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8047) 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229]第十八章 什么才叫真正的霸道!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229]第十八章 什么才叫真正的霸道!

[229]第十八章 什么才叫真正的霸道!

海屿城第一高手,厉家的家主为何会出现在这?

荆海懵逼了!

昨日他在房中疗伤,自然不知道厉云涛来过的事。此刻,他的眼神从厉云涛身上移到了慕轻歌身上,只觉得她似乎变得更大高大威武了……才来海屿城一日,就能让厉家主登门拜访,这简直就是要逆天啊!

荆海幼小的心灵,刚刚经历了杀人,还未来得及产生杀人后遗症,就被厉云涛的出现而冲撞的支离破碎。

“哦?有人不知死活的来打扰慕公子休息?”厉云涛眸光变得冷厉,淡淡的扫向地上的尸体。

荆海注意到,厉云涛从头到尾都没有质问杀人之事。

就好像,杀人在他眼中,再稀松平常不过。

“都解决了。”慕轻歌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对厉云涛道:“厉家主请坐。”说话间,已经端起茶壶倒上了茶水。

厉云涛依言走过去,却不忘对门外的家奴吩咐:“来人,把这里收拾干净。”

他话音一落,门外就走进了两名厉家的家奴,他们见到尸体也不见惊慌,而是熟练的将尸体拖了出去,又打来清水擦拭被血液浸染的地板。

荆海木楞的站在一边,看着他们的动作,第一次杀人的恐惧,渐渐的被平复下来。

他此时此刻,似乎才真正的意识到,他所向往的强者世界,生死只不过是最平常的事。只要他离开了小渔村,决心踏入这个世界,那么要么就是他杀人,要么就是人杀他。

这个认识,让荆海的思想突然间成熟了许多。

他再也不是那个渔村里对着外来,对着强者憧憬这美好的单纯少年。他开始意识到了这个世界中的残酷。

自身不强,便不会有人拿你的命当一回事!

荆海看着那些被渐渐洗刷干净的地板,不止一次问自己,‘如果是自己被杀,恐怕也只会这样被清理干净吧。’

“厉家主这么早就登门,可是有什么事?”慕轻歌端起茶杯,放在唇边轻吹了一口,问道。

厉家主点了点头,“今日过来,主要是想请慕公子去见一个人。”

“哦?”慕轻歌似笑非笑的放下茶杯,眸光流转间看向厉云涛,“厉家主想要让我去见白家的人?”

她这句话一出,厉云涛的双眸深处,微微一缩。

就连荆海都注意到他的脸色微微变化了一下,似乎是被他师父的话给吓到的。

虽然慕轻歌还未收他为徒,但荆海也谨记着慕轻歌的那句话,‘要想成为他的弟子,就要现有杀人的胆量。’如今,他杀了人,是不是就算是有资格啦呢?荆海心中自动的把自己冠上了慕轻歌弟子的身份。

厉云涛的神情恢复正常后,微微一笑,看向慕轻歌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忌惮:“呵呵,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慕公子。”

慕轻歌轻笑道:“厉家主过赞了。我还刚进城之时,就听闻了窦家招募家丁,是因为厉家和白家招募了不少流客后,才突然间开始的。”

听了这话,厉云涛露出佩服的表情,对慕轻歌恭维道:“即便这样,慕公子能从这样的只言片语中,猜到我和白家暗中联手,也是极为了不得的。至少窦家的人就猜不到。”

说完,他眼神扫过樰琊和荆海,然后用眼神询问慕轻歌。

慕轻歌读懂他眼神中的含义,对他笑道,“厉家主不必担心,他们都是自己人。”

慕轻歌既然这么说了,厉云涛也不再忸怩。他之言道:“昨日厉某已经向慕公子说了我的心思,今日咱们去见见白家的家主,算是碰个头,商量个计划。成败与否,也就是在这几日了。”

“好。”慕轻歌痛快的答应下来。

见慕轻歌答应,厉云涛立即站起来,又扫了一眼樰琊和荆海,才道:“如此,我在客栈外等候慕公子。”

