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584707) 穿越新石器女中医 [42]三章合一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42]三章合一

[42]三章合一

第42章搜索救人

“族里少了一个人,大家互相看看,是谁不在。还有,蛇族有个人也不在。”

简华大声喊起来,一脸惊慌,她的目光焦急在卷羊族人间搜索,努力找出是哪个人不在。

一百多人,短短几十天工夫,简华根本认不得那么多,她凭着记忆,往女人堆中寻找,花在,红在,红的女儿也在,一张张似熟悉似陌生的脸孔,好似长得都差不多。

木野第一个跟着跳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蛇族人面前,一把揪起蛇牙的兽皮,盯住他眼睛,凶狠道:“你们还有一个人呢?”

黑蛇的目光晦涩,他的拳头握紧了,蛇鳞这混蛋,肯定又给他惹祸了。

“我不知道,我今天一直跟你们在一起砍树,他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蛇牙忙分辨道。

木野略一思索,这家伙今天好像是一直跟他们在一起,并没有偷懒。他冷冷瞪了他们一眼,喝道:“那先对不起了,我们得把你们看起来,等找到人后再说了。”

卷羊族长早已放下食物站了起来,此时一挥手,羊鞭带着两人飞快上来,拿绳子把黑蛇和蛇牙绑了。

蛇牙咬着牙,目光不忿,他心中更恨蛇鳞了,蛇部落就要毁在他手上了。什么族长的儿子可以接任下任族长,呸,蛇鳞有什么本事,只会冲动行事,这会儿肯定在哪个女人肚皮上呢,死了才好。

他想挣扎,想反抗,可见到黑蛇朝他轻轻摇了摇头,他终于忍下了。

族巫有大本事,听他的为好,并且他还有条小碧蛇,毒性大着呢,咬上一口准得死。

这些愚蠢的卷羊族人想看住他们,是做梦。

“啊……我的女儿不见了,是我的女儿不见了。”一个卷羊族汉子在众人间绕了一圈,哇得大哭起来。

“对,他的女儿,那个圆脸的,没有了。”

“脸上有两个凹洞的,一笑起来就有,不见了。”

卷羊族人纷纷反应过来,大声说道。

圆脸,有酒窝,简华恍然,就是那个跟她对答的少女不见了。

“快,快出去找,她跟我们一起去采集的,后来不见了,快去山坡上找。”她急得大叫,愤然先冲出了山洞。

众人跟着冲出山洞,散到山坡各处寻找起来。

简华很自责,要是回来时清点一下人数,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也能抓住黄金时间搜索。

煮食一顿食物的时间,够发生任何罪恶的事情了。

不能死,一定不能死,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一颗颗冷汗在背后渗出,她的心呯呯急跳,要是……要是……

不会死的,一定不会死的。

她一会咬牙,一会握拳,连木野在身旁喊她注意脚下都没有听见。

简华冲到采集地,绕了一大圈,终于看到了那个打翻的细藤筐,洒了满地的野菜,一群鸟儿扑簌簌受惊飞起。

采集了这么多,那就是在回程途中被劫的,简华心中已经肯定是那个蛇族人干的,可他会把人劫往哪儿呢。

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湖的那面?山的背后?

她转身,往山的背后奔去,他一定不会舍近求远,肯定顺路往山背后去了。

简华手脚并用往山上爬去,一些灌木在她脸上、手上划出血痕来,可她没有感觉,只想着更快一些,再快一些,去把那个可爱的少女解救下来。

蛇鳞很兴奋,鲜活的肉/体,沸腾的血液,让他连日来的憋闷终于宣泄了出来。他们蛇族人好,淫,本来就喜欢干这事,族里遇上大事,小事,都要干这事。

而他这方面犹甚。

什么不要动卷羊族的人,什么等待机会,在他看来,就是胆小,就是懦弱。

蛇鳞喘着粗气,肆意凌/辱身下的少女,少女越痛苦,他越快活。

他一手掐着少女的脖颈,一手钳住她双手,看她瞪着眼珠,叫也叫不出声来,就有一种莫名的战/栗从尾椎骨上升起,好像黑蛇和蛇牙都被他踩在了脚下,蛇族又臣服在他身/下了。

少女瞪着眼睛,身上的人面目可憎,像只大熊般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不是还在采集吗,天那么蓝,风儿那么柔和,怎么一眨眼就置身地狱了。

她不想死,她想活下去。大巫说,她们以后的日子会很好的。

她想看看很好的日子是怎样的!

