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99221) 搜神记 [143]楔子 天地裂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43]楔子 天地裂

[143]楔子 天地裂

楔子天地裂

碧空万里,白云飞扬,雄伟险峻的真陵山脉在秋日的映照下,灿如金山。w书友整~理提~供

半山红叶如火,层林尽染,被狂风呼卷,仿佛漫漫火海,摇曳跳跃。山坡上衰草起伏不绝,一直连绵到平原上,宛如接天汹涌海浪。

山脚下那纷摇的长草中,隐隐可见数不清的猎猎大旗,迎风招展,无数烫金“姬”字在阳光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

龙兽长嘶,姬远玄昂然屹立于青铜车上,衣袍鼓舞,举着千里镜,屏息朝北徐徐扫望。

十余里外,烟尘滚滚,号角声、兽吼声、冲杀声……交织并奏,隆隆作响。整个大地仿佛都在晃动,也不知有多少骑兵风驰电掣地席卷而来。

凝神远眺,旌旗漫漫,刀戈如林,那狂潮似的大军在烟尘中若隐若现,虽是疾速狂奔,阵行却有条不紊,变化从容。

奔逃在最前的,是数百名骑乘着青兕兽的土族铜钾战士,旗帜横斜,早已溃不成军。身后箭矢齐飞,乱石纵横,密雨狂雹似的攻来,不断有人惨叫着翻身滚落,或是被兽群踏成肉酱,或是被追上的敌军乱枪刺死。

忽听一阵凄诡高亢的琴声,破空穿云,震耳回荡,惊惶奔逃的青兕兽群像是突然发狂,不住的悲吼跳跃,团团乱转,将背上的土族骑兵纷纷掀落。

想不到三千青兕铁骑,转瞬间便被水妖杀的丢盔弃甲,一败涂地!

听得琴声,真陵山下原本肃整如铜墙铁壁的土族大军也陡然大乱,狮虎、龙兽纷纷受惊怒吼,数百匹龙马更是肝胆尽裂,发狂似的破阵冲出。

“冰甲龙筋筝!”姬远玄心中大凛,百里春秋这老妖果然也来了。他神色不动,沉声喝道:“封耳,起鼓!擅动一步者,无论人兽,杀无赦!”

话音方落,战鼓如雷,呐喊如潮,失控冲出的众土族战士手起刀落,坐下龙马纷纷悲鸣倒地,抽搐不已。其余众军士撕下布帛,将坐骑双耳塞紧,弯弓持戈,全神贯注,只待黄帝一声令下,便与水妖展开殊死大战。

姬远玄眯起眼,精光闪烁,脸上虽不动声色,一颗心却随着四周震天战鼓而疾速跳动。

六月蟠桃会后,天下分裂,水族圣女乌丝兰玛率先发难,联合水族二十一城反抗烛龙,并与土族、金族、龙族,以及炎帝烈炎的北火族结合成同盟,展开圣战。

数月之间,大荒烽烟四起,干戈不息。东海上,龙族与水、木盟军接连激战,惊涛暗涌;火族南北对峙,如火如荼……但最为激烈的战斗,却发生在中土。

昆仑会后,烛龙虽元气大伤,但在水族内部却仍根深叶茂,无可动摇,大半疆域仍唯其马首是瞻。在他部署之下,燕长歌与八大天王两大劲旅兵分两路,势如破竹,悍然攻入土族腹地,所到之处,烧杀掳掠,生灵涂炭。

姬远玄亲率千乘战车,五万大军,誓军北上,今日终与北鲜军团相逢。岂料不等本部大军列阵迎敌,一向以剽悍著称的先锋青兕军便已一触即溃,死伤殆尽。

大风刮来,森寒扑面,满是血腥之气,令人欲呕。

姬远玄心潮汹涌,放下千里镜,淡淡道:“北鲜燕长歌,果然名不虚传。难怪短短十五日间,便纵横千里,连夺七城,如入无人之境……”

顿了顿,不经意地扫了周遭众将一眼,嘿然道:“难道我堂堂土族,数百万英豪儿郎,竟没有一人能攫其锋么?”

