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488589) 权臣闲妻 [69]第六十九章 算计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69]第六十九章 算计

[69]第六十九章 算计

“啪!”

停留在谢安澜脸颊的手被啪的一声拍开,谢安澜眨眨眼睛眼神清明,“说清楚,你只要胭脂坊一半的收益?”

陆离也不傻,淡笑道:“不,以后你所有的生意我都要一半。”

“呵呵。”谢安澜翻了个白眼,“天还没黑,别那么爱做梦。”这混蛋明明随时都在准备过河拆桥,居然还敢提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要求!陆离有些不解,“你并不吃亏不是么?”他将来要提供给他的助力,绝对对得起她一半的收益。

谢安澜轻哼一声,“空手套白狼的事儿本大神不是没干过,想坑我…等下辈子。别让我提醒你,公子爷你现在连个举人都还不是,跟我提整个东陵甚至东陵以外是不是有点早啊。”她像是随便几句话就能被忽悠到的人么?

陆离扬眉道:“你现在也只有一个胭脂小作坊。”

“那就等咱们都有了筹码再来谈如何?”谢安澜笑容可掬。

陆离道:“到时候,我未必还会同意现在的价码。”

谢安澜问道:“若是我永远都只有这样一家小作坊呢。”

陆离也不在意,“那就当我看走眼了。”

盯着陆离看了半晌,谢安澜突然展颜一笑,道:“其实…也不是不行。”

“哦?”陆离扬眉,显然并不相信眼前的女人这么好说话。谢安澜笑得媚眼如丝,“不如,咱们来百日宣淫如何?”

“……”陆离转过身,一言不发的走了。

身后,谢安澜得意地看着他略有些匆忙的背影悠然地拍了拍手,“跟本大神斗,你还嫩了一点。”

“不过话说回来…”谢安澜又有些郁闷地追上了上去,“特么我一个女人都没有什么,你一个大男人一副我要强了你的模样是想干什么?”

走在前面的陆离少年听到身后的叫声,脚下顿了一顿虽然没有停步,但是步伐却明显慢了一些。俊美的容颜依然没什么表情,只是微垂的眼眸中带着一丝难以发现的困窘。

这个女人…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陆家明兰院里

大少夫人坐在陆夫人下首低垂着头不敢说话。主位上,陆夫人面色平静,只是这样的平静底下却仿佛带着几分冰冷和阴霾,让整个房间的气氛都仿佛阴冷了几分。许久,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大少夫人吓了一跳连忙抬起头来,才看到原本端在陆夫人手中的茶杯被扔在了地上砸的粉碎。

侯在屋外的丫头连忙想要进来收拾,只是还没跨过门槛就被陆夫人厉声斥道:“出去!”

丫头打了个寒战,连忙低下头退了出去。

大少夫人嫁入陆家好几年,也没有见到陆夫人如此动怒过。就算是之前陆离让陆晖名声扫地,陆夫人都没有如此怒色形于外的。犹豫了一下,大少夫人捏着手中的帕子低声道:“母亲息怒,莫要为了那些人气坏了身子。”

陆夫人冷声道:“当初我就不该让那个孽种长大!”

大少夫人心中暗叹了一声,不敢再开口相劝。今天的事情她心里也不舒服,但是更多的却是一些无奈和遗憾。陆晖是陆家嫡子,本该占尽了天时地利,然而却被一个庶子压得抬不起头来。能怪谁?怪陆离风头太盛?如果陆晖足够优秀的话,就算是陆离再怎么惊才绝艳又能如何?她们如此气恼,不就是因为她们自己心里也清楚,陆晖比不上陆离么。

但是陆晖是她的丈夫,她一辈子的依靠。无论他是对是错,是平庸还是优秀,她也只能帮着他无条件的站在他身边,甚至与原本应该跟她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作对罢了。

“事已至此,多想无益。”大少夫人小心地看了陆夫人一眼,低声道:“还是要等到夫君过了乡试再说,若是因为这些琐事影响了夫君乡试的发挥……”

陆夫人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沉默了片刻道:“此事自然用不着晖儿来管。但是陆离…绝对不能让他过乡试!”

大少夫人心中暗惊,很快又平静了下来,道:“母亲可是有了什么想法?”

陆夫人抬起手中的帕子轻轻压了下唇角,唇边勾起一抹极淡的笑意道:“你说李家那丫头如何?”

“李婉婉?”大少夫人微微蹙眉,“母亲是想……”

陆夫人淡淡道:“李家家财万贯,李家那丫头又受宠,原本我想着给晖儿做个妾也配得上。不过现在…事急从权,就当那丫头没福气。”大少夫人一时有些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滋味,做女人谁愿意自己的丈夫妻妾成群?但是婆婆当着她的面说这种话她却不能有丝毫不悦的表示。也只是在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只是…婆婆一直打算给丈夫纳两个富家女做妾,就算没有李婉婉,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来一个张婉婉,赵婉婉呢。

将这些抛到脑后,大少夫人问道:“母亲有什么打算?”

陆夫人道:“李家不是想要将那丫头嫁给陆离么?那就成全她们。”

“什么?”大少夫人皱眉,有些不解。

陆夫人冷笑一声道:“李家想要攀上咱们家,若是晖儿也就罢了,若是陆离,你觉得她们会满足只做一个妾室么?”

“自然不会。”谢安澜的家世,根本压不住李家人。李家那样的人家对礼教规矩更没什么顾及,只怕会想方设法的将谢安澜从正室的位置上弄下去。到时候…陆离若是不能将两头都摆平的话,无论是他抛弃糟糠妻娶了李婉婉还是真的弄个两头大,都是一个大把柄,只要稍加运作,一个没有靠山的秀才前途尽毁也不是难事。

看着座上神色温和,面带笑意的陆夫人,大少夫人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心头涌了上来,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陆夫人抬手扶了扶发间的簪子,悠然道:“今儿老四媳妇跟李家那丫头闹得不痛快,回头派个管事去李家道个歉。”

大少夫人点头,恭敬地道:“儿媳明白了,母亲放心便是。”

陆夫人满意地点头道:“那就好,你办事我放心。晖儿娶了你,是他的福气。”

“母亲言重了,都是儿媳应该做的。”大少夫人低下头轻声道。

权臣闲妻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