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378887) 狂妃嫁到:王爷,要听话 [3]正文 003:杂种叫谁呢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3]正文 003:杂种叫谁呢

[3]正文 003:杂种叫谁呢

到底是尚书府的二小姐,听闻女儿落水,二姨娘林清娆几乎将京都城所有的大夫都请了过来,服了药,夏昕薇翌日就像个没事人一样活蹦乱跳。

被从小踩在脚下的人欺负,她怎会善罢甘休?大清早便带着大批下人风风火火闯进了来归雁阁。

“夏珺宁你给我滚出来,今天本小姐不教训的你满地找牙,我就不是夏昕薇!”

“大清早哪只狗跑出来擅闯我归雁阁,在这里犬吠,就不怕老娘我剁了她喂狼吗?”

披着披风夏珺宁慵懒打开房门,迎面便传来一条刺鞭,随即是夏昕薇狂妄的口气,“大言不惭,夏珺宁,今天我就抽的你全身开花。”

鞭子的速度超快,可夏珺宁的动作更快。

只见她白皙素手徒手将鞭子接住,并用力一拽,夏昕薇较弱的身子直接扑在方厅中央的木头桌上。

夏昕薇吃痛挣扎着要起来,脸上却传来冰凉的触感,夏珺宁不知从哪儿弄来的刀刃对准了她白皙嫩滑的脸蛋。

“看来昨个儿对你的教训还不够,让你还有力气在我的地盘上撒野,你说,倘若我一不小心划破了你引以为傲的脸蛋……呵呵,该怎么办才好呢?”

她笑的狂妄,一双灵动的凤眼诡异的迷城一条缝。

从前的夏珺宁在昨夜被玩死了,她是崭新的夏珺宁,是继承了夏宁记忆的夏珺宁!

她绝不会再容忍这里的任何人欺负她,她是这里的主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主子!

“孽障,放开梦儿,夏珺宁你在干什么?”

门外不知何时来了大批人,为首的中年男人指着夏珺宁满脸愤怒。身边还有一位年轻男子,衣着不凡,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定是昨夜在此留宿的安王。

是尚书大人-夏臻。

当他看到最疼爱的女儿被别人拿着刀刃威胁时,眼底满是担忧和愤怒,而当他的眼神对准夏珺宁时却又瞬间变成满满地厌恶。

原来这就是她爹,一个从未疼爱过她,没有给过她任何关爱的父亲大人。

对二女儿亲切的呼唤为梦儿,到她这个老大这里,怎么就连名带姓了?

“爹,夏珺宁这个杂种要杀我,她要毁我的脸,快救我。”

夏昕薇眼眶升满泪水,看起来楚楚动人。

来归雁阁之前她就派人去通知爹爹,只要爹爹看到她被人欺负的画面,一定不会饶了夏珺宁。到那个时候夏珺宁的生死还不是攒在她手里?

谁知夏珺宁首重的匕首竟突然刺了下去,仅仅是一层薄皮,痛得她连声尖叫。

夏珺宁却头也不抬,“杂种叫谁呢?跪下给我道歉,否则就划破你的脸!”

她的力道很大,声音带着无尽的威慑力,给人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惧感。

她会害怕区区一个有名无实的爹?一个素未谋面的安王?

得罪她夏昕薇,就该受到惩罚!

“放肆,夏珺宁你要造反吗?老爷还在这里,你怎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人,将这个木屋尊卑的夏珺宁给我拿下!”

闻讯赶来的二夫人林氏,根据与女儿早就商量好的计划,大手一挥原本不大的房间冲进来四个奴才,显得有些拥挤。

拿着饭菜今来的瑾香看到屋子里吴洋洋这么多人,拿着饭菜挡在主子面前。怯懦的身子都在颤抖,“你们……你们要干什么?不准动我家小姐?”虽然害怕,但为了保护主子,瑾香渐渐变得镇定,目光看着威严的尚书大人,“老爷,不是小姐的错,是二小姐平日里欺人太甚!”

夏珺宁从未想到一个盛行怯懦的丫头这个时候都会站出来护着自己,而她所谓的爹却要拿她开刀。

看来这个尚书府,也没什么值得她留恋的。

捏紧的拳头重重砸在木桌上,木屑四溅,四分五裂,趴在上面被控制的夏昕薇突然摔在地上哀叫连连。

“凭一个姨娘上来的夫人对我指手画脚,林清娆,恐怕你没有这个权利!”

嗜血的眸子带着无尽怒火,明明是个娇弱不堪的丫头,浑身上下却透露着强大的杀气。

“你……”林氏气急,昨夜女儿告诉她夏珺宁转了性子,她还不信。忌惮夏珺宁突然的转变,忙不迭凑到夏臻身侧诉苦,“老爷……”

摔了个狗吃屎的夏昕薇同样带着满脸委屈抱着夏臻的胳膊不放,眼泪直流,“爹,梦儿疼,您要为梦儿做主啊。”

左边是宠爱的夫人,右边是疼爱的女儿,夏臻安抚着两人,他则怒气冲冲站在夏珺宁面前怒斥,“孽障!身为小辈岂能对夫人无理,你可有把我这个爹放在眼里?还不给我跪下!”

对于夏臻狂暴的模样像是要吃了她似得,夏珺宁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昂首挺胸望着面前所有人,“我国律例,即便是姨娘升上来的夫人在嫡长女面前还是姨娘,该下跪的人应该是她!”

属于夏珺宁的记忆源源不断传来,这些年夏臻对她的不闻不问令她心凉,对于如此凉薄的父亲她没有多余的情感,今日哪怕与他断绝关系,她也毫无怨言。

“你……”夏臻气急,扬手就要打下来,停在半空却被另一只强有力的大掌阻止,安王安锦辰一身白衣风度翩翩,饶有兴味的望着二人。

“夏大人,想必这位便是尚书府的长女夏珺宁小姐,倘若刚刚本王没有听错的话,她所言极是,你这巴掌若真打下去,就是违反我国律例,到时,我这个王爷袖手旁观呢?还是依法办理?”

夏臻惊恐的望着突然站出来的安王,没想到他竟然会为女儿撑腰,连忙讪笑着他只是一时气急。

见到吃软怕硬的夏臻,她从鼻腔发出冷哼,这样的爹不要也罢。没想到却招来了他的再次进攻。

“孽障,有安王为你说话,你自己看看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什么态度那也是我和安王之间的事情。父亲大人,这里是归雁阁,是我的地盘,您从前的十几年既然都没管过我,从今以后也休想过问我的人生!看好你的女儿和姨娘,别在我的地盘上撒野,如果你不想和我断绝父女关系的话,现在就带着你的女儿和这个不要脸的姨娘,滚!”

狂妃嫁到:王爷,要听话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