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561657) 洪荒之妖皇逆天 [1166]第1149章:只能如此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166]第1149章:只能如此

[1166]第1149章:只能如此

太初缓缓的挣开了双眸,不由自主的一滴晶莹的泪滑下。

“望舒。”

太初深沉的一叹,此刻的他已经知晓了一切。

按说隔着放逐之地的大道壁垒,是不可能感受到洪荒、混沌,以及大道之河中的情况。

可太初此刻,已经进入了大道层次。

他三十多亿年的闭关,终于融合了最后的混沌,五大至高合二为一,成就了无上大道层次。

何为道尊,道之尊故称道尊。

大道层次,就是天道至尊之上的大道道尊。

“轰——”

“望舒你,你……”

太初无意识的道韵伸展,整个离渊充斥着从没有过的气息。

哪怕是本初规则,也难以对大道道尊压制。

此刻的太初,无法详细的描述何为大道道尊。

只能说是五大至高的源头,为五大至高凝聚的大道道尊。

混沌一切的起源,也是混沌一切的源头,掌控三千大道。

元神中的法则之河,彻底转变成了大道之河,这是所有法则都存在的长河,而非此前的五大至高的法则长河。

这里可凝聚所有法则,乃至所有的道,是为原点。

“轰——”

太初一声长啸。

“哗啦——”

只见这鸿蒙碎片中竟然破开了一个口子,而这破开联通的地方,散发着紫色的光芒。

太初从鸿蒙碎片中破开一切,来到了一条浩瀚的大道之河中。

大道层次的太初,大道之河已经无可阻挡,想来就来,想去就去。

望舒的成道失败,非简单的在洪荒身死道消。

若是在洪荒身死道消,太初可以很轻松的把她从时空长河里捞出来。

可是生灵进入大道之河的一刻,代表斩断了所有的一切联系。

就如融合法则的无极金仙第八层,这代表肉身已经和洪荒没有了任何牵连,成了法则的一部分,而九层的元神融合,代表一切都和洪荒斩断。

这样的情况下,代表一个生灵的一切都和洪荒没有了关系,或者说,她从洪荒这张巨大的画中消失了。

想要复活望舒,只能来大道之河,逆转大道之河的时空来复活。

奈何!

“轰隆隆——”

只见太初刚要施展时空回溯,却发现一道道实质的束缚对他开始禁锢。

“果然吗?”

太初无奈的一叹。

大道之河果然是远比大道层次更高的鸿蒙道。

鸿蒙有道,一分为九,分别是九大混沌的各自大道规则。

大道有九,合而为一,这一就是鸿蒙。

太初想要逆转大道长河却发现,类似鸿蒙碎片中的本初规则开始对他压制,让他根本做不到逆转大道的时空长河。

想要复活望舒他做不到。

尤其是大道的尽头和源头,太初发现自己依然无法进入。

“哼,鸿蒙吗?等着。”

“嗖!”

一番试探后,太初知道自己目前做不到,既然如此那就进阶鸿蒙。

进阶鸿蒙无非是融合九大混沌的五大至高而已,目前的他有第九混沌的四大至高,第八混沌的三大至高。

一个个去就是了。

瞬间,太初消失在了大道之河中。

当他又一次出现的时候,已是在第九混沌。

来此为了融合五大至高最后的混沌,太初没有任何的犹豫,他瞬间沟通了第九混沌的混沌至高。

望舒是一定要复活的,进入大道他有了更深层次的明悟。

自己只是一个幸运的灵魂,结合了鸿蒙意志所化的紫芒。

为何自己能融合能结合紫芒?