可下/面那么痛,喉咙处疼得她无法呼吸。

大巫,大巫,请您来救救我……

简华拼命地攀爬,当木野一手搀扶住她时,她爆发了,她朝着他吼,“不要管我,你快去找,你跑得快,快去找,我不希望她死。你快去,她那么年轻,十二岁、十三岁?她还不应该死,你快去,快去。”

简华涨红着脸,满头大汗,泪眼模糊,狼狈不堪。

木野微微愣住了。

“你快去,求求你,把她救下来……”她哭着推他。

“好,你别哭,我一定把她带回来。”

他怔然过后,果断说道,喊过一人看着简华。木野飞快往山背后窜去。

他那么灵巧,如同长在这个山里的灵猴一般,几下就在树林草丛中不见了踪影。简华脚一软,一下坐倒在地。

蛇鳞刚刚从兴奋中回过神来,就听着一丛鸟儿飞出树梢,杂乱的喊声顺风而来,该死,被人发现了。他一蹦而起,转了个圈,低头看看地上的女人,出气多进气少,快要不行了。他捡起一块石头,蹲下身正想把她砸死。

一声怒喝传来,一个劲风扑面,一支木茅头上泛着白光旋转着高速飞来。

蛇鳞往后一个翻滚,险险避开。

木茅深深□□了少女的身侧,茅尾飞速震动。

这份手力,蛇鳞自叹不如,他丢了石块,朝远处飞奔而来的那人投了一眼,迅疾逃进了树林中。

木野几个飞纵,赶到少女身侧,一眼,微微皱起眉头,他蹲身用手指探了下她的呼吸,还好,还活着。

他拔茅起身,大喊一声,“找到了,在这里。”

见着有人快速围上来,木野又喊,“你们把她送回去,我去追蛇族人。”

“别让他逃了,我也去。”羊鞭一声怒吼,追上木野。

两人扑进树林,朝着蛇鳞逃走的方向追了下去。

简华连奔带跑扑到少女的身边,颤颤伸指往她颈动脉一探。收回手,她含泪对抱住少女的她阿父笑道:“她还活着,还活着。”

少女已昏厥,脖颈处一个深紫的手掌印,胸/前青紫点点,下/身处更是鲜血蜿蜒。

简华忙脱下狼皮背心,给她披到身上,急道:“别哭了,赶紧送她回去医治。”

这卷羊族汉子点头应了,背起少女飞快往族里赶。

出来寻找的女人簇拥着少女回去,一部分精壮男子也随着木野等人追了下去。

黑蛇和蛇牙被绳索反绑着双手双脚看管在山洞内,另有两个卷羊族壮汉看管着他们。

“要是人找不到,你们也别想活了。”

一壮汉用木茅支在蛇牙脖颈处,恨恨地说道。

“蛇部落人本来就不值得相信,是族长好心收留了你们,没让你们死在雪地里,你们竟然对我们的女人下手。真该死!”

另一壮汉愤愤道。

蛇牙瞪眼,“我们可没有。现在少了人也不一定是我们蛇部落人干的。再说了,蛇鳞是蛇鳞,跟我们两人没有关系,我天天帮着你们砍树,我偷过懒吗!我们族巫更是没有做对不起你们的事情。你们不应该绑我们,快放了我们,我们帮你们一起去找人,也许那个人被野兽吃了。”

“你竟然诅咒我们的女人被野兽吃了,你不怀好意。”那壮汉怒极,一巴掌拍到蛇牙的脸上,打得他嘴角破裂流出血来。

“你……”蛇牙怒。

“别说了,等他们找回人来问问,是不是我们干的。”黑蛇平静道。

他如此一说,两个卷羊族汉子却也不好再动手了,遂气鼓鼓坐了下来,一边观望洞外人是否找回来了,一边看管起两人来。

黑蛇朝蛇牙使了几个眼色,蛇牙点头,手腕轻轻一动,一把小小石刀顺着兽皮袖口滑落手心。

黑蛇嘴唇翕张,低不可闻的声音逸出,一点翠绿从他胸前兽皮中爬出,往两个壮汉处悄然爬去。

“啊……”

一声痛呼,一个壮汉惊跳而起,“蛇,有蛇!”