他聪明的留给慕轻歌时间,因为他心中知道,自己突然出现,已经打断了之前正在进行的事。

厉云涛离开之后,房间中又只剩下慕轻歌三人。

荆海再次跪在慕轻歌身前,对她连磕三个响头,对她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待他磕完头后,慕轻歌才淡淡的道:“想当我的弟子,要接受的训练,只会比你想象的更加残酷,而且再无退出可能。如果有一天你背叛我,我将亲手杀了你,绝不会于心不忍。相同的,如果你的训练达不到我的要求,就自动走人。还有,不要叫我师父,叫我教官。”

“教官?”荆海怔怔的叫出这个陌生的名词。

“嗯。”慕轻歌几不可查的点了点头。比起师父、老师之类的词,她还是觉得‘教官’比较顺耳。这算是前世后遗症么?

慕轻歌从椅子上站起来,对他道:“记住我的话了吗?”

“记住了,教官!”荆海认真的点头,清秀的小脸紧绷成线,浮现出于年龄不符的成熟。

眉宇间的稚嫩,似乎在一夜之间退却。

“你们两个跟着来。”慕轻歌丢下一句,便走出了房间。

樰琊立即跟上,荆海跟在她身边,偷偷的问:“姐姐,那以后我是不是要叫你师娘?”

樰琊双颊一红,想起之前慕轻歌让荆海将错就错的事。她故作镇定的道:“不必,你还是叫我姐姐吧。”

“呃?”荆海脑中思绪转不过弯了。

见他一脸发懵的样子,樰琊只好淡淡解释一句:“我不是他的妻子,只是他的侍奴。”

一句话,说清楚了她和慕轻歌之间的关系,也让荆海听出了话中的淡淡伤感。

原以为这么漂亮如仙的姐姐,是自己师父的妻子,却想不到只是侍奴?突然间,荆海对自己的这个教官师父充满了好奇。

两人跟随慕轻歌走出了客栈,在客栈门外,厉云涛坐在灵兽拉着的华丽车厢中等候。

这辆灵兽车,可不是石家二叔那辆车可比的。

就连拉车的灵兽也不是一个等级。

更别说,那被装饰得十分华丽、结实的车厢了。

慕轻歌淡淡扫过一眼,心中升起无限感叹。在临川,灵兽是何等令百姓恐惧的存在。可是,在中古界,灵兽却被人类任意驱使,与家中豢养的牲口并无不同。

当慕轻歌三人出现时,厉云涛也在车上掀开了窗帘。

他向慕轻歌轻点颌首,后者便上了车。樰琊也跟着坐了进去,而荆海却知趣的坐在了车夫旁边,没有进入车厢。

人齐之后,车夫驾驶灵兽,缓缓离开了客栈。

车离开的方向,并不是白家的府邸,而是城外一个庄园。

庄园地处偏僻,位置隐秘,倒是个密谈的好地方。

路上,厉云涛向慕轻歌介绍,“这处庄园,是我的一个宅子,四周都是厉家的人,一般人根本无法靠近。这件大事,在这里商谈最为安全。”

慕轻歌微微点头,不置可否。

实际上,所谓的安全都是相对而论的。

就像是所谓的强大,也是相对而论,而非绝对。

“慕公子,我的本意是想联合白家先灭掉窦家之后,借此削弱白家力量,然后趁其不备,再一举拿下白家。今日,我本不想让你和白家的人见面,可是白家那边却收到了我与你见面的消息,猜到了我想拉你入伙的打算,所以他们要求必须要见你一次。”厉云涛对慕轻歌道。

慕轻歌笑道:“见了我之后,先进行恐吓,让我放弃利益。如果不行,就谈清楚利益之分是吗?”

