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90057) 抗日之暴力军团 [2722]第2202章 说得好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2722]第2202章 说得好

[2722]第2202章 说得好

杨飞看到这张纸心情就很不爽。他看着瘦猴,瘦猴也很无奈,手足无措的他赶紧解释道,“团长,来的匆忙,只有这样了,要不,将就的看一下?”

杨飞没有好气的把那皱皱巴巴的纸展开,然后上面写了几条,后面又划了几条。是在不忍心拒绝瘦猴,泥腿子出身的人不都是这样不在乎细节吗?

“要不,你给说说看?”杨飞把那纸放下。

瘦猴点着头,不好意思的看着他,然后又看了一眼刘集,“团长,要不先让刘营长说说?”

“废话,我让你说,你就说,我刚才已经听了刘集的方法了,你先说你的,怎么?你的想法你不知道?”杨飞问道。

“好好好,我说,我说!”瘦猴咽了一口口水。

“团长,经过我们营慎重的考虑,几条方法,然后排除,最后正剩下一条,就是上面的那条。在齐河上面有一座桥,是联通东西两边的火车桥,下面有桥墩,我们只要想办法把桥墩给炸了,就很好解决这事儿了!”

瘦猴自认为这种方法不错,因为综合考虑,他的损失最小,成功率也最高。

杨飞笑了笑,瘦猴就更加以为这方法天衣无缝了。

不过,刘集却皱起眉头。

杨飞说道,“刘集,你说说看,刚才瘦猴营长说的这些,怎么样?炸了那桥墩如何?”

瘦猴看着刘集,“团长,不用刘营长说了,这种方法是我们应该综合考虑之后最容易成功的方法,所以,再也没有什么方法能够比我们这种方法更加行之有效了!”

“团长!”

刘集这个时候说道,“既然您问我,那我就说说看吧,其实,这个方法看似很好,但是一旦在实施过程中确实难上加难!”

“刘集,你怎么就知道难上加难,这个方法怎么就实施的时候难?我觉得这种方法是避免高伤亡的最行之有效的方法了!”瘦猴还是这样说。

杨飞打断他,“瘦猴,你先听刘集说说看,你这方法看似很好,让刘集说说,说不定有更好的方法呢?“

刘集笃定,杨飞肯定是觉得他刚才和杨飞说的那种方法更好,他便看着瘦猴,“先说说你这种方法吧,首先,想要到达桥下面,没有别的路可走,只能够从张家渡出发,然后悄悄到达桥墩,而张家渡到达桥墩的距离并不算太近,瘦猴营长,你说我说的对吗?“

“刘营长,姑且你说的对,但是,只要我们的方法有用,是不是就可以呢?多走几步路的事儿,根本不是什么大毛病!”瘦猴说道。

“刚才我说的是第一个问题,那么我再说说第二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这座桥很高,桥墩在二三十米之上!这么高的桥,是你炸药包就能够炸毁的吗?据我所知,鬼子能够建造起来这么高的桥,用的是叫做水泥的东西,坚硬的很,不是咱们一般的石桥能够比拟的,这座桥很高,考虑的因素很多,所以结实是第一位的!”

刘集说道。

瘦猴哑口无言,他根本没有考虑那么多,换句话说,他只是把方案当做了一项任务而已。

杨飞这个时候笑了,他指着瘦猴,“来,你再说说看,你这个方案的可行性!”

瘦猴转头看着杨飞,“团长,这个伤亡小,而且机动性也好!”

“行了瘦猴营长,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在桥上,时刻有鬼子的人在巡逻,一旦他们发现桥下有危险,你知道后果是什么?桥底下,有什么掩体?只能当活靶子被杀!”刘集说道。

“团长……你……你是不是有了更好的方案。要是有,就直接和我说吗,这不是当众让我难堪吗!”瘦猴嘟囔道。

“你知道你难堪就好,狗日的,让你的营去炸狗日的铁路这么久了都没有动静,吃了饭,就是屁也得给老子放一个不是吗?你倒好,屁也没有,白吃了这么多!”杨飞说完,指着冯春秋,“让他给你说说,这个可是上次的第一名,这个家伙是有点意思!”

刘集让开一条路,“这个方法就是他想到的,让我们营一连长给你们说说!”

冯春秋往前走了一步,“团长,瘦猴营长,那我说了哈!”

瘦猴撇了他一眼,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个这个方案是冯春秋想出来的?

冯春秋说道,“团长,其实这个方案也不是我想到的,而是我通过咱们打的地道战想到的!”

