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533833) 轮回乐园 [3874]第十九章:秘纹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3874]第十九章:秘纹

[3874]第十九章:秘纹

暮冬城,领主庄园的古堡地下一层内,一箱箱晶脂被封装在合金箱内,称重后,一个个合金箱整齐码放在一起。

这次搞来的晶脂看似不多,只有不到1500公斤的模样,实际上,这些是经处理后的固态晶脂,价值不是之前所得的液态晶脂,以及堪称粗坯的能量水晶能比拟的。

倘若是在海族阵营内部,这些固态晶脂的价格,也就是50~60万枚金币,可兽族阵营这边,一直都不擅长提纯能量水晶,更别说晶脂的深度淬炼了,因此这些固态晶脂的价格,在兽族这边值300万枚金币以上,而且还是有价无市。

之前苏晓获得的那批晶脂,都出售给大统帅·凯恩,看似凯恩给了不少好处,可仔细盘算,对方给出的更多是许诺,真正到手的好处格外有限。

对此,苏晓毫不意外,那可是大统帅·凯恩,永环城知名老狐狸,如若对方真的诚意满满,反而是要警惕,凯恩那家伙,只有要在对付谁前,才会以十足的诚意麻痹对方。

从凯恩这老狐狸身上太难搞到好处,这让苏晓想到,这次不妨把这批固态晶脂,出售给七大家族,虽说之前和七大家族有些纠葛,但在任务世界内,更多是利益决定立场。

至于兽王和大统帅·凯恩那边的态度,这倒是不用担心,只要苏晓不把这批晶脂卖给部落阵营,或是那些中小势力,兽王那边不会干预。

上到古堡一层,苏晓落座后,把斑狐族·皮鲁找来,让他全权负责此事,至于委托凯撒出售这批晶脂,虽说能收益最大化,但考虑到,后续还要在兽族阵营待到本次世界进度结束,还是别委托凯撒比较好。

只要这笔金币到手,那暮冬城六个军团的薪金就不是问题,届时再拨出一笔粮食,就可以让厄格因、哈维、蝰蛇、恶齿各率领1~2个军团出战。

相比军团出战所得的声望值,苏晓其实更看好菌毯所能带来的大量进化点,毕竟,这次来风海大陆,既是来完成任务,也是来捞资源的,虽说这次强敌众多,苏晓死在本世界的概率在30%以上。

但相比去往永光世界的风险,这次真的不算凶险,因为去往永光世界,苏晓的死亡率或许会达到99%,这不是夸张,那里的灭世级族群,全都是先代灭法们关进去的,它们对灭法的恨意,早就突破极限。

更别说,蛀世、银皇后,以及苦痛女王,都是苏晓亲手关进去的,这三者对苏晓的仇恨度,既新鲜又饱满,每时每刻都恨意拉满。

想要破局,必须要在本世界内获得海量的「进化点」,把棘拉提升到一个惊人的高度,就算如此,想以虫族推平永光世界,那也是痴人说梦,因为到了那时,棘拉的任务是顶住袭来的灭世级族群,给苏晓争取一定的时间。

苏晓要在这有限的时间内,完成突破300点属性壁障的试炼,从而迈进到「绝强者」行列,也就是说,他要在进入永光世界前,达成属性突破300点壁障外,所有晋升「绝强者」的需求,总计如下:

1.七种「基础被动」都达到x,从而激活「终极·基础被动」。

2.三技法宗师均达到lv.80。

3.准备好五块「原初碎片」。

……

进入永光世界前达成这些,届时只要过了属性300点壁障这关,苏晓就能封临「绝强者」,而到了那时,就在永光世界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以及探索资格。

别以为「绝强者」弱,而是永光世界危险到过于阴间,换种说法为,是先代施法者们,把万界各种灾祸的根源,都囚困在了永光世界。

新一代的灭法想掌握灭法之影的最强力量,就要有面对这一切的决心,以及死于永光世界的心理准备,否则没资格拥有那力量。

处理好固态晶脂方面的事,苏晓来到一层里侧的一间休养室,刚停步在门前,就听到里面略显慌乱的收拾工具声,他推开门后,发现之前和晶脂一同被传送过来的消瘦男人,依然双目紧闭的倒在床榻上。

见此,巴哈目露坏笑,道:“老大,这家伙的身份不明,要不然让阿姆处理了吧。”

