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32285) 不与暖男付终身 [322]第六章 真真回家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322]第六章 真真回家

[322]第六章 真真回家

二月初八,对秦家来说是大好的日子。

秦枫特意找火魔挑选了一个黄道吉日,火魔收了秦枫的大红包,然后拍着胸口告诉他,这是一年中最好的日子。

虽然最后他看了一下黄历,说这天诸事不宜,但是秦枫因见火魔口气十分专业,只得相信了他。

这天一大早,就倒春寒降温了。

阿蛮早早就起来,泡了豆子和米,说要磨豆腐以及拉肠粉。

她是听张子菁说真真喜欢吃豆腐和石磨肠粉,秦枫说要出去买,但是阿蛮说她病刚好,要吃点健康的食物,外面买的东西添加太多不明的东西,她觉得自己做的才健康。

自从真真出院之后,她就把园里的都除掉,种了好多瓜菜水果。门前龙眼荔枝黄皮草莓,都是从果园里直接移植过来,过一年就可以结果。

真真听了秦鉴明的转述,很是感动,拉着秦鉴明去买了东西送给阿蛮。

初八这天,秦鉴明早早就去接了真真了。

早上十点不到,真真就来到了琴家。

李密怕真真紧张,所以特意跟学校请了一天的假去陪真真。

秦鉴明的车刚驶进门口,秦枫和阿蛮就在门口迎接了。

真真脚步略一迟疑,她是很怕这种场面的,但是心里又禁不住的感动。

李密牵着她的手,轻声道:“姐,不怕,他们都是你的亲人。”

真真很感动,弟弟虽然比她年少,又没有跟她相处太多时间,但是他却给了她很亲切很温暖的感觉。

李密比她高出一个头,牵着她的手前行,走到秦枫和阿蛮面前,秦枫看着真真,眼里有着喜悦的泪水慢慢迷上来。

“爸!”真真喊了一声,这一生爸在心底演练过无数次,但是没有出口过一次,本来以为会很尴尬或者不自然,只是没有想到出口的那一瞬间,却是那么的自然而然。

“埃,乖,乖……”秦枫笑得跟孩子似的,合不拢嘴。

真真又看着阿蛮,鼓起勇气喊道:“妈妈!”

阿蛮愣了一下,泪水顿时漫了上来,拉着真真的手,又笑又哭地道:“好,好,妈妈在……”

这一声妈妈,是真真没有想过叫的,但是她现在真的觉得无所谓,因为眼前这个女人,虽然不是她亲生母亲,但是却拿了一份真心对待她。

真心是这个世界上最矜贵的东西,而这一声妈妈,只会让她得到更多的宠爱,她不吃亏。

秦枫也没有想到真真愿意喊阿蛮为妈妈,大为感动,也感激张子菁对真真的教育,他激动地对阿蛮道:“闺女回来了,还不牵着闺女进去?”

李密连忙把真真的手交到阿蛮手上,轻声道:“阿姨,我把姐姐还给你们。”

阿蛮看着这个热情的大男孩,对陈丽的怨恨都因他而消散,她真诚地道:“孩子,阿姨很喜欢你,也很感激你。”

“谢谢阿姨!”李密笑得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阿蛮牵着真真的手,一步步往里走,她轻声问道:“真真,身体好多了吗?”

真真道:“好很多了,妈妈,不用担心我。”

又是一声妈妈,阿蛮的心盈满感动,脚步都飞扬起来。

“你还没早餐吧?我磨了米,给你拉肠粉,你喜欢吃什么肠粉?”阿蛮问道。

“鸡蛋牛肉,最好加玉米!”真真馋道。

“好,你先坐坐,马上有吃。”阿蛮笑着说。

“阿姨,我要叉烧牛肉鸡蛋!”李密追上来喊道。

阿蛮笑着应他,“好,都有,喜欢吃什么都有。”

真真坐在沙发上,看着阿蛮在厨房里忙活,秦枫和秦鉴明则陪在身边,她的心里,忽然觉得很踏实。

原来,有这么多亲人的感觉真的很好。

秦鉴明搂住真真的肩膀,轻声问道:“怎么样?有什么要发表的吗?”

真真白了他一眼,“有什么要发表?家庭聚会,自然就是最舒服了。”

秦鉴明在她耳边道:“但是,你一会想哭,一会想笑,心情很是激动啊。”

“胡说,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真真笑道。

“我不是你的肚子里的蛔虫,但是我能窥见你的心。”秦鉴明一脸正经地道。

真真的脸一下子红了,“胡说!”

秦鉴明也微怔了一下,这句话,似乎有些暧昧。

他的手,就这样自然地搭在真真的肩膀上,他想了想,往真真身边挪了一下,然后,搂紧了一些。

真真侧头看他,他也正看着真真,四目交投,眼底都有些东西在慢慢地滋生。

秦鉴明心里很是欢喜,他轻轻地握住真真的手,“可以吗?”

