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533833) 轮回乐园 [3873]第十八章:交锋与委托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3873]第十八章:交锋与委托

[3873]第十八章:交锋与委托

看着传说度排行榜中的-???传说度,苏晓知道,这次排行榜大概率与自己无关了,但完全放弃这方面的收益,多少还是有几分可惜,如此一来,自然要想办法操作下,以弥补这方面的损失。

如果真的是违反了初始条例一类,那不能进行后续的操作,否则会出问题,问题是,苏晓一直以来被扣除虚空之树信誉度,大多都是因为召唤棘拉。

而棘拉作为他的永久性召唤物,召唤棘拉是合情合理的事,唯一的问题是,棘拉建立虫巢爆兵出的虫族,会对所在世界‘稍微’造成一些伤害。

这是苏晓被扣除虚空之树信誉度的主要原因,当然,也有些其他原因,例如在阵容商店内进货,或是在树生世界,以艾朵儿·帕帕的霸主身份刷杀戮功勋……咳~,应该是获得杀戮功勋。

如此想来,苏晓除了召唤虫族,阵营商店进货,刷杀戮功勋,把开放原生世界打成战争世界,入侵天启乐园的世界,以及炸穿树生世界外,他好像也没做过其他会扣除虚空之树信誉度的事。

如此反思的话,苏晓忽然感觉,自己的虚空之树信誉度变成-???,似乎是合情合理的事,可眼下他在本世界的传说度变成-???,让他暗感可惜,刚变成正数没多久的传说度,一下就负到最底部。

此等局面,怎能就此颓废,苏晓激活小队频道的联络功能,因距离很远,只能以文字形式与凯撒交流,在知晓苏晓的传说度变成了-???,以末位的名次被挂在排行榜在顶部时,虽没看到凯撒本人,却也能从对方的只言片语中,感受到那激动到目露贼光的眼睛,操作空间属实不小,凯撒已经迫不及待。

苏晓刚关闭排行榜,就发现世界联络平台内热闹到极点,他打开查看:

莉莉亚(圣光乐园):“传说度显示变成了奇怪的样子,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小戈(圣域乐园):“的猎杀者,不值得奇怪。”

狠人兄():“你一个违规者,好意思说我们?”

小戈(圣域乐园):“是啊,我一个虚空之树信誉度-200多点的弱渣,的确没资格去说一位虚空之树信誉度-3820点的大佬。”

占卜师(圣光乐园):“其实我感觉,你更应该反思,你怎么才负200多点就成违规者了,人家负3000多点还是猎杀者。”

豪妹(天启乐园):“哈哈哈哈,这句话难以反驳。”

小戈(圣域乐园):“……”

匿名者(天启乐园):“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这次的传说度排行榜,要被这三个家伙搞没。”

占卜师(圣光乐园):“此话怎讲?”

匿名者(天启乐园):“你问问,白夜、魔镰·泰莉德,还有狠人兄,他们三个的虚空之树信誉度,加起来有1点没。”

占卜师(圣光乐园):“那也不至于把这次的排行榜搞没,根本不可能。”

豪妹(天启乐园):“你如果见过荣誉商店里「紧急援助」权限的额外警告,一定不会说出这话。”

占卜师(圣光乐园):“什么意思?”

鹿角男(死亡乐园):“是那句「增援者不可有意的伤害被增援者」?”

豪妹(天启乐园):“对的,这条额外警告里,满是故事。”

亡灵妹():“「狠人兄」,就他搞出来的。”

蜂:“o((⊙﹏⊙))o.”

狠人兄():“那事纯属谣传,各位不要相信。”

雷法神·艾格(天启乐园):“谣传个……(因该战斗天使侮辱性发言,违反联络平台规则,此段发言已被屏蔽)。”

豪妹(天启乐园):“难不成,你是此事的亲身经历者?”

