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90057) 抗日之暴力军团 [2720]第2200章 挑衅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2720]第2200章 挑衅

[2720]第2200章 挑衅

这一仗,甄诚干的有些不地道,可是,为了以后的生活,甄诚不得不这么干,如果于中年确定要在他和于小和之间找个接班人,他不得不采取很多必要的手段。

甄诚点着头,“那舅舅,我先走了!”

说完,北关守备扶着他慢慢的下了楼,于小和看到甄诚走了,他立马说道,“爹,他胡说,他根本就没有开枪,他如果开枪,我不会输得这么惨!”

听到于小和还在狡辩,于中年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打在于小和的脸上。

“混账,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五百号人,你竟然给我剩下这么点人,真是一个败家子!”

于小和被一巴掌打蒙,脸上火辣辣的,他看着于中年那种生气的样子,自己也有一种哑巴吃黄连的感觉。

“滚蛋!”

这是于中年和他说的一句话。

他能去哪儿?

他赶紧追上于中年的步伐,“爹,爹!你听我说!”

“滚蛋!”

“爹!爹!”

于小和跑过去,“爹,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这样的,这一定是甄诚搞的鬼!”

“甄诚搞鬼?”于中年瞪着他,“他受伤也是搞鬼?他打敌人也是搞鬼?在你眼中,比你强的人,都是搞鬼?”

“爹,我没有这么说,可是,甄诚说谎,他真的说谎啊!”

于小和跑过去说道。

“行了,你现在开始去忏悔,在你没有认清楚你的过错之前,我不允许你出张家口一步,还有,你父母不是被贼人抓住了吗?你自己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解决这事儿!”于中年说完,快速的下了城楼。

自己想想这事儿怎么解决?

于小和愣住了。

张家口现在的局势很紧张,于中年能够看得出来,现在能够用上的人是少之又少,不过,贼人没有来攻打他张家口,这到让他松了口气,他可以在短时间内召集起来很多人,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不过,另一方面,他得罪了中野浩二,得到的这个张家口虽然还在他的手里,但是,周边的友军却得罪了,这让于中年不免觉得有些害怕。

如果真的张家口受到了攻击,也如果他真的守不住敌人的攻击,那么他该怎么办呐?

中野浩二很有可能不管不顾,或者,火上浇油,总之,中野浩二这个人信不过。

果然的,于中年多年在张家口的影响还是有的,听说他回来了张家口,很多以前的旧部就直接来了。

大概回来三百多人,这三百多人,已经很不错了,另一方面,他又张贴出来告示,让大家踊跃参军,保卫张家口。

并且每个月给是个大洋!

这是一笔不小的钱,自然,张家口附近有想挣钱的就都来了,两天时间,张家口的守军暴增到七百多人。

可见,有钱能使鬼推磨是多么正确的!

夜晚。

于小和在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他越想越气愤,这个甄诚可真的能演,都快赶上专业的电影演员了。不过他这么想,却对甄诚毫无办法。

“当当当!”

一阵敲门声,他没有好气的喊道,“门开着,进来吧!”

门推开,是甄诚。

于小和一件是甄诚,立马吼道,“狗日的,你竟然敢来我这里!”

“于小和,你别生气!”甄诚说道。

于小和从床上坐起来,然后走到他的跟前,“来,我倒要看看你的伤势,是不是真的!‘

说着,于小和过去就抓住甄诚的胳膊,用力的一捏。

谁知道,甄诚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笑着看着于小和,“小子,你和我斗,还嫩点!”

“果然是装的!我现在就和我伯去说!”说着,于小和就要出去!

甄诚一把抓住他,“你要知道,我舅舅可是让你在这里反省的,你若是现在出去,怕是张家口都不留你了,你想明白点!”

于小和停下,然后回头看着他,“甄诚,你说吧,你找我什么事儿?“

“很简单!”甄诚说着,然后坐在板凳上,“你答应放弃和我争夺我舅舅接班人的事儿,然后我放你一马,到时候,这张家口就是咱们两个人的,我不管你做什么,你算是副县长,怎么样?”