另一壮汉跟着吃惊立起,视线中只见着一条翠绿细线朝着他胳膊飞窜而来。

“飞蛇!”他大叫一声,那翠蛇已牢牢咬在了他的小臂上。他疯狂甩手,翠蛇一弯,弹落下来飞快窜开了。

因着砍完树,身子大热,卷羊族同着炎族男子大多已单穿兽皮背心了。两个壮汉一个被咬在了小腿处,一个被咬小臂,疼得哇哇大叫起来。

两个细细血洞,鲜血流出,很快变成黑色。

毒性剧烈。

两人尖叫,卷羊族留守的族人已飞跑了过来。

蛇牙一跳而起,他已用石刀割断了绳子,正想帮黑蛇割绳子。

黑蛇忙低呼,“快拿渔网。”

蛇牙一点头,把石刀塞到了他手中,急忙跑进山洞朝看准摆放渔网的地方奔去,胡乱拿了一气,挂在身上,同一个奔来的卷羊族男子挥了几拳,趁他不敌抢出山洞。

而黑蛇早已割开绳子,撞倒一名卷羊族女人,飞快逃出了山洞。

“他们逃了,快追。”倒在地上的卷羊族男子大喊。

第43章火烧蛇群

焦急寻人,人手都散出去了,留守两人看管,剩下的就是些老幼弱者,竟没有一人能拦住蛇族人的。

两个卷羊族汉子吓得魂飞魄散,捂着伤口在地上打滚。

众人呆傻住了。

被毒蛇咬一口,那是必死无疑啊。

“别追了,快救人!”

木通扑到小臂被咬伤那人身边,一把按住他,解了系兽皮衣的绳子,沉着在他上臂处选了个位置系上,一转头见众人还呆站着,忙喝道:“大巫怎么教的,你们都忘了,在上端系住,用石刀划十字,吸出毒血。”

“对,对,大巫说能救的。”

众人醒了过来,纷纷挤过来,七手八脚帮助找绳子给那个小腿咬伤的人捆扎了。

“大巫说,嘴里牙伤了的不能吸毒血的。”

金猴的妹妹美弱弱说道。

木通用石刀划开伤口,见黑血流出正要低头吸,闻言一愣,他嘴里掉了颗牙的,这算是不能吸毒血了吗?

“炎族族长大人,我牙没有伤,可以吸毒血。”怀里抱着婴儿的一女人自告奋勇道。

木通一抬头,却见正是简华给她小孩治风寒肺热的那位阿姆,他点头,让出位置。

女人忙把婴儿递给别人,捧过伤者小臂,低头吸血,再吐血,连续十多口,再看流出的鲜血已是鲜红。

一人用骨碗盛来清水给女人漱口,她又飞快转到另一人伤口处,依样给他吸出毒血。

有族人帮助,两个汉子平静多了,一头脸的冷汗,身子微微颤抖,脸上却露出虚弱的笑容来。

这下应该不会死了。

一小臂一小腿,明显浮肿了许多,但两人平躺在地上,未见呼吸不畅面色青黑垂死之状。

“大巫说煮柳树皮汁,这个吃了对伤口好。”

“那快去煮吧。”

众人又忙忙帮着煮起草药来,尚者跪地,虔诚颂念神语。

木通坐倒在地上,心中无数遍地感激简华的到来。

当简华跟着众人跑回卷羊部落时,就见到了这样闹哄哄的场面。

“简华,有两个卷羊族人被蛇族人放出来的毒蛇咬了。”木通上前说道。

简华大惊,“毒蛇抓住了没有?是什么样的毒蛇?”

“这……”木通打了个愣,还要知道毒蛇什么样的,这他倒没有问,毒蛇也跑了,他忙道,“我们已经帮着把毒血吸出来了。”

简华让少女的阿父把少女先背进去,忙忙跟着木通先去看了两个毒蛇咬伤。

毒蛇咬伤可比下/身撕裂伤要紧急得多。

等看到伤者,简华有些放心,伤口处理得很不错,毒血已大部分吸出,她又问了伤者毒蛇颜色和大小。

等听到翠绿色,细条状,红眼睛,心中确认竹叶青无疑了。

竹叶青,在中医上来讲属于火毒型毒蛇,用西医的说话就是毒液经过血液循环,而不是神经毒素,现在通过放血,已去除了大部分毒性,下面就得用些清热解毒,凉血止血的药物,如半边莲、生地、蒲公英、黄岑、川贝、川柏、大黄、犀角等凉药。

