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6815) 公爵 [599]第594章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599]第594章

[599]第594章

后来觉得有点荒唐,竟然就在家里的沙发上乱来,看到李司空的时候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三江阁小说,www.sanjiangge.com

李司空得逞了,当然是她怎么样他都受着,还学着关妈妈平时的模样,勤快的拖地,俨然一副shàng

mén女婿的姿态。

“老婆。”李司空一边拖地,一边笑嘻嘻的说:“我们待会给爸妈送饭吧?”

关缀抬头,“你做啊?”

李司空回答:“我叫了外卖啊。”

关缀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反正他心里头,什么都可以用钱解决。

关缀白了他一眼,可外卖都点了,只能等送来,他们再送过去。

绝地的外卖都附加了一个漂亮精致的饭盒,关缀和李司空提了饭盒出门,到医院之后,果然关爸爸和关妈妈都醒了,关妈妈端了盆子里的水正给关爸爸擦脸擦手,看到关缀和李司空进来,关妈妈说:“你爸昨晚上都没睡。”

关缀急忙过来问:“爸,是不是太疼了?要是实在疼的受不了,让医生给你开点止疼药啊,这样忍下去不行啊。”

关爸爸一脸的憔悴,现在也有点后悔自己怎么那么不小心,脸上胳膊上都有擦伤,左腿最严重,关缀那条腿手术后打了石膏,正吊在半空,李司空伸手抓抓鼻子,说:“咱爸这姿势我熟悉,我之前也断过腿……”

关缀回头瞪了他一眼,握着关爸爸的手用脸蹭了蹭,嘴里说了句:“爸,你快点好起来啊,那果树以后咱们请那些手脚利索的人帮忙干嘛,我们付钱嘛,干嘛非要自己动手?你年纪大了,不比人家年轻人……”

关爸爸摸了摸关缀的连脸,愧疚的说:“爸爸这是给我闺女添麻烦了呀。”

关妈妈没好气的说了句:“你也知道啊?知道以后能不能老实点?不让你回去就跟要杀你似得。”

关爸爸讪讪的笑,“我知道了,你就别再唠叨我,都唠叨我一个晚上了。我那树到现在还搁着呢,我不是也没管吗?”

“管?你管得了吗?”关妈妈说:“就你会展业,还惦记你的树呢?别指望了我告诉你!”

李司空想了想,探过脑袋,问:“爸,妈,那个树是不是桔子树啊?”

“可不是?那桔子老甜了。”关爸爸提到他的树就有点兴奋,“我就是想搞的好了,丰收的时候可以给家里摘点过来吃。到时候馒头的爸妈都尝尝咱们家自己种的桔子……”

“人家馒头爸妈什么没吃过?稀罕吃你那几个桔子?”关妈妈端了盆子离开,“就你能干是吧?”

关爸爸不敢吭声,现在断了腿呢,平时好好的也不敢跟关妈妈吵啊,那是自己老婆呢。

李司空笑呵呵的说:“我吃过那桔子,去年的时候我还记得缀缀把桔子送给那位宋先生吃呢,我想要一个尝尝味道她都不给。”

关缀:“……”

李司空搓搓手:“爸,我知道怎么办了,我找人帮你把桔子树搞好了,你别管,我保准弄的妥妥当当,你安心验伤,有什么事跟我跟你汇报,成吧?”

关爸爸又高兴,又有点不安:“这个叫你妈听到了,得骂我。”

“不让她知道啊。”抬头看到关妈妈出来,李司空岔开话题:“我爸我妈待会肯定还要过来看看,他们现在是拿不准婚事还要不要按照原计划,怕爸到时候不能参加。”

关缀气鼓鼓的说了句:“还有什么婚礼啊?我爸都成这样了……”

关爸爸关妈妈立刻异口同声的说:“要结!”

