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580936) 暗格里的秘密 [5]第五章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5]第五章

[5]第五章

“小怪兽,对不起啊。”

宋子琪真就跟上了发条似的,转过身来,对着丁羡的位置,一脸真诚地说,天真烂漫无辜的模样让孔莎迪都瞧着可怜。

孔莎迪轻轻推着丁羡摆在桌上的手臂,小声求情:“羡羡,你就原谅他吧。”

丁羡无言地望着孔莎迪。

满脑都是来哄哄我女朋友,她为自己感到羞耻。

不等她说话,周少爷在一旁翻着书,眼皮也不抬地说:“前仨字儿去了,重新说。”

宋子琪俩眼儿瞪得浑圆,想说至于么,他又没恶意。

但那位少爷一脸啥也不管,你得给我哄高兴了,宋子琪咂咂嘴,张嘴:“丁羡同学……”

还没说完,被丁羡轻声打断。

“不,不用了……我原谅你。”

炽热的光线从窗外洒进来,照进斑驳的光影,落在她身上,金灿灿的发丝发着光,耳根红透,声音微糯。

宋子琪看了眼周斯越,后者微挑了下眉。

丁羡又拔了拔音量,生怕有人听不见:“我……我是看在莎迪的面儿上。”说完迅速低下头去佯装手忙脚乱地在桌板里翻书。

宋子琪点了下头:“明白。”

说完故意瞥着周斯越,说:“我会好好谢谢我的同桌儿,不过,该解释的我还得解释下,也许那天在斯越家,因为你妈妈对你有点恶意,但以后大家都是同学,我不想造成什么不必要的误会,我个人对你没有偏见。”

然后对孔莎迪笑了笑,亲切地说:“来,同桌儿,咱们回去。”

宋子琪高度近视,戴着副眼镜,皮肤又白,五官周正,看上去很斯文。

孔莎迪被他一句咱们回去给闹了个红脸,娇羞羞地抱着笔记本转回去了,俩男生都懵了,愣愣转头再看丁羡,也是红的。

女生那时的一些小心思,在男生看来都很莫名,就比如现在孔莎迪的表现,宋子琪脑子里只有两字,毛病。

而身后的周少爷更是不解,明明是自己让宋子琪给她道歉的,怎么还就成了孔莎迪的面子了?而且宋子琪给她道歉,她脸红个什么劲儿?

当初说不退婚的时候,脸皮不是挺厚的吗?怎么到了这里,脸皮薄成纸了?

年少时的情绪像酒,刚品没感觉,时间愈久,再去沉香,总能捉到一丝诡异的蛛丝马迹。两位智商颇高的少年,在那时,也只能把女生这种物种定义为——无法沟通。

夏日艳阳高照,学校像个蒸笼。窗外蝉鸣自得其乐,参天树木强颜欢笑。

丁羡大概就是从那时起,对周斯越关注起来。

每个班级似乎都有这么一群人,永远在学习的学霸和永远在打闹的学渣。

但在这个班级里,只有两拨人,努力学习的学霸,和不努力学习的学霸。

周斯越就是后者。

他下课永远在跟别人讨论篮球、足球、nba、游戏、偶尔还会讨论军事,总之就是不写题,偶尔会有人问他数学题,他也来者不拒,一一解答。他数学特别好,似乎没有能难倒他的题,有些题目一拿来,他扫一眼就知道答案。

不过他很懒,能翻到做过的原题就直接把本子丢过去,翻不到的,再写步骤。

这天午饭,孔莎迪端着饭盒给她分享从宋子琪那儿得知的情报,把筷子一撂,企图卖了个关子:“我有情报分享,你要听么?”

丁羡:“什么情报?明天不上课?”

孔莎迪哎呀一声,你咋这么不好学呢?听着,是关于你同桌的。

果然成功地引起了丁羡的注意,她从饭盒里抬头,看见孔莎迪神秘兮兮且意味深长的脸,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点过大,于是轻咳一声掩盖过去,又低下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戳这筷子,佯装不经意问:“什么情报?”

孔莎迪故意逗她,“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丁羡再次抬眼:“什么问题?”

孔莎迪笑:“你喜欢周斯越吗?”

一口饭呛在喉咙里,半天下不去,丁羡剧烈咳嗽起来,小脸儿涨得通红,孔莎迪慌了,忙给她递了自己的水:“不是吧,随便提个名字,你就这么受不了了?”

