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561177) 洪荒二郎传 [962]第九百五十八章 惟愿相守不相离【大结局】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962]第九百五十八章 惟愿相守不相离【大结局】

[962]第九百五十八章 惟愿相守不相离【大结局】

‘师父,我想去长生之上,一世逍遥!’

‘我修……修的是……嗯,素水……太、太玄道……’

‘渡彼!’

病床上,正在打点滴的年轻男人突然睁开眼,双目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四处。m.x23us.com

这是哪?

医院?

是了,自己好像被货车撞了……好像,自己昏睡时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但一时间却想不起太多了……

“嘶!”

刚想动一动,胸口却是一阵刺痛,也不知道自己肋骨断了几根。

但总归,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命捡回来比什么都重要。

窗户是打开着的,窗帘在微风中轻轻摇摆,房间中滴滴作响的仪器声让他感觉莫名的陌生。

心底空落落的,不知为何,眼眶忍不住有些泛红……

自己这是,怎么了?

“咳,小伙子啊,要不要帮你摁床铃?”

一旁突然传来了问候声,杨戬扭头看去,是隔壁床的一名老大爷。

这位老大爷看起来略微有些面善呢怎么?

“麻烦大爷……”

“不麻烦,不麻烦,这点小事怎么能算是麻烦?”

一旁的大爷笑眯眯的应了声,摁了下一旁的床铃,外面立刻就有护士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

杨戬眨眨眼,老老实实的躺在那,看着这位……

卧槽,现在的医院护理都长了一张明星脸了吗?这皓齿琼鼻丹凤眼,瓜子脸蛋尖下巴,绝对是妖精级别的存在啊。

杨戬下意识扫了眼她的工牌。

楚倩?

这名字倒是有些熟悉,怎么莫名就感觉有些面善呢。

有些不好意思的讪笑了声,估摸着自己是没见过美女的原因吧。

“您感觉哪里不舒服吗?可以详细告诉我哦。”

这服务态度……

他该不会被爸妈重金送入了某个私人医院吧?这里医疗卡给不给报?早知道会出车祸,提前买份医疗保险也行啊。

“我有点,浑身难受。”

护士妹子在旁柔声问:“主要有没有头晕或者想要呕吐的感觉?”

“这个倒没有。”

“嗯咳!”旁边传来了一声轻咳,又有个穿着白大褂的妹子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

这莫非是整容医院?

怎么女医生女护士都这么好看?重点是,怎么自己感觉都跟她们见过不止一次……难不成自己现在是在做梦?

杨戬暗中捏了一把大腿,但好在这位带着眼镜的主治大夫表情相当冷淡。

这才符合杨戬对医院的正常认知嘛。

“孔主任,病人已经醒了。”

“我眼瞎吗?去通知他家属,准备准备就出院吧。”

出院?

“大夫,我好像骨头断了……”

“是吗?”孔主任嘴角露出少许冷笑,“你接下来不只骨头会断,还会内分泌失调,神经错乱。”

“大夫……”

杨戬刚要为自己的健康争辩几句,眼前突然有些发花,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昏了过去。

隐隐约约,他听到了一旁的对话声。

“果然还是太虚弱,不过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再过几个时辰,他估计会第二次醒过来,到时候记忆能恢复一些吧。让大家还是不要太心急。”

时辰?

这是什么年代的计数法门?

记忆怎么了?哥记忆……怎么脑子里多了这么多东西……

轻轻呻吟一声,杨戬倒是彻底昏了过去。

再次睁眼时,爸妈有些憔悴的面容出现在视线中,让杨戬稍微安心了些。

只是他回想着自己刚做过的模糊梦境,一时间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而接下来,在冷面善心的孔主任治疗下,他短短半个月就活蹦乱跳,已经很神奇的能出院了。

但他脑子里时不时就会冒出一道道身影,一段段话语,让他摸不着头脑之余,也只能觉得自己是被大货车撞坏了脑子。

堪忧的下半生。

可能是真的应了那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出院后的几个月内,杨戬发现自己有各种小奇遇大多都是在不经意间偶遇了一些特别漂亮的妹子。

还有几次,他都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想直接抱上去……

“被撞变态了吧,该不会?”

