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 序 穿越重生

[3]01 序 穿越重生

风吹竹叶沙沙的声音,加上温暖的阳光,风和日丽不为过。

风吹着竹林,竹叶随风飘舞,温暖可人的阳光晒在身上是暖洋洋的舒服,身处于其中那种滋味可真是回味无穷。

本来这美好的风景却被两道沾满血迹身影给破坏了。

“笑天……看来我们是跑不掉了……可惜啊……可悲啊……”一个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人从他身上从了外貌却一点也感觉不到“老”,比起身边扶着粗竹喘气的中年人来,精神更足。

“肖老头……你还有时间感慨啊……既然跑不掉……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啊……这……这可不是我白笑天的风格……”白笑天喘着气尽量让自己快点恢复。

“笑天啊,呵呵呵呵,你看我说的没错吧,你虽然怀疑它但你还是选择了相信它,其实啊它是伟大而值的人相信的,可你看看,在它下面有多少的虫子在蚕食着它的躯体,它已经破碎了……”肖老头才一下就恢复了过来,说话都不带喘气了,这实在令白笑天汗颜。

“呵呵……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也罢也罢,肖老头,肖老,对不起,一直以来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不应该……对不起!”白笑天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说,只能惭愧的低下了头。

“笑天啊,这也不能怪你,这都是命运,谁知道我会被传送到这个时空位面,算啦,也不是没有办法……”肖老轻笑着看着白笑天。

“肖老……你……还有办法?”白笑天猛的抬起头,一脸惊喜的看着肖老。

“呵呵呵呵……”肖老右手猛的抓着自己左手手腕,然后右手张开慢慢的抬起,随着他右手慢慢的抬起,右手对着的左手手腕发出蓝色的光芒,一个蓝色的小立方体从左手手腕中被右手吸出。

“肖老……这……”白笑天看着从肖老左手腕吸出的蓝色小立方体,白笑天惊住了。

“笑天……在你们这时空有出现过类似的这东西,呵呵,这是我们时空聚集了所有科学核心最后完成的产物,可惜刚完成所有就都破灭了,我们那时空第一次也是最后次使用谁也没想到会是我……来把你右手伸出来!”肖老满脸变得严肃,郑重的看着白笑天。

白笑天不经意的伸出右手,肖老左手一把抓住白笑天的右手,右手拿着蓝色小立方体猛的拍在了白笑天的右手腕上,蓝色小立方体一闪沉入白笑天的手腕中。

“肖老这……”白笑天总算反应过来,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右手腕抬头看着肖老。

“多久了……多久了……我只知道它有穿梭位面时空的能力,但那也只是从我时空穿梭到你们这时空一次后就再也没有穿梭过了,刚开始时我还怀疑是能量问题,可是试了无数次当发现它能量是满足甚至超出时才知道并不是能量的问题,前不久我发现一直不能把它取出来现在又可以取出来时我觉得会不会是一个人只能穿梭一次的原因所导致的,可是也不应该,如果它只能穿梭时空一次,那它就没有被制作的必要了,呵呵……其实我也在赌,赌我的假设是否正确,我现在把它注入你体内,希望我的假设是正确的吧……唉……”肖老叹息着自嘲的摇了摇头。

“肖老……”白笑天想说什么,可是天际中传来声音再熟习不过了,那是直升机的声音,而且还不是一架。

确实,天空四周都出现了黑点,由小变大由无变近,四周出现的都是据说耗时十四年的武直-10,而且还全实弹的在空中包围着俩人。

“肖老……”当白笑天把看向天空中的眼光转回来时发现眼前的肖老已经不是肖老了。

肖老已经完全苍老,浑身肉眼能见的开始变的干枯。

“呵呵……果然啊果然,果然不出所料,笑天我时间不多了,你记住,紧握着……”肖老还没说完全身已经干枯了无生息的向后倒去。

“肖老……”白笑天惊叫着抱向肖老那干枯的身体,结果当白笑天抱住肖老干枯的身体时,肖老穿着的衣服挂在了白笑天手上,肖老那干枯的身体随风变成了虚无。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肖老……”从未哭泣的白笑天眼眶变得通红,一直以来坚定自己眼泪不能解决问题的白笑天眼泪超出了眼眶的限制划落……

