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378887) 狂妃嫁到:王爷,要听话 [19]正文 019:活捉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9]正文 019:活捉

[19]正文 019:活捉

身后火速追来的安锦辰得意的笑看着她,似乎早已料到她会中计一般。

背对着安锦辰的夏珺宁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但攒紧的拳头恨不得把他弄死。

城墙过不去,还有林荫小路,只见刹那间,她快速穿梭着那紧密的树丛,身后是嘈杂的脚步声和漫骂声。

不知觉间来到一处偏僻的宫殿,空旷旷的庭院内身穿夜行衣的夏珺宁是如此突兀,只感觉一道狂风吹过,安锦辰足尖轻点便在她面前停下,“你已无路可逃,还不束手就擒!”

看着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好像誓死将她拿下一样,倘若被他发现真实身份,就真如瑾香所说满门抄斩了。

“想得美!”

此言一出,安锦辰果然没想到面前的黑衣人是个女的,身子一怔,而她就是瞄准了这个机会说时迟那时快向他进攻。

她擅长近身搏击,以快狠准的速度令安锦辰应接不暇。

“小贼,偷了弦月琴还妄想来偷龙渊剑,本王今日定让你插翅难逃!”

安锦辰的近身搏斗不是她的对手,却运用内力对付夏珺宁。

没有丝毫内力的她显然无法抗拒,眉头紧皱,暗骂不妙。

好歹他也是第一武将,没有点真材实料岂能令人信服?

当纤细的脖颈被他死死掐住并无法挣脱时,她紧闭双眸,欲哭无泪,果然如他所料,每一次安锦辰对付她时,都保存了真正实力。

“放开我!”

安锦辰冷笑,他素手一辉,便将她脸上黑巾摘下,顿时大惊。

“夏珺宁,是你?”

安锦辰死也没想到敢擅闯国库的人竟然是白天刚打过照面的尚书府大小姐。

一个千金小姐会功夫不足为奇,可这个大小姐竟然擅闯国库偷盗?是她爹夏臻指使,还是她自己的主意?

夏珺宁不满的撅着小嘴,无奈翻了个白眼,“可不就是我呗,反正也被你活捉,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真她妈垫背,第一次偷钱包是他,第一次闯皇宫被抓也是他,她夏珺宁这辈子注定和安锦辰八字不合!

“你到底是什么人?”

安锦辰犀利的眸子里蕴藏着浓厚的探究,似要将她看穿,可无论他自上而下从里到外面前站着的都是夏珺宁,并非别人,“告诉我弦月琴在哪儿?”

听着他的质问,夏珺宁无谓耸了耸肩,倘若她知道的话还会站在这儿吗?早就威逼利诱了,白痴。

“我说你刚刚没看到那里还有个黑衣人的?那才是真凶,我就是来凑热闹的!”

摊开双手示意安锦辰她什么也没偷着,无非是为了好玩儿来看戏。

如果说她的眼神带着无辜的话,安锦辰想,那么世界上就再没有比她那更纯洁无暇的双眼。

“哼,还在狡辩?我的玉佩还在你那里,你敢说那也是无意间捡到的吗?夏珺宁,你就是贼,把弦月琴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

安锦辰咬牙切齿,心中却带着几分懊悔。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很快就会传到皇宫内院,到时夏珺宁就是插翅难逃!

不省心的家伙!

“既然不相信的话,那你就把我抓走好了。”

无奈翻了个白眼,反正她怎么解释他也不会相信,又何必浪费时间。

而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安锦辰面色一冷,看起来有些为难,夏珺宁想也不想一口咬在了安锦辰的胳膊上。

“嘶……你这女人属狗的你。”

手臂吃痛,安锦辰不由松手,夏珺宁见状飞快逃走,“这次算我欠你的,一定会还的。”

转眼间黑衣人消失不见,当大批禁卫军赶来时只有安王一人身影。

“王爷,人呢?”

来人正是太子得力手下莫离,对太子忠心耿耿。

安锦辰收起被咬伤的胳膊从容不迫的望着他,“往那边跑了,都给我追。”

相反的方向,相信这会儿那女人已经跑远。

当安锦辰望着莫离带着大批人马离开时,他犀利的眼更加复杂。

再回到国库时,显然太子安凌硕已经等候多时,被烛光照的通亮的国库内外守卫更加森严,却没有一个人捉到窃贼。

“皇弟,弦月琴呢?找到没有?”

太子看到安锦辰回来便焦急质问,一门心思全都在丢失的宝贝上。

安锦辰摇了摇头,安凌硕见此失落极了,如泄了气的皮球,满脸失望。

看着他眼底的担忧,看上去就像是他失去的最珍贵的宝物的一样,不得不令安锦辰怀疑。

弦月琴是南越进贡,据说是江湖所有,皇兄为何对它如此好奇?

“皇弟辛苦了,父皇口谕务必要捉到贼人,皇弟这些天恐怕要费心了。”

带着复杂的神色离开国库,安凌硕满心失落。

莫离跟在身后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道:“太子,刚刚末将感到时分明看到一抹身影离开,会不会是……?”

安王故意放走?

莫离的话还没说完,安凌硕转眸沉思许久,“皇弟不会。”

“可是……?”

“无论如何找到弦月琴的下落,它对我至关重要!”

恶狠狠打断莫离的话,安凌硕冷声命令。

“是,末将听令!”

如流星陨落,莫离消失在夜色中,又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留下安凌硕一个人沉思许久。

弦月琴,我一定会得到你的!

回到归雁阁时已经三更天,生怕被人跟踪,夏珺宁故意绕了好几条街才回来,当看到被子里哆哆嗦嗦的瑾香时,她慢条斯理脱下夜行衣,“傻丫头,小姐我回来了,怎么怕成这个样子?”

“主子,你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奴婢就要吓死了!”

瑾香急坏了,忙扑到她怀里诉苦,惹得她笑个不停。

“主子您还笑,您不知道这个晚上奴婢有多煎熬,要不是锁了房门,翠竹可就闯进来了。”

翠竹?她记得正是昨天老管家送来的几个丫头中的其中一个。

她命令不许任何人打扰,翠竹却偏偏往里闯?

“怎么回事?”

“翠竹原来是府里前厅的奴婢,因为人机灵,连老爷都夸过她几次。但自从来了咱们这之后就只负责在归雁阁前厅招待,相当于降级,她多少有些不愿意,所以这才吵嚷着要找小姐呢。”

狂妃嫁到:王爷,要听话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