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33743) 鬓边不是海棠红 [127]第一百二十七章:古大犁生子程凤台受重伤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27]第一百二十七章:古大犁生子程凤台受重伤

[127]第一百二十七章:古大犁生子程凤台受重伤

一二七

古大犁的老巢现已正式扎寨络子岭,程凤台一回生二回熟,到了地方直呼古大犁芳名,喊得回音在山岭间声声回荡不止,马上就被小喽喽逮进去了。进寨子之前搜了身,然后引入一间小屋供他休憩。程凤台没有等太久,瞥见古大犁的身影进门,将手套墨镜等等累赘之物一一掼到桌上,嬉笑:“外甥女,胆量不小啊?现在连日人都敢招惹了?好好当你的土匪不行吗?”他抬头看向古大犁:“上回说得挺好,原来给你舅舅多少,照样给你多少,赏我两天太平日子……”

古大犁变得与原来有点不一样了,程凤台目光落到她遮不住的大肚子上,盯了好一会儿,转而打量她这个人:“小曹的?”

古大犁昂着下巴:“你姑奶奶的!”

“有客南来”这一卦,在程凤台听着不过是一句戏言,常在江湖上走的,哪能把算命瞎子的话当真听,还吃饭不吃饭了?程凤台以为古大犁是少女思春,看不上寨子里的土匪,想吃口新鲜的,因此找上了他和曹贵修。谁料得到春风一度,比打靶还准,真就怀上了肚子,有点玄。

程凤台叉开五指梳梳头发,感到震惊,无话可说。曹贵修这就有孩子了?这对不靠谱的爷娘,能养孩子?

古大犁同时也在打量他,看见他的头发,脱口道:“你那两根屌毛怎么白了?”

程凤台不愿意和她多啰嗦:“开个价,人和货我这就带走。”

古大犁眼睛一横,道:“货留下!人得死!你也不许走!”

程凤台瞪起眼睛,古大犁回敬下巴和鼻孔,眼睛里放出狠辣的光。程凤台道:“怎么个意思?挺着肚子还想劫色啊?”

古大犁道:“我舅舅给小日本使绊儿,日本人就勾结络子岭暗算我舅舅。我要报仇!”

程凤台听蒙了:“这话谁告诉你的?”

“你管我哪儿知道的!”古大犁一拍桌子站起来:“等我生了孩子,就报仇!”

程凤台糊涂了:“跟谁报仇?你要怎么报仇?”他摇摇手:“你的事情我不管,可这不是坑我吗?”

古大犁手指顶着程凤台鼻尖:“坑你怎么了?你和日本人勾勾搭搭的我不宰了你就是便宜了!要不曹贵修口口声声和你有大事!现在就捅死你!”她喝狗似的喝一声:“安生呆着!别废话!”

古大犁本来就不是人,怀孕期间受了刺激,更加的比以往凶蛮。她不对程凤台做解释,也不许程凤台做解释,再次把人扣下了,待遇倒是比上一回强一点,酒肉管够,没人盯梢,只要不出寨子,爱擦枪给擦枪,爱遛弯给遛弯,小土匪们待他也挺客气的,真像是城里的舅公来山坳走亲戚。古大犁说要等生了孩子再报仇,程凤台是做过几次父亲的人,替她掰手指算算,和曹贵修那一次大概是十二月,现在才八月中,乖乖,竟要等上两个多月。得亏这一次程凤台留了个心眼,嘱咐范涟二十天以后不见他回,就通知曹贵修来找人。仇恨蒙了心窍的古大犁是一只猛兽,看人的眼神都没热气了,程凤台没法和她理论,只等孩子他爹来说话。

寨子里的夏天实在难熬,程凤台又被染上了虱子,这一头夹花的白头发眼看也要保不住了。因为卫生做得差,随着蚊虫,寨子里流行疟疾,开始死人。往常也是每年天热要死一批,今年死得格外多一点,扣押的日本人里,十个就死了三个。程凤台为了避蚊虫,每天长袖长裤把自己裹得滴水不漏,从早到晚神经紧张,哪怕一阵微风吹过,他也要用蒲扇拍打一遍自己,唯恐等不到二十天以后,就地玩完。结果,程凤台在寨子里还没待够二十天,有一天晚上,古大犁提灯站在他房门口,说:“明天我生孩子,你准备一下。”

程凤台正摇着蒲扇躺床上想心事,听见这一句,没有反应过来,古大犁已经走了。不知道古大犁生孩子要他准备什么,再一想,程凤台停下蒲扇坐起身,明天才几月几号?古大犁也不该明天生孩子啊!