老夫妻俩对视一眼后,又盯着关缀,关妈妈抢先一步开口:“你爸这人好好的,又没事,就伤了腿,怎么就不能结婚了?再说了,结婚的主角是你们两个,他就凑个数,又不影响你们结婚。”

关爸爸连连点头:“就是,我这个就是个小意外,你们俩的事照常,不用停下来。”

“爸!你都这样了,我还结什么婚啊?”关缀拧着眉。

李司空不敢说话,关爸爸和关妈妈坚决反对,一个小时后李司空父母果真来到医院,也是问了同样的问题,结果关爸爸和关妈妈坚持婚礼继续,觉得不能因为他们的事影响到孩子们的婚事。

对此李家父母表示很满意,觉得女孩子的父母很明事理,也不借题发挥,真是好相处的人。

李晋扬临走之前还特地关照人要多加照顾。

关缀看着走开的人,不由衷叹口气,说:“我觉得叔叔阿姨也是操碎了心。”问李司空:“你真的让人去打理果树了?”

李司空说:“既然咱爸那么重视果树,那我们当小辈的当然要重视起来。”

关缀就觉得没必要,不过李司空都做了,她也不好多说了,只是突然跟李司空说了句:“对了,我在结婚之前,想跟朋友出去玩几天,算是单身的最后狂欢吧。”

李司空瞪大眼:“什么?还有这事,你还要这样?”想到自己的一帮朋友也给他打diàn

huà说最后的狂吼,他赶紧说:“那个,就算有,也顶多一天。怎么还要好几天啊?”

“都是自己朋友,这也很正常啊。”关缀说,“我朋友关系好,又都是很多年的老朋友,没你想的那么负责,你不用担心。”

“我没担心,我就是觉得时间有点久。”李司空想了想,极力想要说服她不要那么多天,结果关缀压根不跟他说,只说说好了的,肯定要去。

李司空非常郁闷。

家里的婚礼不用他们两个操心,关缀完全是个甩手新娘,有婚庆公司负责,她对很多东西没有苛刻的的要求,而穆曦在打理的时候又是照现在年轻女孩的心思打理的,所以做出了的东西关缀确实很满意。

婚礼前一周,关爸爸的腿已经出院了,关缀也终于有机会出去跟朋友聚会了,说要四五天的时间,李司空抗议都没把人抗议留下。

他送关缀上车,想想既然她都出去玩了,自己刚好出去跟朋友聚会,也算是犒劳自己的。

于是,关缀离开摆宴后,李司空当天晚上就去参加狂欢派对了。

他的狐朋狗友多到自己都数不清,毕竟他那样的家世,什么都不需要说,往那一站就有人前赴后继扑过来,想要结交成为朋友,所以李司空后来都养成了习惯,只要有人跟他打招呼,肯定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认识的酒友。

直接接触不到他,自然就会想法子通过其他人途径接触,比如大熊,那算是在摆宴李司空还算给面子的一个。

大熊原本其实跟李司空也是扯不上关系,就是后来李司空有一次被几个不长眼的人围着,非要让他赔钱,说他擦了别人的车,本来李司空是不打算理的,大熊刚好碰到,那时候他还没资格认识李司空呢,就上前帮着说两句话,还随手塞了点钱给人家,算是帮李司空解了围。

后来就认识了,认识之后大熊才知道,原来这是绝地的二公子。

之后大熊的身边慢慢的围了更多的人,比他好的比他差的,反正目的不是他,都是想通过他结识李司空。

因为这样的关系,大熊家也慢慢的发达起来,没办法,有人好办事,大熊就是运气好。

他对李司空比对自己老婆还好,要不然也不会特地给李司空在外头买了房子,还装修的贼豪华,目的就是为了让他李司空住的舒坦,知道他怕李大少,聚会都挑的隐蔽的地方,完全就是照顾李司空。