丁羡半天才把嘴里的饭咳出来,仰头连灌了几口水,脸瞥向一侧:“我才不喜欢呢,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学习。”

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往边上斜,刚巧瞥见周斯越跟蒋沉一帮人坐在一起吃饭,说说笑笑,身旁坐着宋宜瑾。

他好像不挑食,吃饭大口又快速,这倒是没有少爷毛病。

周斯越吃到一半,约莫感觉到前方有一道灼热的视线,茫茫然抬头随意一扫,两道目光在空中撞了个正着。

丁羡忙转过去,拧上杯盖,放在边上,继续低头吃饭。

刚拾起筷子,又觉得不对劲儿,躲什么呢,这不就显得你有鬼了,大大方方给他笑一个,端庄优雅,谁怕谁啊。

于是她又转头,冲着周斯越的方向露出一个自认为大方坦率的笑容。

周斯越愣了一下,突然提肩嗤笑了下,又恢复了他的少爷姿态。

对面的蒋沉似乎问他笑什么。

周斯越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桌下是他无处安放的长腿,下巴往丁羡这边一点,蒋沉宋子琪等人都齐齐看过来。

于是下一秒,爆发出一阵齐齐的哄笑声。

丁羡莫名,刚要转头,就听见孔莎迪犹犹豫豫地说:“羡羡,你门牙上有菜叶。”

“……”

多年后,有人在知乎上问:心如死灰是什么感觉。

丁羡回:阳光明媚的下午,在学校的食堂吃饭偶遇暗恋对象,对着他露出一个自认为迷人的笑容。然后闺蜜就告诉我:“你门牙上有菜叶。”

记忆总是添油加醋。

往后的日子不论什么时候回想,她都觉得自己是从那句“你哄哄我同桌儿”开始喜欢上周斯越的。

可那时的她正处于一种极端的矛盾中。

丁羡羞愤地转过头,就听身后周少爷不冷不淡地发话了,“行了,别笑了。”他与生俱来的气场就特别容易让人信服,蒋沉和宋子琪都特别听他的话。

丁羡当时只觉得是周叔叔的关系,渐渐的,终于明白,包括自己在内,就算他说月球上有外星人,他们都信。

年少的周斯越,正经的时候冷淡如厮,吊儿郎当开玩笑的时候又觉得这人没个正形,可不论哪样,他身上透着一种,就算天塌下来,他一个人也能扛。

等他们走后,孔莎迪才告诉丁羡:“我上课的时候听宋子琪说,周斯越中考数学满分。”

今年中考的数学卷偏难,尤其最后一道大题,能答出的人寥寥无几,丁羡刚来时就听人讨论过最后那道大题,全市只有四五个人答出来。

今年的平均分较之去年整体下降,去年的简单卷,考出满分也是寥寥无几。

这个满分的含金量确实重。

孔莎迪又说:“他是全国珠心算冠军。”

难怪他运算题都是直接写答案的,从来不用计算器或者在草稿纸上演算。

丁羡叹了口气:“以后这些事儿你就别告诉我了。”

“啊?为什么?”

“受不了打击。”

他平时坐在旁边压力就已经够大了。

你知道他上课从来不记笔记么?

你知道他从来不听课还能跟老师对答如流么?

你知道我在草稿纸上演算了半天还算错的数学题,他唰唰唰两笔就写完了,我当时的心情么?

算了,这些你都不知道。

她低下头,眼神难掩暗淡,小小的背影瞧上去是真失落。她就是觉得,她努力学努力学拼命学拼命学,都及不上别人花那么几分钟扫下课本。

丁羡不是天赋型,她所有的成绩和分数都是自己一本一本书、一道一道题啃下来的。

以前在延平镇的时候,她是老师们掌上的宝贝,因为她努力刻苦又乖巧听话,镇里的学生大多不认真学习,初中混了毕业上个职高或者直接出去打工居多。

只有她,拼死在这鱼池里挣扎。

以为越过这龙门,野鸡就能变成凤凰。

然而进了龙门才知道,她只不过是从鸡头变成了凤尾。

吃完午饭,回到教室。

周斯越难得没出去打球,而是翘着脚坐在位置上跟人闲聊,金灿灿的阳光从窗外打进来,照着他的头发松软又柔和,让人忍不住想揉一把。

不一会儿,就有女同学拎着道题过来跟他探讨。

周斯越跟谁讲题都是一个德行,拿着跟笔在纸上圈圈画画,别人还没反应过来,他题已经讲完了。

女同学红着脸:“你能再说一遍吗?”见他微微一皱眉,女同学怕惹他讨厌,忙抽回卷子又说:“没事我回去再琢磨琢磨。”

周斯越一点头:“哦。”

丁羡趴在桌子上写数学作业。

午休时间,知了趴在树上不知疲倦地叫。

午后的校园总是特别安详,连灼热的阳光都变的和煦起来,数学作业摊在桌上半小时,一个字没写。

那个女同学没一会儿拎着题目又来了。

丁羡忽然坐起来,盖上本子对她粲然一笑,热情地说:“咱们俩换一下,你坐我这儿好了。”

Ps:书友们,我是耳东兔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暗格里的秘密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