“你想的美,我伯已经和我说了,想让我接班,以后县长就是我的,甄诚,但凡你对我好一点,我可以让你当一个副县长,你觉得不好吗?”于小和也好不可的说道。

“你真的是太天真了!”甄诚说道,“你临阵逃脱,还损伤惨重,你不适合当这个县长!”甄诚说道。

“相反,我就是合适,我临危不惧,我见敌就杀,我毫不客气,你不行,真的,于小和,我念在你还是县长的亲侄儿,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咱们两个人和和气气的怎么都好说,你若是和我再起什么争执,我保证,你以后别想在张家口带着,张家寨你也回不去,我要让你爸妈全部在孤苦中活着,我不让他们死,就是让你看着他们怎么孤苦伶仃的!”

“你真卑鄙!”于小和吼道,“我早知道你是装的,没想到,你还这么的不要脸!”

“那又如何?”甄诚毫不掩饰他的嚣张,“告诉你,县长这个位置迟早是我的!“

“怎么看出来的?因为你长得丑?”于小和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用言语去攻击。

“皇军那边,我早就打点了,外头各村各寨都有我的人,我一声令下,他们分分钟钟能把张家口吃掉,不过,我不想这样啊,我念在这里还有咱们的熟悉的人,我还想着,以后张家口都是咱们自己人,那样做太决绝!”

不管怎么说,甄诚都是要威逼利诱,“你安心做你的副县长,娶上几个老婆,生上几个孩子,逍遥快活的生活你去过,不要在我眼前碍眼,这是我给你的忠告,若是你不听,那就休怪我无情了!”

于小和看着他,他时时刻刻想把甄诚杀死,他一咬牙,转身到了床上,从枕头底下拿出一把匕首,就直接刺了过来!

甄诚一看,这家伙还真是拼命来了,原本只是打算吓唬他一下,让他知难而退,谁知道,这家伙竟然动刀子!

“我艹,你好狠,于小和,你想干什么?”甄诚说完,连起身,不得不往外跑。

到了门口,他的刀子狠狠的刺在门板上,“当”的一声!

结果,于中年却出现在门口。

他狠狠的看着于小和,“你想干什么?”

于小和也原本打算吓唬甄诚一下,没想到,自己动刀子的时候,却被于中年看到,他立马解释,“爹,不是你想的这样的,不是你想的这样的,甄诚来挑衅我!”

真诚这个时候一脸的委屈,“舅舅,我都伤城这样了,我那里是挑衅他,我过来是想和他说说,接下来,这南北两个关卡,还有新招募的这么多人,怎么训练的事儿,我怎么敢招惹他?”

于小和一愣,“甄诚,你个狗日的,你刚才是这么说的吗?”

“于小和,咱们两个之间没有矛盾,所有的矛盾都是你在我舅舅跟前,左一套右一套搞得我们之间有矛盾一样,你说,是不是你一直在我舅舅跟前说我的坏话?你问问我舅舅我在他跟前说过你的坏话吗?”

经过甄诚这一番说辞,于中年似乎想明白了,还真的是这样的,别看于小和是自己的亲侄儿,他自己拿捏的也很清楚的,甄诚说的没错,他从来没有听到真诚说于小和如何不好,倒是于小和经常说甄诚如何如何!

“于小和,你到底要干什么?拿刀子这是计划把我杀了?”于中年吼道。

“不是,不是,伯,你别听他瞎说,我什么时候说过他的坏话?他这是栽赃陷害,!”于小和赶紧说道。

“行了,于小和,关你十天,十天之后我不管你去哪儿,总之不要出现在县城了!”于中年吼道。

“别啊,伯伯,你回来,回来啊!”于小和跑出去门口,然后抓住于中年的衣角,“伯,刚才他甄诚和我说什么了,你不想听吗?”

甄诚一听,这可坏了,这家伙别什么都说啊!

“他说了,他说他相当县长,让我当副县长!所以,我才杀他的!”于小和解释道。

于小和这个人,行动慢,胆小,还嘴笨,解释不清楚的事儿,他硬生生的说出来,谁会相信?

谁知道于中年生气的看着他,“我倒是觉得甄诚比你合适当这个县长,至于副县长,就连这个关卡守备都比你强!”

于中年这样一说,无异于把于小和打入了死刑。

甄诚听了,心中甚是高兴,没想到还因祸得福了。

“伯,伯,你不能这样,为了做你的儿子,我都决定和我爹娘脱离了关系了!”于小和赶紧说道。

“行了,于小和,从此以后,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不要在出现在我的眼前!”于中年很生气,后果也是很严重的。

于小和愣了,他没有想过这事儿的后果会这样严重,甚至,他觉得,自己已经是他的儿子了,过继给他了,他应该处处维护自己才对呀!

