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6815) 公爵 [600]第595章 大结局(上)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600]第595章 大结局(上)

[600]第595章 大结局(上)

说好的狂欢,结果也就在一块吃吃喝喝半天,李司空就找了个窝缩起来了。

外面的喧嚣在关上门后显得格外安静,李司空窝在一个懒人沙发里,手里眼睛盯着天花板上的一盏小灯,一动不动。

百无聊赖的时候,心就有机会沉淀下来。

不知道关缀现在在干什么,他没打电话问,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很想见到她,可又知道肯定不可能。

他翻了个身,觉得睁着眼睛都累人,就缓缓闭上了眼,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响了起来,他伸手接了,李一狄的声音传来:“在哪呢?晚上回来。”

李司空哼唧:“不去,不想回去。我都要快要结婚了,还不给我点自由的空间?我老婆都去最后的狂欢了,我也要。”

李一狄回答:“妈说晚上要给你做好吃的,犒劳你顺利娶到老婆。”

李司空的身体动了动,“这样啊,这样我就回去吧。我刚刚跟兄弟们吃过了,等我消消食,回去吃两大盆我妈才高兴。”

李一狄忍不住笑了下,“行,随你。别太惯着自己,免得我看到忍不住揍你。”

李司空呸了一声,伸手挂了电话。

说起挨揍,李司空打小就经常挨揍,没办法,他皮实,还不是一般的皮实,简直是上窜下跳跟个活猴子似得,那时候能伸手治住李司空的只有他爸,当然,碰到燕回李司空也是老鼠见猫的老实。

燕回动手那是没轻没重,小孩子都怕挨揍,李司空下手揍他肯定是心里有数,揍的他哇哇叫,绝对不会他打伤,可燕回一下子下来,能然他躺床上好几天。

所以相比之下,李司空更怕燕回揍他。

可就算这样,长大的李司空竟然还是更怕他爸,一瞪眼就老实了,没办法,那是亲爸。

最起码,在他心里是亲的。

对李司空来说,李晋扬和穆曦就是他的亲爹妈,虽然没血缘关系。

李司空更小的时候他不记得,后来长大了也就有了一点记忆,他记得每年的某个时节,李晋扬都会单独带着他出门,去一个很大的墓地,会抱着他穿过好多个男男女女逝去的人墓碑前,走到一个墓碑面前,握着他的小手,然后给墓碑的主人送一朵白色的花。

这个动作的当时的感觉让他记了很久。

小时的时候他不知道那是谁,也不知道跟自己有什么关系,甚至没有思考过为什么爸爸只带了他去,而没有带哥哥姐姐。其实那时候他有点得意,觉得爸爸最爱他,因为他都没有带哥哥和姐姐呀。

差不多到他记事之后,李晋扬就再也没带他去过,但是李司空后来观察过,虽然他爸没再带他去,但是他自己年年都去,只是没让他知道罢了。

每次去墓地的那种感觉和气氛让李司空都觉得墓碑的主人应该跟他有点关系,虽然他说不上来,但是他一直记得。

后来上了初中,他凭着幼时的记忆找过一次,不过没找到。

直到后来有一天,他在他爸的书房看到了个墓园名称,他自己在网上搜了下,找到了地址,又重新去了一次,那一次,他终于可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看到墓碑的主人了。

墓碑的主人叫慕容开,有一双眼神犀利的眼睛,照片上的男人很年轻,皮肤黝黑面容冷峻,就像他天生不会笑一样。

李司空对着照片研究了半天,他一点都没觉得自己跟照片上的人有什么关系,他抓着寸头,一脸纳闷的走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晚上睡觉的时候竟然在梦里梦到了墓碑的主人,梦里头那个人和照片上的一样,高高大大十分健壮,只是梦里他什么话没说,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离开。

再后来他在绝地遇到了一个叫龙宴的男人,那时候他十分崇拜龙宴,因为他耍着一手漂亮的飞刀,就像古装电视剧里的小李飞刀一般,可以把飞刀耍的像是长在手上一般。

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缠着龙宴,想要他教自己飞刀,可惜龙宴只是摸了摸他的脑袋,笑着说了句:“这个我可教不了你,你要想学,你得经过你爸同意。他同意了,我才能教你。”

李司空问:“龙叔叔当初你学的时候,也经过你爸同意了吗?”

龙宴回答:“我师父对我没这个规定。”

“那你凭什么要给我定这个规定?”李司空不服气,很气愤。

龙宴笑着说:“因为你是李司空啊,绝地的二公子,必须要经过这个规定。”

黑不溜秋的小少年很生气:“那你师父是谁?老子找他学,不找你了!”