“嗯。”

见苏晓同意,阿姆这憨憨拎着龙心斧就上前,不等床榻上的瘦弱男人反应,直接一斧劈下,可在下一瞬,床榻上的消瘦男人化为大片黑曜石般的碎裂物。

“等,等等。”

一只手从床底伸出,还作势投降状,阿姆才不管这些,抬手又要一斧劈下,不过落在它肩上的巴哈,阻止了这一幕,手持龙心斧的阿姆退到一旁。

“坐。”

苏晓落座后,随手指了下桌对面的座椅,消瘦男人叹了口气,无奈落座。

此人的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人族,略显的黑眼圈,以及邋遢的头发,预示此人做事中的执着,除了他热衷的方面,根本不在乎自身的外在形象,而一身还算得体,但并不顺眼的穿搭,也更表明了这点。

此人衣领、袖口处的衣物上,有不少细小的腐蚀孔洞,手上的皮肤,遍布灼痕与烙疤,以及左手三根手指都被机械义体取代,代表他平常所做之事有一定的风险。

那并不粗壮的双臂,以及消瘦的体格,说明此人在锻造方面并不出众,至少苏晓认识的铁匠中,都是膀大腰圆,满脸胡茬。

奇怪的是,此人竟是三大传奇铁匠之一,矮人王的弟子,而且看袖口与领口的纹饰,此人绝不是普通的弟子,大概率是那种得意门生一类,这就更奇怪,矮人王的首席弟子,竟体格孱弱到无法维持一场高强度的锻造。

“我这种倒霉的小人物,白夜先生,你没必要这样认真对待,要不然,就把我放了?我师父和先代灭法们还是有些交情的,就当是顾念旧情?”

消瘦男人带着几分气虚感的开口,那感觉不像是重疾缠身,更像是先天的体格孱弱。

显然,这消瘦男人认出了苏晓,或者说,现在自称灭法,且还活着的灭法,就只有苏晓独一人,外加他之前炸了奥术永恒星的两颗资源星,已是凶名在外了。

“秘纹师?”

苏晓将一份资料丢在桌上,这份资料上没有照片,记载的是矮人王最看重的弟子,秘纹师。

资料上记载着,秘纹师来自一个小国,因兽族与海族的战争,那个小国最终灭亡,近乎被战火燃尽,幼年时的秘纹师虽逃过一劫,但因吸入了战争武器所弥散的液质雾,导致多种脏器活力大减,哪怕之后以惊人的天赋,成为矮人王的弟子,矮人王带他去找了很多名医、药师,最终也没能治好幼年时所受的旧疾。

秘纹师的身体情况,注定他无法在锻造方面展现出才能,但在秘纹方面,他却达到了自己恩师都无法涉及的高度,更难能可贵的是,有了这种成就的秘纹师并未膨胀,始终对自己的恩师如父亲般尊敬。

矮人王有不少惊世之作,上面的秘纹,都出自这名秘纹师之手,那些惊世之作上的印徽,外圈印徽代表矮人王,而内部圆形标志,则象征秘纹师,在这家伙的生命中,除了对秘纹的痴迷,再无其他。

“白夜先生,我个人建议你,换一种传送阵图作为交通手段,你现在用的这种恶魔阵图,实在是让人一言难尽,我被卷到里面后,都认为自己死定了。”

秘纹师神情淡定的端起热茶,喝了口后,他一直在哀嚎的胃囊平复下来。

“也就是说,你并不擅长锻造装备,只会铭刻秘纹?”

听闻苏晓此言,秘纹师的表情一僵,解释道:“对于战甲或武器而言,秘纹是至关重要的……”

苏晓抬手示意秘纹师不用继续说了。

“所以,你依然不会打造装备。”

“是…的。”

秘纹师说完,心中略有气闷的喝了两大口茶。

“那你没用了,正门在那边,一直向外走,过了林间的碎石路有公交列车,之后转乘长途列车向永环城,继续向北到铁堡城,那边离主战场很近,海族经常在那附近出没。”

说完这些,苏晓示意巴哈给秘纹师拿笔路费,一直到一小袋金币摆在身前的桌上,秘纹师还有几分懵逼。

“你不打算囚禁我,让我帮你无偿铭刻秘纹?”