厉云涛脸上并没有闪过尴尬的神色,而是对慕轻歌的话点点头,安慰道:“慕公子放心,我承诺你的事,一定会兑现。等见了白家的人,无论他们说什么,你都不要计较。”

慕轻歌笑而不语,视线从厉云涛身上移到了窗外。

厉云涛心中打着打算,她很清楚。

将她引入局中,怎么走,可就由不得他们做主了。

车子,驶入了庄园之中。

庄园里,或许是为了防止有人偷听,几乎没有什么人影。

下了车后,慕轻歌三人也是厉云涛亲自带领,朝着议事的花厅而去。

他们到达时,花厅中已经坐了两人。

这两人模样有几分相似,年龄却相差了二十几岁。不难看出,这是一对父子。

见厉云涛进来,那两人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当看到慕轻歌三人后,两人表情中没有掩饰的露出一丝轻蔑,便坐下。

似乎根本看不上慕轻歌三人。

这样的见面,慕轻歌丝毫不在意,只是带着樰琊和荆海两人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

刚坐下,就感到两道火热的视线朝他们这方落下。

她微微抬眸一看,就看到了白家的那位少爷,正双眼炙热的盯着樰琊。而樰琊,却不耐的蹙了蹙眉,微微侧了侧身子,避开那灼热的视线。

如果不是因为不想坏了慕轻歌的事,樰琊早就出手教训这大胆之徒了。

“来,我为大家介绍一些。这两位是白家的家主白敬庭,少主白潇。这位是慕轻歌,慕公子……”

“白少主对我身边的女人很感兴趣?”慕轻歌突然开口,打断了厉云涛的话。

这话一出,就带着年轻人争风吃醋的火药味。

厉云涛有些诧异的看向慕轻歌,似乎在他之前的接触中,并未发现慕轻歌是一个为了美色,与人争风吃醋的人。

而那白潇,白少主听到这句话后,只是微微一愣,就毫不掩饰的点头,“不错。本少主的确看中了她。怎么?慕公子愿意割爱?”

白敬庭并未阻止儿子的胡闹,似乎也有心想让儿子给慕轻歌这个外来人一个下马威。

而厉云涛在猜不透慕轻歌的用意后,也只能沉默以对。他只能在心中期盼,慕轻歌不要为了一个女人,而坏了自己大事。

慕轻歌微微一笑,对白潇道:“白少主会错意了。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的东西,我的人,若是有人敢觊觎,那么我会先挖了他的眼睛,再割破他的喉咙。”

这话一出,白潇和白敬庭同时色变。

尤其是白潇,在海屿城中,何成有人敢对他说过这样的话?他脸色一冷,眸光狠戾的看向慕轻歌,“你!”

慕轻歌的话,让白家父子不忿。

却让樰琊心中隐隐感动。慕轻歌霸道的话,让她有一种被保护的感觉。哪怕,她心中清楚的知道,慕轻歌答应让自己留在身边,是为了什么。但她还是被打动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油然而生。

一道紫灰色的光,猝不及防的朝慕轻歌面前甩来。

白潇毫无顾忌的出手,誓要狠狠教训慕轻歌。

这突来的一招,让荆海大惊失色,就要扑倒前面去挡住。却被樰琊一把抓住了手臂,阻止了他的贸然行事。

这即将突破灰境的攻击,白敬庭和厉云涛想要阻止,都绰绰有余。

然,他们却都默契的没有出手。

慕轻歌嘴角闪过一丝不留痕迹的淡弧,那道朝她而来的攻击,来到她眼前时,她依旧纹丝不动。

就在白潇以为她被这道攻击吓傻时,这道凌厉的攻击,居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在慕轻歌眼前碎裂。

那些紫灰色的灵光,碎裂成星辰,缓缓落下。

而就在它们即将消散之时,慕轻歌却一挥袖,卷起这些星光,凝成圆球,扔向了白潇。

这一幕,出乎了众人意料。

那向白潇而来的攻击,比起之前更快。

快得白敬庭想要出手阻止,都只是让自己的手掌被擦伤。

光球瞬间来到白潇面前,在他胸口炸裂。

砰!

