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6727) 傲娇阁主顽劣妻 [162]第一百五十三章:接球,求婚进行?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62]第一百五十三章:接球,求婚进行?

[162]第一百五十三章:接球,求婚进行?

“哎呦我的妈呀!这破凳子怎么冻得跟块冰似的?!”

一干人哄堂大笑。

反观他人,大半都是气定神闲的静坐着。还有的一些面色不虞,却都咬牙撑着不出声。

那大汉这才有几分羞意,颤巍巍地又坐了回去。

夏黎笙在一旁幸灾乐祸。原来整的是这个名堂。

接下来便是第二关。

“斟杯!”

有侍女端上酒具。

一桌一个酒壶,十个酒杯。

人群出现了细细碎碎的交谈声。

上酒具这事本身没什么,有些啥的是那酒壶。

夏黎笙使劲往前探着身子,虽能看清壶的样子,却没法看出其中精妙。

“墨轩溯墨轩溯~”

墨轩溯闻言抬眸,听得她问:“那个酒壶是什么啊?模样挺奇葩的!”

“那是五珠壶。”

五珠壶,壶身是一贯的流线型,乍一看去无论花纹还是模样都与寻常酒壶无异。但在那壶盖之上有五个细银柱支起的不同颜色的小球,分别是红、青、蓝、白、黑。

其旁还分别刻有各自的文字符号,简易描述着各自的用法。壶盖是可转动的,不同的小球转到壶口,倒出的都是不同的东西。

一般说来,江湖上的五珠壶,红色的代表一些药物,如**蒙汗药之类的;青色代表茶水,蓝色的是清水,白色的才是酒,黑色则是致命的毒药。

夏黎笙简直汗颜,还能不能好好的坐下来举杯痛饮了?

谁丫的这么无聊,倒腾出这鬼玩意儿出来。

墨轩溯语气缓淡,“这只不过是场招亲,不至于要闹出人命。想来不会放些让人有性命之忧的东西。倒是这五珠壶并不是寻常之物,寻得这五个怕是大费周章了一番。”

夏黎笙表示理解,“毕竟婚姻大事岂能儿戏嘛,像慕忱姑娘这么有条件的,当然是不愿随便嫁的。”

墨轩溯好笑的睨了她一眼。前面也不知道是谁各种挑剔别人,现在倒是替人说好话了。

掌柜说着规则,“这一关,需要各位拿到圆桌中间的酒壶,并从中倒出酒来。未能完成的,很抱歉,烦请离场。”

“另外,抢拿到壶子的人,可有权不把壶传给他人,但切忌损毁。这壶中,只有白色珠子对着壶口,才能够倒出其里上好的陈年老酿。还希望能有有识之士能尝到这美酒啊!”

这听起来并不是什么难事,可真正知情的人才晓得其中奥妙。

场中有许多壮汉抱着五珠壶丈二摸不着头脑,愣是捉摸不出个所以然来。明明就只有一个壶嘴,却怎么也倒不出任何一星半点的玩意儿来。

然也有人悠然执壶倾倒,从而捧杯品着那佳酿,叹一句“果真好酒”。

旁人只能羡妒得双眼通红。

转眼,场上只堪堪余了十几人。

光是这两关已着实是好。

第一关,初步判断轻功与内力。

第二关,则是考验一定的才智和机敏。

区区两个回合,足以把在座的人看个大概了。

而设计这两关的人,心思想必是细腻灵巧的。

“墨轩溯,这慕忱姑娘当真是好啊。你真的真的真的不好好考虑考虑?”夏黎笙又一次试图游说。

墨轩溯的反应也在她的意料之内。他冷冷觑了她一眼,语带警告:“不需要。你最好给我安分点。”

夏黎笙扁嘴,不置可否。

已经晚了。人可是早就盯上你了的。

空凭他的面容,外加那身装束和气质,怎么着也得被人给看上的。

她呶了呶唇,而后抬头,朝着对面的方向弯眸璀璨一笑。

然后终于是万众瞩目的最后一关。

“迎球!”掌柜道,“有请我们的慕忱姑娘投绣球!”

现场一片欢呼声。

慕忱轻扬绸带,便柔柔卷住了一旁十步以外的侍女捧着的托盘上的绣球。微微用力,绣球落入手中,绸带自垂轻摇。

她盈盈行了一礼,“诸位英杰还得接仔细些了。”

慕忱的目光扫过场上还余着的十几人,最后却略略滞了几分在那树下男子的身上。

而后,她手腕翻转,舞动着绸带便将绣球送了出去……

场面是一派压抑的激动。

夏黎笙就在这个该目不转睛的时刻叫了一声墨轩溯的名字。

“变故”就发生在此时。

墨轩溯正应声侧首,余光便瞥见有一个物体朝着他飞来。速度不算极快,却让人躲不开。

他皱了眉头,一刹气场陡变。

眼神凌厉,神情冰寒。

那绣球径直穿过人群,直逼他而来。在光的照射下,竟不见得它半分玫红的颜色,而是密布寒芒!

