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22319) 一吻成瘾 [126]第一百二十三章 纠缠到底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26]第一百二十三章 纠缠到底

[126]第一百二十三章 纠缠到底

童麦微微的眨了眨眼,她眼睛没花,也没有看错啊!“你又想做什么了?”童麦没有想到霍亦泽没有跟霍老太太他们一起离开,反而是折了回来,眼眸底下充满了敌视,火气腾腾的瞅着霍亦泽。霍亦泽只是缓缓的靠近她,依然还是没有多言,然而,他越是靠近,童麦的身体似乎就越痛了!“你站在那,别过来!除了跟我道歉磕头之外,你什么话都不要说。”童麦另外一只没有受伤的手,伸出来试图抵挡住他。她本身头就昏沉不已,看见他出现,她的昏厥更浓更郁了!道歉,磕头……这些事,不好意思,他不会做。但是,至少,现在他对童麦的敌意和愤怒,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强势了。墨色的瞳孔散发出威严,锐利的光芒,童麦刻意的避开他的视线,他前世一定是猫头鹰的化身,不然眼珠子怎么会如此的吓人?“喂,你有完没完?是不是看我的伤还不够重,你心里不平衡了?”童麦的口气是万分的不佳。即使,童麦心下或多或少还是有些畏惧霍亦泽,但是,他若是当真想要伤害自己,也最多不过如此。她现在已经是伤痕累累,多一道伤口,少一道伤口,区别不大。“我承认,是我误会了你。”好半响,霍亦泽在注视她许久之后,才不疾不徐的开口。乍一听来,全是他公事化的口吻,没有一点愧疚隐藏在里面,而且,他始终也没有将“对不起”三个字说出口。“那又怎样?误会之后呢?你误会我之后,赏赐了我两个巴掌,我是不是可以还回去呢?你害我撞车了,我该不该让你下地狱?”本来她还没那么生气,甚至他不说这话还好,越是说了,童麦就越计较了。他刚才是什么态度?难道富二代就不知道道歉为何物?丫的,这脾气全是被他奶奶给惯坏的!童麦微微的咬唇,甚至有点咬牙切齿,“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许了,首先,我要先还打我的两个耳光。”童麦只要想起那两个耳光,就满肚子的怨气和委屈。打别人耳光,是多么的打落别人的士气和运气啊?同时,更是绝对的侮辱和轻蔑。童麦着实是咽不下心中这口气,咬了咬牙齿,甚至想要趁着霍亦泽防不胜防之际,奋力的扑向霍亦泽咬死这个混蛋……霍亦泽淡淡的冷哼了一声,显然是不以为然。“在打我耳光之前,你得想清楚接下来的后果!你听好了,我只承认是我误会了你,但是,我不承认是我害你撞车了!”霍亦泽一字一句的说得很明白,很清楚。他还清晰的记得在没有叫她的时候,她本身就在马路上横冲直撞,她会出事也是在预料之中。当然,在她出事的刹那间,他也担心……现在看着她已经没事了,他的心又开始归于平静!“你承不承认没关系,关键是,事实就是如此,是你害我受伤!我躺在医院接受治疗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所以,我要求补偿!无条件的,你必须答应我所提出的补偿。”童麦发现了,她和霍亦泽扯下去的结果,就是没结果……与其在追究是谁的错,不如提一点实际性的问题。她在霍家待不下去了……一分钟也待不下去了……霍亦泽没有答应是否可以应允她的补偿,不过眸色里似乎是对她所提出的补偿,表示有那么点点的期待。肯定是想猛烈的从他这里敲一笔吧?思及此,霍亦泽的脸上浮现一抹蔑视,足足的蔑视……“首先,我在住院期间的医药费,你们必须全部负责。其次,出院之后,我不会再回你们霍家,当什么该死的佣人,但是,五万块的工资你必须支付给我,就当作是你们给我的赔偿。”丫的,她是在他们霍家任职期间发生了意外,当然由他们全权负责,并且,她现在这模样,也在霍家做不了事,不过,工资一定要给的!想她在霍家受的苦,若真要用钱来衡量的话,远远不止这五万块……如果,撞车撞得严重点,说不定,她就一命呜呼了;甚至是半身不遂的缺胳膊,少腿……这些画面,童麦不敢去想,只有一个念头在她心底下奋力的生成,这个女佣一职,她当不下去了,再继续下去,钱没有赚到,说不定她连命也会搭进去。