一声巨响,在花厅中响起,白潇惨叫一声,从位子上飞出,重重撞在了后面的墙上,猛地吐了一口血。

“潇儿——!”白敬庭大惊失色,忙跑过去检查儿子的伤势。

厉云涛看向慕轻歌,悄悄点了点头,也跟着走了过去。

慕轻歌依然安然未动的坐着,对于那边的情况,她丝毫不见担心,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这样的淡定从容,白潇的惨状,让荆海看得心潮澎湃,激动极了。

在白潇对樰琊露出那种侵略性的眼神时,他就已经很想说些什么。但他却知道自己人微言轻,又没有本事,根本做不了什么,强行出面,不过就是连累师父罢了,所以才一直忍着。

可以说,慕轻歌强势的行为,让他心中出了一口恶气,对慕轻歌的崇拜简直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你!我儿不过说了两句,你居然下如此重手?”白敬庭检查了白潇的伤势之后,他厉声的对慕轻歌讨要说法。

慕轻歌却丝毫不见心虚的对他笑道:“白家主这句话,应该在白少主对我出手时就说出,或许还有些威信可言。现在说出这样的话,不觉得太丢脸了么?打不过也就算了,输不起,就让人看不起了。”

“你……你……”白敬庭气得不知该说些什么。

原本,他是要给慕轻歌下马威的。要让她知道,海屿城的利益不是什么外人都能分一杯羹。

可是,这突来的一出,却让整个形势翻转了过来。

被教训的不是慕轻歌,而是他们白家。

白敬庭气得脸色发青,白潇倒地不起。

慕轻歌却看向了厉云涛,对他直接道:“厉家主,你打算何时动手?”

厉云涛似乎也没有想到慕轻歌会借由一件小事,让白家的人都无话可说。听到慕轻歌的话后,他才道:“大致已经布置妥当,只要寻个机会,对窦家……”

慕轻歌有些不耐的站起来道:“两个家族对付一个家族,还需要仔细谋划么?直接开打就是。”

嘶——!

白敬庭愣住了。

厉云涛也愣住了!

他们谁也没想到,会从慕轻歌口中说出这么霸道强势得任性的话!

什么叫直接开打?

卧槽!要不要那么简单粗暴?

这孩子以为这是游戏么?虽说两家打一家,势力绰绰有余。但是也不能不计较损失啊!

白敬庭恨恨的看向厉云涛,直接吼道:“厉云涛你从哪找来的一位爷,这么牛气?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么?”

他话中带着毫不留情的讥讽。

厉云涛听得脸色一阵白一阵红,他也不知道今天的慕轻歌是怎么回事。

昨日去见她,分明还觉得她年纪轻轻,却心思缜密的。怎么今日就变得莽撞起来?

慕轻歌却冷笑道:“势力不及时的谋划叫做稳重,势力超过的谋划,叫做多余。既然有足够的实力碾压,就直接上,何必再谈些虚的?”

她这番狂妄的话,说得白敬庭和厉云涛都是一愣。

慕轻歌在这时又讥笑道:“厉家主不是海屿城第一高手么?厉家和白家的高手,再加上招募而来的流客,几乎是二打一的局面,都还要对一个窦家畏首畏尾?这样明显的局势,还需要什么精密的谋划么?”

“这……慕公子,就算如此,我们是不是也要好好计划一下?”厉云涛感到额头有些冒冷汗。

慕轻歌眼睛余光扫向他,笑道:“好好计划,慢慢等候,等到窦家有所防备的时候再出手?你们也都说了,窦家突然招募家丁,就是因为察觉到你们两家的动态,这说明他们已经起了疑心。你们不抓住机会,打他个措手不及,居然还要给你敌人准备的时间,实在是可笑之极。”

眼神中浓浓的鄙视,让厉云涛和白敬庭都无言以对。

他们忽然间觉得,慕轻歌说的是对的。

他们再谋划下去,难道真要等到窦家都有所准备了,再出手么?那还打个毛?

