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8047) 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5]第五章 慕公爷,睿王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5]第五章 慕公爷,睿王

[5]第五章 慕公爷,睿王

清晨,露水缠绕草尖。

慕歌躺在一片芦苇之上,身下倒地的芦苇,无声的控诉着慕歌的欺凌。

她早已经醒来,双眸凝视着没有被污染过的蔚蓝天空,还有变幻莫测的白云。在她身边不远处,溪水潺潺,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她到底来了一个什么地方?

慕歌清眸中若有所思。

重生之后,她死里逃生,又勉强杀敌,之后又被性别困扰,紧接着原主之魂突然出现,最后还冒出来个强得不像话的男人,几乎将她的底牌洞悉得一清二楚。

直到现在,她才有时间思考一些问题。

从目前所得的信息,很明显,她穿越的是一个陌生的异世。

而她的异能,在这里似乎也是一个了不起的存在。

另,这个世界应该有着一套修炼体系,而她夺舍的这具身体,似乎并不能修炼。

还有,她名义上的母亲,似乎来历神秘,居然拿得出幻器这样逆天的存在。但,在慕轻歌的讲述中,这个女人似乎并没有和她生活在一起。

最后,她的身份很复杂。在所有人眼中,她是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家世显赫的矜贵子弟,且有敌人。

敌人。

思及此,慕歌双眸危险的眯了起来。

她并未忘记答应慕轻歌的事,而且,不管她是否愿意,在她接收了慕轻歌的身体后,她的家人和敌人,也就一并接收了。

“信息不够,暂时只能知晓这么多。看来要找个时间好好和慕轻歌聊聊了。”慕歌将口中叼着的芦苇一吐,撑地而起。

“还有昨天那三个强大的人。”刚坐起来的慕歌回想昨夜情景,心中不由得又是一沉。

昨夜,当她说出那句‘大逆不道’的话后,她就感到有两道杀意朝她袭来。分分钟,就能将她片成生人片。

而且,那种感觉,让她根本无从反抗,即便她拥有熟悉的异能。

好在,在她感到自己的皮肤要被割开的时候,那个俊美得不像话的男人一挥袖,便将那两道恐怖的杀意挥散。

也就是从那刻,她才清楚,暗中还藏着两个人。

那个男人临走时,对她说了一句话。

他说,在没有自保能力之前,最好不要暴露自己的雷系异能。还有就是,他能让她修炼。

前半句,让她心中有些疑惑。

而后半句,对她的诱惑无异是巨大的。

但,她还是拒绝了。

因为,她受不了他那种该死的,好似心血来潮,随意捡了路边流浪小猫回去养的眼神。

最后,那个男人带着略有深意的笑容走了,从始至终,慕歌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当然,她也没有什么兴趣期待和他下次见面。

不过,若是有一天,她能将他狠狠踩在脚下嘲笑他的时候,她倒是很乐意与他再见。

垂眸,慕歌凝着自己如葱白的指尖,握紧。沉闷的道:“为什么不能使用异能?”这是她的凭仗,他却告诉她随意使用会带来危险?

接下来,又该如何?

“向北走,秦国洛都在北边。我出门日久,爷爷定来寻我了。找到爷爷,你便安全。”突兀的声音响起,把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慕歌吓了一跳。

侧目望去,看到那在青天白日下的半透明人影,慕歌神色古怪的道:“你不怕阳光?”

“我为何要怕?”慕轻歌好奇反问。

得!这个世界的鬼也是与地球不同的。

慕歌嘴角抽了抽,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

……

烈日当空,天气晴朗。

通往洛都的官道上,一人一马却神情恹恹,不慌不慢的走着。

“落日荒原在洛都西南方,沿着这条官道北行,若你加快速度,大约十日便能到洛都。”慕轻歌的魂魄飘在半空,与马上的慕歌并行。

一路上,她在向慕歌介绍洛都的情况。但是,后者那似睡非睡的样子,却不肯定她听进去了多少。

“聒噪。”

淡淡的声音传来,令慕轻歌一愣,眉宇间神情瞬间阴沉下来,不悦的道:“你说什么?”

