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93478) 戾王嗜妻如命 [656]番二 第022章:离家出走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656]番二 第022章:离家出走

[656]番二 第022章:离家出走

在订婚宴之后,李鸿渊的那位二姑母就抽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跟靖婉好好的聊了聊。

要知道,对于一个工作狂来说,这实属难得。要知道,在众人看来,她其实是最不可能回来参加这一场订婚宴的人,结果她却回来了,让人不得不怀疑,订婚宴其实只是顺带,找靖婉“聊聊”才是正事。

李鸿渊都调侃说,在二姑母面前,比起自家媳妇儿,他也是失宠了。

在一定程度上来说,这位二姑母不是一个好母亲,也不是一个好妻子,不过,好在她的子女现在都已经成家立业,她的丈夫对她也多有包容,家庭倒是还不错。不过,依照这位的性子,靖婉估摸着,就算是家里分崩离析了,大概也影响不到她什么。这么算起来,这位也是妥妥的人生赢家了。

订婚次日,靖婉就被某人拉着,去民政局就结婚证给领了。从法律上而言,这两位从此以后就是合法夫妻了。

看着那红本本,靖婉莫名的觉得自己有点亏,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又被套牢了?不浪漫,没承诺,就这么完了?当然,如果她脸上的相容不那么明显,某些想法的可信度大概会高一点。就因为那愉悦的心情太明显,以至于某人没发现她“阴暗”的想法,不然,靖婉铁定会被狠狠的“收拾”一顿。

而从订婚之后,靖婉与外接触的频率增加。

她倒是说到做到,带着某些小年轻一起赚钱,不得不说,靖婉在这方面的眼光同样很毒,就跟火眼金睛似的,凡是被她看好的项目,基本上就没有亏的。如此,众人也算是见识到了,这位,赚钱根本就不依靠她老公,本来还有人暗搓搓的想要在李鸿渊手下的公司挖点边边角角,现在才发现,是想太多,人家才没那么傻。

不过,也不是谁都能跟她一起“玩儿”,首先必须合了她的“眼缘”,说白了,很大程度上,就是人品的问题,在这一点上,即便是唐家人也不能例外,如果有人想找麻烦,呵呵,她的脾气就跟某人如出一辙,别以为她只是嫁进去的媳妇,就能拿捏她,但凡是想要上前啃一口的,绝对会崩掉你一口牙。

尼玛,在帝都这个上层圈子里,有几个男人能洁身自好?倒是想要装模作样一段时间,先“骗”一笔钱再说,结果,人六少夫人直接给你一个“呵呵”,面上是笑盈盈的,那眼神却像是在看傻缺。气得你暴跳如雷。再不然

因此,跟着六少夫人玩的,还是女性居多,尽管,在这个圈子里,玩得疯的女孩同样很多,但是,什么劈腿,滥交,叫踩几条船,这些事都不算新鲜,然而,比起男的,还是要少很多。

看着跟着靖婉混的,腰包越来越鼓,就算曾经比较拮据的,现在也很是豪气,还拉拔了家里人不少。

而这些人如果有混蛋家人,比如比较渣的兄弟老子之类的,不能直接从靖婉身上得到好处,就将注意打到他们身上,显然是认为自家人供养他们是应该的,然后还在暗地里阴阳怪气的贬损靖婉,认为靖婉防着他们又如何,最终的结果还不是一样的。

而事实告诉他们,他们的想法有多蠢多天真,到手的钱,在极短的时间里被挥霍一空,在回头去跟家里的“摇钱树”要钱的时候,被摇钱树怒而告之:人六少夫人根本就带他(她)玩了,还要钱,等着和西北风吧。

靖婉不想搭理的人,想要钻空子从她身上捞好处,她会好好的教教你,做人的道理,也会让你知道,吃进去的,加倍的吐出来是什么滋味,原本家底其实还不错的,总会在短时间里出问题,然后,各种赔,差不多真的要喝西北风。

装情圣骗她?没问题;利用家里的“好孩子”从她这里捞钱?没问题。

她用事实告诉你,你麻麻永远都是你麻麻,跟她玩手段,等再修炼个五百年再说吧。

众人也是看清楚了,在某种程度上,唐六少他媳妇儿,比他本人还难搞,表面上和气又温柔,实际上是个心狠手黑的。如果在最初的时候,是因为唐渊的关系,这些人不能小觑她,那么现在,让人真切的认识,她本身也同样不容小觑,就算没有唐渊,只要给她时间,她同样也会成为人上人,让多少人仰望的存在。

