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90351) 策世 [5]第五章 英招司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5]第五章 英招司

[5]第五章 英招司

丁小秋见董三哥吓破了胆,估摸着此人应该是自己绝对招惹不起的角色,于是学着董三哥连连磕头赔罪,直呼饶命。

黑衣人却笑着问道:“你这刀法不俗,绝非一般武夫,可是师承自六道中哪一道?傀儡道还是截杀道?”

丁小秋闻言大惊,此人只与自己交手不过数十招便能猜出个大概,不简单!

于是只得老实答道:“回大人,小人随师父习练过几年截杀道的刀法,可奈何我师徒二人无天赋修行内功,所以也只习得了些粗鄙的外功招式,让大人见笑了。”

黑衣人却不以为然的说道:“嗯,我说这刀法怎的如此眼熟!起来吧,像你这种只习得六道外功的无天赋者倒也有些,不足为奇。”

话音刚落,又有两道黑影从天而降。

此二人也皆是一身黑色的制服。一人身形魁梧精壮,腰间挂着一副闪亮的精钢拳套;而另一人腰间则别着一柄短刀,身后背着一个半人高的大木箱。

董三哥忙将丁小秋拉到了一旁,小声道:“这三人都是英招司的总旗,千万莫要再出声妨碍他们办案!”

丁小秋虽然有很多的疑问,可此时也只得点头退开。

长剑黑衣人对二人招了招手:“邢猛、陆千机,你们快来看看,此人果然还是出事了。”

背着大木盒的陆千机蹲在了尸体旁,扭头对长剑黑衣人问道:“郭阳,此人就是御林军中的长史官廖时松??”

郭阳点头道:“正是!此人数月来行踪诡异,被安插在军中的耳目发现,看来都统大人的忧虑还是对的,暗中的那股势力蛰伏了这么些年,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陆千机又问道:“那依你看,这廖时松是被何人所杀?又是为何被杀?”

郭阳沉吟道:“我分析这廖时松是在与这股势力做着什么暗中交易,估计条件没谈成,对方为了身份信息不外泄,所以杀人灭口…总之,先验一下尸体再说!”

陆千机点了点头,将尸体周身外衣褪去。

“你看,尸体脖颈处有一处明显的手印,颈骨碎裂!此人一定气力很大,竟能单手捏碎廖时松的脖子。”

郭阳沉默不语,微微点头。

陆千机指着尸体胸口继续说道:“你再看,胸口明显塌陷,胸骨尽断,脏腑惧碎,从此处来看,凶手只用一拳便已取了他的性命,捏碎颈骨纯属多余,也许对方是为了保险起见才多此一举。”

郭阳摸着下巴说道:“只徒手一击便能碎骨捣心,这种霸道的气力只有……”

说到这里郭阳顿了顿,和陆千机一起齐齐扭头望向邢猛。

邢猛点头,道:“不错,你二人的分析是正确的,凶手和我一样应该是铁山道的!不过此人的撼山功貌似只达到了二层,若是我的话,一拳可以在胸口轰出一个血窟窿!”

郭阳扬起了嘴角:“哼,这下子有趣了,这股暗中势力如今竟然也有修士参与了进来,难道死灰要复燃了么……”

郭阳扶着腰间的细剑来回踱步沉思着,突然对呆若木鸡的董三哥说道:“你二人先回衙门去吧,我们要讨论案情你们不便多听,此案就交由我们英招司了。”

董三哥连连作揖称是,拉起丁小秋正欲走,却又被邢猛叫住了。

董三哥讪笑道:“不知这位总旗大人还有何吩咐?”

邢猛说到:“你们这些衙役最近查一查,看看这庆阳城内,包括附近城郊,有没有近日突然关门停业的铁匠铺,若是有,速报与我们。”

丁小秋一听要费力气逐一排查铁匠铺,心里立即不乐意了,心想这铁匠又没什么油水可敲诈的,完全不符合自己金钱至上的行为准则啊。

于是没好气的问道:“查铁匠铺??这和此案有何瓜葛??”

董三哥正欲责备丁小秋多嘴,邢猛却对他摆了摆手,说道:“铁山道的修士大多以做铁匠为谋生手段,此人既是在庆阳城内被铁山道修士所杀,那么查查附近的铁匠铺也是理所应当的!”

董三哥害怕丁小秋再次出言不逊,忙满口答应,然后拉着他逃命似的跑出了胡同。

气喘吁吁的跑回衙门,丁小秋望着惊魂未定的董三哥问道:“三哥,那英招司到底是个什么来路,瞧把你吓的。”

“诶呀,你呀你呀……”

董三哥用手指敲了敲丁小秋的肩头,又把脑袋探出门外,确定四下无人后将门关上,这才低声说道:“你说话可真是不知道轻重,那可是一帮阎罗啊!”

“啥?”

原来,这英招司大昊朝先皇设立的直属独立机构,不隶属三省,也和六部二十四司没有关联,是一个只听命于皇帝的特种机构。

由于江湖上四散的六道修士们不是一般官差能够应付的,一旦他们犯了案,极难抓获。所以朝廷收编了一批修士成立了英招司,其成立之初的目的是用来专门缉捕犯案的修士。

如今当朝皇帝为了稳固中央政权,英招司的职能也逐渐转换为了以监督朝中及各地官员为主,并且被赋予了先斩后奏的权力,若是发现了不利于朝纲稳定的势力,哪怕只是一些苗头征兆,他们也会不择手段的将其消灭。

听到这里,丁小秋连连咂嘴:“啧啧啧,怪不得你吓成那样,那英招司竟有先斩后奏的权力。”

董三哥点头道:“那是!除了先斩后奏,他们还有独立的审判权!别看刚刚那三位只是英招司的总旗,论官不过正七品,可就连朝廷的三品大员在他们面前也得瑟瑟发抖!”

丁小秋不可置信的问道:“当真??三品大员也不敢招惹他们?”

董三哥回道:“怎么,你不信??前任御史大夫黄秉德你知道不?他就被英招司怀疑与光复会有瓜葛,四名英招司的总旗半夜闯入他家中直接将其抓走,酷刑连上了三晚,黄秉德哪里捱的住,惨死在了英招司衙门的牢中;其家眷也遭了殃,男的被发配边疆戍边,女的被扔进了教坊司,啧啧,惨那……”

丁小秋问道:“说不定那黄秉德果真是犯了事呢?”

董三哥摆手道:“你小子是不知道,当时朝中明眼人的心里是一清二楚,传言是英招司的副都统暗示索要好处,可那一身正气的黄秉德非但没顺从,反而怒斥了他一顿,二人从此结下了梁子。于是英招司就构陷了这桩案子,说白了就是无中生有!可惜了,那黄秉德可是个好官那……”

丁小秋却丝毫没将好官被冤作为重点来听,以他利益至上的行为准则,感兴趣却是英招司只手遮天的那股霸道劲,于是叹道:“哇…那英招司的人肯定在各级官员头上敲诈了不少好处!!”

董三哥点头道:“那是,那些被英招司盯上的官员为了活命,那还不得使劲的讨好他们??就算他们没犯事,可英招司若要无事生非构陷他们那也是易如反掌,听说英招司区区一个从七品的小旗一年就可轻松进账一两千两银子呢,更别提他们上面的总旗、百户、千户那些了,哪个不是富的流油……”

丁小秋听的是双眼直放光,大呼羡慕。

策世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