墨轩溯灵敏的一个旋身,右臂一展,再回过身时,指尖处稳稳支着绣球。

而那所谓的支撑点,仅是一根根绣花针。

待得细看,才发现那颗绣球周身都布有细刺。

夏黎笙默。这哪是绣球,应该称做针球才对。怪不得慕忱那货要用绸带抛球,原来那绸带不单单只是条装/逼工具啊。

墨轩溯以那挺拔的身姿镇住了全场。

哪怕拿着个绣球也依旧阻挡不了一丝一毫他的英气。

“那个男子是谁啊?模样真真是好看。”

“气场也是忒棒的。”

“那是闫阁阁主墨轩溯?”

“他不是已经成家了么?怎么还来凑这个热闹?”

“你不知道?他早就休妻了。再说了,男人喜新厌旧不是正常得很吗。”

对于众人的议论,夏黎笙不屑地哼哼,休妻?喜新厌旧?见鬼去吧。

墨轩溯淡淡瞟了她一眼。

她心虚的别开眼。

是不是有些作过头了?她想。其实这也算是她让自己再一次全心全意的去爱他的最后一关。

只是她这次在做的,是在挑战一个男人的骄傲。

虽说墨轩溯并不是正式参与招亲的人士,但是绣球招亲向来也不拘泥于这些,抛给外来人也未尝不可。

是以掌柜带了三两个侍卫和一个小厮迎了上来,“恭喜这位英杰接到了姑娘的绣球,劳请和我走一趟吧?”说着还欲把小厮捧着的红缎子挂到他身上。

墨轩溯把手中的绣球在缎子上绕了几圈,包好后就随意丢给了小厮,“不必麻烦,我和你们走一遭便是。”

掌柜倒也不在意,连声应好。于是一行人就都进了悦来客栈。

夏黎笙有些气闷,这人怎么都不按套路走的?说好的宁死不从,坚决抵拒都去哪了?

这场招亲可以算是告一段落了,但绣球招亲普遍有个规矩。那便是如若礼成,主人都会宴请在场的宾客。

江湖中人素来也是爱凑热闹的,所以也就零散走了些女儿家,大部分人都还留了下来。

颜晓有些担忧的问着她,“黎笙姐姐,我们要做些什么吗?”

夏黎笙赌气般的硬撑,“能做什么呀?好好坐着等着吃喜宴就好了!”

南宫迹熙无奈的摇摇头,也不多加干涉。

约莫一刻钟过后,二楼上复又有人出了来。

是墨轩溯和慕忱。

不乏好事之人起哄欢呼。

墨轩溯却只微微笑着,眉梢间有些许柔和笑意。

染得面容俊逸,很是好看。

夏黎笙使劲咬着下唇,胸腔酸涩得厉害。

他开口,声线温浅,“我在这,是想让诸位为墨某见证一件事。”

他用“墨某”,而不是在下,更不是本阁主。

夏黎笙眼睛睁得些微疼痛,切,谁不知道你就要和慕忱喜结连理了,还见证些什么啊。净会瞎摆谱。

“今日,我要向一人求婚。”

众人唏嘘,议论纷纷。

他说他要向一人求婚。夏黎笙心神忽的一动,抬眸与他对视。

他的目光不曾变动半分。

她坐在树上,仰起脖颈,目光所及处,有他;他站在楼上,微垂眼帘,目之所视,是她。

渐有微风起,树影婆娑,阳光斑驳,心房温暖。

两人一眼,似穿越千年,难舍难分。

墨轩溯眼神微动,一声低唤,“黎笙。”

夏黎笙愣了愣,便有东西向她投来。

她没看清那是什么,只看清了那是墨轩溯掷给她的。

她傻愣愣的就抱了个满怀。

垂眸一看,竟是个绣球。

被清除了满身的针,绣纹模样极是好看。

她一眨眼,灼热的液体滚落而下。

一瞬竟控制不住。嘴角却又是挂着的。

这个蠢货。有男人会给女人抛绣球的吗?

他绝对是史上第一人啊。

也就只有他,只有墨轩溯会对夏黎笙这样做了。

有红绸带隔空而来,柔柔绾住她。那人微一使力,夏黎笙便朝着他的方向被带去。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人也可以温柔到这个地步。

他的声音,就像那溪涧泉水。温润,温凉,温甜。凝聚着几分内力,坚定而笃信。

散开在这空气中,如她而言仿似是在天上炸开了绚烂不灭数不尽的花火。

为她一人,因她一人。

他说,“黎笙,嫁给我。你没有别的选择。”

她笑出声,阖了一下眸,泪水飞舞得张扬。

她被他放置着站在栏杆上,比他还要高出一截来。

她问他:“你不生气吗?”

她指自己设计让他接到绣球的事。

他的眉宇间掺杂了几抹无奈,“谁让我爱你。”

谁让我爱你呢。我爱你,怎会舍得?我爱你,胜过一切。

...

傲娇阁主顽劣妻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