草药种类严重缺乏,有一味草药现在却现成,蒲公英。

简华忙命人再帮伤者用清水冲洗伤口,蒲公英煎汁大量服下。

她又去帮少女下/身做了处理,一处大的撕裂缝合了三针,其余无碍,剩下的就是心理伤口了。

心理阴影需要慢慢安抚,简华希望这里的人对贞操观念不那么强烈,少女能尽快度过这个劫难。

霞光飞散,暮□□临,山洞口笼罩在了黑沉沉的山峰阴影中。树动影摇,西索声四起,寒气上升,人心颓丧。

男人们还没有回来,山洞内的人焦急等待,不敢睡去。

“族长,大巫,有蛇!许多许多蛇!”

在洞口警戒的红的男人跳脚大喊起来,拿着木茅使劲挑开长虫。

小孩哇哇大哭起来。

一条条长虫在洞口出现,沿着壁洞飞速游进。

简华本是垂头坐在火堆边,心里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自责没有勇敢些让卷羊族长不要收留这些蛇族人,又是彷徨来到这远古大陆,回家的路有些茫然,再是全身酸痛,疲累不已,又担心着追击的木野等人还未平安归来。

人是感情动物,这么些日子的相处,她已把这一帮人当成了朋友,想着带他们过上好日子,却又偏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带队出去采集,却又未如数带回队员,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原始人不识数,更没有清点人数的习惯,少了一两个族人估计得好几天才能发现。接下来最最要紧的,得把这些原始人编队伍了,十人一个小队,不管出去打猎还是采集,众人的平安才是最最要紧的。

思绪翩跹的简华被洞内众人的喝呼惊回了神,再看,长虫已爬进洞来,女人们拿着石块木茅,左拍右打,手忙脚乱。

怎么这么多蛇,蛇族人还在搞鬼。

真是活生生的农夫与蛇的故事,救人反倒救错了。

简华一跳而起,在她放置物品处翻出那半筐硫磺石来,大喝道:“快来帮忙,多点几个火堆,烧这些石头,蛇怕这味道。”

硫磺石被敲开,洒到火堆上,一股刺鼻味道散开,确实,那些蛇纷纷退去。

众人齐齐呼了口气。

可这些长虫没有退开多远,随着嘶嘶声大作,聚拢在洞口,昂起蛇头跃跃欲试,没有上千,也得有上百条,看着真是渗人的很。

“族长,怎么办?这么多蛇,男人们回来也不安全啊。”草叶焦急道。

木通拿着长茅,带领男人使劲戳死长虫。可那细细长虫灵活敏捷,常缠绕到长茅上,使得他们还需用石刀削下砍死,真是费力又惊险。

“用火烧,蛇刚冬眠醒来,喜欢有热度的地方,我们架起火堆烧。”简华目光闪闪,果决道。

“好,用火烧死它们。”

香附和,忙回身从火堆上拿了根烧着一头的柴禾就要扔出去,被简华及时抢了下来。

“外面枯草很多,不能这样扔,山坡着火那不是好玩的,到时蛇被烧死了,我们也要被烧死了。”

简华把柴禾小心扔到了硫磺圈外,洞口处,“就在这里,多架几个火堆,别烧到外面去。”

没有更好的办法,众人将信将疑,怎么都不相信蛇会往火堆上钻,可现实真让他们傻眼了,那一团团蠕动的蛇把火堆都压灭了,让众人不得不一次次地扔柴火。

烧了一个多小时,上百条的蛇终于全都被烧死了,一阵阵烤蛇肉香味混着焦糊味飘得半山坡都是。

红的男人挑了条半烧焦的蛇,扒去焦皮就往嘴里塞,边恨恨骂道:“敢来,我们就敢吃你们。”

红的女儿咽了口口水,问,“阿父,好吃吗?”

“好吃,香极了。”他父亲把一块鲜嫩的蛇肉塞进她嘴里。

小姑娘嚼得眉开眼笑。

族人们欢呼一声,扑上前抢了半烧焦蛇肉吃。

简华打了个恶心,再次感叹原始人神经粗条,刚惊吓一场这就开始大嚼了。她忙好心提醒,蛇头不能踫,蛇内脏也要丢掉。

“简华大巫,真的很香啊,你不吃吗?”