古大犁原来是九月前后生子,她等不了,寨子里不断的生病和死人,再这样下去,打不动仗了。第二天中午正是个吉日吉时,特意找山下阴阳先生掐算出来的,百年难遇的好时辰,必要诞生一位名留青史的人物,那合该就是她古大犁的儿子。

一早准备妥了走山路的骡子干粮清水等物,古大犁与程凤台对面交代:“接了孩子你就走,去找曹贵修,跟去的弟兄会给他传信。弟兄们要是在路上死绝了,你就对曹贵修说……”古大犁咽了咽喉咙,里头有咽不下的一口气:“我这儿等不到入冬就得动手!怎么把日本人撵过来,让他自己想办法!”

程凤台听着意思,好像有点明白:“曹贵修打日本人是正规军对正规军,就这样还悬得很!你们这点土匪管什么用!你连曹贵修都打不过!”

产婆端来一碗药汁,古大犁看也不看仰头喝了,她不答程凤台的话,眼神直愣愣盯着前方,憋着一股子狠劲,一刻钟之后,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她的脸色变得刷白的。产婆见状,将屋内的男人赶出去,不一会儿,古大犁在里面发出惨叫。

程凤台听不得这个,寒毛都竖起来,原地踏了两步,他下楼了。寨子的悬崖边是一块空地,此时七名五花大绑的日本人弓腰撅腚的跪在那里,曝晒在日光之下。时近中午,汗水顺着他们下巴滴落,已经湿了一小滩土地。

程凤台站在阴影里抽烟,烟头一指日本人,问小土匪:“怎么回事?”

小土匪说:“大姐说她怀着肚子,先不杀生,每天让他们晒会儿太阳吹会儿风,晾晾坏水!”

程凤台没说话,吐出一大口烟雾,将自己保护在烟草气里驱蚊。

古大犁这一个孩子来自一碗催产药,相当于未熟的瓜果硬扯断茎,一直扯了四个多小时,不比上战场容易多少。得亏土匪身板壮实,耐得住,大人孩子竟都保全了。孩子卷成一只包裹卷交到程凤台手里,如古大犁所愿,是个男丁,将来能骑马打仗,当个大人物的。不过因为早产,脸蛋打的褶子比通常的婴儿多,看着有点恶心人。二奶奶说新生儿要避风避光,这孩子连奶都不会吃,就要颠簸赶路,程凤台为人父的,看了很揪心:“路上好几天呢,他吃什么?要不先养两天,不急在这两天。”

古大犁产后睡了一觉就起来,散着头发披着衣裳,仍旧是刷白的脸:“包袱里有炼乳,兑水喂喂他!要是熬不过,路上磕碜死了,就地一埋,不必让曹贵修知道。”她一手拽着两片衣襟,一手握着枪,枪管子扬一扬:“走吧!我送送你们!”

下楼牵马安顿,程凤台将孩子系在怀里,想到商细蕊戏里演的赵子龙救阿斗,大概也是这么个情形,他便笑了笑,回头忧心地再要劝古大犁几句。古大犁直到最后也不给他面子,枪托子给了马屁股一下,马就往前跑了,还未走出络子岭,山林间回荡起一声枪响,接着又是一声。程凤台勒马停下,七声之后,归于平静。

路上走了三天半,到达曹部,立刻耳目一新,那份秩序井然与生机勃勃,万幸的是孩子与随从们经过山林中几天几夜的疾行,都没有折损。古大犁派来的人得到嘱咐,路上不与程凤台多嘴,倒与曹贵修关起门来谋划不止。曹贵修与他们谈妥了事,才想起要看看自己的亲儿,探头伸到床边,双手负在背后看了一阵,好像在看一张战略图。

程凤台取出一张布条:“孩子妈给的,孩子的八字和名字。”

曹贵修不接,疑惑道:“真是我的?”

