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90057) 抗日之暴力军团 [2719]第2199章 我想驻扎张家口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2719]第2199章 我想驻扎张家口

[2719]第2199章 我想驻扎张家口

紧接着,赵启发带着人来到了城门下,甄诚看着赵启发来人了,心中甚是高兴,他手指着于小和的位置,“去啊,赶紧去啊,他们往那边跑走了!”

“甄诚队长,我希望你言而有信!”赵启发喊道。

“当然言而有信了!”甄诚喊道,“去把于小和的人头拿来,这张家口就是咱们的!”

赵启发手指一指,“追!”

战士们如同脱离弦的弓箭,直接就去追击于小和了!

对于甄诚,赵启发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希望,这个人,应该就是一个机会主义者,他的目的单纯,就是要让他赵启发当他的棋子。然后只要于小和一死,他就能够明确的和于中年说,是死于八路军的手上!

这一点,吴起也看出来了,他找到赵启发,然后问道,“赵营长,那甄诚看起来不可信!“

“我知道!”赵启发说道,“所以,追击于小和咱们是假,暴露出来他们之间的矛盾才是真,张家口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拿到手,不过,张家口不出三五天,就会是咱们的!”

“赵营长,怎么暴露他们之间的矛盾?”吴起问道。

“刚才于小和带来的人数你看了没有?差不多五百人左右,这五百人,被咱们打的溃不成军,这可是他们的主力部队,主力部队是这样,那张家口就是一只纸老虎,只要咱们要,随时能够拿出来!”

赵启发说道。

吴起点点头,“是啊,不过,咱们想拿下这个张家口,必须尽快,我担心鬼子回过神来趁机占领张家口,现在张家口的当家人是于中年,最坏的打算就是让于中年继续来当这个县长,只要他在,鬼子就不可能进来!”

“你说得对啊!”赵启发说道,“现在开始,咱们的人马去追击于小和的主力部队,然后趁机抢占周边有利的地地形,然后准备攻城!”

“对!”

吴起说道。

枪声很大,很多老百姓都躲藏了起来,有些胆大的,高兴的爬上屋檐然后看着到底是哪儿打!当老百姓知道了是在张家口方向,一个个的欢快鹊舞。

很快的,赵启发的部队,追击着于小和的主力部队,很快,主力部队更加的溃散,五百人队伍,跟在于小和身边的,只有几十号人了!

这可是一次重创!

听到枪声的不仅仅是附近的老百姓,正在鬼子军帐中喝茶的于中年一听枪声,险些从藤椅上摔倒,他立马起身,然后问道,“这是哪儿打仗呢?是不是林子的敌人出来了?”

没一会儿,门外的一个人跑进来,“县长,听声音,应该是张家口方向!”

“张家口?张家口怎么会有枪声?到底是谁在那儿打?”于中年怒吼道。

“不清楚,已经派人去看了!”

“算了,老子亲自去看看!”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他去见了鬼子的小队长,中野浩二。

中野浩二是负责张家口安危的小队长,不过,按照上面的指示,他们也只是起到一个辅助的作用,毕竟,也不驻守在张家口。

中野浩二看着于中年进来,然后还略有些紧张,他奇怪的问道,“于县长,你这是怎了?怎么感觉有什么心事儿?”

“中野队长,我想和你借点人!”于中年说道。

中野浩二看着他,然后冷笑一声,“于县长,据我所知,你可是有五百多人的队伍的,你和我只有一百多人的小队借人,怎么?有什么难处?”中野浩二带着白色的手套,然后看着他。

“中野队长,我的人现在都被那个侄儿带领着,我这次来咱们这儿只带了五六个人,就在刚才,张家口方向有枪声,不知道张家口现在如何了!”于中年看着中野浩二,“中野队长,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这张家口完了,沈城北边的门户可就是敞开的!”

中野浩二看着他,“于县长,你说的没错,这张家口确实对沈城的影响深远,不过,你也别担心,我早已经得到了消息!”

“哦?中野队长,那是什么消息?”于中年急切的看着他。

中野浩二慢吞吞的说道,“刚才确实有一伙儿贼人在张家口方向打,不过,你放心,他们并不是攻打沈城!“

“不是攻打沈城?那是什么人?在打的什么人?”于中年问道。

“贼人不清楚是什么人,有可能是土匪!”说完,中野浩二说道,“你想知道他们打的是谁吗?”