红的女儿拿着一条蛇肉要递给简华,吓得简华忙摆手,她就免了吧。

正吃着,洞外传来大声说话声,男人们终于摸黑回来了。

“还是被他逃了,但他肯定活不长了,说不定摔下山坡就死了。”羊鞭的声音响亮浑厚。

“那一段山坡很高,摔下去肯定死了。”黑壮大汉接话。

“木野那一木茅盯在他后背上,就算摔不死,这一木茅肯定也……死了……”金猴的话嘎然而止。

男人们对着满地蛇尸惊呆了。

“你们回来了,都没事吧,快进来,我们点点人数。”简华忙道。

木野的目光从满地蛇尸移到简华身上,见她无事,微松了口气。

“怎么这么多蛇啊?”金猴踮脚,躲过一截截焦黑蛇尸走进了山洞,惊道。

“你们怎么这么晚回来,刚才好多好多蛇围着要进山洞,还是简华拿了那什么石头,又让我们点火堆烧蛇,这才弄死了这些蛇。”木通嗔道。

“阿父,我们动作太慢了,应该早些回来的。”木野有些后怕道。

蛇是最难对付的,连他遇到都有些发毛,它们无惧无痛,冷不丁就要咬你一口,咬上了还致命。

“那小子太会逃了,我们追出好远,木野一木茅投在他背上,他摔下山去了。”羊尾向木通解释。

众人心惊不已,暗暗佩服大巫的本事,一一排队进了洞,简华点数过人头,见没再少人这才安心。

回来的男人们见两个蛇族人又逃了,还有族人被毒蛇咬伤,恨得咬牙,直呼要追出去杀死他们。

夜里追出去杀死蛇族人是不现实的,到了明天想来他们逃得更远了。

木通和羊尾相商着怎么寻找蛇族人报仇,而女人们收拾了蛇尸才睡下。

简华惴惴躺了一夜,梦中许多毒蛇缠绕上来,几番惊醒。

黑蛇和蛇牙在山底下发现了蛇鳞的尸体,脑袋被摔烂了,四肢不正常弯曲,背上还留着半根断茅,如同一滩烂肉粘在一块褐色大石上。

“运气还不错,竟然没被野兽拖了去。”蛇牙蹲下身对着肉堆,没什么感情地说了一句。

“他跟他阿父一起去陪伴蛇神了,这样也好,解了他的痛苦了。”黑蛇展开双手,跳起巫舞,口中念叨着听不懂的蛇语,随着他的话音,一条条蛇从灌木丛中钻出来,爬上褐色大石,吞噬起蛇鳞的尸体来。

蛇牙后退了一步,冷眼看着蛇鳞的尸体被群蛇淹没。

这么强大的族巫,蛇鳞怎么会看不出来,没眼光的家伙,也只能这样的结果了。

仪式结束后,黑蛇捡起蛇鳞那串蛇牙项链,郑重戴到了蛇牙脖颈上,道:“蛇牙,你以后就是蛇部落的新族长。”

第44章无声挽留

蛇牙高高举起石刀,对着黑蛇发下誓言,“我,蛇牙,一定重建蛇部落,让蛇部落在这块大地上成为霸主。”

“好,好,好。”黑蛇阴测测笑起来,“蛇牙族长,我很看好你。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族巫,我想把拿来的渔网送到黑鸦部落。”

黑蛇笼在蛇皮下的脸部肌肉轻轻跳动一下,这个年轻人,真符合他的心思啊。

“接着说下去。”他感兴趣道。

“我们跟黑鸦部落做个交易,他们得渔网,帮我们去攻打有熊部落,救回我们的族人。”

“好。”

“等黑鸦部落与有熊部落打得两败俱伤,我们再杀死黑鸦,重建我们的蛇部落。”蛇牙一字一顿,“还有这一大片果子林,那个大湖,我们蛇部落都要了。”

“好,不愧我看中的年轻人,有魄力,族巫支持你。我们蛇部落肯定能重建起来,以后你,蛇牙,就是蛇部落最伟大的族长。”黑蛇赞道。

“族巫,现在让我背着您,我们先去黑鸦部落走一趟吧。”