到现在李司空还记得当时龙宴的话,他说:“我师父啊?我师父是慕容开,不过你肯定是没机会跟他学了……”

慕容开,李司空记得,就是那个墓碑的主人。

后来他真的去问李晋扬,能不能跟龙宴学飞刀,没想到李晋扬一口回绝了他,“那东西太危险,小孩子学点别的,不准碰刀碰枪。”

少年游侠的梦被李晋扬一下给切断,李司空只能郁闷的学别的去了。

再后来,他又大了一点,无意中听到燕回嘀咕过慕容开,说他爸在养慕容开的小崽子,那时候李司空第一个念头是觉得是不是他爸在外头偷偷摸摸养了别的小孩,直到费小宝慢吞吞的说是他,李司空才惊觉,原来燕回说他爸养慕容开的小崽子,那个小崽子是他。

那几天他疯狂的在翻看相册,就想找出他个他爸妈哪里不一样,结果看来看去,他都觉得自己跟他爸一样帅,为此,李司空还委屈了很久,怎么他就是别人家的小孩了?

再说了,班里有个同学就是有个后妈,结果后妈对他一点都不好,也只在他爸面前假装对他好,大多时候一点都不好,可他不是啊,他爸他妈都对他好,还最喜欢他。

所以他努力的说服自己是亲生的,一定是的。

他跟他哥一样帅,只是不是一个类型的。

其实直到现在,李司空都坚定的觉得费小宝不是个东西,他打小就专戳他弱点,长大之后还是那个德性,他跑去跟费小宝说他是亲生的,不是别人家的孩子,结果费小宝一本正经的绷着小脸,慢吞吞的跟他说:“你是抱的。你跟饭团姐姐包子哥哥不一样,跟姨姨和叔叔也不一样。你们家你最黑,你肯定是抱的。”

愣是把李司空的眼泪给说了出来。

别的小孩要是蹦跶的跟他说,他肯定就一拳打过去了,但是费小宝那货是坐在他旁边,手托腮看着他,慢悠悠出谋划策似得跟他说的,所以李司空没办法打他,再一个,那时候要是打架,他爸肯定又要揍他。

李司空回家问穆曦,为什么姐姐哥哥都白,就他不一样,最黑,最帅。

穆曦很认真的解释:“因为小馒头打小就是个喜欢晒太阳的小孩,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喜欢晒太阳,所以小馒头才那么黑,那么帅,特别健康。”

李司空又被哄住了。

然后阴魂不散的费小宝坚持说他的抱来的,不信问燕叔,于是李司空真的去问燕回了。

燕回那简直就是个肆无忌惮的大嘴巴,直接点头:“就是抱来的。不就是慕容开的小兔崽子?爷就说李晋扬的脑子有洞,给了你亲妈几千万买断,不让她来找你,然后给别人养儿子,看看,找来了吧?”凑到他面前,幸灾乐祸的问:“是不是想要找亲爹妈?现在觉得你爸妈对不好对你哥你姐偏心吧?因为你是抱来的,慕容开你知道是干什么的?他原本就是李晋扬身后的走狗,你亲妈你想不想见她?爷帮你找啊,保准找到了让你母子团聚……”

李司空对着他“呸”了一口,“老子就是随便问问,你当老子傻啊?我爸我妈对我那么好,我干嘛要去找一个把我卖了的女人?老子是好奇,燕叔你怎么笨?我找谁还能像我爸我妈那么疼我对我那么好还给我那么好条件的家?切!”

说完转身走了。

燕回本来蹦跶着幸灾乐祸想要看大戏,结果李司空压根不上套,转身走了,反倒让燕回觉得没滋没味,摸摸鼻子,走了。

之后没人再提,燕回也就忘了这回事。

李司空成年之后,他怕自己有什么行动他哥会察觉,所以他让远在伽德勒斯的费小宝查了下他的身世,也正式知道了自己的究竟是什么样的身份。

说难过那肯定有一点,他更多的是不能接受爸妈对自己那么好,自己竟然不是他们亲生的。当然,他不能让父母知道他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要不然,他们要是知道自己那么优秀那么帅的儿子已经知道不是亲生的事,肯定也很伤心。

所以李司空把这件事咽到肚子里,谁都不说,包括他哥。

这世上知道他已经知道这件事的人,一个是费小宝,一个燕回。

费小宝肯定不会说,燕回……其实李司空多少摸到了他遇到事情兴奋的点,但凡是能打击到李晋扬的,他就特别兴奋,所以在当初询问过后,李司空表现的只是随口问一句,完全没放在心上,连带的反应也就是燕回觉得没意思。

李司空是想要把这个秘密放到肚子里的,他从费小宝的口中知道了慕容世家的事,怎么说呢,知道那是自己父亲的家族,多少总会关注一点,后来得知父亲离开家族之后,也会定期送钱回去,他思考了一下,于是也开始像慕容世家证明自己的存在。