是因为整个鸿蒙宇宙的所有生灵,都是鸿蒙第一意志的分化,简单来说所有的生灵意识,都是鸿蒙第一意志的分身。

最开始的时候,幸运的是无量元灵。

在混沌珠镇压第九混沌破碎后,无量元灵本应该破碎失去元灵回归规则的。

可无量元灵在最后的一刹,遇到了游荡在九大混沌的第一意志所化的紫芒。

而无量元灵无法诞生灵智,因此说来,第一个幸运者是无量元灵,不是他太初。

但是,无量元灵无法诞生灵智,它却可以时空无尽的过去、未来。

地球李太的灵魂,因机缘巧合的缘故被无量元灵所融合,这自己的前世李太,可能就是上一个第九混沌无量量劫时代的遗留。

无量元灵虽然强大,可他终归限制在一个混沌无量量劫中,不可能从上一个无量量劫中捕捉到李太的灵魂。

更巧合的是,无量元灵融合的紫芒鸿蒙第一意志,他可是不管时空,不管任何的轨迹,不管第九混沌的几个无量量劫时代,都能任意穿梭的。

种种的巧合,不能说是预定好的,因为谁融合了第一意志的紫芒都会如此。

只能说命运安排也好,机缘巧合也罢,就这么神奇的相遇了。

要是把太初换成其他生灵的灵魂,其他生灵的灵魂在和紫芒结合的一刻,也会有这样的命运轨迹。

整个鸿蒙九大混沌,都是第一意志的分化,谁都可以的。

但是,其他人若是融合了紫芒,不会有太初这样的轨迹。

因为无数人有无数的命运轨迹,太初的轨迹是从开始的一路走来,那么其他生灵若是融合紫芒,自然是他的一段传奇,一段一路走来。

……

这一刻,太初曾花费心血布局的地球,显得很无关紧要了。

他曾花费了无尽心血和关注,本以为哪里有自己最大的秘密,却不成想不是他想的那般。

此外还有一点,进入大道层次后,太初的轨迹已经确定。

意思是,不管今后还有怎样的改变,成就大道层次的生灵,他的此前已经成为了肯定,成为了不可改变。

而这份肯定,会从所有命运轨迹中消失,也就是说,太初成了鸿蒙的一个规则,这个规则是写入本初规则中的一条,代表无法改变,无法抹去。

太初可以通过自己确定的命运轨迹,随时回到自己的任何一个时间点。

也能改变除了自身外,自己任何时间点的任何事情。

比如之前的复活生灵,还需要追随所复活生灵的轨迹,现在不需要了。

现在太初的轨迹定了。

这个轨迹不是单纯的‘他是太初的轨迹’,而是他从鸿蒙意志分化开始的。

也就是说,比如第九混沌曾有过三十五个无量量劫。

意思是,大道成型诞生魔神—到盘古开天辟地—再到无量量劫来临,这是一个无量量劫轮回。

太初所在的时间,是第九混沌的第三十六个无量量劫轮回。

而太初的确定轨迹是,这整个三十六个无量量劫的所有时间点的确定。

他此刻不仅能穿梭洪荒的任何时间点,还能跨越这第三十六无量量劫去第三十五无量量劫……去第二十三无量量劫……去第十八无量量劫……去第九无量量劫……去第一无量量劫。

这是从鸿蒙第一意志分化无数后的起点。

这一世他是太初,上一世他是李太,在上一世……再再上一世……直到鸿蒙第一意志分化他的最开始。

这整个他的一脉,在他成就大道永恒的一刻,被抹除了,也被肯定了。

成了他就是唯一,他就是无可更改,他是无可取代的真。

所谓求真?

太初不知道目前理解的对不对,但是很大把握可以肯定,求真、求大道,就是自己目前这样,把现在追索到起源的尽头。

整个自己一脉的所有,都被被自己掌控,自己从被支配中抹去,让自己的一切成为确定,这就是求真。

真代表难以改变,真代表已成确定。

他目前就是无可改变,也是已经确定。

比如他从源头开始,也就是鸿蒙意志分化的最开始到现在,他已经有了无数次的轮回,每一世的记忆他都能清晰的记得。

这种每一世,有凡人的生死,有求道生灵的生死,有灾难中的死去,有量劫中死去,更有三十五个无量量劫中的死去。

本以为死了就死了,现在才知道,你成就大道永恒才明悟,源头都是鸿蒙第一意志,没有绝对的彻底消失。

除非鸿蒙第一意志的消失才可。

还有一点,第一意志所分化的不是单纯的,只是生灵。

太初的很多次记忆就是一些神奇的法则,组成法则的道韵,还有是气运的时候,还有是一道道各种气,各种五行,各种万千大道所蕴含的规则,各种时空的维度等。

一颗微不足道的沙粒,一个飞天的海鸥,一块饱经风霜的岩石,都是一次命运的轨迹。

更神奇的还有折叠的轨迹,你脚下踩着一颗沙粒,其实就是踩得你的前世,

你看到海鸥高飞,你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后世,

你看到饱经风霜的岩石,看到的就是你的过去。

因为第一意志超脱了时空维度和命运,又和时空命运维度牵连。

只要没有达到大道永恒确定抹除自己的轨迹,抹除自己命运的生灵,都是如此。

细看你可以认为是一切不变,而再细看,还能看见整个世界都是一个人的变化。

玄之又玄,神奇的难以详细描述。

捡起石头丢出去的是你,那飞行的石头也是你,石头坠入水里泛起的浪花还是你,神不神奇?