不过,经此种种,众人发现,唐六少比起他媳妇儿,好像是在是太“懒”了一点,太“吝啬”了一点。

果然,对那个油盐不进的家伙,还是应该抱他媳妇儿的大腿。

虽然,抱上这条大腿有点苦难,条件很苛刻,但是,为了优渥的生活,改过自新行不行?这里面最典型的就是唐七少了,他绝对是跟着自家六嫂,混得最风生水起的一个,他本来就没干什么违法犯忌的事情,现在,也不花花了,顺便还“上进”了——路都铺好了,很多事都不用他做,比如签个文件啥的,就可以了,这纨绔子走出去,也成了成功人士了。

别说是外人,就算是唐家人也唏嘘,这混账东西,也忒狗屎运了,怎么偏生就他合了这两口子的眼缘了呢?唐渊没找老婆的时候,唐七少也是从他手上得到好处最多的人,现在她老婆倒是没直接给唐七少零花钱了,但唐七少现在自己的钱都已经够他可劲的挥霍了吧。要说是这小子会溜须拍马,但是别人也会啊,技能绝对能比他更加的娴熟高超,奈何,完全没用啊。

唐七少的老子看他的眼神都有点怪怪的,然后,这位某军区的司令沉默了片刻,做了一个让人很是意外的动作,拍了拍唐七少的头,然后说了一句,“傻人有傻福,这辈子也就不指望你了,继续傻下去吧。”

显然,在这位老父亲眼里,四个子女,就这儿子是个蠢的。

唐七少的脸上那叫一个黑,旁人却是乐不可支,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唐七少对其他人或许还能横,对他老子,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回头,“可怜兮兮”的看向靖婉,“六嫂,你觉得我傻吗?”六嫂一向最疼他了,在她眼里,他肯定是最好的。

“嗯,是挺傻的。”靖婉笑盈盈的点头。

唐七少宛若遭受了一万点的暴击,卒。

要说这开拓一下业务,也不过是靖婉的业余爱好,顶多就是赚点零花钱。

还要抽时间跟老爷子到处溜达,比如说,下棋啊,绘画啊,古乐器啊,还有古玩鉴赏之类的啊,以前李鸿渊不配合他,现在就逮着靖婉可劲儿的显摆,让人瞧瞧他这孙媳妇有多优秀,再让人拿唐家是泥腿子说事儿——其实,老爷子的学历很高的,他爹也半点不差,不过有人嘴上酸,加上那军人特有的暴脾气,可不就让人说嘴。

老爷子高兴,靖婉倒也并不介意什么,本来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不是。

如此这般,靖婉在这些方面的才能也逐渐的展现出来,为人所惊叹,就算有人心里酸,也不敢在拿靖婉的家世说嘴,说两句,指不定就被怼,随着靖婉的名声越好,知名度越广,说嘴的就更少了,谁没事也不想好好的招来一群人的围攻不是。

某次,因为一幅字画,也是被某位老爷子拿出来显摆,结果呢,被靖婉一眼看出有问题。

怎么说呢,画其实倒也是真的,只是,这话,应该是被人给揭了两层的。

那位老爷子当时很生气,然后经过多方鉴定,还真被靖婉给说准了,如此一来,靖婉在这方面,彻底的打响了名声,一些专家,都辗转的想要将一些收藏送到她面前,让掌掌眼。

之后,靖婉还成立了基金会,其一是用于重大疾病的治疗与研究,其二是那些古文化艺术的传承与修复。

自然是备受好评。

当然,靖婉真正的主要工作果然还是在某人公司那头,化妆品跟珠宝这两块,她全权接手不算,其他的,她接手的,至少也有半数,当然了,就算是这些,也不会真的累到靖婉,就因为这样,某个男人才会如此的肆无忌惮,懒得没边了,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某个男人偏生还时常在她工作的时候骚扰她,严重降低了她工作效率不说,还破坏了她的美好形象——你说,各部门经理,以及秘书们,找进办公室的时候,她面带春色,衣服头发怎么收拾都显得有点异样,一个个就算是装作没看到,也别以为她不知道。

白天吃正餐的次数倒是比较少,也比较的克制,晚上就不一样了,某人绝对是放开了狠吃,不吃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靖婉觉得,继续这么下去,她都能成超人了。