不怪曹贵修没良心,大凡男人没有亲眼看见女人肚子大起来,总会怀着点疑心,何况就那一夜,那么巧。程凤台一抖布条,坚持要他接。他接过来,已是傍晚,曹四梅进屋点油灯,凑着火光,曹四梅也向那布条瞅了一眼。

曹贵修嗤笑一声,他丝毫不信八字命理之说,而古大犁居然企图让孩子姓古,简直痴人说梦。曹贵修影影绰绰的怀疑瞬时让争风之心打散,将布条垂在油灯上点着了,随手扔在地上,对曹四梅说:“明天去镇里找房子和奶妈,把我儿子养起来。”又一挥手:“抱走吧。小娘舅一路辛苦,今晚好好歇着。”

曹四梅一个结巴都没打,利利索索抱着孩子走了。曹贵修含笑坐下,与程凤台盘算往后的事。曹贵修谋划了许久的一场好戏,因为程凤台是外行,说给他听,不过三言两语,便是让程凤台带着古大犁扣下的军火,按照原定计划去找九条。后面的事——后面的事,刀光剑影的,程凤台听后半日无言。有小兵端来饭菜,曹贵修说:“来,边吃边讲。”程凤台突然造访,没有准备,吃的很简单,只多了一样荤菜。说是边吃边讲,曹贵修行伍带兵的人,吃饭也像打仗,闷头狂干,根本没工夫说话。这样吃了一会儿,程凤台忽然停下筷子:“大公子,我可不是怕死啊……”曹贵修一抹嘴,搁下筷子看着他。程凤台顿了顿,认命似的点点头:“是,我就是怕死。家里老婆孩子一窝堆,老婆是个小脚,最大的孩子才十四。还有个人,没了我,他准得发疯。替你做这件事,你须得保证我的安全。”

曹贵修笑了:“这还用小娘舅开口,我曹贵修的炮弹有眼,不炸自己人。”他收起笑,低下点声音说:“再说也不全是为了我。这一仗过后,坂田的靠山倒了,绝没有心力再找你麻烦。小娘舅往租界一跑,就可高枕无忧了!”

程凤台笑笑:“托大公子的福!”

说完这番话,两人低下头继续吃。

自有人去络子岭运来军火,曹贵修派出几名士兵乔装成伙计,与程凤台一同运货上路。程凤台在出发之前,都没有再见过古大犁的那个孩子,却有曹四梅搭讪着凑过来,假意替程凤台收拾行装,小心翼翼地问:“程二爷,我师姐过的还好吗?”

程凤台看看他:“你把她私房钱都借走了,还问呢?”程凤台转身走开,将曹贵修给的口香糖牛肉干塞在袋子里,故意臊着他,半天才续上一句:“没听见她有什么不好。”曹四梅还想多问两句,看程凤台的态度不大耐烦,只得悻悻走了。

从曹部走到九条部,再随着日本军队撤退到留仙洞以西四十里处,其中辛苦不必赘述。一折腾就到了九月初,北边山里的夏天来去飞快,程凤台秋衣也没有多带一件,身边跟着的几个曹部士兵哪里会照顾人,夜里露宿,程凤台就有点发烧,脚下打飘,双目酸胀,心里默默祷告曹贵修好歹多按捺几天,等他身上爽快点了再做行动。然而人的运气就是这么差,就在当夜,程凤台晚饭也没有吃,吞下两片阿司匹林刚刚睡下去,曹贵修带兵来撵人了。程凤台根本跑不动,想留在原地,让假伙计们跟九条走,他扛着脖子费劲巴拉连说带比划,朝着九条的面孔发出声势浩大的咳嗽。九条没有说话,听完翻译,马鞭子轻轻一挥,手下两个兵行一个军礼,背起程凤台就往前跑。