杨戬无力的叹了口气,仰躺在了自己的小床上,听着一旁时钟的滴滴答答,又疲倦的打了个哈欠。

晚饭时,杨戬意外发现,爸妈的面色相当凝重。

“儿子啊,爸爸今天可能要对你坦诚一件事,”父亲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一旁的母亲默默的摸了一把泪。

什么情况?

“怎么了?爸你有话说呗。”

“爸爸啊,在有了你以后一次出差,犯了男人都会有的错误……前些天,你同父异母的妹妹找过来了,我必须对你们娘俩坦诚。”

杨戬手一哆嗦,对着老爹拼命使眼色,后者却只是叹了口气。

“出来吧,闺女。”

“哎!”

一旁的卧室门被推开,某个扎着双马尾、穿着学生裙的少女,迫不及待的就跳了出来,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激动。

杨戬先是稍微惊艳了下,随后又突然愣了下。

他似乎,很熟悉……

父亲沉声道:“这是你哥……喊人。”

“哦,哥!”少女甜甜的喊了一声。

杨戬着急的道了句:“哎、哎……爸,你搞什么?妈还在这!”

“儿子,其实我做母亲的也对不起你们娘俩,在嫁给你爸之前,我已经有了一个女儿……孩子,你也出来吧。”

卫生间的门被推开,一位身穿着旗袍的美丽小姐姐低头了出来,脸蛋上带着少许红晕。

“这是你同母异父的姐姐,她叫小青青,快喊人。”

“我喊……姐?”

“嗯,”小姐姐温柔的理了理耳旁的秀发,静静的走到餐桌旁。

一旁的父亲又叹了口气,“其实吧……”

“爸,你们还犯了什么错误?”杨戬嘴唇哆嗦了下,“一口气都说了吧。”

“唉,其实我还帮你订了几门娃娃亲,刚巧今天都找上门了……几位都出来吧。”

阳台们打开,三道倩影带着几分羞涩款款而来,杨戬嘴角轻轻抽搐了下,脑袋一黑,又禁不住昏了过去。

吓的她们花容失色,连忙跑过来检查他魂魄状况。

总算,折腾了大半年,杨戬才将所有记忆梳理完全。

他是真没想到,玄都大师伯竟然还不是真正的真身,而那位玄业还能想出这种办法……

在他即将陨落前再造乾坤,将永恒神国开辟成无垠宇宙时,玄都拼死护住了他一丝真灵。

而后青卿将这一缕真灵培育出了一魂一魄,并借由当年玄都带他去洪荒时留下的通路逆反而来,再追溯到了几千年前。

玄业留在地球上布置,凭自身算计与推演,将造化玉碟上拓印的天道印记再次重现。

三皇五帝,夏商周,秦汉……

又暗中传播道门传承,留下了诸多道门典故。

甚至在明朝时,黄龙道人还化名吴承恩,把洪荒没能完成的西游劫难的‘天道蓝图’写了一遍;封神劫难也是同样处置,不过是由白泽化名陈中琳代笔。

而自己的三位夫人以及青卿、紫霞、孔宣、初祁,则在宇宙各个角落寻找着他一丝丝残灵……

一直等到玄都**师寻到地球,将渡彼的真灵投入生灵轮回,‘无痣青年’杨戬降生。

杨戬成长的二十多年,玄业和敖心珂他们一直都在悄然潜伏。

等那场车祸出现,玄都引走了无痣青年杨戬的魂魄之后,在杨戬的‘尸身’尚有余温时,玄业等人急忙现身,聚了过来。

倒入了杨戬修补好的魂魄,立刻为他治疗伤势……

如此,他又活了过来。

可惜的是,杨戬已经没了回洪荒的实力,也只能靠着几位夫人的‘接济’,勉强能够长生的样子。

杨戬恢复记忆后不久,玄业就告辞离开了。

他要去宇宙中流浪,看能不能寻到回洪荒的办法,也约好找到办法会给杨戬留下记号。

而被玄业问及自己之后有什么打算,杨戬笑着说出了自己的宏伟蓝图。

“赚钱,买个大别墅,把老婆们养好,就这么一起慢慢等岁月把我们变老。”