厉云涛一咬牙,下定决心道:“好!我这就回去召集人手,今晚就出击!”

说完,他看向白敬庭,似乎在逼他表态。

白敬庭脸色难看。

他似乎心已经被说动,但是又气不过昏迷的儿子,久久不肯表态。

慕轻歌不屑的讥讽道:“妇人之仁。”

四个字,刺激得白敬庭顿时红了双眼。他对慕轻歌道:“好!今日就灭了窦家。等把窦家的事解决之后,我再与你算算今日伤我儿子之仇。”

说罢,他对厉云涛道:“厉家主,我就先回去了。今晚子时三刻,我会带人前往窦家!”

白敬庭带着昏迷不醒的白潇匆匆离开了厉云涛的庄园。也不知道是着急跟白潇诊治,还是焦急回去召集人马对付窦家。

花厅中,只剩下厉云涛和慕轻歌三人。

他对慕轻歌道:“既然时间已经定下了,慕公子就现在此休息吧。今晚行动时,我再来此接慕公子。”他不希望慕轻歌再回客栈,至少在行动开始之前,慕轻歌必须要行动在他的眼皮底下。

对此,慕轻歌并未反对,而是点头应下。

搞定了慕轻歌这边,厉云涛便匆匆离去,只是留下了庄园中的仆人小心伺候着。

直到此时,荆海才听明白,自己的师父要联合厉家和白家,对付窦家!

“教官,为什么要对付窦家?”荆海想不明白的问。他一直以为,海屿城是和平的,三大家族鼎足而立,相互制衡。

慕轻歌抬眸扫了他一眼,将他的心思都读在眼里。

“利益,使人疯狂。厉家和白家对付窦家,是为了海屿城的利益。他们谁都想要吃最大的那块肉。而我对付窦家,是因为窦家已经对你,对我起了杀心。既然有人要杀我,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在他还未动手之前,杀掉他,以绝后患。”

慕轻歌的话,让荆海陷入从未有过的思考。

他想要说什么,可是一想到被自己杀死的那个杀手。从师父的话中,他能听得出,那个杀手是窦家派来的人。还有之前在街上,窦家的人也如看笑话般,逼着石波杀了自己。那不是恐吓,而是事实。

人命,对于有权有势的人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小海,你记住这是一个实力代表地位的世界。这是一个拳头大过道理的世界。这也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不需要同情,也不需要廉价的善意。你要对人好,亦要看这个人是否值得。将你心中柔软的地方留给值得的人就够了,其余的人,你只需要展露你的刚强。”慕轻歌看着荆海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

樰琊站在她身后,也是仔细的听着,认真的想着每一个字。

她比荆海接触慕轻歌更深,见过她对待手下的态度。

似乎也更能体会她话中的真正含义。

慕轻歌对荆海道:“你今晚跟在我身边,好好看着这个世界,认清这个世界。”说完,她便独自走出了花厅。

进入中古界后,她绝不会浪费一分一毫的修炼机会。

慕轻歌走了之后,荆海看向樰琊,问道:“姐姐,我师父……不,教官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啊?”

樰琊微微一笑,凝着慕轻歌离开的方向,淡淡的回答:“他是一个很复杂,又很纯粹的人。”

“复杂,又纯粹?”荆海嘴里重复着樰琊的话,完全听不懂。

樰琊低头看向他,对着这个从小渔村走出来的少年露出一个纯净的笑容,安慰道:“你现在不必想太多,记住你师父说过的每一句话,按照他的吩咐做事便是。等将来你见多了,有些现在想不通的,就会慢慢变通。”

荆海似懂非懂的点头。

他突然问道:“姐姐,那我什么时候才可以修炼?”

