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6736) 宫姝 [207]宗政瑾番外2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207]宗政瑾番外2

[207]宗政瑾番外2

万寿节,他并没有多期待,因为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他的母妃离去的日子,或许这便是那些女人的目的。

他的性命,是母妃的终结。

她的礼物也并没有多少新意,心意足够,更让他看重的不过是她说祝贺之时眼底的真诚。

她是真心的,他知道。

孔明灯,幼稚至极,却包含着她美好的希冀,他应了她,许的愿望是她永远都不要变。

如此,他便能以这个理由,而一直宠着她,惯着她,或许是一辈子。

皇后越来越不行了,即便不用暗卫禀报,他也看得出来。

可是他选择的是任其自生自灭。

在皇后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之后,他不知道还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面对她,当时没有立刻判她死刑,便已经是顾及夫妻间最后的情分了。

身为俞家人,她必须死。

对于皇后所做的许多事,包括提拔苏静翕,他都闭着眼睛,任其作为。

现在想来,或许他也是如此希望的吧。

除夕之夜,皇后依旧装作贤惠,只是他们二人知道,即便她不贤惠,他也不会去坤宁宫。

顺应皇后的提议,不过是看在她在临死前竭尽全力为自己的女儿做最后一点事上,这样的事情让他不可避免的想起了自己的母妃。

或许,母妃当初也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吧,委曲求全,拼尽全力,只为他能够活命。

太后为难她,宗政瑾并不以为然,袁家已经没有了多少时日可以张狂了。

俞家过后便是袁家。

同时,他的想法也有了一些变化。

给她更高的位份,一方面,他是想要继续宠着她,不想要在他没有顾及到的地方,为人欺辱,另一方面,他亦是想要试探她,若是她真的受不住他的恩宠,轻易变了,那么,她便也只是容华。

这算是他与她最后的一点情分。

好在,她没有变。

他庆幸,欣喜。

当然,他也在慢慢的开始保护她,不想要她接触过多的肮脏,被其所染,做一朵他精心呵护的白莲或许也不错。

她的心是善良的,他一直都知道。

杜宛兮并不是故意想要陷害,她知道,所以她帮了她,他知道却没有阻止。

之后的陷害,发生的有些快,她为证清白,选择发毒誓。

他不允许。

就算这件事真的是她做了,他也会选择为她遮挡,寻找替罪羊,更何况,他知道并不是她。

日日躺在他怀里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是那般歹毒的女人呢。

而且,他都已经打算只宠她一人,椒房独宠或许于礼不合,但是那又如何。

他说过会给她一个孩子,她便没有再偷偷的避孕,他知道,所以他们很快便有了孩子。

他是高兴的,发自内心的高兴,如同当初第一个孩子一样高兴,甚至更高兴。

这是他与她的孩子。

他们的孩子。

可是在得知太医的诊断之后,他才开始懊悔,只想过会有孩子,却没有想过孩子可不可以有。

他是天子,但是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他同样的无能为力,甚至都不会有普通人的洒脱。