随着婚期的临近,自然就越发的忙碌,毕竟,这不像当初订婚那么简单,尤其是,准备的还是华式婚礼。

当然,现在结婚,不可能全华式,要安排的事情更多,要准备的东西更多。

靖婉单单是礼服就超过了六套,而相应的,某人的衣服也是一样,承接这一项工作的,就不仅仅是元启旗下的团队。当然,果然任何一家顶级品牌工作室,都是相当愿意接下这一项工作的。

这段时间,大概也是靖婉最为忙碌的一段时间,只是某人还是不肯消停。

靖婉表示很生气,然而,某个男人却理直气壮得很,他禁欲二十多年,她一回来,他就赶到了她身边,而她却缺席了二十多年,难道不该补偿他?二十多年呢,他就用床上那一点时间,算她补一天,已经非常的仁慈了,就算这么算,那也得补二十多年呢,如果婉婉不配合,这账就越拖越长了。

靖婉险些起吐血,缺席二十多年,这一点她认了,但是,禁欲二十多几年?没发育之前就能有欲望?没欲望能算是禁欲?禁欲二十多年,出生就开始那啥天那啥地了,你有这么牛气?

忍无可忍,然后,靖婉“离家出走”了,拎起包包,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身边带着保镖助理,在国内溜达了一段时间,然后就出国去了,除了某些工作上的事情,还要去参加几个宴会,当然,最重要的是,还要去看看衣服——原本应该是送来华国的,靖婉这回正好过去,当然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李鸿渊不知道靖婉的行踪吗?当然是知道的,不过到底是没追过去,噙着一抹淡笑,眼神凉凉的,呵

靖婉到时难得的打了喷嚏,轻轻的揉了揉鼻子,好吧,她基本上能够猜到某人的心态,这次回去之后,貌似可能会有点麻烦,最明智的抉择是早点回去,不过,好不容易出来了,就这么回去,好像有点不那么爽啊。

靖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腰,那什么,最多就是有点腰酸背痛,再不然就是几天下不了床,除此之外,貌似某人也干不出什么来,自己没独自出来,也没见他“怜香惜玉”过,如此,靖婉还是决定,等一个人飘洒够了再说。

李鸿渊看着靖婉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地方,这都已经一个多月了,所有要做的工作,倒是都处理干净了,也没乱发脾气什么的,瞧着好像比以前勤快多了,不过,凡是面对他的人,精明干练的秘书,能力卓绝的总裁,绝对精英的各部门经理,这些人在外的时候,哪个时候不是大杀四方,现在么,面对自家boss,总有点心肝颤。

不管是谁,将文件拿到他面前,他轻飘飘的一句“你确定没问题”,如果不是百分百确定真的没问题,尼玛,都不敢拿给他签字,有时候不用他找毛病,自己就先查了又查,精益求精,最终的结果是:省了李鸿渊不少时间。

虽然工作其实都是该他们做的,但是,还是希望boss夫人能够快点回来,夫人不在,boss实在是太恐怖了,真的,若非必要,没人愿意凑近他十米的范围内。

有这感觉的,可不仅仅是那些下属,包括唐家人都是如此,便是唐老爷子都被刺了两回,噎得不行,然后非常嫌弃的让他滚。

回头,老爷子就暗搓搓的给靖婉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听到老爷子的叙述,靖婉心里边表示,她更不想回来了啊,摸摸自己有点发凉的后颈,回去后,小命危险啊。“爷爷啊,我事情忙完了就回去。”好像时间拖得越久,就越不敢回了。

对于这么怂的自己,靖婉也很无奈啊。

思前想后,还是给某人大了电话,联络联络感觉,某人倒是也没不接她的电话,一切都很平常,平常到好像他们都在帝都,只是因为手里有点事儿,暂时没在一处而已,可是越是平常,就越不对劲啊有木有,最不平常的事情是,他都没问她什么时候回去啊,这是真的准备扒了她的皮?

在这一刻,靖婉倒是很想立马就回去,不过,晚上有一个皇室的宴会,主办人是某位皇储,帖子已经接了,并且保证一定会到场的,所以,不能不给面子不是,另外类似的帖子还有两三张。在略微沉思的这会儿,有人上前来打招呼。

也算是老熟人了,靖婉未语先笑,别人半点看不出她内心的“煎熬”。

决定了,后面的帖子都不接了,所有的事情加一块儿,也就一个星期,这么久都出来了,自然也就不在乎这一个星期不是。回去后会怎么样也不要去想了,好吧,其实出来这段时间,靖婉也想自家亲亲老公了,若非不得已的情况,他们可没分开过这么长的时间,显而易见,她自己其实也遭罪。