为了不让摆宴的家人起疑,这些事都是费小宝提供了帮助,而李司空则是三五不时的出现在他需要的时候,也算是合作愉快。

到如今,李司空完全能感受得到父母对自己那种发自内心的爱,所以他最见不得人家说他排行老二,不争就会被他哥抢去的话。

打小优越的生活让他犹如在蜜罐中长大,钱这个东西带给他的好处多不胜数,也让他看透了那些为了钱而拼命挣扎的人。

绝地当然值很多钱,他当然希望自己能成为绝地的主人,可他更怕他得到了绝地,也会失去更多,比如父母,比如兄弟姐妹。

他愿意相信他们都是为他好,可他更怕他的接受是父母的一种试探。

很多时候他会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追根究底,比如他知道了自己的生母是个站街女,比如他知道自己的出生根本就是个意外,又比如他的生父甚至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个孩子是他的……

如果他不知道这些,那么他的心里就会什么负担都没有,可偏偏他知道了。

扔在一边的手机忽明忽暗的伴随着音乐的节奏亮起来,他扭头看过去,熟悉的名字在跳动在手机屏幕上,他安静的看着,半响他伸手接了起来:“喂,老婆……”

“你说话的声音怎么有气无力的?”关缀问,她其实很少主动给他打电话,她不算是个黏人的类型,所以不会每天都要知道他的情况不可,再一个就是李司空也没给她这个时间让她连环炮的打电话,因为自打两人认识到现在,李司空那就是个黏人精,无时不刻的非要贴在他身边。

这次是分开的时间有点长,他又没打电话,所以她就打过来问候一下。

李司空没想到她发现自己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心里有点高兴,他往沙发里又窝了窝,说:“老婆,我心情有点不好。”

关缀问:“你为什么心情不好啊?谁惹你生气了?”

李司空回答:“没人惹我生气,就是我自己想的多,就心情不好了。”顿了顿,又说:“其实是我想你了,你都没想我。”

“我要没想你,还会给你打电话吗?”她说:“再说我们刚分开一天好吧?你那么着急干什么呀?”

李司空回答:“我没着急,我就是想你了。”

关缀听他的声音,顿时有点担心,“你现在在哪呢?”

李司空回答:“我在外面呢,我妈让我晚上回去吃饭,我不想去,我就想一个人待会,但是我哥说她要庆祝我脱单,亲自下厨,我怕不回去让她不高兴。”

“那就去啊,”关缀说:“我过两天就回去了。你不是说你也要找你的朋友聚聚吗?”突然想到李司空的德性,她立马说:“但是你给我听好了呀,你要是敢在外面找乱七八糟的女人,我饶不了你!”

这句话一说完,李司空的脸上一下露出大大的笑脸:“我没找,我只想要你。”

关缀听完又觉得脸有点微微发热,她抿了抿唇后,才说:“没找最好,你敢找我就饶不了你。”

李司空的心情原本就像乌云罩顶的感觉,突然一下就开朗起来,就像是被人揭开了心头那片云朵一样:“老婆,我好想你啊!”

他说。

关缀默了默,之后才说:“我挂啦!”

李司空欲言又止,最后只能说:“嗯,我也回家吃饭了。老婆,早点回来啊。”

她只是应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

李司空的心里有底失落,刚刚散去的乌云似乎又慢慢聚拢过来,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扔了电话,又窝在沙发里不动。

半个小时后,他回家,果然看到穆曦穿着围裙跟阿姨在厨房,他进门,“爸、妈,我回来了。”

李晋扬坐在客厅,手里翻着报纸,看到李司空进门,他伸手摘了眼镜,“时间挑的不错。”

李一狄从楼下下来,看到李司空,笑着说:“爸刚刚还说你要是再不回来,就让人捉你了。”

“我都这么大人了,别老是让人去捉我呀,”李司空说:“我说回来肯定回来,我亲爱的老妈亲自下厨,可不是人人都有这运气的。”

穆曦端着菜从厨房出来,看到客厅的人高兴的招呼:“赶紧过来吃饭,今天庆祝我小儿子顺利脱单找着对象!”

饭团踩着脱鞋从屋里走出来,漂亮的头发被她扎了头顶,睡衣耷拉着,抓着头发说:“哇,有好吃的了,妈亲自下厨的啊?太幸福了。”

李晋扬过去抱了饭团一下,“宝贝下半年别忙拍戏了,在家多陪陪爸爸和妈妈好不好?”

饭团拒绝:“不好,我希望工作,在家里太没意思了。”

李晋扬问:“那小子是不是还老缠着你?”

饭团问:“哪个小子啊?”

“就是那个眼光不错知道我家饭团美丽大方优雅有内涵的小子,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追我女儿,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李晋扬说这话的时候,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饭团翻着白眼:“拜托我亲爱的爸爸,追我的人多着呢,我哪记得住谁跟谁啊?”