“不管如何想到的,这是你提出来的,说说吧!”杨飞说道。

“是这样,我刚才也看了一眼这张纸条,瘦猴营长说的这些想法,我们都想过,很多也做过实验,都失败了,尤其是刚才瘦猴营长说要炸桥这件事儿,我们也想到了,但是,桥墩使用水泥灌注的,炸药包根本没有办法把桥墩炸毁,到时候,桥上的鬼子发现了我们,绝对也是死路一条!”

瘦猴砸吧着嘴巴,“赶紧说你的方案,怎么一直提我这个啊!”

冯春秋脸色一红,“哦,我现在就说我这个方案,我刚才也说了,我这个方案是想的地道战的打法想的!”

“其实,咱们也一直用这个方法,就是现在把他忽略了,团长,营长,我觉得,咱们可以挖地道,第一,可以直接避免铁轨上的高压电,第二,避免很大的伤亡,第三,神不知鬼不觉!”

“说得好,那能真的炸了吗?”瘦猴心里头还是有些不太舒服。

“肯定能啊!”冯春秋说道,“咱们多埋点炸药,这个力道是向上的,到时候,把铁轨给炸了,鬼子的物资肯定就进不来了!”

“说的是个屁!”这么简单的想法,瘦猴没有想到,他心里头自然有些不高兴。

“说得好!”

杨飞一句话,就像是一巴掌打在瘦猴的脸上,他的脸火辣辣的疼。

“你的想法很好,不过,咱们可得稍微改一下!”杨飞说道。

改一下?团长,你想怎么该?“冯春秋问道。

杨飞点了一支烟,“当然是给鬼子一个惊喜呀!”

“团长,你别卖关子了,你说吧,怎么做?”刘集问道。

“这事儿,还是让瘦猴去做吧,虽然方法是你们二营想出来的,但是,也得让一营的兄弟们去完成啊!”杨飞的话,又像是一巴掌打过去,想不出方法,还给他们一个沾了蜜汁的馒头,这不是打脸吗?

“听我说哈,鬼子的运送物资的时间是固定的,每个礼拜天的下午三点准时会送到鬼子的坦克工厂,所以说,这个时间段是很关键的,瘦猴,明天可就是星期天了,你必须在中午之前给我把坑道挖好,不管什么困难都必须给我克服!”杨飞说道。

“团长,你放心吧,我瘦猴今天已经很没有面子了,面子是在战场上赢回来的!”说完,瘦猴看着冯春秋,“你很优秀,有没有意向加入我们一营?给你最好的条件怎么样?”

这句话,让刘集杨飞和冯春秋三个人满头黑线。

“行了啊瘦猴,你们营不是想出来好的办法了吗?依我看,你们营的人更加的优秀!”刘集说完,然后抓住冯春秋的胳膊,“走,走走,赶紧走,再不走,你可就成了一营的俘虏了!”

说完,刘集就和冯春秋笑着走了。

杨飞笑着看着瘦猴,“赶紧去准备,这次被给老子我丢人,老子可丢不起这个人了!”

“团长,请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瘦猴说道。

“行了,那就快滚,赶紧去给老子弄好,明天,老子可是要满火车的物资,你懂吧?老子好久没吃肉了!”杨飞说道。

“懂!懂!”

瘦猴赶紧说道。

瘦猴回去之后就赶紧的付诸于行动,具体怎么搞,从哪儿挖还不被鬼子发现,这可是一门学问,挖地道这事儿,他们做的实在是太多了,为了惩罚臧霸,瘦猴亲自任命他臧霸为总负责人,他们一连就去负责挖地道。

瘦猴说了,喂了安全起见,最少要挖五条地道,而且最少要放五个炸药包才行。

臧霸无话可说,他不得不去这样做,他带着一连的人实地考察一番,然后决定立马动工,要赶在明天中午之前把地道挖好,说容易也容易,说不容易,其实也难。

而就在臧霸热好朝天的挖地道的时候,在地道里面突然听到了响声,这响声还真的是奇怪,并且再一挖的时候,竟然挖到了石头,点着灯看的时候,竟然是转头,而且很明显,这些转头真气的堆砌,像是挖到了什么基石,对,就是基石。

臧霸摸着头,“奶奶的,这是什么情况?这边是铁道吗?量一量距离!”

一个战士在坑道里面小步小步的粗略的计算,到了那基石跟前,挠着头说道,“连长,这里不是铁路,到达铁路差不多得是五十米,这里才四十米,差了十米呢!”

“你小子这样量,估计有误差!”臧霸说道。

“有误差也痐误差十米,连长,这是什么东西?你听,上面似乎也有人!”