这个谁不想知道?于中年咽了一口唾沫,“您说,您说!“

“打的是于小和!”中野浩二面无表情,似乎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啊?于小和?他不是在林子那里,怎么到了张家口附近?”于中年问道。

“于县长,您忘记了?前两天,有一伙儿贼人攻打张家寨,您正在这里喝茶,然后还问我什么事儿这么喜庆,竟然有人放炮仗庆祝,当天,贼人攻打下来了张家寨,这于小和想来是去攻打张家寨,结果被打的丢盔弃甲!”中野浩二如此平淡的说,让他于中年惊讶的把下巴都掉了。

“什么?张家寨失手了?于小和带着五百多人去打张家寨,反而被打的丢盔弃甲?”于中年大声问道。

“事情已经发生了,于县长,你现在发脾气,生气一点用都没有!”中野浩二说道。

“中野队长,不管如何,你都得借我点人马,等我踏平了张家寨的匪徒,我再来报恩!”于中年说道。

“报恩?你计划借多少人?怎么报恩?”中野浩二问道。

“有多少借多少,要不,我借您也可以,您带人,帮我铲平匪徒,从此,我于中年唯您马首是瞻!”于中年说道。

“可以,不过,报恩我觉得,可以换一种方法!”中野浩二说道。

“什么?您尽管开口,只要我于中年能够做到的,我一定做,我二话不说的!”中野浩二说道。

“你于县长爽快,那我也不隐瞒了,我想驻扎在张家口!”中野浩二露出奸邪的表情。

这可是一件大事儿!

于中年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中野浩二会这样说,只要他们驻扎在张家口,以后谁说了算?不是他们倭国人说了算吗?他于中年苦心经营张家口这么久,就是想当这个土皇帝,当初他信誓旦旦的说一定会守好张家口,不负他皇军的厚望。

当初也是蒋英无法顾及这里才答应了他,但是,作为沈城的北门户,蒋英那是始终放心不下,他让中野浩二来这里帮忙驻守,也是想要有一天接管了这个张家口。

这一代,中野浩二表现平淡的理由很是充足的!

不过,于中年此时竟然犹豫了!

他不想放弃张家口,更不想放弃苦心经营的底盘,如果有一天他不再是张家口的土皇帝,他以后的生活怎么办?他一家老小的生活怎么办?

想到这儿的于中年,想要拒绝这一点,可是,他怎么拒绝?

鬼子这么久一直没有提这件事儿,今天提了,想来也不是中野浩二自己这样想,他能拒绝吗?

不过,于中年很快的就回过神来。

“行!行!行!”他满口答应,中野浩二自然是高兴的不行。

就这样,于中年和中野浩二带着人马出发,只要能够击败这匪徒,重新执掌张家口,怎么做他都愿意。

不过,在路上,于中年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遇到了于小和,这家伙丢盔弃甲,狼狈不堪的样子,让于中年生气的不行。

他身后跟着的几十个人,都是狼狈不堪。

于小和看见了于中年,像是见到了救世主一样,见了他就开始哭泣,“爹!爹!爹!‘

于中年皱起眉头,“狗日的,你还敢来,五百个人,你竟然只剩下这么一点!”

于小和怎么敢把这次战败归到自己身上,他跑过来一把抓住于中年的胳膊,“爹,狗日的甄诚叛变了!“

“什么?”于中年惊讶的看着他。

“叛变?怎么就叛变了?”于中年问道。

“我带着人马想要踏平张家寨的匪徒,结果,中了埋伏,那个时候,我身后就是张家口北关,想着带着兄弟们先撤回来,然后找机会再打,结果,我带着兄弟们到了北关的时候,那甄诚竟然不开门,这个家伙还说,让我从南门进!怕被匪徒攻入城中!”

“他说的没错,一旦匪徒进入关中,张家口可就失手了!”于中年说道。

“不是!不是!”于小和说道,“我们人多,匪徒顶多只有一百多人,我,们怎么可能打不过他,只要给我一口气去喘息,就绝对能够打得过他们,当时,他不开门,屁股后面匪徒一直攻击,所以导致我们没有及时入关损失惨重!”

“你给我说清楚!”于中年吼道。

“爹,我怎么会骗你!”说着,于小和信誓旦旦的说道,“爹,我们当即就往东跑,我当时想着,带着人赶紧的先找到你,然后咱们找机会打。本来想着,匪徒到达关卡的时候,甄诚会给我帮助,然后帮我打,结果……他们一枪不放,就这样看着我们挨打!”