他害怕了,即便他再不想承认。

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因为孕妇忌忧思,本心而论,他亦不希望她知道。

为他孕育子嗣,却因此失了性命。

若必须如此,他宁愿没有这个孩子。

每日她都很高兴,情绪很好,他见着她的笑容之时,也不可避免的心情变好。

他从她的身上,看见了他的母妃的影子,当初怀有他的时候,是否也是这般的欣喜。

可是他没有想到,她竟然都知道了。

如果可以,他宁愿她永远都不知道。

她哭着求他答应的那些事情,他一件都不会答应。

没有她,他也不想要那个孩子。

即便是他与她的孩子。

只要一想到以后的日子里不会有她在,只有有她一半骨血的孩子在,父子俩相依为命,多凄惨,多悲凉。

多可笑。

太医提议将孩子流掉,母体虽有亏损,但是到底不会有性命之忧,将养一些时日便好了。

他每日都陪着她,不论刮风下雨,不论处理政务到多晚,他都会去关雎宫。

拥着她入睡,怀里有她在,心便满满的,往往都是一夜好眠。

日子一天天的过,她的肚子一天天的变大,他每日看着,喜且忧。

舒贵妃为人所害,假有身孕,他第一时间竟然害怕她知道了会伤心。

但是身为帝王,他却不能太过儿女情长。

与孟闻天商量过后,他很快便做出了决策,将计就计,用舒贵妃来做幌子,引开加注在关雎宫的视线。

她或许能够因此多一道屏障。

他是这样想的。

与舒贵妃之间,牵扯太多,利用太多,二人都不妥协,亦不放弃执着,所以一步一步,便到了现在的地步。

舒贵妃心里装的是乔家,他的心里便是江山。

不可否认,舒贵妃很聪明,很通透,可是却不得他的心意。

才貌双绝,难得的佳人,却没有关雎宫的那位让他欢喜。

喜欢撒娇,偶尔耍无赖,青涩到妩媚,一点一滴,都是在他的见证之下,予以蜕变的。

她生产之时,他坐在外面,听不见里面的嘶喊,但是他却知道,她肯定是极痛的。

平日里那般娇贵的人儿,遇到这样的事情,他却无法陪伴在她的左右,与她安慰。

在别人问保大还是保小的时候,他完全没有犹豫便决定了。

这个女人,现在还不能离开他。

保大,那么至少她或许便无事了吧。

好在漫长的等待之后,她与孩子都平安无事。

无视了其他人的劝阻,宗政瑾直接走了进去。

她面临痛苦之时,经历生死挣扎之际,他没有陪在她身边,如今难道还要因为那些迷信之说,再将她一人置于它处么。

她确实累极了,虽然有人帮她收拾过了,但是她额头上依旧有细汗,秀发都被打湿,一张小脸惨白惨白,眸子紧闭,失了色彩与生气。

面对这样的她,他却同样心疼。

他守了她许久,便只这样静静的看着,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或许,他应该更宠她一些。

再多一些。

更多一些。

思索了许久,为孩子取名为宗政珺,珺,同瑾,美玉之意。

与他同日生辰,与他同名。

王,君,王者之心,永伴君侧。

坐月子的期间,她确实不够貌美,从未熏香的人,女为悦己者容,他知道她不喜欢,所以他直接告诉了她,他并不介意。

因为那双让他欣喜的眸子,姑且算作是美人吧。

之后,因为自己的疏忽,不小心差点葬送了性命,他在听完太医的诊断之后,他一度想要放弃。

可是,他心有牵挂。

他走了便走了,身为儿臣,他已经报了母仇,手刃了敌人,作为帝王,在位期间,他除贪官,免赋税,让楚周国的百姓起码能够吃得饱,穿得暖,居有住所。

但是,他却不知道该如何为她安排,私心里,他是希望她可以一直陪着他的,无论生死。

只是这个想法出来不过一瞬,他便压了下去,他不可以这样自私,不可以这样对她。

他没有让苏顺闲去找她,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来了。

他的内心是窃喜的。

她的表现如何,他不在意,在意的不过是她来了。

她来到了他的身边。

他不止一次的想要将她送出去,可是她不愿意,他便不再说。

他其实知道她是真的心悦于他的,是真的相信。

她有与他表明过心意,他虽记不清她所说的话,但是却记得当时她眼里的真诚与情谊。

那不是假的,因为他感受到了。

意识模糊,很多时候都是不清醒的,可是每每有那么一点点意识之后,努力睁开眼睛醒过来,都能够看见她。

她一直都在他身边,从未离开过。

这个发现,让他在脆弱之时,总是想要多看看她,所以他不敢亦不想任凭病痛折磨,而失去意识。

与死亡抗争,为的许多都是因为她。

她哭着说他若是死了,她也不想活了,他知道她在说真的,没有作假。

他不能亦不想因此而责怪她心狠,怨怪她没有顾及刚刚满月的孩子,这是他心心念念护在手里的女人啊,只是因为爱着他而已。

她害怕,不安,彷徨,他都知道,可是他不能将她拥在怀里,不能柔声安慰她。

他一生的无能为力都给了她,即便他身为帝王,拥有了全世界,但他却不可以给她一个拥抱。

她知道,所以她会在他闭着眼睛的时候,经常抱着他,不敢压着他,便自己撑着部分重量,只为给他拥抱。

他很多时候都是闻着她的味道入睡的,有她在,似乎也不是那么痛了。

他不敢轻易放松了自己,害怕再也不会醒来,她这么爱哭,定会让自己不舒服的。

最后,过了许久,他终于痊愈了。

孟闻天的话让他心慌,原来这便是所谓的爱啊,便是她心中对他的情感。

他没有满心欢喜,相反彷徨不定,帝王之训犹在耳,他只想宠着她,从未发觉原来已经爱了。

后来的后来,他椒房独宠,只爱她一人,才真的彻底明白,人生兜兜转转,最终其实都只有她。

这种感觉很好。

他想要一辈子,至生命结束。

附:

宗政瑾:“你为什么要死得那么早?”

苏静翕:“我现在活在古代,说话不要那么白。”

宗政瑾:“……”

宗政瑾:“你年纪轻轻,为何那么早便离去了?”

苏静翕:“与君初相见,臣妾便失了心,皇上的回应,臣妾从未强求,唯一的心愿不过是走在皇上前头,而不是孤独的活在世上,苦苦思念皇上,终日追忆,以泪洗面……”

宗政瑾:“你的心意,朕明白,只是,别人都说你死的太早了。”

苏静翕:“臣妾亦不愿如此,只是你们古代人本来活的便不长久,四五十岁离去实属平常,再说皇上年纪又大,若是臣妾不早点死,皇上岂不是活得太长,遭人议论?”

宗政瑾:“这么说,翕儿是在为朕考虑啊。”

苏静翕:“……不完全是,主要是兮兮和臣妾这么说的时候,臣妾没有表示出任何异议。”

宗政瑾:“兮兮不是朕的亲妈。”

兮兮:“当然不是,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呢!”

宗政瑾:“……”

苏静翕:“……”

宫姝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