雷法神·艾格(天启乐园):“当然,不是。”

豪妹(天启乐园):“哈哈哈哈。”

小戈(圣域乐园):“哈哈哈哈哈哈。”

贝芙丽():“哈哈哈。”

莫蕾(天启乐园):“哈哈哈哈哈。”

鹿角男(死亡乐园):“笑死。”

蜂:“╰(*°▽°*)╯”

【提示:雷法神·艾格已临时屏蔽联络平台消息。】

……

最后一条提示一出,世界联络平台中更是一片欢声笑语,气氛变得非常欢乐。

城堡二楼的客厅内,苏晓坐在半环形的沙发上,思索着后续的计划,就在这时,布布汪凑到他身旁叫了声,之后激活投影装置,在对面的墙壁上投影。

墙壁上投影的画面酷似第一视角,是小领主·古尔薇出门前,布布汪事先在她要穿的外衣上,加装了纳米级的监听装置,至于为何如此,自然是为了弄清小领主·古尔薇那三名亦友亦仆的同伙,是否真的知道秘宝的踪迹。

老领主死后留下的秘宝,至少关乎两块「原初碎片」,对于「原初碎片」,苏晓当然是多多益善,刀术、近战、血枪三种技法能力突破Lv.80,各需三块「原初碎片」,外加从九阶巅峰晋升「绝强者」需要五块,总计十四块。

眼下苏晓只有两块「原初碎片」,哪怕算上这次秘宝内的两块,也才四块,只够所需的一个零头,外加能否获得这次的秘宝,还犹未可知。

通过墙壁上的影像,苏晓看到小领主·古尔薇还算听话,最起码没出暮冬城范围,而是乘坐公交列车前往城南的后街区。

越是向城南,建筑与街道就越发陈旧与破落,行人的目光也越发警惕与冷戾,还有些,脸上带有象征某个帮派的纹印。

有趣的是,这些凶徒或帮派成员,在遇到小领主·古尔薇后,竟都选择退避,有时在一条小巷中擦肩而过,实在避不开后,那些凶徒会低头偏身,等小领主·古尔薇从一旁走过后,这凶徒才敢匆忙走开。

不仅如此,之前在古堡见到苏晓时,是女仆护着身后的小领主·古尔薇,眼下却变成女仆跟着小领主·古尔薇身后,还是寸步不离的跟着,仿佛只要远离古尔薇几米,女仆就在后街区无法保证自身安全了。

到了后城区这鱼龙混杂之地,显然变成古尔薇在护着女仆,这让人不禁想到,古尔薇是否隐藏着什么能力,而且这种能力,她只对后街区这些凶徒、帮派成员用过,所以这些家伙才这般怕她。

更确切地说,古尔薇应该是没太多机会施展她的能力,所以她主动来后街区收拾这些凶徒、地痞,而这些被当成免费活靶子的凶徒、地痞,因经常被收拾,才这么怕这小领主。

以苏晓的观察,就古尔薇的小胳膊小腿儿,近战系能力不可能,能量系也不像,没感知到有太强的能量波动,如此说来,应该是灵魂系,或是某种罕见体系。

每个人的能力,都会衍生出不同的生活习惯,回想古尔薇最明显的特点,除了喜欢黑暗风的衣裙打扮外,还有她不说话的习惯。

外界的传闻是,古尔薇在双亲遇害后,她就从未开口说过话,换种思路是否可以理解成,双亲遇害让古尔薇的精神受到巨大刺激,从而觉醒出了一种不能随便说话的能力,因为那种能力的先决条件,就是说话,或是用口腔发声等。

小领主·古尔薇与女仆一路来到后街最南侧,都快到了几百米高的高墙下方,才停步在一栋二层的建筑后,女仆上前敲响房门,双方还对了密令后,门才打开。

开门的是名狐族,见此,苏晓拿起桌上的资料,以资料上的照片,和前方的影像对比,确认无误后,才翻开这名狐族的资料,这狐族出身贫民窟,没有名字,因经常穿着一身银色羽衣,被称为银羽。

随着小领主·古尔薇走进建筑内,苏晓看到寻宝队的另外两人,分别是年轻灰狼族,自称未来头狼的约克,以及树茂族的石树·奥。

寻宝队的三人,平常是以头狼·约克为首,逆耳狐·银羽则心思颇多,最后的石树·奥,属于比较耿直的类型。

随着房门关闭,房间内陷入一片漆黑,过了几秒都没人说话,最终还是女仆打破沉默,道:“就算我们要密谋一件事,也没必要关着灯吧。”

“不是想关着灯,而是银羽这蠢材没缴燃气费,燃气灯点不着了。”