李晋扬一听,倒是有几分高兴,“也对,我家饭团这么优秀,追求的男人太多。宝贝记住了,他们配不上你。”

李司空在旁边叹气:“姐,我发现了,只要老爸在,你是别想嫁出去了,追你都配不上你,配得上你的不能追你。所以啊,你就准备当一辈子嫁不出去的老姑婆吧。”

李晋扬冷笑:“怎么跟你姐说话呢?饭团是不屑嫁人,那些庸俗之辈哪里配得上你姐?她要什么没有?”

李一狄用手撑着额头,说:“姐,我爸眼里,世上的男人都是凡夫俗子,没人配得上你。”伸手拍了下饭团的肩膀:“同情你。”

饭团伸手一撩头发,一脸的无所谓:“谁怕谁啊?我觉得这样也不错,”朝李一狄耳边凑,小声说:“找鸭子都不用担心道德问题。”

李一狄无语:“别让爸妈听到,爸肯定要疯。”

饭团睁大眼,“本来就是实话啊。还不叫人说了。”

李晋扬抬头看过来,“宝贝,嘀嘀咕咕还不让爸爸听到?”

饭团立刻扬起笑脸,就算是家里几个孩子最大的,那脸看着也年轻的不像话,肌肤的状态极度饱满,洁白光滑,十八岁的少女在她面前都不足为惧。不但面容,精神状态以及心态,都好的让人羡慕。

她朝李晋扬看过去,笑眯眯的说:“没说什么呢,就是说我爸怎么还这么帅啊!”

李晋扬笑着说:“因我宝贝还没长大。”

李一狄无语,李司空瞪眼:“我爸偏心,凭什么我姐在我爸心里还是宝宝,我就要承受不该承受的压力?我没对象天天催,我姐没对象你们怎么不催?难道不是女人年纪越大越不好找对象吗?竟然一点都不着急!”

李一狄扭头看向他,看白痴一样,问:“我姐还愁嫁?她是不愿意嫁,再说了,过的高兴就好,为什么非要嫁人?”

李司空立马附和:“就是就是,我也过的挺好,为什么非要我找对象,非要我结婚?凭什么?不公平!”

李晋扬冷笑:“你要是女孩子,你也不用嫁人。要不要去做个阉割手术什么的?”

李司空:“……”

穆曦跟阿姨端着盘子出来,笑眯眯的说:“小馒头不想结婚啊?那不要结了好了,妈妈又不会逼你呀。回头我跟缀缀说一声,就说不着急,无限期推迟婚礼就好,我可不想我儿子结了婚之后还怨我逼的呢。”

李司空:“……”

穆曦问:“怎么了?这也不愿意啊?那跟缀缀说不合适,分手好了,我再喜欢缀缀,也不能逼我儿子啊。大不了我认她当干闺女,回头重新给她介绍个好人家,别人也不敢欺负她。”

李司空一脸哀怨的看着他妈,“妈,你是我亲妈吗?”

穆曦赶紧说:“当然是了。”

李司空瞪眼:“那还要抢我老婆?我是抱怨之前,我现在都要结婚了,你还要拆散我跟缀缀?我不管,我就要跟她结婚。”

穆曦赶紧过去,摸摸李司空的脑袋:“妈妈吓唬你呢,我这个傻儿子,看把你急的。”

李一狄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小子别的本事没有,就是会装会哄老妈高兴。

李司空抬头,对穆曦笑嘻嘻的说:“我就知道我妈最疼我。”

“那是,”穆曦坐下来,准备吃饭:“馒头可是我亲儿子,最小的,我不疼馒头疼谁啊?”

饭团举手抗议,“爸,妈偏心。最疼馒头!”

李晋扬笑眯眯的说:“饭团才是爸爸的宝贝,他们两个我嫌弃。”

饭团问:“你们两个听到没?”

李一狄、李司空:“……”

“姐,你多大的人了,都老太婆了,还在爸妈面前撒娇。”李司空刚说完,脑袋就被饭团用筷子敲了一下,“你再敢说一次老太婆?信不信下次我就拿碗砸你?”

李司空揉着脑袋,看向李晋扬寻求帮助,结果李晋扬当没看到,穆曦赶紧给他揉揉:“儿子不疼,不疼。妈妈骂你姐。饭团,你怎么没轻没重的打馒头,万一磕破了头,还怎么当新郎官?”

饭团说:“放心,本来就丑,砸破了也没多大影响。”

李司空大怒,“老子帅死了!不懂审美!”

李一狄:“唉——”

一家人说说小小吵吵闹闹,十分热闹,气氛也是热烈,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外面突然有门铃响起,屋里的人都愣了下,阿姨过去开门,“谁啊?”

