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735001) 毒后惑国 [5]第五回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5]第五回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5]第五回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南家的夫人都有自己的院落,从大夫人往下,依次是暖香阁、暖玉阁、暖心阁、暖冬阁、暖绿阁、暖秋阁,她们所生的女儿都随母一起住,若是生了儿子,则另安排住处,稍微大一点就请好的先生来教导,以期长大后成才,加官司晋爵,足见儿子和女儿在丞相府的地位,也是相当有差别的。

南雪钰的娘亲虽然后于二夫人和三夫人进府,但因为她在原先的大夫人去世之后,被升为正室,所以暖香阁自然就给了她,南雪晴姐妹两个就随母一起住在这里。此时,南雪钰正坐在桌边,神情焦急,似乎在等什么人。

不大会儿,冬易走了进来,“小姐,人叫来了,没被人看到。”她身后跟着个二十岁上下的丫环,虽哭的眼睛红肿,但神情冷静,目光炯炯,走起路来步子轻盈,身法利索,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看到南雪钰,她双拳一抱,跪了下去,“奴婢见过三小姐。”她正是南雪晴的贴身丫环,名叫绮灵,据说曾拜某高人为师,习得一身武艺,之前是保护大夫人的,后来大夫人过世,她就跟了南雪晴,因为主子对性情好,对自己更是如同亲人一般,她对主子更是忠心耿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可谁知道,主子如此薄命,死于非命,她还不曾接受这个事实,恨不得随主子一起去了!

“起来吧,”南雪钰声音有些哑,知道她对大姐的忠心,当然是极信任她的,亲自伸手扶起她,“大姐在时,多亏有你悉心照料,我该好好谢谢你。”何况这绮灵心地也很正直,是府上为数不多的、从来不对自己这个痴傻嫡女有过半点轻慢之人,只凭这一点,也该得到自己的尊重和敬佩。

“奴婢不敢!”绮灵轻轻抽泣一声,咬牙道,“是奴婢没有侍候好大小姐,奴婢该死,奴婢该死!”今日别苑游玩,她应该寸步不离地跟着大小姐,或许就不会出事了!可是——

“我知道,不是你的错,你不用自责,”南雪钰示意她坐下说话,眼中虽然盛满悲色,神情却是冷静的,“绮灵,现在你好好想想,把今日发生的事,一点不漏地告诉我,越是细微处,越不能忽略,听到了吗?”想要查明大姐究竟是谁害死的,就必须知道大姐今日都见了什么人,去了哪些地方,才能有所收获。

“是,三小姐,”绮灵深吸一口气,或许是因为她太过伤心于主子的死,到现在也没有察觉到三小姐有何不妥,开始仔细回忆,“今日不是太后召见四家的女儿,一同游玩吗,大小姐一起来就心事重重的,似乎很不开心……”

南雪钰无声冷笑,心中更是一阵悲哀:大姐命运如此不济,怎么可能开心!

其实说到今日游玩,还得从皇上说起。

朝廷内外谁人不知,当今皇上是先天不足,虽然不至于说是个完全的白痴,但每日里除了吃饭、睡觉、玩乐,其他的根本不懂,更不用说朝政大事了,绝对是个傀儡皇帝。

原本依着他的才能,是不可能登位为君的,可先皇偏偏认死理,硬是说“立嫡立长”,不顾朝臣反对,立了他为太子,太后是明事理之人,知道此举不可行,可先皇一意孤行,她亦阻止不得。

在先皇大去之后,太子即登位为君,他自然是处理不了朝政大事,先皇对这一点也是心知肚明,在世时特设了太师唐皓轩、太傅名之曦、太保薛绍谦以及丞相南正衍为四大辅政大臣,共同辅佐当今皇上,处理朝政。

由此而知,四大臣在朝中自是权势滔天,他们把持着朝廷内外大小事物,任何人想要行事,都得经过他们,这大燕国真正的掌权者,其实就是他们而已。

太后忧心于大燕国的未来,可她一介女流,一时根本无力改变什么,四大臣之间又各自为政,经常为了朝政之事,因意见不能而闹僵,更有除去彼此,独揽朝政大权的打算,故而这明争暗斗,是从来没有停止过。

太后虽无奈,但她毕竟历经三朝,早已看透世事,知道想让四大臣还政于皇上,无异于痴人说梦,为了平衡各方势力,她有意从四大臣家中的女儿中,各选一名好女子,分别封为“贤良淑德”四妃,表面看起来是一碗水端平,实际上是要他们互相制衡,维持住现在的局面,免得四大臣闹起内讧,让其他国有机可乘。

当然,上一世的南雪钰是不可能明白这些的,现在看来,太后此举虽然不是长久之计,但对于暂时维持局面的平衡,也算是个不错的法子。而在南家来说,中选的当然就是一直名声在外的嫡出长女南雪晴,她被指为“德妃”,与其他三家的女儿一起,只待封妃大典那日入宫,服侍皇上。