黑暗中的头狼·约克开口,毕竟有夜视天赋,比较从容。

“我的钱都用来给你两个治伤了。”

逆耳狐·银羽开口,听闻此言,女仆点燃一支蜡烛,放在桌上,在场五人围坐在周边,女仆说道:

“领主庄园来了新的领主。”

“嗯,我们就是知道这点才去的,我之前让银羽去调查这个人了,银羽。”

头狼·约克看向逆耳狐·银羽,这让银羽单手扶额,长叹了口气,她带着几分消极的说道:“我提议,我们就此停止寻找那秘宝吧,大小姐你也乖乖听那位领主的话。”

“你这话什么意思,这新来的领主很有手段?实力很强?”

头狼·约克皱起眉头,听闻他的话,银羽又叹了口气,解释道:“这次已经不是强不强的问题,这新来的领主,就在不久前一个人屠灭了一整个海族军团。”

“?”

头狼·约克偏头,狐疑的看着银羽,银羽摊手耸肩,表示这就是事实,她也没办法。

“那我们……从谋略上取胜!”

头狼·约克依然还有几分不甘心,他寻找秘宝这么久,突然让他放弃一切,他虽感觉这的确很轻松,却又很不甘心,要说他贪图秘宝的价值,倒也不是,约克是个与生俱来的冒险者,他更喜欢寻找一件秘宝的过程,以及找到后的满足与成就感。

咚~

古尔薇轻敲了下桌面,表示赞同头狼·约克的说法,既然武力不是对手,那就谋略取胜。

“谋略嘛。”

逆耳狐·银羽的双手插到自己银白色的发丝间,一时间满脸愁容,她斟酌了下,以最委婉的方式说道:

“这名叫白夜的领主,在主城与大统帅·凯恩合谋,才得到暮冬城封地,我感觉,如果比拼谋略,我们几个……好像,有点稚嫩?人家是可以在主城和大统帅互相算计的呀,我们连个边陲封地的管家都算计不过,如果我们对上这领主……”

逆耳狐·银羽说着说着,脸上笑颜维持的越发牵强,她的话,让古尔薇、女仆、头狼·约克,以及石树·奥都沉默了。

见几人如此,银羽狡黠一笑,道:“战力不是对手,谋略方面也斗不过,但是呢,那领主的仇敌很多,我们只要保持现在的局势,就对我们有利,因为我们在暗,他在明。”

听闻此言,在场的其余四人纷纷赞同,而在这同时,领主庄园·古堡二层内的苏晓,正看着影像内纷纷表示赞同的四人。

继续看了会影像,苏晓确定了一点,这寻宝队,的确是距离秘宝最近的几人,原因是,古尔薇虽感应不到秘宝的位置,却能以秘宝上碎裂的一小块残片,大致判断出秘宝的所在方位。

有了这优势,外加寻宝队三人的寻找,他们已经判断出,那秘宝被仆从盗走后,应该是存藏在了某处地下区域,结果那仆从死于部落阵营巫毒术士的拷问,还没说出秘宝的位置,就因灵魂枯竭而死。

秘宝方面有了着落,让苏晓的心情很不错,不过这次的两名对手都很棘手,无论是魔镰·泰莉德,还是部落阵营的那名巫毒术士,都难缠到极点。

对于魔镰·泰莉德,苏晓有些了解,而对那名巫毒术士,则处于完全未知的状态,想到这点,苏晓让布布汪去把厄格因找来。

厄格因很快就走进客厅内,看上去一如既往的可信且办事能力强,其实到了暮冬城封地后,这家伙的反骨涨势惊人。

之前在主战场与永环城,厄格因始终在苏晓手下做事,属于难以脱离苏晓的视线,眼下到了暮冬城,厄格因一下就自由,若非苏晓安排管家时,安排的太过轻松惬意,厄格因早就反骨疯长了。

原本用于牵制厄格因的哈维,最近既负责运输重要资源,也在收拾暮冬城那些不老实的富商贵族,忙的都没多少时间休息,可以看出,哈维是由衷感激苏晓把他带出地下城,以实际行动与忠诚,报答这份感激。

“我听说,最近你密见了城外六个军团的将领们?”