打开视频一看,惊讶的说:“哎哟,是关小姐来了!”

屋里的人都一顿,李司空猛的抬头:“谁?”

说话的时候,人已经朝着门口走去,阿姨刚伸手打开门,他就冲到了门边,关缀风尘仆仆的站在门口,脚边还放着她的行李箱,她有点不安的看着李司空,问:“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李司空什么话没说,突然一步上前,直接把她摁到怀里,“老婆!”

关缀被他搂的差点喘不过气,他的情绪似乎有点激动,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是在他家门口,所以她很老实的任由他搂着没动。

原本屋里吃的几口人因为门口的动静纷纷过来看,结果就看到了门口抱在一块的两个人。

饭团翻了翻眼,“喂喂,是不是太过份了?这么多电灯泡你俩不知道啊?打算抱到明天早上是不是?进来啊,吃饭啦!”

关缀这才觉得几分不好意思,她推了推李司空:“喂?!”

穆曦赶紧伸手把饭团和李一狄往餐厅推:“去去,吃你们的饭,别凑热闹。”

李晋扬对一说了句:“都过来吃饭,有事待会说。”

李司空紧紧的拉着她的手,心里就像有火在烧似得,他知道肯定是因为他打电话的时候说想她,所以她才赶了回来,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她一定马不停蹄的赶过来陪他。

他握着她的手,忍不住朝她笑,关缀觉得他的眼神太明显,有点受不了,“好了,吃完饭再说。”

吃饭时候李司空的眼神就在关缀身上打转,饭团大呼受不了:“馒头,你收敛好不好啊?你那眼神,就要把缀缀吃了。能留点活路给别人吗?我都被你肉麻的全身起鸡皮疙瘩了。”

李司空不管:“我看我老婆,你怎么管那么多?”告状:“妈,你看我姐,老是啰嗦,缀缀都不好意思了。”

穆曦正乐滋滋的呢,听到这话就说了饭团几句,但是注意力还是关缀身上:“缀缀,我听馒头说你出去跟朋友一起玩了呢,我还说让你结婚之前好好玩几天呢,没想到你突然来了,早知道让馒头去接你啊。”

关缀笑着说:“玩了一天,差不多了,他跟我说今天晚上阿姨亲手做好吃的,我就过来了,没吓到叔叔阿姨吧?我就是馋了。”

穆曦急忙摇头:“没有没有,你过来我们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吓到?来来,缀缀,吃菜吃菜,这些都是阿姨今天晚上做的。”

饭团在旁边说:“我妈懒的动手,这么多年她会的都在今天晚上的饭桌上了,所以缀缀有口福哦。”

穆曦点头:“就是就是。”

李司空现在也不说话了,就是一脸高兴的看着关缀,那愉悦的心情一目了然,李一狄看了叹气,饭团无语,这是八辈子总算找到老婆,当着人前就显摆了。

关缀本来是觉得他心情不好,怕他有什么事,所以着急回来,结果看到他被人,在家里估计是氛围比较好,所以看不出来,倒是略略放了心,刚好赶回来也确实饿了,认认真真的吃饭。

吃完饭关缀坐在客厅跟饭团说话,她喜欢饭团,所以跟她在一块的时候都高兴,李司空拉着脸坐在旁边,有点着急想拉关缀进他房间,但是关缀跟饭团聊天说的兴高采烈,完全没注意到他。

李司空终于忍不住开口:“老婆……”

关缀扭头看他:“怎么啦?”

“你是不是来看我的?”他问,语气有点哀怨。

关缀是确因为他才来的,但眼前还有饭团姐姐呢,她肯定不能就这样应下来:“我是来看大家的呀。”

李司空:“……”

饭团笑的前俯后仰:“你还以为缀缀是为你回来的啊?自恋鬼,幼稚鬼。”

李司空抿嘴瞪眼,不说话,那边关缀继续跟饭团聊天,好一会过后,李司空突然一下站起来,什么话没说,一把拉着关缀,在饭团的瞪眼中拽着她进了自己卧室,门“嘭”一声被撞上,留下饭团咔吧眼,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关缀进了卧室,李司空已经扑了过来,把她摁到门上就是一通亲。

她想要开口阻止都没机会,亲着亲着,就滚了床单,关缀醒过来气的要死,“这是你家里啊,叔叔阿姨知道了怎么看我?”

李司空伸手把她捞怀里,说:“你是我老婆,这不是人之常情吗?他们什么都不会说,只会说我厉害。”

关缀问:“会不会怀孕?”

李司空闷闷的说:“哪有那么好的命?不知道多少次才能中呢,就这一次,没那么容易……”

想到了小白菜,说:“要是能生个小白菜那样的就好了。又聪明又一肚子坏水,还会装……嗯,欺负别人我还是挺高兴的。”

关缀从他怀里抬头:“你这是夸小白菜吗?人家还是个小孩,你竟然说她一肚子坏水还会装,这是贬义词吧?”