所以,这一次是个好机会,不管怎样,她要和霍亦泽,霍家……所有的一切撇清关系。霍亦泽的唇角勾起一丝丝的戏谑,惯有的玩味神情掠起,邪肆的凝望着童麦,这眼神,不免令童麦心底不安,甚至头皮发麻。她五万块的赔偿过分吗?他用得着用这种眼神看着她?霍亦泽缓缓的凑近了她,炙热的呼吸的一靠近,童麦的危险意识就加重了,“走开……”她的话语对于霍亦泽来说,根本就等于是耳旁风,他反倒是戳了戳童麦绑着绷带的右手,“我现在怀疑你,根本就是故意受伤,然后借此找机会离开我们霍家……不然,伤势怎么可能那么巧合,只是一点小伤而已。”好黑心的反驳!气得童麦苍白的面容,瞬间已是被酡红取代。故意受伤……如此想法,只有霍亦泽这种缺德的人才会想得出来。而且,跟他说话,根本就等于是鸡同鸭讲,他只会歪曲事实,和他说不到一个点上。“是!是的!我就是故意的,那又怎样?你给我出去!!出去!!姑奶奶我不想看到你……”恨啊……心底的那个恨快要从她口鼻处泛滥出来,硬生生的淹没她!她的愤怒,他的淡定,很明显霍亦泽占据了莫大的上风,活像他在看笑话似的眼神,灼热的落在童麦的身上……宛如她就是一个小丑,一言一行,都能引发一阵轰然大笑!“我倒是不会怎么样,反正疼……是你自己疼,你想自虐,是你自找的!看在你受伤的份上,就暂时放你几天假!不过,之后,这个假期你得补上,你在霍家必须做满30天才能拿到五万块,我希望你明白这个事实!不要以为,你在医院待得时间越长,你就不用回霍家了。”霍亦泽力道不重的扣住了她的手腕,低低的说道,完全是很平常的语声,没有一点起伏,却足以透着他的冷情。只有在他眼睁睁的看着童麦倒地的瞬间,那一刻,他才真正的有那么一丝丝情愫窜出,并非是完全的冷情。只是在确定她身体没有什么大碍时,他的冷血又回来了……她没话说了!喉咙里一句字眼也说不出口……愤怒之下,顾不上手背还扎着针管,拼命的捶打霍亦泽,“滚……滚开……”除了叫他滚开之外,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反正跟他说什么,也说不到一条路上去,他总是有办法牵制住她。霍亦泽适时的扼住她的手腕,以至于不让她针管滑出来,她暴烈的脾气令霍亦泽打心底不喜欢,眸色里加重了严肃,“给我安分的在这里接受治疗,你心里最好不要打什么歪主意,横竖,你逃不开我的掌心,就按照事先说好的,你在霍家待满一个月之后,我们就互不相干了。”然而,现在,霍亦泽的神情,一点也不像是以后真的互不相干了。在童麦的眼里看来,更像是纠缠到底……对,一开始,她就不该愚蠢的相信他,什么该死的一个月,互不相干!恐怕一个月之后,她尸骨无存了!童麦的心脏泛疼,防备的凝着霍亦泽。“为了防止你逃跑,今天,我睡外面房间。”实际,不是为了防止她逃跑,经过上一次发烧,他清楚知道童麦对医院的畏惧。但是,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担心她畏惧才会留下来,心和嘴里都不会承认……“你……你给滚回去!谁要你睡外面?滚……如果我真的要走,你在外守着也没用!”他把她当成什么了!犯人吗?她这一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惹他,千不该,万不该,惹上这个大大大的麻烦。“那么试试看,有我在的时候,我若是让你逃走了,童麦……我跟你姓。”淡淡的话语,说得极为的慢条斯理,但是,每一个字眼里都透着他的冷冽和威胁,尤其是锋锐的精芒,仿佛是在给童麦最严厉的警告。一时间,童麦不断的拍着胸膛,安抚住胸口奋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气!不气!气死了没人替……她倒要看看霍亦泽究竟有多大的耐心,会一直一直守着她。“好,你就睡吧!好好的睡!祝你有一个好梦!”童麦的唇角敛出一丝丝笑意,尽量使声音平复。她就不信他这娇贵的身体能够承受得了睡沙发的苦力活……睡吧,只要他撑得下去!童麦的眼下全是对霍亦泽的诅咒和轻蔑,即使她不说话,霍亦泽也能看清清楚楚的解读她眉宇之间的含义,“你也一样,祝你有一个美梦。”他这话语就不同于童麦刚才说的,邪邪的暗示意味很浓很浓……《一吻成瘾》由

一吻成瘾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