苏晓说话间,在手中的灵魂结晶上掰下一小块,放在前面的蒸汽炉上加热,待其温热后,放入口中细细咀嚼。

“属下怎敢,大人,您这是从哪听到的谣传……”

厄格因的话还没说完,苏晓已将几张照片丢在桌上,看到这些照片的内容,厄格因差点膝盖一软直接跪了。

“大人,我这也是为了……”

“做的不错,你今后要多和这些将领接触,知道他们间的派系。”

“大人,属下知错了。”

“除了知道他们间的派系,也要揪出他们的把柄,这样才更好指挥他们帮你做事,但你不用摆平六个军团的所有将领,摆平其中两个军团的将领就够了。”

“大人,属下真的没有这意思,我……”

不等厄格因说完,苏晓偏头低垂着眼帘看了他一眼,这让跪地状态的厄格因当即低头闭嘴,不再两人各说各的。

“你提前去接触接触是好事,服众了吗。”

“还行…吧。”

说出这话,厄格因的头压到更低。

“嗯,能服众就好,你在那边也代表我,如果你替我丢脸,我就把你的灵魂,做成明早的餐点。”

苏晓说话间,慢条斯理的咀嚼着口中的灵魂结晶,听到那咔吧、咔吧的低闷咀嚼声,厄格因的额头,彻底贴在了地毯上。

“正聊着天,你跪下做什么,这不是好习惯,厄格因。”

“对对对。”

厄格因站起身,见此,苏晓面色一沉,不经意间说道:“我好像也没让你站起来。”

听到这话,厄格因赶紧单膝跪地,低下头。

手中拿着半颗灵魂结晶,坐在沙发上的苏晓,偏头看着厄格因,他此刻由衷感觉,厄格因今后有当领主的资格,能屈能伸,狠辣果断,最重要的是有野心,这家伙要是当上领主,下一目标肯定是想着爬到七大家族的位置,等到了那个位置,下一目标就是兽王之位。

这看似狂妄,但目标明确,并非是想一步登天,而是满怀野心的一步步向上爬,这种人,既能委以重任,也能做大事。

“你替我去芬里斯那边,和他一起调查清楚,是哪个部落的巫毒术士,到了我的地盘上。”

“是。”

厄格因起身向外走去,因方才的卑躬屈膝,让他眼中蕴藏的不甘,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就在厄格因一步步前行中,苏晓忽然说道:“你有点心理准备,下一步,我准备把你托到军团首领之位上。”

听闻此言,厄格因立即停下脚步,眼中满是不解,这刚挨一棍子,又马上给肉吃的局面,让他眼中的不甘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重新燃起的野心,军团首领这官职,几乎与城主平起平坐,在封地上,地位只在领主之下。

苏晓让厄格因去找城主·芬里斯,自然想到两人会狼狈为奸,如果说厄格因是天生的狼,那芬里斯就是与之同流合污的狈。

苏晓就是要让这两人狼狈为奸,组成封地上最难缠的同盟,唯有如此,他才能知晓封地上的各种秘密,以及让其余的八名城主不敢造次。

在暮冬城封地上,苏晓手下的三人,其实各代表一种力量,首先是斑狐族·皮鲁,这是暮冬城封地的财神爷,别忘记,皮鲁曾是主城·永环城的财政官,但在关键的抉择中选错,才惨淡收场。

而城主·芬里斯,这家伙是地头蛇,暮冬城封地的情报渠道,有八成都在这家伙手中。

最后的厄格因,这家伙则代表军团,只是一两天时间而已,暮冬城封地上六个军团的将领们,有五成以上都对厄格因表露附属之意。

因此苏晓只要不让皮鲁,城主·芬里斯,以及厄格因三人勾结在一起,他就压的住局面,作为与风险对应的收益,这三方面被这三人掌控后,必定能发挥出远超之前的效力。

厄格因与城主·芬里斯没让苏晓失望,傍晚时分,这两人就返回领主庄园,并推开三楼书房的房门。

书桌后,苏晓合上手中的封印学书籍,开大燃气灯后,示意两人随便坐。

“大人,时间匆忙,查到的资料有限,后续肯定还有其他,这些是暂时已知的情报,请您过目。”

城主·芬里斯递上一个酷似牛皮纸材质的文件袋,苏晓接过打开后,发现里面除了几份情报外,还有些部落风格的小物件,半颗兽牙,或是类似骨灰的粉末等,从这些残存物的能量波动判断,这应该都是被当成施术媒介使用,而且是已经用过,失去效能的废弃品。