看似无厘头的问话,但是真真却明白了,她的脸绯红起来,微微点头。

秦枫怔怔地看着两人,顿时也明白过来了。

他笑笑,拉着李密起身,“走,陪伯伯下棋去。”

“我不会啊!”李密正在玩手机。

“我教你!”说罢,不由分说地拉着李密走了。

李密被他拽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回头看了一眼,见沙发上的两人神态暧昧,顿时明白过来,掩嘴笑道:“好,下棋下棋。”

真真见被人发现,有些害羞地抽回手,但是秦鉴明却拉着不愿意撒手,她挣扎了几下,也没能挣脱,便轻声道:“人家看着呢。”

“让他们嫉妒去。”秦鉴明一脸气定神闲。

真真嗔了他一眼,“谁会嫉妒你?”

“谁不会嫉妒我呢?我的女朋友这么的好,漂亮,纯洁,大方,还懂得体贴人,最重要的是懂事啊,这人还没嫁给我呢,就跟着我喊妈妈了。”秦鉴明笑着刮了她的鼻子一下。

“喂,你胡说八道,我才不是跟你叫的。”真真大为窘迫。

顿了一下,她羞红满脸,“谁又说会嫁给你了!”

“老实交代,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秦鉴明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膝头上,脸色也认真了起来。

只是他越发问这个问题,真真就越不自然,她往旁边挪了一下,秦鉴明也逼了过来,一只手承住她的后背,一只手拉着她的手,两人的空间被他收窄,真真就是想躲,也无处可躲。

她只得低着头呐呐地道:“谁喜欢你了?我没有。”

“真没有?”秦鉴明顿时伤心了,“你不喜欢我?”

这声音带着颤音,几乎想哭。

真真连忙抬头,“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什么意思?不是喜欢我还是不是不喜欢我?”秦鉴明俯下头,气息就吐在她的耳边。

真真被他弄得心慌意乱,只要咬咬牙,道:“我喜欢你,只是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总之,一天没见着你,我心里就总觉得缺失了点什么似的。”

秦鉴明许久没有说话,真真抬头,他却一下子就吻住她的眼睛……

真真屏息,心几乎跳了出来,等她反应过来,急忙手忙脚乱地推开他,“别,人多呢。”

秦鉴明叹息一声,“我还以为,只有我才会这样惦记着你,原来你也是这样,算起来,我也不吃亏。”

真真柔和一笑,主动地攥紧了他的手,道:“那你呢?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从第一次见你开始。”秦鉴明眉目了含着柔情,“第一眼,决定了我的终生幸福。”

真真的心,涨满了柔情和感动,嘴角微微扬起,这种两情相悦的感觉,真的很好,很好。

所有的幸福,仿佛一下子就堆到了眼前,但是却给了她从未有过的真实感,她知道,无论以前受了多少的委屈和苦难,能撑到这一刻,真的是值得了。

她有挚爱她的妈妈张子菁,有真心对待她的阿蛮妈妈,有爸爸,有弟弟,有姐姐姐夫,还有眼前这个,说愿意陪她走一辈子的男人,她的人生,再没有遗憾了。

阿蛮的肠粉终于出来了,她都在厨房里蘑菇了好久,对于儿子懂得把握机会她表示了十分的欣慰,这样的结局,真是最好不过的了。

秦枫在房里跟阿蛮商量了一下,说要不要叫真真回家住。

阿蛮笑着道:“你急什么啊?迟早不是咱家的人么?让她多陪陪子菁吧,以后,她去子菁家,就是回娘家了。”

秦鉴明笑了笑,“是啊,这昏头儿子总算办了件实在事。”

“所以说啊,你以前老是逼他结婚是不对的,他的姻缘还没到,你强迫他也没用,幸好,他坚持自己的信念,不随便找个女人结婚,否则,怎有今天这么完美的局面呢?”阿蛮欣慰地道。

“最幸福是你了,女儿有了,儿子有了,儿媳妇有了,女婿也有了。”秦枫笑不拢嘴地道。

阿蛮也笑了,“净说我啊?你不是也一样吗?”

“是啊,原来我也一样啊!”秦枫哈哈大笑。

阿蛮轻轻地抱住他,眼睛濡湿,“老公,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不离不弃,并且到现在,还让我拥有这么多。”

秦枫抱着她,也有些动情,“结婚之前,岳父约了我出去,他对我说,我女儿是我的宝贝,是我一生最重视的东西,你要跟我保证,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都要对她不离不弃,你们要白头到老。我当时很慎重地答应了他,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承诺,我必须要做到。但是,我也要谢谢你,我这个人不懂浪漫不解风情,你能忍受我这块木头这么多年,也着实委屈了你。”

阿蛮幸福地笑了,“如果你是木头,我就是依附在木头上的藤蔓,这辈子注定纠缠不休。”

幸福,可以很艰难,也可以很容易。

不与暖男付终身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