“陛下!”泰逢再也按耐不住,骑着苍电白虎转身上前,抱拳大声道,“泰逢愿领三千虎骑兵,取燕北鲜人头复命!”

黄猛、包乘等众将亦纷纷出阵,愤然请缨。

姬远玄沉声道:“五十年前倚帝山一战,先帝引为生平大耻,可惜未及雪恨,又被水妖奸计所陷,含恨而终。寡人今日御驾亲征,倘若再败于水妖之手,又有何颜面见先帝神明,有何颜面见土族父老乡亲?此役关系举国荣辱,全局胜负,不可莽撞,众卿少安毋躁。”

一言既出,众人登时肃静,脸上却俱是悲怒愤恨地神色。

大荒539年,黑帝之妹波母仙子与土族长老公孙长泰私通,产下一子,而被逐出水族,并由此引起了两族间历时八个月的大战。在烛龙指挥下,水族八大天王、燕长歌等四大劲旅倾巢而出,而倚帝山下大败黄帝亲率的九万大军。

是役,土族元气大伤,伤亡惨重,仅大将便损失了二十八人。若非神帝及时调停,水族大军早已直捣黄龙,攻入阳虚城。

末了,土族除了割地求和之外,还被迫将最受族人爱戴的公孙长泰革职问罪,逐入地渊囚居。举族引为奇耻大辱,不愿提及。

众将此刻听到,更是新愁旧恨一起涌上心头,怒火熊熊焚烧。

姬远玄皱起眉头,瞟了身旁战车上缄默不语的王亥一眼,沉声道:“王将军,本朝名将之中,唯有你和燕长歌交过手,知己知彼,以今日之境况,卿有何高见?”众人纷纷朝他望去。

土族高手虽不如其他四族多,但历来名将辈出,行军打仗只有水族可比拟。当世更是猛将如云,其中又以王亥、常先等人最为智计白出,骁勇善战。

王亥原是姬修澜亲信,忠心耿耿,当日曾奉其旨意,率领土族大军重重包围灵山,欲置姬远玄于死地。待到黄帝复生,姬远玄平叛成功,应龙等人纷纷率兵倒戈,唯有他一人宁愿自缚为死囚,也不肯归降。

姬修澜死后,他几次三番以身相殉都被姬远玄亲自救下。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眼见新任黄帝宽厚贤明,非但不计前嫌,反而对自己倍加礼遇,加官进爵,王亥终于感动,誓死效忠。

此次北征,王亥考虑到自己身份,一直低调谨慎,不敢轻言,此时听皇帝问及,八字白眉微微一挑,方才沙哑着声音,徐徐道:“陛下,燕长歌麾下八部兽骑,俱是北海极为凶残的猛兽豢训而成,最善野战。眼下奔突在前的,不过是騊悇、白駮、罗罗虎三部,其余五部或掩藏其后,或绕道翼护,尚未发力。再加上‘万兽无疆’百里春秋压阵,其实力更是难以估量……”

黄猛等人脸色微变,泰逢哈哈一笑,道:“王将军倒真会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照你这么说,我们岂不是该闻风丧胆,缴械投降了?”

王亥骷髅似的脸上毫无表情,灰白色的眼珠凝视着姬远玄,淡淡道:“陛下,以及所长击彼所短,乃兵家不二法则。我们在这平原上,与北鲜军团决战,却是以短击长,自取灭亡。臣以为,应当立即下令退军二十里,以避其锋……”

众将哗然,声如鼎沸。

王亥置若罔闻,淡淡道:“往南二十里,便是飞蛇峡,壁立千仞,山谷狭窄,等他们追入谷中,我们再调头痛击。到那时,狭路相逢勇者胜,北鲜八部队纵有再多兽骑,也无用武之地。”