这次部落阵营那边来争夺秘宝的,的确是名巫毒术士,名字与年龄未知,从对方手上的涂鸦判断,此人应该在200岁以上,对术士而言,这差不多是巅峰年纪,正处于身体能量还未衰退,且经验极其丰厚的阶段。

通过装束、衣着等,城主·芬里斯手下的情报人员判断出,这名巫毒术士来自一个信奉死亡的部落,更确切的说,是在信奉灵魂的死亡。

看到这情报,苏晓拿起手旁的半颗兽牙,他方才看到兽牙上的印记,就感觉有点眼熟,现在看来,这印记所象征的,赫然就是灵魂死神。

如此想来,这巫毒术士信奉之神祗,正是苏晓这次要猎杀的目标,之前他始终没打探到关于灵魂死神的踪迹,无论是兽族,还是海族,都罕有这方面的记载,现在看,原来是在部落那边。

「灵魂死神:悬赏金1500盎司时空之力,需斩杀此目标,才可获得全部赏金,如常规击杀,仅可获得400~500盎司时空之力的赏金额度。」

苏晓的想法是,先格杀掉那巫毒术士,通过剥离对方的灵魂记忆,得知灵魂死神相关的情报。

这么久以来,苏晓算是总结出了「噬灵者」天赋除了提升灵魂强度之外,另一种功效的正确使用方式。

噬灵者的第二效果看似是通过吸收灵魂记忆,从而提升自身能力,其实这相当不靠谱,风险高于收益太多,反之,在自身灵魂强大后,仅凭这特性观看敌人的灵魂记忆,是获得情报与知识的绝佳手段。

没错,噬灵者第二效果的正确用法,是通过灵魂记忆剥离出知识,之后自身通过学习,掌握这些知识,如此一来,就完美解决了直接吸收灵魂记忆所带来的全部副作用。

在苏晓看来,各种高阶知识的价格,真的比罕见的宝物要高,还有一点,他可以把这些通过灵魂记忆所得的知识归纳起来,然后把这些归纳出的高阶知识,卖给灵魂书库那边,从而得到书库银币,再以书库银币,从灵魂书库买到他需要的知识。

如果机会适合,苏晓还可以凭从灵魂书库买到的知识,和任务世界内的智者们交换,例如以封印学知识,换取同阶位的知识,之后再把这些新得到的知识归纳起来,倘若灵魂书库还没收纳这种高阶知识,又能卖一笔书库银币。

苏晓将寻找秘宝、巫毒术士、灵魂死神等关键因素,串联成一条线,这条线的最终目的,当然是斩杀灵魂死神,获得1500盎司时空之力的悬赏。

除了这条线,其实还有其他几条,另一条则是发展虫族,眼下这条线发展的已经差不多,只要搞到200万以上金币,那这条线就布置完成,后续不用做什么,但全都是收益环节。

而第三条线,则是寻找「初始印记」,苏晓现已找到5.1%的「初始印记」,这应该是领先水平。

这三件事,苏晓决定先处理虫巢的发展,既是因为,这一条线后续都是收益阶段,也因为这一条线与主线任务紧密相连。

苏晓以前完成主线任务,有过跳过几环完成的情况,也把主线任务搞成过战争任务,而这次,他准备把局面发展成自动完成主线任务。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之前的布设,只要菌毯方面发展开,后续己方封地的各方面情况,肯定会节节攀升,这也会导致一种情况出现,就是现阶段的主线任务第二环刚完成,第三环刷出来后,封地的情况就足够满足第三环的完成,后续的第四环、第五环等,也都可能是类似的情况。

更简单易懂的说法是,不是苏晓预判了主线任务的发展,而是他提前把主线任务可能出现的要求,都给完成了,一共就那十几种可能,这十几种可能全被完成到最大上限后,当然是主线任务激活一环,就自动完成一环。

