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65519) 超级鉴宝师 [1426]第1420章 慈父多败儿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426]第1420章 慈父多败儿

[1426]第1420章 慈父多败儿

郭伟和袁新把昏迷的张峰从交警队带出来以后,很快,张峰便被关进了审讯室,奈何他的药劲还没过去,始终无法正常审讯。

中市,某高档小区内……

欧阳南正在书房内写着毛笔字,这是他几十年来雷打不动的习惯。每次吃饭前或者晚饭后他都习惯沏上一壶茶,慢慢的品着茶的清香,在袅袅升起茶香的室内安静的写着书法。

欧阳远坐在桌前慢慢的边喝茶边玩手机,反正他对那些书法和山水画一点兴趣都没有,要不是父亲叫他来书房,他早就出去玩了,今天还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去嗨批呢。

但是欧阳远深知父亲的脾气性格,现在他的创作,谁最好也别打扰他,除非是自己那个貌美如花的妈,否则打扰他的人后果必定十分惨烈。

欧阳南提笔运气一气呵成,在纸上写下了宁静致远四个字,然后说道:“小远啊,你过来看看这四个字写的如何?”说着他颇为得意的放下毛笔,回到茶桌前浅浅的押了一口茶。

欧阳远虽然心里无奈,但他还是走了过去,假装十分欣赏的样子看着桌上的字画,只是心里却早已跑到外面去了,欧阳远心思不在这里,自然是逃不过老狐狸的双眼。

欧阳南坐在椅子上忍不住摇了摇头,现在自己在位尚且能管管这个不孝子,要是有一天自己不行了,就凭他这个这个德行,还不知道多少人想要用他来报复欧阳家。

“行了,我知道你对这些东西没有兴趣,过来坐吧。”欧阳南放下杯子对儿子招了招手。

看到自己心里的想法被识破,欧阳远放下字画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赶紧走了过去,也跟着一起在桌旁坐了下来。

平时父亲对他都是放养式管教,也从来不限制他出去玩和什么人接触,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突然对他开始管教起来了,这让欧阳远很是不解,家里又没有什么事情。

欧阳南看着这个自己小儿子,他和妻子相爱一生,先后育有一女一子,大女儿还好,十分懂事,也早已成家,只是这个小儿子从小到大可是没少让他操心。

不过作为欧阳家唯一的接班人,全家上下对欧阳远都寄予了十分高的期盼,还好欧阳南虽然生性顽劣,但是他异常的聪明,从小就知道和什么人应该说什么话,也十分明白这自己的目标是什么。

在他十几岁的时候他就和欧阳南摊牌说过,他知道自己以后要接管欧阳家的一切,而且他要进入机关单位,他也一定不会让欧阳家丢脸,只是希望在他出去玩的时候家里不要太过严格的管束他,人生短短一辈子,他可不想就全部被事业和家庭给栓死了。

欧阳南当时听到他这番话也觉得很震惊,完全不能理解这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说出来的,不过同时儿子这番话也给了他一个很深刻的反思。

毕竟是两代人,出生的环境和所受的教育完全都不一样,想他们年轻的时候只知道埋头苦干,可辛苦了一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钱还是权?

现在这两样欧阳家都有了,可是他们还是活的兢兢业业的,当初还在低位的时候,每天都活的提醒吊胆的,生怕逾越雷池半步。

现在好不容易可以掌握主控权了,他没道理让儿子走他的老路,现在正是他年轻需要接受新鲜知识和文化的时候,为何不撒开手让儿子出去好好享受生活呢。

而且现在家里又不是没有钱让他去挥霍,也不是没有权势可以保护他,没必要让儿子陪着自己这个糟老头子每天闷在家里,这样岂不是太委屈他了。

所以欧阳家一直对欧阳远都是这种放养式教育,今天父子二人从华市回来以后在家里陪着家里的女主人吃完饭,欧阳远便急着要出去,这才被欧阳南给叫住了。

“你现在闯了这么大的祸,自己一点都不知道收敛一些,还要往外跑,你就不能安安分分在家好好陪陪你妈?”欧阳南似乎对儿子的行为十分的不满。

欧阳远显然没想到父亲还在在意这个事情,说道这里他也十分不理解父亲的所作所为,明明是可以一劳永逸的事情,都是因为他说要把那个人送到有关部门去,这才留了一个祸害。

“爸,说到这里我真的十分不明白,下午的时候为什么还要把他交给华市的交警队?直接让夹子处理完不就好了吗,你这样岂不是留下了一个祸害,他都看到我的脸了,到时候万一想起来过来指正我怎么办,我真是搞不懂。”