寻找了多日,蛇族人不知去向,炎族和卷羊族人无奈之下加强戒备,木野等人没日夜地练起投石索,噼噼啪啪,闹得简华都睡不好觉了。

让她高兴的是,两个被蛇咬伤的卷羊族人很快就好了,而那个少女也无大碍,只是沉默了许多。

心上的伤痕就让时间来平复吧。

砍下的两掌粗细的树木已堆起两大堆,简华准备建树屋了,毕竟不能一直住在卷羊族的地方,炎族也该有自己真正的部落了。

而对于炎族定居在对面山峰,卷羊族是很欢迎的,羊尾族长带领全体族人一起来帮忙。

简华在那块巨石的后面,小溪旁边,几十棵相距三四米远的树林中选中相邻三棵大树为一组,把砍下的树木根部在火上烧过,在大树两侧砍出凹槽,把细树架上,用细藤捆扎牢固,离地两米处做一层,再上面两米处再做一层。

两个三脚框架就把屋子的顶和底部打下了基础。

一根根细木横铺在上面,上下两个平面就出来了。而周围用更细些的树枝,细藤一一捆扎牢固作墙体,这些活儿就由女人们来干了。

顶部铺上树皮,上面再支一个圆顶。这个圆顶是用芦苇编成,层层叠叠,到大至小,直铺了五六层。

大湖边满是芦苇杆子,简华也算就地取材,模样还挺好看,清爽干净。

而在一侧留出门的位置,门用细树枝编好,用细藤系住一面,晚上关起,白天打开。树屋内特意编了一整张的芦苇席,淡黄的草木本色,看得人心舒畅。

众人直呼这鸟窝式的洞穴好看,夏天住还特凉爽,简华听了他们的称呼,暗暗好笑。

鸟窝式的洞穴,其实他们还是很有想像力的嘛!确实如鸟窝一般搭建在了树上,防潮防虫,明亮轩敞。

一个树屋搭建完成,剩下的不用简华交待了,更让她惊喜的,他们竟然把树屋做成了两层、三层,省下几个树屋顶部的制作。

这算是楼房了吗。简华仰头,看着他们在细藤编织出的梯绳上如意上下,一个个灵活的如同猿猴般。

炎族是否得改改名了,叫猿猴族才对,简华大笑。

砍下的小树全都用完,当然,这里说的小树是相对于一棵棵两人都抱不过来的当柱子的大树来说的。树屋造了六幢,两层的三层的,以家庭为单位入住。

木通一家三层,大雷一家带着纯住两层的,金猴一家两层,黑狼和郝运家合住两层,尚者单住一间两层的,简华就住最先完工的那个单层。

简华见尚者一人不方便,找了金猴妹妹美,十岁的小姑娘,当然,在这里不算小了,让她去照顾尚者。

美很愿意,拿着兽皮就搬到了尚者处。

而尚者过来愉快地跟简华说大雷和纯在一起了,让简华险些惊掉了下巴,没看出来啊,那个大咧咧的雷猛竟然勾搭上了纯这个姑娘。

简华很为他们高兴,也许明年炎族就有小宝宝出生了。

简华坐在树屋突出的横木上,晃荡双腿看向远方,明净的天空,如同蓝宝石般的大湖,一望无际翠绿色的草原,蓊蔚洇润的山峰,不考虑其他的话,真是个好地方啊,在这样的美景里生活,估计能很长寿吧。

“简华,我来跟你一起住。”

欢快响亮的声音倏得在脚下响起,惊得简华险些跌下来,她扶稳横木,却见木野夹着一卷兽皮,背着一背筐橡果,朝她笑开一口白牙,两步并作一步,飞快窜了上来。

好不容易有个单独的空间,再不需要跟他们挤了,简华可不愿意让人住进来,她赶紧爬起来,张开双手护住树屋,很是坚决摇头道:“你不能住在这里,这里是我住的。”

“可你是我的女人啊,我当然要跟你一起住了。”

木野刚想放下兽皮,闻言愣了下,傻笑两下说道。

“谁,谁是你女人。你不能住在这。”