李司空说:“那小丫头本来就坏,还不让人说了……”又把她往怀里搂了搂,“以后我们也生一个那样坏坏的,欺负人的……”

关缀:“……”

她闭着眼,问:“你今天怎么了?好像有点不开心的样子。”

“老婆你是不是担心我?”他问。

关缀点头:“我怕你遇到什么事,自己进入死循环,就过来看看。”

“那还不承认是为我来的……”怨念。

关缀窝在他怀里偷笑:“不能让你太得意啊,再说饭团姐姐还在呢。”

李司空有点不高兴,她在怎么了?还不许自己跟老婆聊天。

“老婆。”

“嗯?”一开始一点都不习惯他厚着脸皮叫“老婆”的话,觉得有点肉麻,后来慢慢的也就习惯了,叫就叫吧,反正也不会少块肉。

“你想不想要绝地?”他问。

关缀不懂:“想不想要是什么意思啊?就是给我啊?”

李司空说对,“就是让绝地成为我们两个人的,我们是绝地的主人,你想不想要?”

关缀想了下,觉得他的问话有点问题,但是没说,而是回答:“绝地啊,这可是多少人的梦想,有了它,这辈子不干活也不担心饿死,谁不想要啊。可是那是你爸爸的心血吧?那是叔叔阿姨的东西,可不是别人一句想不想要就能解决的。当然啦,你是距离这个梦想最近的人,除了你,还有大哥、大姐,他们都是。”

她伸手慢慢的圈住他的腰,说:“如果大家都要,那绝地是不是就要四分五裂了?我们不要肖想本来就不属于我们的东西,要不然心态会失衡。与其让自己陷入一种魔症的状态,倒不如我们坦坦然然的用自己的努力获得自己的东西。比如你帮我争取的那个工作室的房子,我觉得那些我能接受,用便宜的价格得到好的东西,这些都可以,但是如果那个房子一毛钱不要的给我,我会觉得是负担,会觉得心里一直过意不去,就像是占了别人的大便宜,那不符合我的心境。”

李司空没说话,只是手无意识的摩挲着她的身体,然后他又听到她说:“李司空,我是普通人,我愿意当个安安分分的人,你是绝地的二公子,你就安安分分的当绝地的二公子,好吗?”

他没说话,关缀突然用手捏他身上的肉:“跟你说话呢?你不要脑子一热,做什么冲动的事。要是那样,我不会跟你结婚的。叔叔阿姨,大哥和饭团姐姐,他们都是很好的人,我没在他们身上发现那种有不好企图的地方,我喜欢你们家这样的家庭氛围,如果换个人家,或许会因为财产争的头破血流,但是在你们家,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情况。饭团姐姐本来就是个赚钱女王,大哥根本就不在乎钱的模样,也不在乎绝地,要不然他也不会强制要求你一定要在绝地上半天班,至于叔叔……我觉得他根本没想到要强制性要求谁来继承,谁放弃继承,或许在他眼里,大家永远都是一家人。更不愿意因为财产而有什么隔阂。所以傻馒头,你不要有人在你耳边说点什么,你就有别的心思啊。”

李司空突然一下闷笑起来:“老婆,你怎么这么好?”

关缀一愣:“我哪里好?我是怕你被什么人挑拨一下,做什么冲动的事,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再说了,我是画漫画的,也会写这种情节,我知道你不会这样做啦,我就是防范于未然。”

“嗯。”他闭着眼说:“我老婆这样提醒我,说明我老婆心底更好。我要听我老婆话。”

关缀问:“真有人在你耳边唠叨什么啊?”

“从小到大,在我耳边嘀咕的人多着呢。”他说:“一直都有……说我是老二,绝地肯定留给我哥之类的话,我都习惯了。”

关缀说:“不要听!”她突然伸出胳膊捂他耳朵:“你不要听啊,那些人准是没按好心,又或者想在你们家大乱的时候占便宜。你不要受他们影响,人生有很多种活法,千万不要选最蠢的那种。”

他又笑了出声:“嗯,我老婆说话逼那些人在理多了,我怎么会听他们瞎说?对了老婆,婚房你看过吧?满意吗?”