怎么能这样?

于小和看着于中年离开的身影,再看着甄诚那一脸的得意,“甄诚,我入你祖宗!”说完,于小和就扑了过去!

把甄诚扑在地上,然后一拳一拳的打在甄诚的脸上。

……

第二天上午,甄诚醒来,发现自己的脸格外的疼,这个狗日的于小和,下手还这样重,若不是不敢轻易的把手拿出来,他早就还手了。

这个时候,北关守备来了,他进来说道,“甄诚队长,恭喜你了!”

甄诚奇怪的看着他,“恭喜我?怎么恭喜我?”

“甄诚队长,于小和被县长赶出张家口了,以后,您就是接班人啊!”北关守备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早就知道了,不过,县长没有任命我之前,我可不信我就是接班人!”甄诚说道,“对了,一会儿,我得出去一趟!”

“您去哪儿?”北关守备问道。

“约了中野浩二,想找他谈一些事儿!”甄诚说道。

“行!”

“对了,那南关守备是你什么人?”甄诚问道。

“他是我远方亲戚,我们两个人都兄弟!”北关守备说道。

“那就好,你们两个人给我听好了,我当了县长之后,你们两个人都当副县长,不过,这事儿你别声张,我不想死在萌芽!”甄诚说道。

“明白,明白!”北关守备说完,甄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然后到了脸盆跟前洗了一把脸,然后就离开了。

出了关,甄诚直接就去找到了中野浩二。

而中野浩二还在为前几天的事儿生气,本来煮熟的鸭子,没想到就这样的跑了,这能不让人生气吗?

不过,暗中,他和甄诚取得了联系,这甄诚有想主持张家口的意思,这意味着,他们不得不换一个人,起码这个人听他的话。

见到了甄诚,甄诚笑着看着他,“中野队长!”

“你来了?”说完,中野浩二指了指椅子,“你坐吧!“

甄诚坐下。

中野浩二看着他,“你可伤的不轻啊!头也伤了,胳膊也伤了,走路还一瘸一拐的,这脸怎么也鼻青脸肿呢?”

“可别说了!这伤,是打仗受的伤,这脸,确实于小和那个王八蛋揍得,我舅舅有意要提拔当县长,当这个接班人,不过,我觉得,这事儿还是得和您说一说,您可是我们张家口的守护神啊!”

甄诚会说话,而且这话说的让人舒服,中野浩二摆摆手,“不敢当,不过,我要恭喜你了!”

“中野队长,我想问问,这张家口以后的局势是怎么样的?”对于这个,甄诚必须清楚,也必须明白。

想当这个县长不是那么容易的!

“你问的很好,不过,我简单的和你说一说就可以了,张家口,必须由我们倭国人驻扎,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便是张家口的县长,必须是我们的代理人,想你舅舅那样,不行!”中野摇着头,“他不行!”

“我舅舅不行?“甄诚问道。

“对,他不行,他不听我们倭国人的话,实话和你说,蒋英总司令早有除掉于中年这个想法,只是还没有提出来!”中野说道,“对了,我想问问你!”

“中野队长有什么尽管我,我知无不答!”甄诚说道。

“你确定想当这个县长是吗?”中野问道。

“是的,我相当这个县长!不知道中野队长能否给我帮助?”甄诚问道。

“哈哈哈!”中野听了这话,高兴起来,“当然要给你帮助!”

“那可就太好了!”甄诚觉得,这趟不虚此行的拜访,一定能够让他顺利成为张家口的县长,不论如何,他都要成为县长,只有成为了县长,才能够在张家口横着走。

“不过,没可得答应我几个条件!”中野说道。,

“要是您说的是刚才的条件,我都答应,驻军,本来就应该驻军,你们不驻军,这张家口的老百姓没有安全感!”甄诚直接说道。

“还有呢?这个代理人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中野问道。

“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好吗?张家口是在大倭帝国的光辉下的县城,听你们的话,做皇军的事儿,不应该一句话不说吗?中野队长,其他的什么事儿可以商量,这事儿不能商量,我必须是一切代表的皇军,代表的大倭帝国呀!”