想到此,南雪钰心中一阵悲痛,不禁以手抚额,几乎又要落下泪来。那时候,自己根本不能体会大姐的心情,又岂能知道她的难处。大姐虽然性子好,却并不是逆来顺受,想来被指为妃,入宫服侍一个痴傻的皇上,她心里的苦楚,也不知道该向谁去倾诉吧。

绮灵神情悲愤,咬着牙箭牌这,“三小姐恕奴婢直言,大小姐也是念着三小姐没人照顾,所以很犹豫,不想入宫,可是圣命难违,她、她也是没法子……”

南雪钰痛苦地闭上眼睛,眼泪到底还是落了下来。“我明白,你不用解释……”之前她不会明白的,现在却根本不必人多说,大姐不想入宫,唯一的牵挂,就是自己!可是自己呢,在上一世的时候,到底都做了些什么,让真正关心她、疼爱她的人那般为难、伤心,害自己、利用自己的人,自己却付出一切去帮助,最最该死的人,应该是自己!

“是,小姐,”绮灵擦了一下眼泪,继续道,“后来、后来二夫人来找大小姐——”

“等等!”南雪钰心猛地一沉,倏然睁开眼睛,眼神已清冷,“你说谢姨娘找过大姐?!”在娘亲去世后,二夫人谢以莲一直对正室夫人的位置盯得死紧,与其他几位夫人也一直明争暗斗,可大姐应该碍不着她当上正室夫人吧,难道还会受她算计不成?

“是的,”绮灵因她过激的反应而变了变脸色,终于看出南雪钰的不对劲,眼中闪过惊疑之色,“就是昨天晚上,大小姐知道自己被选为妃,一直不开心,奴婢陪大小姐在花园中散心,二夫人突然、突然让人来请大小姐过去——三小姐,你没事吗?”这是怎么回事?自从自己入府,还没见三小姐有过如此冷酷、可怕的眼神,是自己眼花了吗,还是有什么事情是她不知道的?

“我没事,”南雪钰皱眉,对于自己,不想解释太多,而是追问道,“谢姨娘叫大姐过去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昨天的自己还是这一世的自己,是跟大姐住在一起的,虽然楼上楼下,但也不远,谢以莲让人叫了大姐去,她会一点动静都没听到?

绮灵愣了一会,才道,“哦……三小姐当时出门了,没在府上。”再说,依着三小姐的性子,就算是在府上又如何呢,二夫人也一定有办法将她支开的,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南雪钰皱眉,仔细一想,瞬间明白过来:不错,依着她的记忆,昨日是慕容耀书信约她相见,她自是满心欢喜,高高兴兴地打扮一番就出了门,哪里知道府上的事。

而这次的见面,慕容耀也并没有说什么要紧的话,莫非是为了方便谢以莲在府中行事,所以故意把她叫走?这么看起来,大姐的死果然疑云重重,而且跟慕容耀、谢以莲都脱不了干系!

“你继续说,”南雪钰咬牙,攥紧了拳,“谢姨娘都跟大姐说了什么?”

“奴婢是侯在外面的,也没有听到太多,”绮灵仔细回忆着,忽地想起来,眼睛亮了亮,“哦,奴婢隐约听到二夫人逼着大小姐进宫,说是太后之命,谁敢违抗什么的,后来……”其实想想这也不是什么疑点吧,毕竟太后的懿旨一下,很多事情的确无法改变。

南雪钰深吸一口气,冷笑一声,“谢姨娘对大姐动手了?”她不是不了解谢以莲的性子,虽说还没被升为正室,总是以“正夫人”自居,动不动就请什么家法,耀武扬威惯了的,府中人大都怕她。而且,父亲南正衍也一向都以自己的权势地位为重,大姐若是不进宫,就必会惹恼皇室,影响到他的声誉,所以就算没有谢姨娘的逼迫,父亲也不可能同意的。

“那倒没有,”绮灵摇头,“不过二夫人提起三小姐来着,说是让大小姐替三小姐想想……后来奴婢听见大小姐好像哭了,求二夫人在她入宫之后,照顾好三小姐,她就放心了。”她其实也知道主子的苦,可她纵有一身武功又怎样,难道还能硬过皇法去?

大姐,你……你这样,让我情何以堪!南雪钰心口一阵揪痛,恨不得就随大姐一起去了!明明不愿入宫,可为了她,宁愿牺牲自己一生的幸福——要知道,大姐生前已经有了心上人,两人都快谈婚论嫁了!

更可恨的是谢以莲,竟然拿她做威胁,逼大姐入宫,单是这份仇,就够她恨死谢以莲这卑鄙的女人!

毒后惑国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