所以说,所谓“离家出走”还是要谨慎啊。

靖婉所不知道的是,也就是这会儿,有不长眼的女人找上了李鸿渊,显而易见,此女并非上层圈子的人,毕竟,现在,在整个上层圈子里,有谁不知道靖婉的厉害,有谁趁她不在,就想肖想她老公,是想找死呢,还是想找死呢?再说,以前都没有谁能近得了唐六少的身,更遑论现在。

李鸿渊生气归生气,但是,原则性的错误是绝对不能犯的,哪怕故意想要气靖婉都不行,他们夫妻不管怎么闹,顶天也就算个情趣,掺杂了第三个人,就绝对不行了,李鸿渊非常了解靖婉的底线在哪里。

所以,可以想象,这个不知道从哪儿知道元启集团还有个年轻的董事长,以谈合作的名义送上门,职业套装的纽扣都快解到胸以下了,那位喻总裁出马她还不乐意,借着机会向往某人身上靠,结果,直接被李鸿渊给踹了。这男人,最起码的绅士风度还是有的,轻易不会对女人动手,但是,他动手的时候,那就意味着基本上没把你方法女人看了,或者说,都没当人看。

李鸿渊之所以会见她,未尝不是因为火气已经积蓄倒了顶点。

所以当秘书进来,看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女人,地板上甚至还有血迹,着实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觑了一眼boss,然后叫人将这女人送往医院,后续的时间,她倒是没有去管,不过,稍稍的打听了一下,居然,断了几个肋骨,有一根差一点点插入肺叶,御姐秘书倒吸了一口凉气,boss真的是太恐怖了。

靖婉就算是在语言上可能欠缺了一点,但是,在这些上流宴会中,依旧如鱼得水,没有人怠慢她。

而她,其实也跟李鸿渊一样,从来就不缺少爱慕者,处理这种事,靖婉向来也是干脆利落。

而这最后一场宴会,乃是一位时尚圈的大佬举办的,参加宴会的,肯定少不了顶级名模,各国的超级巨星,以及著名导演编剧之类的人物,这绝对是所有混娱乐圈时尚圈的人最想参加的宴会,没有之一。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宴会跟靖婉没啥关系,她相信之前国内就接到了请帖,不过,这种规格,根本就不会出现在她面前,也是她到这边之后,主人出于礼貌,当然也带着某种期盼,送来最高规格的帖子。

靖婉之所以会接下,还是因为迟晋。

这一年多里边,迟晋的各种好资源接到手软,可谓是如日中天,不过,距离跨入国际大舞台,还是差了不少,尽管,他也参演过一些国外的大制作,但是,在里面所扮演的角色还不够。

迟晋的硬件软件都不缺,甚至可以说非常的优秀,而今,跟唐小叔的关系也很融洽,这一次的机会难得,靖婉觉得有必要推他一把。带着这样的想法,靖婉在接了帖子之后,还让人特意的打听过,看看出席的都有那些人,有没有适合他的,不错的筹拍中的制作。

在宴会的当日,迟晋才从国内赶过来,相对而言,他倒是还算平静,然而他的经纪人,助理,乃至为他服务的整个团队都显得很激动,迟晋现在在国内可谓是势不可挡,但是,到底还缺少了积淀,所以,距离最顶尖的位置还是有一段距离,因此,送到国内的帖子,没有他的份,而且那几张帖子,都是单人的,想厚着脸皮蹭一蹭都不可能。

原本,唐小叔已经在打自家侄子的主意了,却接到了靖婉的电话。

迟晋面对靖婉,也没多余的废话,就一句谢谢,因为他很清楚,有些人情,他这一辈子都偿还不了的,因为不管他站在多高的位置,对方都不需要他做什么。她想看到的,大概就是所有有情人都和和睦睦的过日子。

“迟先生客气了,一家人,何须与我言谢。”靖婉对迟晋的感官不错,偶尔也会跟他与唐小叔吃吃饭,关系拉近了不少,只是这称呼,这是折中之后的结果,虽然年龄相差不算多,但是,从身份上来说,迟晋算是长辈,直呼名字不好,靖婉倒是偶尔会调侃的称一句“小婶”,不过调侃归调侃,日常这么称呼是不行的,所以,干脆一直称“迟先生”。

迟晋自然不会客气,笑了笑,“那这样,离宴会也就几个小时了,我先去准备一下,怎么也要借着这次机会闪闪发光才是。如果这一次没有斩获,岂不是辜负了你一番心意。”