毕竟所有的起源都是鸿蒙第一意志啊。

在不能确定自己的一切,抹除所有时空维度的自己前,你还真不知道和你面对面说话的,是不是从另一个时空而来的你?

千万别说都是假的,因为你也活在假象中。

……

这是太初对进入大道层次,最直观的确定。

也是求道、求真给出的一次总结答案,他这才明悟,原来这就是求真,求道啊。

仔细一看,求道可不就是求自己、求真吗?

真的你,就是道。

你分化无数,你无所不在,当你收拢起所有的你,还原目前的自己,这就是最真的你。

你得到了所有的你,你确定了自己轨迹,你抹除了此刻外所有的自己,这就是你永恒不朽的开始,这也是你成就本初规则的能力。

这已经很强,强的没朋友了,那么所谓鸿蒙道又该如何?

难道不仅能抹除自己的命运确定,收拢自己从最初开始到目前的自己,还能确定别人从最初的开始?

还能把别人寻求的真,给抹除?

那该多么的可怕,可怕到太初不想那样。

因为那样代表着一成不变。

代表着,你知道了所有的一切,知道了所有的过去,未来和现在?

那样会不会感到孤独,感到又回到了假的世界中?

自己与众不同是真,要是别人也与众不同都是真了,岂不是又回到了原点。

都真就都成假了。

太初还记得,自己刚得到混沌元灵前,有种莫名的感觉提示自己。

那是一种无敌的惆怅,一种强大到超越了所有后的孤独。

一个终日和蚂蚁在一起玩耍,还玩耍的很愉快的人,根本不是一个正常的人。

何况你还能确切的知道这个蚂蚁的来世还会在这里啃土挖洞。

那么你会不会总有一天感觉烦躁,感觉一切一成不变,那么毁了这个世界吧,自己也死了算了,去开启一个新的,不知道未来,不确定的世界?

“这或许是鸿蒙第一意志诞生智慧后的烦躁吧,他是不是毁灭过很多次这样的鸿蒙。甚至它定好了运转的规则后,让自己也经历新的轮回?而我就是它这一次的轮回?”

想到此太初就感到恐怖。

恐怖自己会不会也那样?

之前的那种无敌惆怅,是不是第一意志跨越万古的叹息,叹息自己又要走到头了?

太初尚未进入大道前,就有这样的感悟。

而他进入大道,尤其是明悟了自己的一切后,这种感悟更深了。

他想过自己不再去追求强大,不再追去更上的鸿蒙,因为他有自己的守护,有自己喜欢的世界洪荒。

大道这个层次正好,就是不去修炼,都没有人能追的上自己。

既然如此,只能做到确定自己的一切前,而不能确定别人的鸿蒙道前,自己守护着挚爱的世界,守护着挚爱的人,无尽岁月的走下去。

可望舒的陨落,忽然让他打破了计划。

想要挽救望舒,只能成就鸿蒙道。

洪荒敬仰自己的无数,仇恨自己的无数,尊敬自己的也无数,受过自己恩赐的更是无数。

而唯一一个爱自己的只有望舒。

这不是尊敬,这不是仇恨,这不是感恩,这是纯正的有情的爱。

虽然这很微不足道,浩瀚洪荒历史中,浩瀚的自己这一生的旅途中,望舒占据的微不足道,是真的微不足道。

可就是这微不足道,是唯一的纯净的‘挚爱’。

大道能确定真,能抹除自己的假,那么鸿蒙道定能抹除别人的假,确定她的真。

成就鸿蒙道,和鸿蒙大道之河齐平。

就是穿过所有望舒的轨迹,把她拯救复活的机会。

太初只能如此。

……

PS:虽然只能如此,但是绝对有惊喜。昨天被骂惨了,当然也有叫好的。(*?▽?*)

洪荒之妖皇逆天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