欧阳南一想起这件事情还显得有些生气,他不知道父亲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突然善心大发,还留下这个人的性命,听夹子说他好像叫张峰,对了,是张峰。

这个张峰可是已经看到他的真面目了,要是等他的药效一过,那边开始提审的话,他岂不是就被招了出来,虽然他已经听到父亲打电话打点好了一切,可总归觉得留下张峰迟早会是个麻烦。

“你现在知道着急了?刚才不是还要着急忙慌的出去玩儿吗?现在知道怕人家把你供出来了!”欧阳南冷哼了一声,看着现在才开始心急的儿子。

都这个时候了心里还想着玩,什么事情都得他这个老鬼在后面替他擦着屁股,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他了,这辈子做牛做马在这里替他还债。

欧阳远被父亲这么一训斥,心里自然是不高兴,他十分不满的说道:“那我之前说要了结了他,不是您非要留着吗,我不知道您这么做到底是什么用意,反正要是我是不可能留下他的命的,迟早是个隐患!”

欧阳远心里暗暗的觉得张峰以后肯定是个大麻烦,万一他还有残留的记忆怎么办,这药是刚开发出来的,连那边都说还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也不知道父亲怎么就敢这么赌一把!

“哼,想起来?他凭什么想起来,这么多年来那边就没有失过手,等到他想起来的时候案子早就完结了,这可是在国内,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以为是国外没有死刑吗?”欧阳南此时一改之前一脸慈眉善目的样子,恶狠狠的说出了这句话。

原来他们只是去华市办事,根本无心惹任何人,只是欧阳远当时接了母亲的电话,问他们能不能赶回家吃完饭,但是欧阳远一口就答应了下来,由于心急回家陪老妈吃饭,所以车子开的飞快。

哪知道在闯红灯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把一个老太太给撞飞了,当时想着赶紧先回去,让夹子打个120把人先送去医院,到时候再安排人过来处理。

谁知道好死不死一下撞到了张峰的面前,这也怪张峰今天的确倒霉,本来自己人就不舒服,还碰上这么档子事情,直接就管上闲事了。

可惜他管的却是一个他管不起的闲事,欧阳家在中市权势滔天,虽然华市不是他们的主场,但是以欧阳南的势力,在华市摆平一个肇事逃逸还是很轻松的。

张峰的出现显然打乱了他们原本安排好的计划,无奈之下欧阳远只能对张峰痛下杀手。可是在最后关头欧阳南心里还是退缩了。

要是这在是中市,那没的说,这些事情十分好摆平。只是人是在华市撞的,而且均有摄像头拍摄,再加上这个年轻人要是再凭空消失,那事情就更不好办了。

过完年马上就是纪要大会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中市的风波愈加的凶狠,他可不能再给自己落下什么把柄在别人手里,看来只能让这个年轻人来背这个锅了,否则这件事情还真是太棘手。

所以欧阳南示意儿子给张峰注射了他们刚得到的新研发药水,这个药水一打下去整个人就都会失忆。这个药水会破坏人体大脑内的结构,让他们变成一个木讷的人。

只是因为药水刚研发出来,稳定性不是很强,据那边的报告说,很可能只能在段时间内起效,或者是只能抹掉片段的记忆,这些不稳定的因素都将直接影响到使用效果。

当时他们去华市拿到这个东西也只是觉得好奇,想着拿回来自己在小动物身上试验一下,没想到还就这么好巧不巧的被张峰给碰到了。

但是情急之下也没有别的办法,要是张峰醒过来肯定就会把他们指证出来,而他们也需要时间去做一下处理工作,所以欧阳南才允许儿子在张峰身上做了这些手脚。

毕竟这关乎到他儿子的未来前途,他不能袖手旁观,只能怪这个年轻人倒霉了。

把张峰扔在交警大队外面以后他们便回到了中市。一回来欧阳南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打了好几通电话,直到一个小时以后才出来吃饭,这让欧阳南的母亲一直频频在问儿子到底出什么事了。

欧阳南自然是左右而言他,不敢对母亲说出事情的真相免得她担惊受怕的。

要是说欧阳家还有谁保持着一颗善良单纯的心的话,那就非欧阳南的母亲舒萍莫属了。

舒萍出生在一个官宦家庭,从小就是被娇生惯养的。从小打到就是衣食无忧,一副不是人间样的样子。

从小心里就渴望着一段美好的爱情,和一段幸福的因缘,也正是因为这样,她一直把平凡简单的生活过的如诗如画般梦幻。

超级鉴宝师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