这明星做造型,即便是男人,那也是相当费时间的,尤其是想要成为焦点,将最优秀的一面展示出来,那么就必须废很多的功夫,而迟晋现在配备的团队,也是最专业最优秀的。

靖婉点点头,自然是没意见。

然后,将自己的助理派了过去,给他讲一讲今晚都有哪些人,都是些什么脾性,宴会上需要注意些什么,尤其是对他的事业可能造成重大影响的人,更是重中之重。

这些东西,其实他的经纪人也手机了不少,但是相比较而言,绝对没有靖婉让人收集的齐全。

等到靖婉的助理离开之后,经纪人才对迟晋感慨,“宁女士可真是太体贴了,有她牵线,加上这些资料,拿下那个角色,可能性甚至超过了八成。”对于各种大制作,当然还是他们这个圈子的人最为了解,早早的就得到了消息。

迟晋笑了笑,“所以,我要做的,是将这八成的可能性,变为十成的确定性,方能不辜负了。”

“那必须的,只要不是其他的原因,单凭自身实力,你绝对不会输输给任何人,现在,其他的障碍可是基本上都清扫干净了。”

男人带女伴,女人带男伴,似乎都没什么可奇怪的,尤其是靖婉拿到的帖子,根本就没有人数的限制。

对于靖婉的来到,主人亲自迎接,操着憋足的华语腔调,表示非常的荣幸。

靖婉笑着大了招呼,然后介绍了身边的迟晋。

说道他是华国的明星,对方瞬间也就明白了靖婉的意思,也知道,如果不是为了此人铺路,她或许都不会出现,由此可见,这位的身份非常的重要,当然,不会乱想就是了,宁婉跟唐渊的关系,国外的上层圈子里,知道的也不少,毕竟,元启集团经营的东西,就注定了要跟各界名流打交道。国外的贵族让人不能小觑,而李鸿渊何尝不是华国的顶级贵族,自然也没有任何人敢怠慢。

因此,主人对迟晋也很热情。

这一幕,恰好落到了另外三个来自华国的顶级明星的眼中,眼中无不是闪过异样的情绪。

“尽管早就知道迟晋可能是攀上了什么大人物,现在瞧着似乎还是低估了啊。”

“不是说迟晋的相好是个男人吗?现在这算是什么情况?”对于迟晋的性向,尽管在圈子没有爆出来,但是,知道的人其实不在少数,不过,这些人可不敢在外面乱说,没见那位曾算计迟晋人,一夜之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看他们的动作就知道了,虽然挽着手臂,但是却保持着距离,显然就不是特殊关系,应该是迟晋那相好的那边的关系吧,迟晋这运道,还真是”

走到他们这个地步的人,圈子里什么脏的臭的没见过,迟晋只是跟一个男人好上了而言,还真没什么大不了的,心里面也没什么鄙视不屑,说起来,还有点羡慕,当然,对于钢铁直男来说,就算是遇到类似的机会,也不会强行的扭曲自己的性向,当然来,如果遇到一个有钱有地位的大美女,应该还是会考虑一下的。

“如果他跟我们的目的是一样,那么事情就麻烦了。”最先开口的男人说道。

“我说不定反倒可以借一借东风啊。”唯一的华国美女终于开口笑道,“而且我知道那位美女是谁哦,”见另外两人看向自己,也不卖关子,“元启集团的董事长夫人。”

李鸿渊现在倒是没再藏得那么深,有关系的人,多多少少都听闻了。

——那位董事长,可是年轻有为,背景强悍的得很。

“操。”其中一人骂了一句,“怪不得,我要遇到这种机会,说不定都要考虑一下是不是要掰弯自己了。”

知道靖婉的目的,作为主人直接为靖婉引荐,有些事情如果成了,对她这个引荐人也同样有着莫大的好处。

如此这般,迟晋见到很多国际知名的人物,都是单凭他自己,或许一辈子都见不到的人物,尽管,在这些人眼中,他或许只是小人物,然而,却对他相当的客气。要说,心里没有半点感慨,那是不可能的。

而最后,某导演也确实看重了迟晋的外在条件,几乎当场就排定了他的剧中那个非常重要的亚洲面孔的角色,那虽然不是男一,却也比男一差不了多少,甚至戏份超过女主,某种意义上,就是一部双男主电影。

而靖婉也给出了上亿的投资,并表示,不会对电影上的事情插手。

导演喜出望外,要知道,他的资金上确实有点问题,尽管投资的人不少,但是同样指手画脚,让他很火大,导演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只出钱不做事”的投资人了。

最后皆大欢喜。

戾王嗜妻如命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