山路崎岖,马匹反而不大好走,驼了辎重赘在队伍后头。两个日本兵轮流背着程凤台跑了二十多里路,身后是连绵的枪火,像过年放的一千响满地红。程凤台开头还有两分得意和稀奇,心想两个日本人叠一块儿才刚到他胳肢窝,背起他,他的脚尖几乎擦到地面,但是力气倒很大,屁股上拧了小马达似的,跑起来一溜烟。越跑,战火越将近,程凤台觉出不对了,他这会儿王八盖子一样扣在日本兵的后背上,倘若身后飞来一颗子弹,他岂不是成了肉做的挡箭牌!

程凤台用蹩脚的日本话向士兵道辛苦,示意要自己跑。日本兵没有勉强,一人一边夹持着他,不让他掉队或是逃跑。再往前十几里,就是留仙洞,要绕过留仙洞,至少多走五十里的山地。九条要么进洞,要么就地摆开架势反击,这不用多费思量,只有冒险了。

九条与曹司令是风格截然不同的两名指挥官。曹司令嗓门大得震天响,九条说话是什么声音,程凤台现在也没听清楚过,他确乎是一名儒将,轻声细语地发布命令,再让副官或者翻译官大声吆喝出来。九条看一眼程凤台,嘴皮子动了动,声音被炮火掩盖了。翻译官一点头,对程凤台说:“请程先生与我们的测算员一同检查洞内安全,拜托了!”

曹部士兵围拢近前,与程凤台对过一个眼神。程凤台心里紧张极了,强忍着不安与测算员打着火把进洞,测算员是算炮距的,有着很好的眼力与敏锐度,检查洞内有无陷阱与炸药,查得很仔细,结果居然一无所有,干干净净。程凤台不知该松一口气,还是应该更加紧张,总之他现在非常惶恐,曹贵修说要炸山洞,可是山洞里没有炸药,怎么炸啊!

这样从头查看一遍再返回,外头打仗打得已经不像话了,火星子的灼热近在咫尺,快要燎着了眉毛。九条做出一个手势,一丛队伍向山洞小跑进发,再把目光一转,看住程凤台,示意程凤台跟在他身后走,并对他说出一句日本话。

程凤台看向翻译官。翻译官如实道:“九条将军说,留仙洞里有神仙,神仙会保佑他的主人。”

程凤台心想这人说话肉麻兮兮的,和雪之丞真是嫡亲的哥俩。又想告诉他,我们中国的神仙是没有主人的,中国的神仙只渡苍生。

刚才虽然走过一趟,但是人少不觉得,人一多,火把也多,洞内空气污浊沉闷,程凤台吸的气不够用,头晕得撑着墙壁站着,目光余处,他带来的一个曹部士兵不随大部队朝前走,站墙根底下,松开裤袋在解手。但是只要留神多看他一会儿,就会发现蹊跷,解手哪有尿这么久的。程凤台想,这是在准备找机会埋炸药了。意识到这一点,他深呼吸几个,手脚愈发冰冷,额头背后冒出一阵细密的汗。

翻译官前来催促程凤台跟上九条。程凤台半低着头,眼光不断四下寻找曹部的兵,等他在火把光影里找到第四个,他的呼吸忽然窒住了。曹部士兵并未动手凿墙或是黏贴炸药,他们一个个或是假意解手,或是假装受伤,各自蹲守在一个角落。那几个角落——没人比程凤台知道那几个角落的厉害,他曾亲手用红铅笔圈出来指给曹贵修,曹贵修当时说:这么多钢筋,这一点炸药就够用了?又说:哥廷根大学的手笔,当代科学了不起啊!