战士说完,然后全部静悄悄的,果然,上面的响动很大,“莫不成上面有人在巡逻?“

臧霸小声说道。

“连长,我去看看!”战士说完就要走,臧霸拉住他,“行了,要是感觉不到,你就再往前头挖十米就行了,我出去看看!”

臧霸说完,然后就悄悄的出去了。

到了洞口,他悄悄的把头抬起来,然后朝着前面看去,只见前面现在正在施工,灯火通明,这就奇怪了,大晚上,鬼子在这里施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过,再一仔细看,没错,就是在施工,而且看样子,应该是在修碉堡,以碉堡的形式来守卫铁路,鬼子还真的能够想的到,看到这儿,臧霸心里头突然有了计谋,既然你在修,那我就给你破坏,想到这儿,臧霸钻进坑道,然后到了前面,“来,这儿给老子多放一点炸药包!”

“连长,上面是什么情况!?”

“狗日的,上面鬼子正在修碉堡,正好,修在我们坑道上了,赶紧的,前面挖上十米,到时候,这里也给我放上炸药,鬼子撞在枪口,老子就要给他上课!”臧霸说完,接过炸药包,就放在碉堡基石上面。

鬼子修一个碉堡很明显是不太可能的,他们要的是防御,肯定会修很多,他们也只是遇见了一个而已!

等到挖好这条通道,臧霸赶紧的出去找了瘦猴。

把这事儿和瘦猴一说,瘦猴先是一愣,然后问道,“狗日的小鬼子在修碉堡?”

“是啊,营长,我刚刚在坑道那里把炸药吧也放在了那个碉堡前面,明天要是炸铁路,我就顺带的给他把碉堡炸了,你觉得如何?”臧霸问道。

“嗯,这个可以,不过,小鬼子要是修碉堡,和你说的一样,不可能只修一个,要是他修一百个碉堡,莫不成老子要炸他一百个碉堡?”瘦猴捉摸着。

“不管如何,明天这铁路是肯定要炸的,营长,要不,我再去摸摸情况,有什么情况我再和你说!”臧霸说道。

“不用,你继续挖你的地道吧,鬼子现在开始修碉堡,我亲自去看看,看看他们修建的速度,明天中午之前要是他们修不好,那就好玩了!”

说完,瘦猴自己起身,然后带着警卫员就走了。

臧霸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继续挖他的坑道。

当瘦猴到了地方,果然看见灯火通明的鬼子在修建碉堡,粗略的算了一下,起码有十个碉堡,这些碉堡的间距差不多有二十米的样子,在平原上修建碉堡对于他们八路军来说是巨大的挑战。

瘦猴看到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修建碉堡的鬼子,他笑了,“那好,那就在你修建碉堡的时候,老子骚扰骚扰你,哪怕不真的打你,也不会让你就这么安心的修建碉堡!小鬼子,等等我,我来了哦!”

瘦猴回去之后,立马把二连三连找来,一连让他们从那儿继续挖,抢时间的挖,二连三连不间断的骚扰,一定要让鬼子疲乏不能够正常的修建碉堡,这是正道。

就这样,他亲自指挥,二连在正面,三连从侧面,一旦鬼子真的敢出击,三连就在侧翼打。

瘦猴看着,然后指司号员,“来,给我把冲锋号吹起来!”

司号员一愣,“咱们要进攻吗营长?”

“别废话,把这个冲锋号吹起来,老子要看到鬼子手忙脚乱!”瘦猴说道。

“是!”司号员说完,一只脚站在坑道上,一手抓号,一手掐腰,很是威风,“嘟嘟嘟嘟……”

一听冲锋号,很多战士就要冲,幸好,两个连长加上几个排长赶紧拦住,“别冲,别冲,没有得到营长的信号!”

战士们停下紧张的心情,但是,不远处的鬼子听到八路军的冲锋号,赶紧让施工队把手上的活停下,然后全员进入警戒状态!

瘦猴拿着望远镜看着远处,果然,小鬼子全部戒严了,他们想打?哼,老子偏偏不打!

就这样耗着,远处的鬼子等了将近半个小时也不见八路军的冲锋,想来是阻挠他们施工,然后他们就继续下令,“施工,全部施工!”

就这样,施工队重新开始施工。

一看鬼子抓的壮丁又开始干活了,瘦猴笑着坐下,然后拍了拍司号员的胳膊,“来,继续给我吹,一定要吹的小鬼子停下手上的活才行!”