玄业大笑几声闪身离去,自此再未现过身。

他可能是已经找到了回去的路,也可能是在某个地方沉睡了。

梦中,这家伙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

玄业离开后,白泽和黄龙倒是凑一起说要去探索宇宙深处的秘密,也相携而去,估计是见杨戬已经没什么大碍,到处浪荡去了。

这宇宙中,有生灵的并不只是地球。

真灵长河在四维空间流淌而过,真灵总归会找到寄身之地,再现生灵。

倒是杨戬在感情方面又有突破,找机会正式对青卿求婚,把自己夫人的数量从三位,扩大到了四位。

就是实力不足之后,经常性……腰疼……

这说出去,也太丢堂堂二郎真君的脸了些。

其实洪荒中还有一份挂念,就是杨戬与萧兰的女儿杨怜儿,但杨戬又想,有师父和几位圣人照拂,应当也是不用太担心她的。

女大不中留嘛,就是自己未曾见过女儿,心底多少有些遗憾。

世间之事大多难有圆满,杨戬并未太过伤怀。

平安就是福,杨戬对此倒是深有感触。

三年后……

某处海岛白净的沙滩上,几名美貌动人的少女在那开心的打着沙滩排球,吸引了不少围观者。

而在这些人看不到的角落,那水波荡漾的结界中,萧兰与青卿正依偎在杨戬左右小睡,躺在遮阳伞下静静的享受午后的静谧。

就在一旁另一个遮阳伞下,打扮的严严实实的敖心珂和凤芜正躺在那翻着时尚杂志;倒不是她们思想保守,实在是已经怀胎数月。

就算不畏风寒,可好不容易有了身孕,她们比凡人还要小心百倍。

在一夫四妻身后不远,同样是在结界之内,那造价不菲的海景别墅中,几个身穿女仆裙的女子正一边打扫一边说笑。

就在别墅卧室中,紫霞穿着卡通睡袍,抱着几本不知名的漫画书,躲在被子里一阵‘咕嘿嘿’的笑。

在楼顶的小泳池中,孔宣和初祁有些百无聊赖的晒着太阳,一齐商量着该如何征服周围的星系,建立起新新黑灵国。

“对了夫君……”青卿突然开口。

杨戬头一仰,“喊我老公大人。”

“老公~”

骨头都酥了一半,杨戬笑道:“怎么了?”

“那个‘大姐’怎么样了?之前听你讲故事时,也没听你说起过呢。”

“她啊,”杨戬缓缓的叹了口气,“死了吧,大概。”

萧兰轻叹道:“倒也是个可怜人呢。”

“就是罪孽太重了些……”

杨戬笑着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她们抱的更紧了些。

结界外,打排球有些累了的小婵儿招呼一声,汀兰、翠竹如同左右护法般跟了上来,带着一群痴男怨女尾随的目光,朝着路边的冰饮摊走去。

小婵儿大手一挥,“小姐姐,来三瓶快乐水!”

正在摊位后低头捧着一本书的女孩抬起头来,略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打着手语在问什么是快乐水。

“就是冰可乐哇,可乐。”

她顿时恍然大悟的模样,笑着把书本放下,走到吧台后面开始准备。

几分钟后,等三名花枝招展的少女嬉笑着结伴而去。

吧台后的女孩站在那愣了一阵,而后看了眼结界存在的沙滩角落,慢慢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那眼底的少许留恋,就如她那一缕不听话的长发,总不经意划过耳畔,弥漫在心间。

说不出是酸涩,又或是香甜。

……

(全书完)

洪荒二郎传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