程凤台彻底明白过来,那几名曹部士兵不是要找机会凿墙埋炸药,动静太大,风险太大,留仙洞这么长,点燃引信他们也未必能跑脱,索性把炸药捆在自己身上当死士呢!程凤台想到这里,浑身都被冷汗打湿了!脑子里天旋地转,而眼前的一切无比清明!他快速走出两步,想到前面的断点看看是不是真有士兵蹲守,以验证自己的猜测,又怕露出行迹,坏了大事。怎么办,跑还是不跑呢?如果跑,什么时候跑?这样狂奔而去,九条拔枪一梭子,不被塌方压死,也要被子弹打死了!

又路过一个断点,果然一名曹部士兵站立在那里抽烟。一队队日军慌张路过,曹部士兵很不显眼,他注意到程凤台的凝视,便仰头一笑,黑脸上一口白牙。恰在此时,留仙洞出口也传来炮响,前头有埋伏!是古大犁动手了!

九条终于发出高声,叫喊一句日本话,往前头冲刺而去。程凤台眼睁睁看着那名士兵用烟蒂点着了引信,士兵的动作在他眼里是一个慢镜头,他拔腿就朝九条的反方向跑,前面的断点依次炸开,留仙洞终于要塌了!

在那短短的几分钟里,程凤台没命的朝前跑,周围枪林弹雨,修罗血狱,都是乌有了,没有可怕的,他只怕不能活着回北平。

商细蕊这几天过得充实,新戏排得很好,私下看过的行家都赞不绝口的,只待上演了技惊四座了!商细蕊因为背了个坏名声,好人轻易不与他玩,怕被带累了;肯与他玩的货,他又看不上眼,整天深居简出,不大见人了。耳朵好的时候,抓紧排排新戏,耳朵不好,就在梅树底下坐着发呆。小来要是问他:“蕊哥儿,大毒日头的,一坐坐一天了。干什么呢?”商细蕊就说:“不干什么,我无聊。”又道:“药呢?拿来我喝一碗。”这一点倒很听话很自觉,的确一直记在心里。

小来端过药给他,一只蜜蜂绕着眼前飞,商细蕊看着蜜蜂打旋儿,看迷了眼,手里的碗盏缓缓倾斜,药汁都漏光了。小来惊叫道:“蕊哥儿!”商细蕊一吓,手里一松,碗在地上跌碎了。小来反倒笑道:“好!打碎了药碗,该是病要好了!”

商细蕊笑笑,还在那犯迷糊。

水云楼里,周香芸与杨宝梨出师,从此以后,正式的是周老板与杨老板。两人一同入的门,一同出的师,好日子赶在一起办,商细蕊拿出自己专用的黎巧松为他二人拉弦,热热闹闹的唱了一场大戏,晚上定在饭庄里摆酒宴。自从程凤台走后,商细蕊没有出来应酬过,凡事恹恹的。这天为了捧孩子,特为穿了件新褂子,选了把好扇子,理发修面,出来亮相。众人久不见商细蕊,只当他是聋得厉害,抱拳拱手问过好,避着他耳聋,怕尴尬,没人上前同他聊天,倒是饶了清净。只有周香芸敬酒玩了之后挨挨蹭蹭到跟前,问商细蕊:“班主,我今天的《秋江》,还成么?”

《秋江》最吃身段,不用听就能品出好赖,周香芸故有此一问,他也是特地选的这一折。商细蕊搛一筷子菜搁嘴里,眼风横瞅着周香芸,没大好气的,充满挑剔的,看得孩子心中惴惴,躲开商细蕊的目光低下头,觉得自己多事了。商细蕊心里确实不大是滋味,他惜才爱才不错,提拔后辈不遗余力也是真,可是眼看着后生小子当真青出于蓝,要说完全不吃味,那是活圣人。商细蕊不做圣人,他别开目光盯着酒杯子,说:“还行吧!虽比宁九郎次一点,放在如今的梨园,差不离够用了!”