司号员点着头,“好的营长!”说完,“嘟嘟嘟嘟”的冲锋号又吹了起来。

小鬼子只能够又重新停下手上的活,然后警戒起来。

这样又过了半个小时,又不见八路军来,气急败坏的小鬼子让一部分人用机枪警戒,然后喊道,“施工,施工!”

这一切,又被瘦猴看在眼里,这一次,他和二连长三连长说道,“这次,你们悄悄的给老子摸过去,不要让他们发现,等道下一次冲锋号时间很长的时候,就给老子进攻,目的,就是要摧毁鬼子的碉堡,不要给老子;吝啬你们手上的子弹,打就是了!”

“是!”

说完,司号员又开始“嘟嘟嘟”的吹起来小号。

两个连的战士们悄悄的往前摸过去,然后等到他们准备就绪的时候,司号员又吹了一遍冲锋号。

小鬼子那是疲倦了,不见八路军来打,肯定就是骚扰,不过,这样的骚扰,肯定是不行的!碉堡还是要继续修建的。

与此同时,小鬼子把这事儿和中村幸之助说了。

中村幸之助上次中的毒,幸好伤害不大,在加上小鬼子在东洋的医生就在沈城,所以很快的给中村幸之助疗伤,并且很快的恢复了健康。

中村幸之助当时就在坦克工厂,听说八路军一直在吹冲锋号,他心里头一咯噔,“八路军狡猾,务必要防守八路军的真正进攻。“

这是中村幸之助交代下去的。

而负责这次碉堡修筑工作的是刚从军校毕业的新人杌子奴,仗没有打过几次,但是心高气傲,他认为,这次修建碉堡那是势在必行,再说了,他们这次的守军也多,他这个小队长必须要在今天晚上,最迟明天中午之前把是个碉堡给修起来,这才是他的正事。

不过,要是八路军要打,他肯定会奉陪的。

杌子奴总觉得中村幸之助肯定是被八路军打怕了,怎么可能八路军这个时候来进攻?这是自寻死路好吗?

放下电话的杌子奴心中有一场要和八路军打的架势,但是,没有见到八路军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让那些工人开始施工。

冲锋号时不时的就在不远处吹响,八路军据此差不多有二十里地,这么远你的距离,八路军就吹冲锋号,这不是傻吗?八路军也太傻了!

他坐在帐篷里面,然后喝着茶,“八路军今天晚上必定不敢进攻过来,让大家好好的修建工事,碉堡今天晚上最好全部给我建好,明天,用铁丝网把我们的碉堡再给我围起来,八路军想过来,怕是比登天还难!“

有了杌子奴的话,那些鬼子便放心多了,毕竟是长官,八路君不敢过来,绝对不敢过来,过来就是吃枪子的!

一切准备就绪,瘦猴用望远镜又看着前面,“是时候了!”

远处的鬼子指挥着工人修建这碉堡,他松了一口气,“鬼子不停下手上的动静,看起来,是疲倦了我们的冲锋号,这一次,让鬼子尝尝我们的滋味!”

说完,他又一次拍着司号员的肩膀,“可以了,这次,冲锋号一直给我吹,直到二连长三连长全部给我真的冲锋为止!”

司号员点着头,然后对着冲锋号就开始吹起来,“嘟嘟嘟!“

“嘟嘟嘟!”

“嘟嘟嘟!”

“嘟嘟嘟……嘟嘟嘟……”

这么悠长的冲锋号,就是一个信号!

这个信号,就是要彻底的打断鬼子对他们的麻痹。

“杀啊!”

二连率先响应冲锋号带来的信号,首先冲过去的战士们,直接往前面机枪手给钱甩了几个手榴弹,而那个时候,机枪手正在有说有笑的谈笑风生,甚至,他们正在抽着烟,说着八路军的胆怯。

可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现在带给他们的就是无知带来的生命安全。

“轰!”

爆炸声一下子响起,紧接着就是冲锋枪扫射出来的子弹!

正在施工的工人听见爆炸声和枪炮声,立马吓傻了,全部趴下用手捂着头。

杌子奴在帐篷中听见枪声,连拔出手枪出来,只见一条条火舌喷出来的死亡信号,让他大跌眼镜,“来人,守住,来人,守住,给我守住!”

但是,八路军已经冲了进来,从进来的八路军如同天神下凡一样,小鬼子来不及反应,甚至枪膛里面都没有来得及放子弹。。

所有的一切都要重头开始,尤其是对于杌子奴这个小队长来说。

永远不要小看任何一个人,更不要小看你的对手,因为,你永远你不知道,你的对手有多努力,有多认真的对待每次战斗!

抗日之暴力军团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