她点点头:“满意啊,我就喜欢带院子的房子,里面可以养小狗,还可以种花种草,再不然也能种菜。”

他突然高兴的说:“嗯,我就知道你会喜欢那个。”他说:“我也喜欢那个,那个是我自己买的,我看你过你的房子后,我就照样子买了一个,我猜你肯定会喜欢那个……我妈说我真了解你。”

她笑了一声,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我有点困了……”

“那就睡吧。”他说:“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再起。”

关缀真的就睡着了。

说好的单身前最后的狂欢双双提前结束,婚礼的日期愈发的近了,关爸爸的腿也能在勉强落地,就是需要一点一点挪着走,为了能在婚礼上送女儿出嫁,关爸爸努力锻炼,希望能早早走路。

家里的果树已经被打理好,他也放心下来。

关缀继续忙自己的工作,李司空也照常上班,好像最忙的就是穆曦了,天天跑婚礼现场,这边要改那边要整,关妈妈也三五不时一起,就是家里有个关爸爸要照顾,没那么多时间。

婚礼前三天,李司空送关缀回家,关妈妈提醒他:“馒头啊,人家结婚前的几天不让新娘子和新郎见面。说不好,这几天你可别过来了,只有接新娘子那天才能过来,记住没有?”

李司空无语:“妈,都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个啊?”

关妈妈瞪眼:“我信,反正这几天不许来了。”

李司空:“……”

这天天见都见不够,三天不让见,不是要他的命吗?但是又不能跟丈母娘顶嘴,垂头丧气的回去了,半路接到关缀的短信:“妈不让你来,你就别来啊,反正还有三天就结婚,你别闹腾老人不高兴。”

李司空回复:知道了,老婆。

关缀看着他的回复发笑,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表情。

回到家,李司空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穆曦关心的问:“儿子,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跟妈妈说说,妈妈是你的开解大棉袄!”

李司空:“……”看了她一眼,问:“妈,当初,你跟我爸结婚的时候,是不是三天没见他?”

穆曦坐在原地,睁大眼睛使劲想了想,说:“好像没有哦。我不记得了。那么多年的事了,我怎么记得啊,你问问你爸,他可能记得吧。”

李司空无语,正要打算起来回卧室,李晋扬从书房走出来,随口问了句:“记得什么?”

穆曦说:“就是我们结婚的时候,有三天没见面吗?”

李晋扬看了她一眼笑着说:“我们那时候没这么讲究。不过既然缀缀的母亲说有这样的讲究,那就遵守吧。”

李司空叹口气:“欺负人。老子的老婆,竟然不让老子见……”

说完气呼呼的走了。

穆曦坐在沙发上,仰头看着李晋扬:“馒头生气了。”

李晋扬在她身边坐下,很自然的握住她的手:“没事,他就是在你面前撒娇呢。那么大了,他什么不知道?不用担心。”

穆曦点点头,又忍不住朝李司空离开的方向看去,愁绪慢慢涌上心头,“可是老公,我心里头老是觉得什么都不跟他说,他万一以后知道了,会不会恨我们瞒他那么久啊?”

李晋扬忍不住笑了下:“不会,我们养大的儿子,什么样的德性我们能不知道吗?曦曦,你担心,我们说好的,我的儿子,只能是我的儿子,明白吗?”

穆曦努努嘴,对他点点头:“嗯。知道啦,那我什么都不说,反正,我不说,也不许别人说。我养大的儿子,谁都不许越过我做坏事。”

李晋扬微笑的点头:“好,谁都不许。只能他自己知道,别人谁都不许说。”

次日中午,李司空从绝地下班回去,穆曦去了青城,跟展小怜约了一块逛街买东西,李一狄在绝地,饭团接了新戏,估计除了他结婚那天,平常肯定都不在。李司空进屋就看到李晋扬从阳台的方向走过来,父子俩面面相觑,“怎么现在回家?”

李晋扬问,显然没想到他这个时候回来。

李司空翻翻眼:“我下班了,我不能去看缀缀,我就只能回家。我妈呢?”

“去青城了。”李晋扬随口说了句:“下午才回。”

他去书房拿了本书又去了阳台,没了老婆在身边,他在阳台翻书。

李司空拿了只大苹果,使劲啃了一口后,朝阳台走去,嘴里问:“爸,你吃饭没?”

一屁股坐在另一边的藤椅上,跷着二郎腿:“我吃过了。”

李晋扬看了他一眼:“我也吃过了,没事别往我眼面前凑。”

李司空撇嘴:“我这么帅,你还不想看到我啊?真是,不懂欣赏,我往这一站,你应该心情好才对啊。”

自己这儿子自恋,打小就这德性,李晋扬早就习惯了。

“没,我看你心情不好。”

李司空翻翻眼,一边啃着苹果,一边抬脚走:“走了,哼,等我妈回来,我要跟我妈告状,嫌弃我,我哪里不好……”

李晋扬翻书的动作没停,就在李司空要走出去的时候,他突然说了句:“等结了婚,带你媳妇给他看看。”

李司空已经走到了客厅,听到这话以后他站住脚,慢慢的回头,怔怔的看着他,问:“给……给谁看看?”

