下这样子实属罕见,他们都不敢下定论,先回去看看再说。

慕怀薇越发火大,“一群废物!这时候了才去看医书,早干嘛去了?废物,废物!”

内‘侍’唯唯诺诺,不敢应声,连长公主来看过之后,都说殿下是被剧毒侵蚀了脑子,所以才会变傻,一时无法可解,太医们的医术难道还能高过长公主不成。

她正骂的欢,慕嘉容父子一起走了进来,摆手让内‘侍’退下,慕鸿卓拍了拍安陵清绝的脸,不屑地道,“还是这个样子吗?一点反应都没有?”瞧太子脸上这两个清晰的巴掌印,一定是挨了妹妹的打了,看着就痛快。

“有反应倒好,”慕怀薇又气又挫败,“父亲,哥哥,这可怎么办?安陵清绝这样肯定是没法登基的,你们快想想办法,我要当皇后,我一定要当皇后!”

“能有什么办法,”慕嘉容倒并不怎样着急,“安陵清绝现在就是个活死人,如果让他登基,大秦就会像之前的大燕一样,受尽各国耻笑,太后和朝臣们都不会同意。”

“那怎么办!”慕怀薇大急,“安陵清绝不能登基,就一定是安陵清漓,他跟季老头是一伙的,到时候肯定要除父亲和哥哥而后快,父亲也不想就这么认输吧?”

“认输?”慕鸿卓哈哈大笑,“咱们慕家的日子会越来越好,怎么可能认输?妹妹,你是被这白痴给急糊涂了吗?”;

毒后惑国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