“甄诚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于中年吼道。

“然后我们离开之后,那匪徒竟然还和甄诚对话,你说,要是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敌我关系,怎么可能对话,而且称呼还很亲昵,想来,这甄诚是想当这张家口的县长了,爹,你必须给我做主,也必须给甄诚一个教训!”

于小和哭的稀里哗啦,于中年安慰着他,“行了,你也别哭了,要是他甄诚真的敢和匪徒结伴,我于中年绝对不会放过他,你这边也赶紧整理部队!“

“爹,现在身后没有匪徒追来了,我现在只剩下几十号人,很多人都跑了!”于小和说道。

于中年点着头,“这件事儿我知道了,现在想起来,这张家口还是比较安全的是吗?”

“是,匪徒没有打张家口,甄诚也没有主动出击打匪徒,这一点我是很奇怪的,这些匪徒像是疯狗一样,就打我!”

于小和把脏水全部泼完,看着于中年,:“爹,咱们现在必须马上进入张家口,这样才能给甄诚威慑,咱们必须进入啊!”

“我知道了!”于中年说完,然后看着中野浩二。

那中野浩二依然看着他,“于县长,现在还去打吗?”

“中野队长,这次麻烦您了!”于中年觉得,只要县城没有大碍,就不会劳烦他中叶队长出马了,这样的话,就不会有这个恩情,不会有恩情,他们就不会来张家口驻防。

“你什么意思?”中野浩二问道。

“嘿嘿!”于中年说道,“中野队长,下次我一定赔罪,不过,这次是家丑,我必须去正家风,等到家里的事儿处理完了,我就会再去请您出马,到时候,您就驻扎在张家口,张家口还是您说了算才行!”

“你可要想清楚,请神容易送神难,下次,可没有今天这么好说话了!”中野浩二瞥了他一眼,“好自为之!”说完,他就带着人走了。

吃了一口,闷亏的中野浩二,自然不会这么善罢甘休,他想要报复,想要让他于中年为此付出代价。

于中年看着中野浩二离开了,然后果断的转身和于小和说道,“走,现在和我进城!”

但是,于小和拦着他,“爹,北关咱们就不要去了,我担心匪徒有埋伏,咱们还是从南关进吧!”

“嗯,有这个可能,走,咱们从南关进!”说着,于中年就和于小和等人往南关去了。

北关到南关的直线距离差不多有五十来里地,当他们过去的时候,城门的守备一看是于中年,连下令开关门。

当他们进来,于中年就问道,“刚才有枪声,是怎么回事儿?”

谁知道,南关守备说道,“县长,刚才确实有枪声,不过是在北关,我听说,北关损失惨重,甄诚队长都负伤了!”

一听负伤,于中年皱起眉头,然后回头看了一眼于小和。

从南关骑了马,然后于中年和于小和就往北关去。

当他们刚刚一到北关,就看见好多负伤的人倒在地上,艰难的呻吟着。

不敢仔细数,差不多有五六十个负伤的。

北关守备看见于中年过来,赶紧小跑过来,“县长,您可算是来了!”

于中年指着地上的人,然后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北关守备低着头,“刚才遇到匪徒来袭,甄诚队长率领大家英勇的抵抗,不过,匪徒已经被我们打退了!县长您放心!“

“甄诚呢?”于中年问道。

“甄诚队长负伤了,他的胳膊被子弹伤了,已经让人给包扎了,县长,您要去看一眼他吗?”北关守备问道。

“他在哪儿?”于中年问道。

“甄诚队长现在还在城楼上,他说,要坚持到您回来才肯下来!”说完,北关守备让开一条路,“这边请县长!”

于中年心中有些不悦,于小和一种说辞,可是,眼前的这现象是于小和解释不清楚的!

他上了城楼,然后看见一个人,头上缠着绷带,胳膊上打着石膏,这哪还像是一个正常人?

听见脚步声的甄诚立马扭头看着,然后一惊讶,满眼的泪水,“舅舅,你终于来了!“

“舅舅,你终于回来了!”

说完,他一瘸一拐的往前走,到了他舅舅跟前,然后就抱住了他!

于中年看到此情此景,怎么能够不高兴,怎么能够不骄傲,为了张家口,他甄诚真的是受了太大的委屈了!