轰鸣声从四周响起,无法想像的场景出现了,一个人地面被坦克军队围着天上被开装直升机围着,这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白笑天,你已经无路可逃了,你还是投降吧,不要做无畏的抵抗了,你就算能力再强,你能从军队的包围中逃出去吗?”不是怒吼的声音,一种平和的声音从四周扩音设备上传出。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白笑天从轻声的“呵呵”变成大声的“哈哈”狂笑起来,“投降,投降有用吗?投降的结果就是被你们抓去当小白鼠切片研究,哈哈哈哈……我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们,到结果怎么样啊!当你们发现控制不了我们的时候,你们想到的就是毁灭我们或是曾臣服你们,你们以为你们是谁啊,别再拿国家给我说事,没有国哪有家我懂,但没有家哪有国你们懂吗?啊!”

四周没有回答,只有坦克的轰鸣与天空直升机的声音。

白笑天轻轻的放下肖老的衣服挺胸的站在那看着四周的人,白笑天知道,自己虽然经过肖老的改造已经变得很强,但以现在的强度确实无法逃出,当初就想到过会有面对军队的一天,现在正是面对的时候了,白笑天咬呀决定死也要死个痛快,又手猛的一握拳就打算拼一把冲一把,但当他双手猛握拳时,异变出现了,一种谁都无法想像的异变出现了……

……

“喂!醒醒醒醒,到宝岸车站了,醒醒下车啦!喂……”

在伴随着叫声的摇摆中,白笑天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好似刚睡醒一样浑身一时无力。

“总算醒啦,你也睡的太死了吧,摇你半天才醒,醒了就快拿好你的东西下车吧,我还要把车开去检修呢,快点啊!”穿着蓝色大衣的中年人转身就向车门走去。

这……白笑天眨巴了眨巴眼睛,眼前开始清晰起来,这是在车厢里,看了看四周还有窗外,这……这是早不知道多久前的那种大巴,那种双层床的大巴。

白笑天迷糊的摸了摸屁股下面的支架,冰冷的感觉感谢白笑天这是真的不是做梦,白笑天呆住了。

“喂!我说你下不下车啊,你打算住在车上是不是啊!”怒吼声打醒了发呆中的白笑天。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我在找我的包,找到了找到了,我马上下车我马上下车。”惊醒的白笑天站了起来忙告诉司机为什么这么晚的理由,拿着身边根本不用找的包快速的跑下车。

“对不起对不起,一下没睡醒,见谅见谅,谢谢师傅,再见师傅。”白笑天背上包向司机师傅边点头边道歉朝着大门走去。

“这都什么人啊,睡成这样,一看就是懒鬼一个……”司机看着朝大门走去的白笑天摇了摇头。

白笑天走出大门一下又傻眼了,眼前人来人往与不远处的高架桥,白笑天真的傻了。

傻了许久,甚至周围出现不少回头看他的行人时,白笑天转动着僵硬的头看到了不远处的移动报亭,眼睛一亮,朝着那报亭急步走了过去。

来到报亭边就抓起一份报纸,白笑天不管是什么报纸,主要的是那报纸上的日期,报纸上的日期再次让白笑天傻掉了。

“2001年7月21日”刺瞎了白笑天的眼睛。

“那个谁啊,你买不买啊,拿着报纸一动都不动看什么啊,什么新闻能让你不动啊!”报亭边上一个胖胖的女人朝拿着报纸五六分钟张着嘴没动的人不得不大声叫起来,主要是再不叫那张着没闭上的嘴口水都快掉到报纸上去了。

“啊……”白笑天惊醒过来下意识的吐了一下口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拿错了拿错了,再见再见。”白笑天放下报纸不给胖女人说话的机会急忙转身就跑了。

“喂……这都什么人啊,看那么久都不买……”胖女人整理了下放歪的报纸摇了摇头。

“2001年2001年……2001年……不是做梦,2020年,差了19年,我回到了19年前,重生了还是穿越了……”白笑天虽然还没完全冷静下来,但大脑已经开始思考了,急忙浑身摸索着,只摸索出一些钱,也没数放回口袋开始翻起背包。

“白笑天,富建省武屏县岩石镇政府路01号……3508……没错,这是重生……我重生了,让我想想……我想想……”白笑天抱着背包闭着眼睛坐在公交车站台的石头椅子上。

重生……是那蓝色的立方体,肖老曾经说过平行的时空是无限的,一个人的想法出现选择时就会出现平行的时空,也许不少平行的时空前面相同,但当出现任何一个可能的时候,就会再产生出另一个或是多个时空,就像当一个人碰到红灯时,如果他决定等红灯过了再走,这是一个时空,但他有可能选择闯红灯时就会又出现一个平行时空,而且闯红灯他死了会是一个时空,他没死又会是一个时空,这些时空前面都是一样的,但一个决定却诞生了无数个平行的时空,而现在的我估计是通过立方体到了一个或是产生了一个时空代替了或是就是我,这……太不可思议了,对了!立方体!