“……”

苏晓皱眉看着秘纹师,仿佛没理解对方在说什么。

“你在外界的凶名,和实际见面后,很不相符啊。”

“谣传。”

“我听说你炸了奥术永恒星的两颗资源星。”

“哦,这是事实。”

“能做出这事的人,居然这么简单就放走一名秘纹师,以你在外面的恶名,你最起码应该把我囚困起来,然后狠敲海族一笔,我个人是推荐你这样做的。”

“我待人和善,不会做这种事。”

苏晓说话间,拿起桌上的热茶,小饮一口。

秘纹师眼中满是迟疑与不解,道:“刚才你还准备让你的手下砍了我的脑袋。”

“那是在开玩笑,别废话,快走。”

苏晓示意阿姆逐客,见此,秘纹师低身就抱住桌腿,他总感觉,今天的事不对,对面这灭法,怎么看也不像待人和善的样子。

“我不走!”

秘纹师的态度很坚决,见此,苏晓眉头皱的更深,在得知此人是秘纹师后,他已经在团队频道告诉布布汪,让布布去通知厄格因、哈维、蝰蛇三人,以及让那三人带上各自的心腹,埋伏在庄园正门外的必经之路上。

只要秘纹师一出门,他就会被蒙面中的厄格因等人拿下,然后好生招待,但会被暂时软禁起来,以方便向海族那边狠敲一大笔好处。

至于为何这样做,如若苏晓直接扣下秘纹师,外面的传言就是兽族阵营领主囚困矮人王爱徒,并向海族提出高额赎金。

反之,如果苏晓礼貌且和善的把秘纹师送出庄园,到了庄园外,对方发生什么,就和苏晓无关了,他才来暮冬城当领主一天,这地方的治安不佳,他也没办法。

看着紧抱桌腿,死活不松手的秘纹师,苏晓让阿姆赶紧把对方‘请’走,厄格因等人那边还等着呢。

“等等,我知道个秘密,只要你让我在这待五天,我就告诉你这秘密。”

“……”

苏晓不为所动,甚至没理会秘纹师,相比一个秘密,还是海族那边的赎金更实在。

“你不意外,那些傲慢的施法者,竟然同意了海族那几乎狂妄的要求吗,你以前见过哪个虚空势力,会愿意来风海大陆的主战场,来趟这浑水。”

此言一出,苏晓示意已把秘纹师向超大号行李袋里塞的阿姆住手,一旁的巴哈更是痛心疾首的说道:“阿姆,你怎么能这么对待客人呢,太没礼貌了,秘纹师先生,快起来。”

惊魂未定的秘纹师重新落座,端起刚倒上的热茶,喝了口压压惊后,直接了当的说道:“据我所知,虚空那边出了大问题,有一个大到前所未有的深渊通道好像要出现了。”

根据秘纹师所言,很久之前,奥术永恒星就准备与海族合作,原因是,那时海族就以半胁迫的方式,让矮人王留在海族阵容。

矮人王不仅在防具锻造方面水平绝顶,他还能打造出元素特性的器物,以这些元素器物的良性共鸣,从而提升一片区域,乃至所在世界的自然元素总量。

对于这等元素器物,奥术永恒星那边窥探已久,并以各种方法抵达风海大陆,如若全方面的开战,奥术永恒星完胜海族,可来到海族的地盘后,那几名施法者没占到便宜。

双方交锋后,都感觉彼此不好惹,关于元素器物的开价,海族不敢轻易抬高,对此,奥术永恒星还算满意,直到不久之前,海族突然抬价,并与奥术永恒星表明,今后不会再选择秘密交易,必须奥术永恒星提供武力上的帮助,与海族一同对付兽族,海族才会继续愿意拿出元素器物。

结果是,挨了奥术永恒星一顿胖揍的海族,很快老实下来,满肚子怨气的坐在那不说话,然后又被奥术永恒星打了一顿。

虽说海族挨了两顿胖揍,但奥术永恒星不能完全不给海族面子,因此派出了一部分九阶施法者,以及两名绝强者,来协助海族对付兽族。

最初时,海族很生气,感觉奥术永恒星这是在敷衍,结果打起来后,海族死死搂住了奥术永恒星的大腿,施法者们在战场上的强大,的确是震慑到他们。

双方之所以能合作到这一步,只因为一点,就是在虚空的一处隐秘之地,出现了一处深渊通道,奥术永恒星处理这方面已很有经验,这深渊通道出现没多久,就被施法者们,以多年前从灭法那窃夺的方法关闭。