甄诚的马屁拍的很响,让中野浩二都开心的不行。

“既然这样,我就要行动了!”中野说道。

“不知道中野队长行动要做什么?”甄诚问道。

“当然是尽快的让你做这个代理人,当县长啊!”中野说道,“于中年必须在三天内下台!”中野说道。

“是!是是!”甄诚赶紧点头,“既然这样,我就先谢谢您了!”

“对了,你那边也努力一点!知道吗?”中野嘱咐道。

“我知道,我知道!”甄诚赶紧说道。

离开这里甄诚回到县城,他满面春风,总感觉别人看他样子,就是看县长的样子。

到达南关口的时候,突然冲过来两个人,“甄诚队长,借一步说话!”

甄诚没有吼叫,既然知道他是甄诚,那就说明对方没有恶意。

跟着这两个人到了偏僻处,突然,出现两个人,一个人是曹正德,另一个人正是赵启发。

甄诚没有见过这两个人,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把帽子戴好,才开始问道,“不知道阁下找我什么事儿呢?”

“甄诚队长,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呀!”赵启发说道。

甄诚看着对方,确定不认识,然后才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前几天,甄诚队长可是写信给我,说是要我辅助您除掉于小和这个人,不知道我这样一说,您有印象没?”赵启发问道。

“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是八路军!”甄诚说完,然后看着对方上下打量,这穿着确实不好,甚至补丁还多,这长相也一般般,莫不成,八路军都是这副模样样?

甄诚看着他们,“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甄诚队长还真的是贵人多忘事儿呀,您答应我们,给我们一个荣誉,让我们加入你,这件事儿,甄诚队长莫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赵启发问道。

“哦,你说的是这事儿呀,我以为是什么!”甄诚说道,“这样,过一段时间,我保证你们完全都有荣誉,加入我,你们不会吃亏上当的!”

“甄诚队长,不是我们不信任你,是因为我们头上这个八路军的帽子不答应啊,现在,鬼子对我们虎视眈眈,这张家口的关卡也对我们虎视眈眈,现在对于我们来说,非常的不利,甄诚队长,我们要求现在就进城,成为你的部下!”赵启发说道。

“哎呦,不是我不同意啊,是因为现在我舅舅他来了,他就在城里,要是他不在,我完全可以做主,可是,他现在在了,我就不能做主了,你明白我的苦心吗?”甄诚说道,“要是想进城也可以,你们想办法把我舅舅引出去,就这么简单!”

“甄诚队长,你这不是为难我们吗?我们离开八路军想要投奔你,你直接给你舅舅引荐一下我们不可以吗?我们都答应你了,不管到什么时候,始终效忠你,这有什么难的吗?”赵启发问道。

“对啊,你说的也对,这又什么难的。行,你们要是不怕死,不怕我舅舅知道你们是八路军,那好,我可以引荐你们去见,走吧!”

甄诚这个家伙倒是也好说话,他走在前头,赵启发和曹正德跟着。

进了城,甄诚哪儿也没有去,直接就去找于中年去了。

可是,当他到了于中年的住处,早有人在他耳边说道,“甄诚队长,你可要小心一点,于小和在里面!”

“于小和?”甄诚有些奇怪,早上走的时候,于小和不是被赶出去了吗?怎么现在又回来了?

不过,他不敢多想,毕竟是来见于中年的。

走到门口,警卫员进去通报了一声,边让他们进去。

甄诚一进去,就看见于小和那张小人得志的脸了。

“舅舅,我找您有些事儿!”甄诚说道。

“嗯?说吧,什么事儿?”于中年说道。

在于中年的眼睛中,甄诚似乎看到了某种不满,这种不满他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事儿。

他开始战战兢兢了,“舅舅,我……”

不等甄诚说话,于小和便开口了,“你什么你,你早上去见了谁?”

“啊?”

甄诚一脸的茫然,“我去……”

“你去见了中野浩二,是不是?”于小和的质问,让甄诚惊讶起来。

好你个于小和,竟然暗中跟踪?

甄诚的眼神回到于中年身上,于中年愤怒,而且急需他去解释。。

“舅舅,你听我说!”甄诚慢慢说道。

“还有什么好说的?”于小和喊道,“甄诚啊甄诚,你算计我?呵呵,你去见了中野浩二,说了什么?和我伯伯说说,要是说不好,拿了你的狗命啊!”

抗日之暴力军团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