“这个……”樰琊摇头,“要看你师父的安排。”

……

白日,很快就过去。

夜幕,如期而至。

当夜幕降临时,离约定的时间,也就越来越近了。

荆海看着布满星辰的苍穹,有些紧张。对于想要杀他的窦家,他没有同情。他只是从未参与过这样的行动,而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慕轻歌和樰琊出现在他面前,荆海忙走过来,恭恭敬敬的喊了句:“教官。”

慕轻歌几不可查的点头,对他道:“你不用担心。在海屿城中,有我在,没有人能伤得到你。”

“我……我不怕!”荆海鼓足勇气道。

慕轻歌微微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厉云涛果然在子时到来之前,出现在慕轻歌三人面前。

见她要带着荆海一起去,厉云涛不赞同的道:“慕公子,恕我直言。这个小兄弟并未修炼过,带过去恐怕会有危险,不如就留在这里等我们凯旋而归?”

慕轻歌却拒绝道:“不必了。他跟在我身边,自然由我保护。”

她的话,带着一种不容抗拒的威严。

厉云涛即便心中不满,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一行人踏着夜色离开了厉家的庄园,朝着海屿城中窦家所在的位置而去。

“窦家的人,除了家主是灰境三层之外,其他的人都是灰境二层,一层,大多数都是紫境高阶和巅峰。不过,据说他们家有一个老祖在闭关之时,已经是灰境三层,他已经有百年不出,也不知如今还在不在,若是在的话,又是什么修为。”路上,厉云涛将窦家的情况告诉慕轻歌。

“你需要我做什么?”慕轻歌直接问道。

厉云涛笑着道:“其实窦家这边,并不需要慕公子亲自出手太多。只有樰琊姑娘能分担一些窦家灰境的人,我们这方的胜算就已经很大。但若是那窦家老祖真的还在,他若出手,我若来不及回护时,还请慕公子出手收拾这窦家老狗。”

荆海注意到,厉家主说到后面,眸光中凌厉的杀意已经很明显。

“好。”慕轻歌含笑答应。

仿佛厉云涛的要求,对她来说轻而易举。

这样的反应,让厉云涛心中大喜。他压低声音对慕轻歌道:“等解决了窦家,白家那边,就得慕公子多费心了。你放心,我会最大可能的消耗白家那边的力量。”

直到此时,荆海才知道这厉家主要对付的不仅是窦家,还有白家!

他被厉云涛的野心吓了一跳,也隐隐担心起自己师父起来。

在他看来,厉云涛既然连白家都要杀,那么事成之后,利用完了师父之后,又会不会对他们下杀手?

荆海的脸色有些发白,他看着慕轻歌,眼中带着担忧。

“你不用担心,你师父心中有分寸。”察觉到他的异样,樰琊在他耳边低声安慰。

对!师父那么厉害,肯定早有准备的。

荆海在心中安慰自己。

这时,他就听慕轻歌道:“我答应你的事,你放心。你答应我的事,也请记得实现。”

厉云涛笑道:“慕公子放心,厉某不是言而无信之人。”

“这样最好。”慕轻歌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结束了谈话。

厉家的人要在夜里进入海屿城,十分容易。何况,车上坐着的人,是厉家的家主,厉云涛。

轻松进入海屿城后,厉家的马车朝着窦府而去。

……

夜幕之下,海屿城的居民们都陷入了梦乡之中。

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夜与以往并无什么分别。一觉醒来,又是新的一天。但是,他们却不知道在这黑夜中潜藏的杀机,正在慢慢展现。

无数黑影,悄无声息的包围了窦家的府墙。窦家那些值夜的家奴,还未来得及发出警告,就被割破了喉咙。

厉家和白家打头阵的,都是雇佣而来的流客。

他们杀人的手段更加娴熟,也更加懂得偷袭。

窦家的人,还在各自的院中安睡,却不知死神的接近。

窦家主搂着自己的妻妾睡在床上,隐约中,似乎嗅到一丝血腥味。他恍恍惚惚的睁眼,就听到了一些隐约的金戈撞击之声。

下一瞬,房门就被人撞开,有人跌跌撞撞的跑进来,大声喊道:“家主不好了,厉家和白家联手了!他们已经攻入了内府之中!”