难得李司空要结婚了,大熊热情的安排了婚前狂欢,想要好好让李司空放松一下。

李司空去了,当天晚上去的还有很多其他人,一个个在外面的自然都是大佬,可来到这里,自然就成了奉承别人的角色。

大熊吸取之前几次的教训,没敢叫女人,就是一帮人凑一块喝酒唱歌,试探的问了问李司空要不要找几个女孩子跳舞助兴,李司空嫌弃:“老子是有原则的人。老婆知道了要生气。老子可不是怕老婆,老子是怕她跟我爸告状……”

大熊和一帮人点头附和:“是是,那是,李叔叔生气可不是闹着玩的。”

李司空半躺在沙发上,抖着腿,说:“可不是?我从小到大被我爸打了多少次?这么大人被打多丢人。”

“二少,您打小挨打,大少也挨揍吗?”有人问。

李司空回答:“我哥?我哥打小就会装,装的那么乖,我爸不好意思下手揍他。只能揍我了。”一脸不服气:“老子打小也很乖啊?凭什么只揍老子?”

旁边有人笑着说:“李大少稳重。不过,看这样子,绝地以后会给李大少吧?那二少你以后怎么办?这是要自立门户啊?”

“听说青城燕回的掌上明珠还是大少的结婚对象,这样一来,二少,你是不是被你哥拉下太多了?”

李司空的视线慢慢看向身侧说话的两个人,面无表情,半响他嗤笑一声:“谁在乎那些破玩意?我哥巴不得我接烂摊子,老子可没那么欺负。凭什么?老子天生就是享受的。”

屋里的人下巴掉了一地:“二少,你可别说你没兴趣啊?现在没结婚不打紧,这一旦结了婚,事可就多出来了……那可是绝地,其他所有的家产加起来也不如一个绝地值钱……”

李司空脸上带了笑,没再说话。

周围的人显然比他更急,竟然不在乎,是真的还是假的啊?那可代表着数不完的钱啊。

之后李司空就不说话了,之后大熊一看风向不对,急忙站起来打断:“好了好了,说的你们跟更了解二少似得,我告诉你们,二少和李大少的感情好着呢,绝对不会因为钱出什么乱子,就你们一个个能干,你们以为李二少跟你们一样?为了争家里那点家产,争的头破血流?也不看看自个儿的境界。”

李司空还是笑,顺手端起一杯酒仰头喝了。

从小到大,他最讨厌身边的人在耳边嘀嘀咕咕说这些,如今这么大了,说这些话的人不但没少,反而更多了。

他伸手把杯子一下砸到了屋子中间,大声说:“不管是绝地、还是其他东西,那都是我爸我妈的东西,他爱给谁给谁。用不着你们这帮东西操心,以后少在老子面前叽歪。”

大熊附和:“就是就是,我老早就想说你们了,就你们能。比二少还急?真的。二少,来来来,喝酒喝酒,别为这事闹心,没多大的事。”

喝完酒,李司空觉得吵,就把人赶走了,自己躺在沙发上,头朝下发呆,大熊试探的进来,小心的问:“二少,这是生气呢?您别生气啊,大家都是闹着玩的。”

李司空还是那个姿势,也没赶他,大熊小心的走进来,“二少,您这样,头不晕啊。”

李司空突然开口:“你是不是跟他们一样觉得,我应该跟我哥争绝地?”

大熊抿抿嘴,“我是独子,我姐又不跟我争这些东西,我还真体会不到您的心情,这只要看您啊,你想要就争,不想要就别争,免得伤了兄弟感情。”

李司空撇撇嘴:“我哥打小就比我聪明,也比我优秀,学文、学武,他都比我聪明,而且特别招女孩子喜欢,我就不服气了,我长那么帅,那些女孩子眼瞎啊,竟然都选我哥。我爸我妈都喜欢我,我以前一直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是被上天眷顾的那种。”

“以前?您现在也是啊!”大熊说。

李司空眼神有些空洞,他沉默的摇了摇头,却没再说话。百度搜索“三江阁”,看最新最全的小说!

公爵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