可谁知道,没过多久,这深渊通道又开启了,而且比上次大了一圈,对此,施法者们虽疑惑,但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依然选择将其关闭。

可在几个月后,这深渊通道再一次,在同一个位置开启,大小比之前那次又大了一圈,这让施法者们立即警惕起来,这显然是有规律的开启,而且每一次比上次更大,间隔时间更短。

最初时,这深渊通道只有核桃大小,小到当初去处理这深渊通道的施法者都感到惊奇,他从没见过这么小的深渊通道。

可时至今日,这深渊通道的直径已达到3米,虽说相比正常的深渊通道,依然要小不少,可这特殊深渊通道,一次比一次大,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这会变成有史以来最大的深渊通道。

奥术永恒星也知道,单纯这样封堵,只不过是饮鸩止渴,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们吞噬了太多自然元素,想办法提升虚空的自然元素总量,才是解决这特殊深渊通道的正确方式,这也就有了眼下奥术永恒星与海族合作,一同锤兽族的一幕。

听到秘纹师的描述,苏晓忽然想起,自己之前乘坐恶魔族的列车去参加空座宴,路上遇到了瑟菲莉娅,对方带着格林·薇,去往恶魔列车的终点站·绿茵大湿地。

虽说瑟菲莉娅半路下车,尝试隐瞒行踪,但在列车上遇到了,想继续隐瞒已是很难。

当时苏晓就感觉此事不对,还询问恶魔列车的司机羊角老哥,对方隐晦的透露,恶魔列车的终点站·绿茵大湿地,被浓郁的黑雾所笼罩,并且有很多施法者在周边区域看守,还布下重重结界。

由此可见,那特殊深渊通道,有七成以上概率就在「绿茵大湿地」。

“怎么样,我说的这秘密有价值吗?”

“……”

苏晓凝视了秘纹师几秒,之后拿起手旁的通信器,联络厄格因那边后,说道:“人不会去了,你们撤了吧。”

听到这话,桌对面的秘纹师脸颊抽动了下,短短的一句话,却包含着很大的信息量,果然,关于灭法的部分传闻,还是比较可信的。

“白夜,你这是?”

“刚才让人给你准备了送别宴,既然你不准备走了,自然也不用准备。”

“送别宴……”

秘纹师的目光带着几分狐疑,最终明智的没选择深究,虽说他始终感觉,这所谓的‘送别宴’,很可能是他刚出庄园,就被几名彪形大汉架上车绑走。

从弄清这是哪,以及苏晓是灭法后,秘纹师的态度就变得很奇妙,既没有敌对感,还有几分试探感,这感觉,就像是海族才是他的敌对方,而苏晓这边,则是有可能联手的合作者。

“汪!”

布布汪突然跑来,神情带着几分焦急,见此,苏晓跟着布布汪,快步来到二楼的里厅,后面的秘纹师虽不知道是什么事,但也下意识跟着。

投影映在墙壁上,看着近乎是第一视角的投影,秘术师目露疑惑,这情况比较复杂,他第一时间很难看懂,不过在观察片刻后,他惊觉般一拍大腿,道:

“我知道了,你是在利用这几个年轻人帮你找什么东西,幕后黑手啊。”

秘术师上下打量苏晓,仿佛第一次见到老阴哔本尊,毕竟,这家伙以前都是在工坊内研究秘纹,不需要和任何人斗智斗勇。

苏晓看着墙壁上的投影,发现小领主·古尔薇、头狼·约克四人,似乎是在一处地宫内,从岩石墙壁上残留的刻印,这地宫应该有几百年的历史,而且内部四通八达。

就在古尔薇等人神情既紧张,又有几分探索地宫的小兴奋时,四人走过一处转角,来到石门半开的密室内,位于这密室最里侧的墙壁上,有一个突出的挂钩,一条项坠正挂在上面。

这让走进密室的古尔薇、约克等四人都愣住,靠后些的逆耳狐·银羽,更是几步上前,还揉了揉眼睛,似乎在怀疑自己看错了。

“我们,找到了?九位城主,十几个家族,还有部落术士都找不到的东西,被我们就这样找到了?”