白笑天心抬起右手腕在眼前,但熟习而又陌生的手腕却没什么异常,一个普通人都有的手腕而已。

白笑天想起当时好像是双手握拳准备拼了的时候右手猛的一热就这样了,白笑天下意识的紧握右拳,右手腕除了感觉到握紧之外就再也没有反应了,幸好没有反应,要是有,坐在公交车站台椅子上的白笑天绝对会吓到周围一片等车的人的心肝。

“唉……”白笑天试了不知道多少次,直到整个右手都说酸麻时终于放弃了再试,抬头一下周围到处都是人却没人理他时,白笑天反应过来苦笑的摇了摇头,幸好自己不吸引人。

白笑天叹了口气站了起来没有目的的转身就走,他一离开位置马上就有人像饿狗看见了骨头一样一下就坐到了余温未冷的椅子。

天空开始昏暗,漫无目的走着的白笑天抬着看了看天空再四周看了看,看到“住宿”二个字,白笑天知道了自己的下一站,走了过去。

躺在单人床上,白笑天看着眼前自己的右手腕,总觉得不应该,回想着以前,从认识肖老到一直相处,从肖老用他时空的科技改造自己,立方体没有出现与参于过,肖老却能感应到它,我为什么感应不到……感应……感应……对了!

白笑天猛的从床上弹了起来,白笑天想了起来,记得最后肖老说过,能量满足与能量超出,能量,能量才是关键。

白笑天来回度步,嘴里不停着低念着“能量”,却一时不知道这立方体所谓的能量是什么能量。

“不管了,肖老能给它充满能量那肯定是地球上有的能量,电也是一种能量,不管是不是试一试就知道了。”最终白笑天看向床边的插头摇了摇头,不能在床边,万一出事就麻烦了。

白笑天抬头看向那挂壁上的风扇,那壁扇的插头也不高,只要有个凳子就能触摸的到,这凳子房间里还是有的。

“呵呵呵呵……”这样更好,万一不行被电了还可以从凳子上摔下来不会被电死。

白笑天想到就做,把凳子移到插座下方,白笑天站在了凳子上把壁扇的插头拔出一半,手指就要碰到那露出铜的壁扇插头时,白笑天犹豫了……对电没人敢说不怕的……

电就电了,又不是没电过,谁怕谁!一咬牙,白笑天两个手指碰在了两个插头上。

“嗯……”麻了!白笑天双眼猛的睁大,不一会就恢复了,只是麻了,麻麻的感觉,好像没什么啊,就像碰到电脑usb插头那五伏的电源一样,除了麻麻的也没别的感觉了。

本来低着头准备承受电击的白笑天抬起头不由愣了,没错,右手腕那开始发光了,是蓝色的光没错,一种难言的惊喜开始满布心头,此时的白笑天心里只有两个字—“成了!”

惊喜的白笑天却没发现这栋楼的电表数值却似慢慢的加快着跳动,不过还好并没有快到离谱,也没出现电影中那种灯光时明时暗的地步,也没出现白笑天想像中那种爆炸的情景,此时的白笑天已经沉迷在惊喜当中,估计没什么情况出现他一时半会也不会从惊喜中醒过来。

时间是绝对的而不是相对的,谁也无法阻止时间的流动……

“嗯?”白笑天从惊喜中醒过来了,只因为他感觉到右手发胀,而且麻的感觉越来越大。

“不好!”低吼一声,白笑天猛的把手从插头上甩脱。

白笑天甩着麻木的右手笑着,白笑天估计应该是能量溢出产生的,白笑天高兴的是立方体能量充满了。

可是渐渐恢复了右手之后白笑天坐在了床边张着右手不敢紧握,如果没记错,能穿越重生过来就应该是紧握住右手拳那一瞬间,立方体现在能量似乎已经满了,如果一握再穿梭又会穿梭到哪里去呢?

电影世界自由行者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