简华的脸红了下,这里的人就是那么不矜持,女人什么的都挂在嘴上说。谁要做他女人,她可是要回家的,就算,就算他身体再好看,有六块腹肌,也不行。

这里就当度假几天,时间到了她可是要回家的。

简华的双目直视木野,双手张得大大的拦住他,前面一句虽说得结巴,可后面一句真是铿锵有力,绝不是玩笑。

木野脸上的笑容慢慢凝滞了,他看着简华如清水般的眸中倒映着他的身影,瘦长的个子,那光光可笑的脑袋,他比她高多了,他一拳能打晕一个人,可他站在她面前,却好像比她还矮了一截般,那小小身影慢慢弯下背来。

木野如同抵挡起一块巨石般,努力把话说出口,“你被我带回部落,我还,还跟隆巴打了一架,我赢了他,你,你就是我女人了,别人都知道的。”

简华感觉自己在欺负他,知道他不会把自己怎样,所以在他面前更要凶些,更可恶些。

“对不起,木野,我不能做你的女人,我把你当弟弟。”

木野僵在她面前,不进不退,眼皮慢慢敛了下来,整个人好似盛满委屈。

你再委屈也没用,我是坚决不会让你住进来的,简华觉得自己可恶透了,她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笑容,说道:“木野,你去追求其他的姑娘吧,像卷羊部落里也有好几个姑娘,像那个有酒窝的姑娘就很好看啊,当然,当然,要是你不介意的话,其实,其实她也是受害者,她,她是个好姑娘,她……”

简华恨不能打自己一耳光,她快要说不下去了。

木野猛得抬起头,再次凝视着简华,用力问,“那,那你会让黑狼住进来吗?”

“啊……什么……”

怎么说到黑狼了,关黑狼什么事啊,这回换成简华发愣了。

“你会让黑狼住进来吗?”木野又问了遍。

“当然,当然不会……我一个人住……”简华有些呆呆道。

“好,那我知道了。”木野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很单纯,很开心,就像吃到糖的孩子般,他弯腰抱起他的兽皮卷,飞快跑下木屋,一溜烟就窜进了林子里。

这……这是什么意思……

简华望着他身影消失的地方,轻打了下自己脸颊,真不应该欺负人家啊,人家还比她小多了。打完才觉出不妥,目光朝下扫去,在巨石平台上煮食物的女人们,在树屋下砌火塘灶台的男人们,纷纷收回目光,假装什么都没听到般继续忙活手上事情。

简华有些尴尬地回了树屋,拿过芦苇继续编起席子来,她打算编个门帘,这样白天的时候可以挂门帘,即透气又有*。等她编完帘子准备下树屋活动活动,却见门口横木上放着六个淡黄色壳的鸡蛋。

端端正正排成了一整排,如同等待检阅的士兵。

简华弯腰拿起鸡蛋,木生的小脑袋跟着从踏梯上探了出来,笑嘻嘻道:“阿嫂,这是我阿哥去林子里掏的,他说都给你吃,等你吃了就会让阿哥进你屋住。我阿父说,这样就能生小娃娃了。”

简华大窘,这都什么跟什么,难道她吃他两个鸡蛋就愿意嫁给他了!

“木生,我不喜欢吃鸡蛋,这些都给你吧。”简华气得把鸡蛋都塞到木生手上。

小家伙很灵机,马上察觉出简华生气了,忙道:“我阿哥不让我说的,阿嫂,你别生我阿哥的气。我阿哥那么好,阿嫂你也那么好,你怎么不愿意跟我阿哥在一起啊?”

前面借了木野的庇护,她没有否认,现在又不答应,是她不对。“可我要回家的啊!”简华低喊了出来。

“阿嫂,你要回你的部落!”木生惊道。他原本笑嘻嘻的嘴角一下弯了,眼睛都红了,“阿嫂,你能不能留在我们部落,不要回原来的部落了,我们都喜欢你,不想你回去。”

说着,眼泪就滑了下来。

简华慌了,忙帮他擦泪,心下却怎么都无法答应他了。

她要回去,她想回去。

“阿嫂,你别走,你不要走,好不好……”木生哇的大哭起来。

炎族人都围了过来,没有一个人说话,或凝视着简华或低着头,无声表达他们的意思。听着木生的大哭,简华头皮发麻,手脚无措。

“我不会马上走的,我,我还要帮你们找盐,等你们生活好了,好了我再走……”

她说得结结巴巴,感觉自己也想哭了。

木野站在人群里,目光对着木生手里的六个鸡蛋,感觉心都空了一大块。

穿越新石器女中医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