慕歌抬眸睨了她一眼,答非所问的道:“你一直在我眼前晃荡,不怕魂飞魄散?”

“你!”慕歌的毒舌,让慕轻歌气得半透明的身子都晃了几下,似乎随时会散开。“哼,不用你担心。”忍住怒气,慕轻歌冷哼一声,傲气的撇开视线。

慕歌撇撇嘴角,继续闭目养神。

又走了一会,官道上不见半个人影。

然,就在慕歌几乎真的要睡着的时候,眸光所及的远处,却突然黄沙奔腾,马蹄纷杂。

缓缓睁开双眼,慕歌平静的看着远处如风暴般的尘埃。

“有军队!是慕字旗!”不知何时飘上半空中的慕轻歌突然激动起来。

慕歌仰头看向她,问道:“你不避避?”慕轻歌口中的慕字旗,已经让她猜到了来者何人。

谁知,慕轻歌却突然黯淡下来,从空中缓缓而落,立在慕歌身边:“除了你,其他人看不到我。”

“……”慕歌倒是第一次听她这么说。

突然,慕轻歌神情幽幽的看向前方逐渐清晰的人影,呢喃:“他居然也来了!”其中复杂情绪,引得慕歌侧目。

可是,这妮子却不再继续,而是认真的看向慕歌道:“记住,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慕轻歌。慕府小爵爷!”

小爵爷么?

慕歌抬手摸了摸自己左耳的紫色耳钉。

这枚看似普通的耳钉已经完全修复,早上醒来,她就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容貌绝美的清俊少年,虽然体魄单薄,却不损英气。恐怕与真正慕轻歌的唯一区别就是,她眉宇间的阴郁之气一扫而空,留下的只是云淡风轻的淡然。

“歌儿!”

一声震动大地的声音响起,慕歌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便被摄入一个宽厚而温暖的怀抱。

好快!

被埋在宽厚怀抱里的慕歌,对来人的强悍一惊,随即眉头皱了皱。刚才她似乎看到一阵深蓝之光从眼前掠过,接着自己就掉入了这个怀抱中。

“歌儿,你皮痒了是不?居然敢背着我跑去落日荒原?”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从慕歌头上传来,下一秒她就被推离了怀抱。

而此时,她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从马背上落下,站在地面上。

尽管来人的语气中充满责备,但她却能感受到那热切打量的视线中,所包含的关切和紧张。

“爷爷……”耳边,传来慕轻歌哽咽的呢喃。

慕歌抬眸看向紧紧抓住她双臂,似乎害怕她再次失踪的人。

双鬓如霜,刚毅的五官满是铁血的味道。即便已经英雄迟暮,却依然威风凛凛,让人心生畏惧。

“爷爷。”几乎是下意识的,称呼就已经出口。

“嗳。”慕雄闷声的应了一句。

但慕歌还是听出了话中的颤抖,还有他眼中强忍的湿润。

能让一个沙场老将老泪盈眶,恐怕除了他唯一的宝贝孙子,也是没sei了。

“老公爷,看来轻歌是吉人天相,平安归来了。”突然,一道高贵而冷淡的声音插入。

慕雄身子一震,脸色极差的回眸看向身后站在人群中的那名贵公子。

慕歌的视线透过爷爷的肩头望去,一眼便锁定了刚才说话之人。因为,那人的相貌和气度,都太过出众。

玄色蟒袍,让他挺拔如剑。冷峻漠然的五官,却偏偏让人想要亲近。仿佛,只要能得到他一个回眸,都是一件极为幸福之事。

剑眉中,华贵之气似乎与生俱来,即便是站在人群中,也依然夺目,令人无法忽视。

“他是睿王,秦瑾昊。”慕轻歌的声音适时的飘入慕歌耳中。

后者不留痕迹的看了前者一眼,即使慕轻歌极力掩饰,她还是察觉到了这语气中隐藏的复杂情绪。

------题外话------

泱泱新文,需要大家支持!滚地卖萌求抱走~喵~!

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