逆耳狐·银羽从挂钩上取下项坠,拇指还抚过项坠主体的破损处,观察几秒,她将其递给古尔薇。

古尔薇取出项坠破损的一角,轻轻松开手指,啪嗒一声,破损的一角被吸附到主体上,一抹微光在项坠上流淌而过,随即隐没。

古尔薇慢慢吐了口气,最终把这项坠戴在自己的脖颈上,就在这时,异变突起,一条暗绿色能量构成的毒蛇突然出现,直奔古尔薇的脖颈而去。

一把魔镰虚影凭空出现在古尔薇身后,啪的一声!将幽绿毒蛇斩碎,随着这能量魔镰一卷,勾住古尔薇脖颈上的项坠。

一股血气从古尔薇体表脱离,化为血兽虚影,一声咆哮扩散开。

“吼!!”

层层声浪扩散,能量魔镰啪啦一声破碎,血兽虚影也慢慢消散。

地宫·密室内的四人都一脸懵逼,这变故出现的太突然,以及,这些手段,明显不是来自同一个人。

与此同时。

暮冬城,城南,一道身穿边角有金色纹饰黑色长袍的身影,正看着对面几米外,被一根根黑色尖锥钉死在城墙上的违规者,此人正是魔镰·泰莉德,而前方那违规者,自然是她所杀。

似乎察觉到什么,魔镰·泰莉德看向远处的天边,忽然,她周边燃起黑蓝色火焰,在空气中烧灼出门扇,她抬步走进这门扇中。

而在领主庄园,大片黑色半流体从古堡四层涌出,渊龙长子汇聚身形后,龙翼一展,下一瞬,苏晓已站在龙背上,风雪中,渊龙长子轰的一声突破空间壁障急速掠向天边,沿途留下些许火星般的黑暗余烬。

十分钟后,地宫内。

轰!轰!

一声声巨响从后方传来,小领主·古尔薇、头狼·约克等四人,都脸色发白的全速奔行在地下通道中。

“那是什么怪物!”

逆耳狐·银羽都有些绝望,她此刻每一步踩在地面上,都能感受到后方巨怪奔跑途中所造成的震动感。

“那是术士的饲从,别被这怪物碰到,它身上有剧毒!”

头狼·约克奔行中高声开口,此刻他已开始感到呼吸困难,之前被另一只饲从伤到的胸腹处,开始发麻,逐渐失去知觉。

地下通道内,夺路奔逃的四人经过一处转角,又奔行几十米后,突然停下,并非因为地下通道到此为止,而是前方的通道,被黑暗所笼罩,仿佛那里的光线都被吸收般。

约克尝试把手探入前方的黑暗中,撕拉一声,黑暗的侵袭,让他立即吃痛缩回手,并确定,敢踏入这黑暗中,他必死无疑。

可不知为何,约克竟有种,仿佛有人正站在这黑暗中的感觉,不过他很快打消这荒谬的想法,得是多么可怕之人,才能安然身处这黑暗中。

轰鸣声从后方传来,古尔薇、约克、银羽都向后看去,目光所见的一幕,让四人差点心脏骤停,那四米宽,五米高的通道内,拥满各类兽型怪物,以及诡异的蛇、虫,这些体表满是剧毒黏液的饲从,把后面的通道牢牢堵死,平推着涌过来。

就在古尔薇、约克、银羽四人都心生绝望时,那些模样恐怖的蛇虫竟都停止涌动,并让出一条通道,一名部落阵营打扮,满脸涂鸦的巫毒术士,从这渗人的通道内走出,他那双透出幽绿的双眼,只是对视,就让人不寒而栗。

前方通道内是巫毒术士,后面通道被浓郁的黑暗占据,一时间,古尔薇、约克、银羽四人都有种,生命即将到此为止的感觉。

巫毒术士一步步走来,可当他距离古尔薇、约克、银羽十几米处时,他却目露忌惮的停下脚步。

这让深陷绝境的四人都很诧异,不过在诧异中,古尔薇、约克、银羽都有点心中飘飘然,因为如此可怕的巫毒术士,好像是在忌惮他们?这搁谁,都难免会感到有些飘飘然。

实际上,巫毒术士忌惮的是几人身后黑暗中所站之人,以及对方那双平静但透出红芒的双眼。

轮回乐园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