“什么!”窦家主从床上跳起来,从地上揪起来人的衣襟,将他提起来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来人又惊恐的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

这一次窦家主算是听清楚了。

房外的火光,开始越来越近。他恨声的道:“厉家,白家!”说完,他披上衣服,又看了一眼蜷缩在一起,颤颤发抖的妻妾,大步走了出去。

沉浸在睡梦之中的窦家,在夜袭中惊醒。

火光,开始驱散黑暗。

厮杀声,惨叫声,兵器交戈之声,都交汇在一起,打破了这一方的宁静。

白家的人和厉家的人,都跟着流客身后,收割着窦家人的性命。无论他们是否姓窦,只要是窦家出现的人,都难逃刀下。

樰琊代表了慕轻歌这一方的出战。

而慕轻歌却带着荆海,闲庭信步的在窦家走着。

“教官,我们要去哪?”荆海看着眼前血色的世界,好几次不适应的想要呕吐。他避开那些四溅的血液,紧跟着慕轻歌身后,小声问道。

“四处看看。”慕轻歌的回答,让人无语。

仿佛,四周杀人的景象,对她来说早已经司空见惯。

荆海不懂,看,到底看什么?

慕轻歌的四处看看,当然是看看窦家有些什么好东西,比如灵石什么的,宝库什么的。她出了力,总要收点什么才好吧。

还有,战利品和时候分成可不能算是一回事。

慕轻歌带着荆海专门向窦家那些隐蔽的房间,或是打造得比较结实的房间搜寻。一路上,倒是让她找到了些好东西,但是却没有达到预期。

当她走到一处用岩石打造的门口时,里面传来的恶臭,让她驻足。

她看向紧闭的玄铁大门,想了想,一掌劈开。

玄铁大门,应声而倒。更浓的恶臭扑面而来,慕轻歌及时避开,掩住了口鼻。可是荆海却没有那么幸运,被臭气一熏,再加上之前视觉的刺激,他再也忍不住,跑到一边狂吐起来。

等他吐完之后,那气味也散了许多。

慕轻歌这才朝里面走进去。

“教官!”荆海忙追了上去。

进入之后,荆海四处打量,震惊的问:“这是什么地方啊?”

慕轻歌扫了一眼,就已经心中明了。“窦家地牢。”

地牢?

他们进地牢做什么?