听到最后一句,众将怒色稍消,哗声渐止,纷纷转眸向姬远玄望去。

姬远玄沉吟片刻,摇头道:“王将军之计固然稳妥,但两军交战,士气为先。燕长歌半月间纵横千里,天下震动,倘若此刻临阵退缩,只怕军心涣散,一败涂地,不等退到飞蛇峡,已被北鲜铁骑踏成齑粉了。”

王亥还要劝谏,姬远玄摇手示止,道:“王将军,此次亲征之前,寡人已请十大巫祝龟卜吉凶,全是上上大吉。武罗仙子更曾问天请神,算定若在真陵山与水妖遭逢,必有大捷。天时、地利、人和,我们俱已占尽,不必多虑。”

众将闻言无不大喜,齐声道:“陛下圣明,天佑黄土!”王亥心中暗自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号角长吹,鼓声激奏,水妖大军越逼越近,相距已不过七里,透过千里镜,最前骑兵的面容已可瞧得一清二楚。

姬远玄抬头望了望当空的太阳,唇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喝道:“三军将士听令!”右手“锵”地拔出均天剑,直指蓝天。

大军呐喊声中,一道黄光从剑尖轰然冲起,当空爆开,随着一声如雷怒吼,剑光化作一只巨大的怪兽,独角龙头,鹿身马蹄狮尾,三只火目殷红如血,周身烈焰吞吐。

姬远玄翻身高跃,飘然骑坐在三眼麒麟兽上,俯瞰三军,双目怒火欲喷,高声道:“土族的英雄儿郎们五十年前,倚帝山下的奇耻大辱,你们忘了吗?四个月前,圣仁黄帝受陷被刺的深仇大恨,你们忘了吗?这半个月来,父母兄弟被杀戮,姐妹妻女被凌辱,家园故舍被烧成了焦土……这一切你们忘了吗?”

他每问一声,土族大军便发出排山倒海似的怒吼:“没有忘!”一声高过一声,一浪高过一浪,到了最后,已是群情激愤,震耳欲聋。

姬远玄高声喝道:“家仇国恨,不共戴天!今日不报,更待何时?我姬远玄今日对祖先神明发誓,如若不在这真陵山下,杀尽北鲜水妖,誓不为人!”

说到最后一句时,周身金光暴涨,真气鼓舞,骑着三眼麒麟兽冲天飞起。手中神剑气芒怒射,如虹霞横空,遥遥指向那烟腾尘舞的水妖大军。阳光照在他的身上,金盔铜钾,丰神俊朗,直如凛凛天神,让人不敢之直视。

三军士气大振,怒吼如沸,战鼓隆隆,在姬远玄引领下,潮水似的朝水妖冲去。

万兽奔腾,乱箭齐飞,数百辆投石车争先恐后的抛弹起巨大的石头,如流星陨石似的撞落而下。水妖大军冲在最前面的騊悇营顿时人仰马翻,惨呼迭起。

冲杀声中,又听得一阵诡异的琴声,如峭壁狂风,暗夜惊涛。

北鲜军团兽吼如狂,乱势顿止,很快又恢复了秩序,两翼齐举,风驰电掣,冒着剑雨星石悍然挺进。既而“呀呀”之声大作,北边地平线上蓦的冲起一团团黑压压的乌云,遮天蔽日,朝南急速席卷而来。

姬远玄凝神远眺,心中大凛,那漫无边际的滚滚黑云赫然是万千凶禽飞兽,数量之多,气势之猛,竟比那日在寒荒国所见更甚!