李晋扬头也没抬的说了句:“你知道带给谁看。”

那种受到震惊的感觉让他的脑子有短暂的放空,随后他又慢慢的走了回去,手里捏着吃了一半的苹果,然后在刚刚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他低着头,然后抬头看他,问:“爸,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李晋扬抬眸看了他一眼,摘下脸上的眼镜搁到一边,“比你想象的还要早。”

李司空抓头,没想到是这个出卖了自己,有点担心的问:“爸,你不会揍我吧?”

李晋扬随口应道:“我为什么要揍你?”

“我偷偷摸摸去看他,你不生气啊?”

李晋扬回答:“我很高兴,我和你妈教出了一个还算有良心的小混蛋。”

李司空:“……”

李司空抿了抿嘴,“别跟我妈说,我她要是知道我早就知道了,肯定会伤心。”

“放心,她不会知道。”李晋扬伸手把书放到一边:“我希望你明白,你是我儿子,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

李司空点头:“我懂。”

李晋扬又开口:“当初我不让你学飞刀,也是我的私心作祟。你父亲当初善用飞刀,我不想让你身上有的他的影子或者他的任何技艺,因为我不想让人看到你,就联系到他,特别是熟悉的人,我要抹去你身上所有他的痕迹,成为我的儿子。我固执的以为,这样你才能得到全方面的保护,包括外界的一个眼光。”

李司空一下咧嘴笑了:“爸,那你太成功了,我就没听别人提过一个字。”

默了默,他忍不住问:“他是好人吗?”

李晋扬笑了下,“好坏的界定我不做评价,不过我可以肯定是,对我而言,他是这个世上最值得我信任的人。”

李司空点头:“那我就放心了。我小时候看电视,最怕的就是好人养大坏人的儿子这样的套路。”

“不用想那么多,你遵从自己的内心就好。”李晋扬开口:“我让你做的,不过是为了宽慰我自己的内心,你只要照我的话去做就好。”

李司空嘿嘿一笑,“我小的时候,特别特别小的时候,我记得爸老抱着我去一个墓地,后来你不带我去了,我猜想肯定是怕我记得了。可我又觉得你心里一定希望我能继续过去,但是又怕我受到什么伤害,所以你很矛盾。我查出来之后,我就想着,我这样做,爸知道了肯定很高兴。对吧?”

李晋扬有点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对,高兴。”

他突然问:“爸,我跟我哥,你更喜欢谁?”

李晋扬想都没想的回答:“你哥。”

李司空突然很受伤:“为什么?”

“因为他逼你省心比你听话还比你稳重,多跟你哥学学。”

李司空:“……”

“我想要绝地。”他又说。

李晋扬抬头看了他一眼,腰杆都挺直了,问:“你想好了?”

李司空没敢吭声,李晋扬又说:“你要是想好了,可以。不过,绝地不管在谁的手里,只能更好不能更差。回头我跟你哥说一声,他以后应该会在青城常住。燕回的家业旁人他也不放心,女婿算是他最好的刀,绝地你拿去。”

李司空一哆嗦:“我就说说,我哥比我聪明比我稳重比我有能力,还是我哥来做吧,我就随便说说,爸你还当真啊?哈哈哈。”

李晋扬冷飕飕的看了他一眼:“那就别在我眼面前烦我。”

李司空:“爸,我跟你谈心呢。你能严肃一点,表现的温情一点吗?”

“对你没那耐心。”李晋扬说:“你要是你姐我就有耐心了。”

李司空:“……”

见过偏心的,没见过这么偏心的,怎么就不担心他脆弱的小心灵受到伤害呢。气呼呼的站起来走了。

等他走后,李晋扬才慢慢抬头,看了眼他离开的背影,又忍不住笑了下,戴上眼镜,继续低头看书。

或许是李晋扬的表现太过平常,而且并没有他意想中的大惊小怪,更加没有跟他抱头痛哭,倒是让李司空觉得没滋没味,他讪讪的摸摸头,一时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去面对这件他以为很重要很严肃他爸却纹丝不动的突发事件。

最后十分郁闷的给关缀打电话,装委屈去了。

婚礼在即,关缀是真觉得没那么急,几个他打电话比平常还勤,实在让人有点受不了,电话里她说:“好啦,你不要哼唧了,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用那么着急,很快就能见面了,我告诉你啊,我听人说,结婚之前喜欢缠在一起,结了婚之后肯定就不会那么缠了……”

“怎么会?”李司空说:“我肯定要跟我老婆在一块的啊。”又惆怅了一下,说:“老婆,我今天跟我爸说我要绝地,我爸竟然一副巴不得我愿意接受的模样,我看了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觉得这就是个阴谋。”

关缀震惊:“你还直接跟叔叔说啊?怎么想的啊?以后不许说啊,我别的不怕,就怕兄弟感情闹坏了。”

李司空惆怅的说:“跟我设想的不一样啊,郁闷。”

公爵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