如今的梨园是怎样,当年的梨园又是怎样?商细蕊不拿自己打比,拿封了神的宁九郎出来说嘴,要换做杨宝梨,准能咂摸出话音底下的意思。周香芸是个老实种,他品不出,羞愧地低下头:“班主,我是不是出师早了,还不够火候。”

这下该商细蕊羞脸了,后悔说话不中听,匆忙往回找补:“我在景山说的话,听过都忘了?”他正色道:“把脊背挺直咯!我要是梨园的皇帝,你就是梨园的太子!哪不够你得意的!”声音略略响了点,落在一桌的同行耳里,大家都微微变色。商细蕊虽然行事低调,本性却很狂妄,这份狂妄偶尔露出来点,落下话柄子,够同行说一辈子的。四喜儿死了,姜家的人今天都没来,大家把不满装在肚子里,留待宴后嚼舌头,面上无比的恭维与友好,顺着商细蕊的话头夸奖周香芸,夸得周香芸手脚没处放,正要走,杨宝梨过来给商细蕊磕头了,满嘴祖宗恩人的念叨,就差认商细蕊当爸爸,把商细蕊哄得舒坦极了。

任六嘀咕道:“有这抢着当太子的。”

任五瞪他一眼,不许他胡说。

商细蕊喝了点酒,受了很多的好话,比较高兴。他在酒席散去之前,一个人静悄悄的先溜了出去透口气,耳朵坏得久了,忽然落在热闹场合,真有点不习惯。天上风轻云淡,一轮高月,商细蕊顺着回廊散步,把手里的扇子开了合,合了开,绕院子走了一周,走到二门口,杜七在那拦着一个人,左腾右挪的拿身子挡着,不叫他进来。

那人笑道:“七公子好不讲理,我是有请帖的!”他手中也有一把折扇,扇子敲在手心里,复又哗的打开,仿佛挑衅。商细蕊听声音知道,来的是薛千山。

杜七看见扇面在月光底下的字迹,怒火中烧:“好!神通广大啊!薛二爷!”

商细蕊见势不妙,扭头想躲,杜七已经发现了他,抬手夺过扇子,打着转儿劈过去。商细蕊伸手接着了,杜七指着他骂:“做了亏心事!可不是看见我就跑!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拿了人什么好处?要啥给啥?他是你二大爷?”他气急败坏呵斥商细蕊:“过来!你过来!”

商细蕊对杜七的脾气很有几分惧让,想想杜七反正也打不过他,默默在跟前站定。杜七夺过他手里的两把扇子,哗哗一撕,往地上一掷,骂道:“看我以后再给你画画!我给你画个卵!”

商细蕊急道:“哎!那一把不是你的!”说着和杜七抢夺起来。

薛千山之前一直沉默不作声,忽然捉住杜七的手腕,不让他瞎闹,另一边盯着商细蕊的脸,见他如此轻松自在,没事人一般,就有些惊异和犹豫:“商老板,你还在这儿呀?”

商细蕊奇怪了:“今天是水云楼的好日子,我不在这儿我在哪儿?”

薛千山道:“你去看过程凤台了吗?”

商细蕊听呆了:“二爷回来了?”

薛千山打量他的神色,继而做出好大的惊讶表情:“原来你不知道呢?程凤台在外头受了重伤回来了!哎呀!准是他家瞒着你呢!你快去吧!晚了怕见不着了!”

月光下,商细蕊的脸霎时雪白的,他喉咙里不自觉地溢出“啊”一声轻叹,像是不防备教开水烫了皮,人只傻站着不动脚,愣愣地望着薛千山。

薛千山替他急:“快去啊!商老板!”

商细蕊原地踏了两步,哆嗦着嘴唇,眼神都散了,他竟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

薛千山面上露出一点痛心:“刚从医院回来,现在家里呢,你去,坐我车……”

杜七瞧着这情形,也忘了发脾气,瞅着商细蕊跌跌撞撞的背影跑出去了,觉得很震惊,甚至惊恐。商细蕊看得起他,称他一声知音,这个消息也把他吓得手足无措,慌里慌张甩开薛千山,往里跑着喊小来,他要告诉小来丫头,他们的商老板不好了!

鬓边不是海棠红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