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378887) 狂妃嫁到:王爷,要听话 [16]正文 016:败笔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6]正文 016:败笔

[16]正文 016:败笔

“你们十个从今天起就是我的人,对于你们我没有别的要求,只要对我忠心耿耿绝不会亏待你们。我不管你们从前跟的是哪个主子,到了这归雁阁一切都要听我的。若是被我发现哪一个存了怀心思或者背叛我的话,我会让她尝到比死还要难受的下场,明白吗?”

看着一个个稚嫩的面孔异口同声说“是”,她极为满意。

从前师傅是怎么训练她的,日后她就会怎样训练这些人。上辈子没当成盗贼头头,这辈子还怕不能如愿?

“以后在归雁阁瑾香的话就是我的命令,对待她要像对到我一样恭敬。”

瑾香跟在她身边多年,也对她忠心耿耿,她说过不会亏待她,也算是占用了夏珺宁身体的一份谢意,想必这也是她的意思。

“谢主子信任!”

含泪望着主子,瑾香实在没想到她会得到这样高的信任和荣誉。主子果然是变了,变得强大,变得有智慧,她就知道主子终有一日会扬眉吐气的。

“这些人交给你,至于做什么你来安排。”

望着瑾香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她满是信任的笑着。

这才是像样的归雁阁。

奴才们各尽其职,很快就散开,她却是带着瑾香直接出了府门。

有了昨夜的立威,奴才们再不敢对她不敬,就连守卫都点头哈腰的恭送她出去,好像她不是大小姐,而是尚书府的女主人。

“主子,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天就要黑了。”

“这种事儿自然是天黑才好下手,瑾香,一会儿不管你看到什么都不要惊讶知道吗?”

径自走在前面,精灵的眸子注视着前方人群中一个个妙曼的身影,望着她们的口袋,她口水直流。

好久没行动,手都有些生了呢,只见她正准备随手拿过前方一富家小姐的荷包时,瑾香大惊,“天哪,主子您在做什么,你这是偷……”

话没说完就被她捂住了嘴,一副‘早知如此’的样子望着瑾香,“嘘,话说的不要这么难听嘛,这怎么能是偷呢,这是行窃!”

“主子,您是尚书府的主子,不能做这种事,若是缺银子找管家拿就好了,这是做什么?”若是被发现了,尚书府的脸都丢尽了。

看着瑾香一副担心不已的样子,她贼贼的笑着,她是谁?第一神偷夏宁,只有她想不到的没有她偷不到的,怎么可能会发现呢?再说了,这整个京都城谁认识她夏珺宁?她身上又没挂着尚书府的牌子。

“管家会给的话从前我还会被那样欺负吗?别以为这种行为很肮脏,这不过是一种另类的职业,你放心,我这个人是有准则的,穷人和善良的人我不拿。”

她拍着胸脯向瑾香保证,倘若她连穷人和善良的人的东西都拿的话岂不是坏蛋了吗,会遭天谴滴!

“那主子您怎么知道哪个是穷人,哪个是善良的呢?”

“笨蛋,穷人看穿着,看她们口袋里有多少银子,看配饰。至于是否善良呢,当然看眼神!”

只见她故作神秘的说着,虽然还未到猜透人心的地步,可至少阅人无数的她从未在这上面失过手。当瑾香还在半信半疑时,她似乎发现了目标,将瑾香拽到一旁神神秘秘道。

“快看快看,那个人走起路来气宇轩昂,昂着脖子好像不把一切放在眼里的态度,一看就不知道不是好东西,就他了!”

望着前方一身锦衣华服的年轻男子及身侧厚厚的荷包,她手痒痒。

她发誓今天一定要让瑾香开开眼界,知道她夏珺宁的厉害!

“主子……”

瑾香站在原地拦也拦不住,只能跟在身后干着急,心里着急坏了,万一主子被发现了可咋办?

可她再着急也没用,主子的身子已经向着男子靠近,只见她娇弱的身子靠近到男子时,手不知什么时候触碰到那鼓鼓的荷包,顺手牵羊便到了自个儿手心。

“怎么样?我厉害吧?”

旗开得胜的她兴奋至极,不断向瑾香挤眉弄眼用眼神示意,可下一刻她彻底傻眼。

当她正准备攒着荷包离开时身后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引住一样无法向前,她暗叫不妙,余光果然发现荷包后竟拴着一条细长的绳索。

shit!

出师未捷身先死。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男人,荷包后面栓绳子,是以前被偷的次数太多了吗?

“笨蛋还看,快跑!”

丢下荷包夏珺宁拉过呆滞的瑾香撒腿就跑,实在是没想到在古代的第一次行窃遭遇这样的结果,这简直是她行窃历史上第一大败笔!

“偷了我的荷包还想跑?”

只听一道好听的声音传来,伴随着强风吹过,她看到一双漂亮的鞋子立在面前,顺着身影向上,她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花美男,是你?”

打死也没想到第一次行窃竟然会失手,是她的身子太笨拙了吗?还是她技术生疏了?她更没有想到的是,第一次行窃的人竟然是安锦辰!

脑海里瞬间浮现百里流殇留下的字条‘安锦辰绝非善类,敬而远之’

“走!”

拉过瑾香就跑,可惜她不会轻功,如果说近身搏斗安锦辰不是对手的话,那么比轻功她只有输的份。

“还想跑?原来尚书府的大小姐竟然会做这种勾当?若是传到夏大人耳中不知道会有怎样的下场!”

安锦辰笑看着面前脸色极为难看的女人,望着她瞬间惨白的脸心情好的不得了。

原本还想着该找怎样的借口去尚书府找她算账,没想到皇天不负有心人,竟在街头遇见,还真是缘分。

“你……哼,你也知道我和爹的关系,随你怎么说,况且你有证据吗?”

她才不怕这个徒有虚表的王爷,无非是生的一副好看的皮囊罢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大不了日后见了面绕道走。

“你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上次把我弄到池水里你以为我会善罢甘休?今日在外行窃,若是告到了官府,尚书府颜面无存,我看你还怎么抬得起头来!”

狂妃嫁到:王爷,要听话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