荆海心中疑惑。

实际上,慕轻歌进来,纯粹是抱着参观的心态。她想知道中古界的刑具,和临川界的比起来如何。

可是,当他们走到里面一间牢房时,却停下了脚步。

那牢房中,躺着一具尸体,上面伤痕交错,血肉模糊,只能依稀辨认出人的模样。

还有那双睁大的眼睛,充满了不甘。

“石……石波……”荆海盯着地上的尸体,震惊的道。

他没有想到石波居然死在了窦家的地牢之中,他还以为,石波已经回了渔村,又或是加入了窦家。

“走吧。”慕轻歌淡淡扫了一眼石波,对荆海说了一句,转身就向外走去。

荆海麻木的跟在慕轻歌后面,眼眶微红,脸色苍白。

他心中是气恼石波的无情,也下定了决心不会再与他有任何来往。可是,当亲眼看到石波的尸体时,他心中还是有些难过。

“每个人的选择,都必须承受选择后的代价。”感受到荆海心情的低落,慕轻歌只是说了这么一句。

如果石波当初坚定的站在了荆海这一边,又或是没有举起匕首,那么一切或许会不一样。

但,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存在的就是如果。

石波的事,让荆海变得沉默起来。

而慕轻歌也没有过多干涉他,因为有些事必须要靠自己想通。

她只是细细的寻找着窦家灵气波动大的地方,猜测着那是否是窦家堆积灵石的位置。

远离了杀戮的地方,慕轻歌带着荆海走进了一个幽静偏僻的小院。

院门之中,有的是一个没有窗的石屋,唯一的玄铁门也是紧闭着。可是,从里面却散发出浓郁的灵气波动。

仿佛,这里堆了成千上万块的灵石一般。

慕轻歌眸中一亮,就在她准备向前迈步时,一道苍老而威严的声音突然而出——

“何人敢擅闯我窦家!”这声音,如同雷鸣般。

震得荆海双耳发疼,从石波的死中清醒过来。

慕轻歌双眸一缩,立即回到荆海身边,抓起他的肩头,就向空中跃去。

她刚跃入空中,就见那紧闭的玄铁大门猛地打开,一股强劲的气浪摧枯拉朽的冲出,将前方的土地都掀了起来,包括之前她和荆海所站的位置。

慕轻歌眯眼望去,发现在那房间中,堆满了一层层的灵石。而一个老头,正盘膝坐在灵石之中修炼,吸收着灵石中的灵力。

“靠!要不要那奢侈!”慕轻歌低声咒骂了一句。

这老头的奢侈,让她产生了为民除害,打土豪的想法!

“哪来的鼠辈,居然敢招惹我窦家!”灵石堆中的老头,眸光狠戾的射向慕轻歌。

慕轻歌冷笑道:“窦家老祖是吧,有没有闻到窦家子孙的血液味道?不过,这可不是我干的,我只是来打个酱油而已。”

窦家老祖眼神一厉,他果然闻到了不断飘来的血腥味。

“你们敢动我窦家的人!”他爆喝一声,从房中射出,进入天空中,与慕轻歌直接交手。

慕轻歌眸光一冷,将荆海用力一抛,丢入了那满是灵石的房间中。指套一划,玲珑枪在手,与窦家老祖对打起来。

刚一交手,他们这边的动静,就引起了另一边战场的注意。

窦家的人,因为窦家老祖的出现,让他们士气受到了鼓舞。而厉云涛和白敬庭看到慕轻歌居然和窦家老祖打得不分上下时,心中也是充满了震撼。

因为,他们能够感受到那窦家老祖的气息,已经到达了灰境五层。

能跟灰境五层的窦家老祖打成平手,这意味着什么?

厉云涛眸光微闪,他之前还想在利用完慕轻歌后,就杀了他,让他知道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狮子大开口的。

却不想,慕轻歌的实力远超自己想象,看来一切只能从长计议了。

慕轻歌玲珑枪一扫,逼退了窦家老祖。

她失望的摇头,看着他道:“原以为是个高手,却不想只是一个用灵石的灵力堆起来的废物。”

一交手,她就探到了窦家老祖的虚实,顿时没了打下去的心情。

她在窦家老祖狰狞的表情下,使出了惊艳一枪,刺眼夺目的光从枪尖喷出,直接贯穿了窦家老祖的胸口。那颗跳动的心脏,从背后冲出,在空中爆裂。

窦家老祖难以置信的看向自己空空的心房,震惊的道:“你……你……”最终,只能不甘的坠落。

窦家老祖一死,窦家众人都陷入了绝望之中。

白家和厉家的攻击更加凶猛。

而慕轻歌从空中落下,站在那房间前,一挥手,将所有的灵石全部收入空间之中。荆海呆滞的站在她面前,慕轻歌没有一句解释。

她身边,两道白光一闪,身边一左一右的出现了两道俊美妖娆的身影。

荆海瞠目结舌。

而慕轻歌却站在最前面,凝着泛红的夜色,负手于身后,带着狂狷的笑容,喃喃自语:“真正的好戏,现在才开始。”

------题外话------

今天平安夜,大家记得吃苹果哟!

感谢邪风、粉红兔兔、凤傲、九天之雪的五分评价,天璇澜、redlotus、qixiji622、月光树tso、把我们的爱延续、龙飞凤舞之苍穹、verjuice、alive9、九天之雪、vi934baby、晨曦雨荷2、暘暘妈、泡泡5225、tujiongt、138**1521、折翼867的月票支持,邪风的钻石鼓励和鲜花加油,多谢大家支持!祝大家平安夜,周末愉快!

本书由乐文小说网首发,请勿转载!

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