当下论起青铜大旗,迎风展舞,喝道:“飞兽军出战!存亡胜败,在此一举,宁可断头颅,也决不能退一步!”包乘喝诺声中,骑乘蠪眡角猪兽倏然冲出,率领三千飞兽军横空猛扑,去势如电。

飞兽军乃是从土族所有军队中千里挑一,并由土族各将军轮流训练的精锐之师。其座下飞兽也是精挑细选的极为凶猛的灵兽,又经特殊培训,嗜血好杀,见着漫天凶兽,非但毫不畏缩,反倒激起狂暴凶性。

远远望去,两军如怒潮对卷,越来越近,相距已不过三里之遥,惊天大战,一触即发。

忽听“轰隆”一声巨响,如晴天霹雳,整个大地陡然剧烈震动起来。北鲜军团奔驰的平原上突然炸开一道狭长的裂缝,仿佛大地陡然张开的森森巨口,择人而嗜。

冲在最前面的近千名水族骑兵猝不及防,顿时连任带兽冲落其中,惨叫连连。

后面的骑兵纷纷勒缰回旋,但冲势太急,一时间哪能止得住?不断地与后方奔来的兽群撞在一起,惊呼声、兽吼声、金戈交错声……不绝于耳。

姬远玄身在高空,看得分明,那条地缝恰好横在水族大军阵前,自东而西迸裂如闪电,距离己方大军尚有二里之遥,当下再不迟疑,举起白兕号角,高声叫道:“三军止步,立即回撤!”

话音未落,“咯啦啦”一阵刺耳脆响,那道地缝疾速裂变,瞬间绵延出十余里,越扩越大,向两侧蔓延出万千缝隙,彼此交叉迸舞,蜘蛛网似的疾速龟裂。

土族众将遇变不乱,驭兽俯冲而下,挥舞战旗,领着各部军团,纷纷掉头,从两翼朝后斜方回旋狂奔,全速撤退。

“轰!”几在同一瞬间,纵横交错的地缝中蓦地冲射起千万道霓霞绚光,整个大地陡然崩塌!

万兽惊吼,水族大军惨叫狂呼,接二连三地朝下陷落。

混乱中,千余名翼龙兽骑兵仓皇冲天飞起,动作稍慢些的,不是被巨石砸中,一命呜呼,就是被猛犸等凶兽的长鼻、巨尾死死勾缠,一起拖着坠入无底深渊。

转瞬间,整个大地土崩瓦解,就连巍峨连绵的真陵山也随之坍塌。

尘土滚滚,蘑菇云似的层层翻腾,方圆十里内什么也瞧不见勒,只看到万道霞光破空喷射,转化为熊熊烈焰,獠牙似的吞吐跳跃,将整个天空烧的通红一片。

被那冲天火焰包围吞噬,数万凶禽飞兽或惊惶盘旋,左冲又突,怪叫悲鸣,焦臭之气随风弥漫,刺鼻难闻。

轰隆声连绵不断,土族大军不敢后顾,,没命价的纵兽狂奔,身后大地不断坍塌陷落,红光喷吐,数百名龙马骑兵逃之不及,立时消失。

大军如狂潮后退,直冲出十多里远,听见那轰鸣声越来越小,这才渐渐放慢下来。

回头望去,原本巍峨壮丽的真陵山脉竟已被夷为平地,尘土漫天,黑烟滚滚,如遮天大雾,掩映着一道道姹紫嫣红的火光,久久不能散去。

土族众军士瞠目结舌,惊魂未定,说不出一句话来。虽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但有一点,却是看得分明:素有“水族第二军团”之称的北鲜八部兽骑已经全军覆没,埋葬在了土族地底!

百丈高空中,狂风怒啸,姬远玄骑乘着麒麟驻云远眺,隐隐约约可以瞧见那巨大的地缝绵延二十余里,宽近千丈,如刀劈斧凿,深不可测。壑中云气缭绕,霞光吞吐,美丽而又狰狞。

他徐徐地吐出一口气,放下千里镜,双眼闪过一丝古怪的神情,也不知是惊是喜是悲是惧。

身边,包乘、黄猛等将驭兽盘旋,面面相觑,又是骇异又是惊喜,半晌才颤声道:“皮母地丘!陛下,皮母地丘重现大荒了!”

大荒590年十月,黄帝率大军与水妖激战于真陵之野。五族离心,天崩地裂,小时了十六年的皮母地丘终于重现于世。

这一天,距离神帝驾崩之日,恰好四年零六个月。

[奉献]

搜神记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