“甄诚,过来,我再看看你!”说着,于中年看着甄诚,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家伙这么重的伤,竟然还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这里只有一把椅子,没有险情他就坐在那里。

两只眼睛透露着和他名字一样的兴致,真成!

“好小子!好小子!”

于中年拍着他的肩膀。

“舅舅,外甥没有给你丢脸,我们打跑了一波敌人的进攻!”甄诚说道。

“嗯,我看的出来,伤了这么多的人,这敌人也够厉害的!”于中年说道。

“哎,说起来,这事儿也怪我!”甄诚说完,然后看见了他身后的于小和,瞥了他一眼,“舅舅,打仗的时候,于小和带着人来了,可是他的身后是那么多的敌人,我不敢放开城门,想着,让他们往东走,然后我这边趁机给敌人重创,结果,于小和带着人就跑了,对,是跑了!根本不回头和敌人打!当敌人靠近我们关卡的时候,我先是和他们骂了一架,然后就让人打击敌人,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敌人竟然有迫击炮,有重机枪,我当时就奇怪了,为什么敌人会有这么先进的东西!”

“甄诚,你想说什么?”于小和大声问道。

“于小和你自己心知肚明,你要知道,你当时带了多少人,剩下多少人?还有,你们丢盔弃甲的,迫击炮是不是你们留给敌人的?我现在怀疑你串通敌人,把物资全部给了敌人!”甄诚吼道。

“你胡说什么?”说完,于小和过去推搡着甄诚。

“哎呦,哎呦!哎呦!”

甄诚假装疼痛的吼叫着。

于中年怒喝一声,“放肆,还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听见于中年生气了,于小和赶紧放开甄诚。

“爹,他胡说!他根本就没有和敌人打!”于小和说道。

“别叫我爹!”于中年吼道,“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这一棍子打的于小和有些懵,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说这样的话,是让于小和根本就没有想到的。

他只能低着头,然后把所有的愤怒全部撒向甄诚。

但是,甄诚却没有想到要见好就收,“舅舅,那些敌人看见于小和好像好欺负似的,然后他们没有想到要打咱们县城,直接去打于小和的主力部队,我一看这样不好,搞不好他于小和会全军覆没的,尽管我和于小和只见有什么矛盾,但是,在大局跟前,我还是分的清楚的!”

说完,甄诚指着城楼下,“舅舅,当时,一百多敌人追击着他五百好人,我连下令让人打开城门从背后打击那敌人,总之,我打伤打死敌人差不多有五六十号人。后来,是敌人先投降的,我想着,我这边也伤了不少人,再打下去,我也会吃亏,反正,敌人不再追击于小和了,我就下令让咱们兄弟们撤回来,然后敌人把他们的人的尸体搬运走了!”

“还是你深明大义呀!”于中年感叹道。

“舅舅,我这个人才疏学浅,但是,我知道打仗拼的就是一个义气,我只要能够照顾好我的兄弟们,不管我怎么样,大家好,才是真的好!”甄诚拼尽全力说出自己的不容易,让于中年深信不疑。

“舅舅,您处罚我吧,这次打仗,本来能够以极小的伤亡换取最大的胜利,结果,你也看见了,咱们上了四五十号人,这些人,是在我的失误的领导下才这样的,舅舅,我愿意受罚!”说完,甄诚就给于中年跪下了。

于中年赶紧把他扶起来,“说什么呢!”

他赶紧说道,“你已经做了很不错了,打仗勇敢,舍生忘死,已经让我感激涕零了,幸好,我把你安排在了县城关卡,如若不然,还不知道张家口现在在谁的手上呢!”

于小和不敢吭声,现在他要说话,那就是找死。

“舅舅……”甄诚喊完于中年的名字,然后一下子就哭了起来。

“舅舅,您责罚我吧,但凡我当时有一点办法,也不至于让这么多兄弟们受伤,但凡我再勇敢那么一点点,说不定就能够把敌人全部消灭!”甄诚哭诉道。。

“不要哭了,这事儿我已经明白了,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于中年把甄诚扶起来,然后给她擦了擦眼泪。

“现在我去想办法让兄弟们在聚起来,不是跑了很多吗?张家口不能没有人!”于中年说完,拍了拍甄诚的肩膀,“行了,甄诚,你先回去休息!”

抗日之暴力军团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