算算时间,距离上次光顾白蹄港,已差不多两三天,虽说原本准备3~5天后,再去光顾下,怎奈现在太缺金币。

苏晓让厄格因与城主·芬里斯继续去调查巫毒术士的事后,他带着布布汪、阿姆、巴哈下到古堡一层。

此地被清扫的格外宽敞,地面早已刻印好大量阵图,让阿姆把通往上层的门锁死后,苏晓来到阵图中心处,单手按在上面,闭目感知。

和预想中的相同,海族的白蹄港那边,果然没舍得换「术式中枢」的材料,而是将原本那些破损的材料熔炼一番,从而打造出了新的「术式中枢」,如此一来,苏晓留在「术式中枢」材料中的大量微米级阵图,已被聚合在一起。

那边的组合型阵图,显然还未被发现,至于效果,简单粗暴,激活后将吸收周边500×500米内的所有东西,将其传送到苏晓这边的阵图上。

沿途遇到空间封锁怎么办?无视就好,这就好比有人会用路障拦截汽车,却不会有人尝试拦截一辆飞驰在岩石路上的火车。

看了眼时间,现在是傍晚6点,正是运输队到了白蹄港的2~3小时后,应该有一批处理好的晶脂,被存在白蹄港中心建筑地下三层的宝库内。

想将那边的东西传来过来,必须要突然,半蹲在地的苏晓取出一颗灵魂晶核,咔吧一声将其捏碎后,单手按向阵图的中心节点上。

轰!

一声巨响从脚下传来,因传送导致合金封箱破碎,大量固态晶脂从下方的空间阵图内涌出,其中还混杂着其他物资,更让他意外的是,一道瘦弱的身影被甩出,啪嗒一声拍在侧面的墙上。

这消瘦男人口鼻溢血,躺在地上呻吟一声后,眼睛一翻昏死过去。

苏晓抬步来到这消瘦男人身旁,手中已出鞘的长刀并未斩下,因为这男人衣袖上的纹印,代表了万界三代铁匠之一的矮人王。

这瘦弱男人肯定不是矮人王本人,但其应该是矮人王的学徒或弟子一类,无论是学徒还是弟子,这次都是运气爆棚。

在苏晓一针恢复药剂,外加几个关切的嘴巴子后,消瘦男人眼皮颤了颤,睁开双眼。

“你,你是谁。”

瘦弱男人还有点心有余悸,虚弱到仿佛随时还会昏厥,听闻此言,苏晓语气平缓的说道:

“别担心,我是灭法。”

听闻灭法二字,瘦弱男人眼睛一翻昏厥过去,那吾命休矣的眼神,让人格外难忘。

与此同时,远在万里之外的白蹄港中心建筑,21层的指挥室内,指挥台前的海族统领·珀涅罗,正查阅几份文件,都是关于中心建筑与地下宝库的防御加强。

“大人,这次您放心,我们特意把矮人王的弟子请来,加固宝库防御,我相信,这次一定……”

侏儒副官的话说一半,一名传令官气喘吁吁的跑进指挥室内,神情悲愤的说道:“大人,不好了,宝库又被洗劫了!”

听闻此言,海族统领·珀涅罗错愕了下,但很快接受这事实,他长舒了口气,问道:“是谁做的。”

“不,不知道。”

说出此言后,传令官自己都下意识退了半步。

“?”

海族统领·珀涅罗狐疑的看着传令官,这句不知道,属实出乎他的预料,而在这同时,方才还说宝库必定万无一失的侏儒副官,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没其他事,都退下吧,让我一个人安静会。”

海族统领·珀涅罗单手轻揉着有点嗡嗡的脑袋。

“其实,大人,属下还有一事禀告。”

“说!”

“就在刚才,我们发现矮人王的弟子,好像也被劫走了。”

“谁做的。”

海族统领·珀涅罗这次是真的怒了,但并未表现出来,宝库内的晶脂被劫走是损失没错,但相比矮人王的弟子,那不算什么。

“说,谁做的!”

“不,不知道。”

传令官说出这话后,海族统领·珀涅罗示意对方可以下去了,传令官如是大赦。

“白夜。”

海族统领·珀涅罗沉声开口,片刻后,他看向对面的三人,问道:“你们开个价,只帮我除掉此人。”

听到此言,噩鬼·凯因没说话,想起曾经一记究极灵魂系大招打出三位数后,他就更沉默,而在他一旁,作为法系+雷系+灵魂系的雷法神·艾格,明显对这生意很感兴趣,准备接了委托,去找苏晓较量一番。

(本章完)

轮回乐园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