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6727) 傲娇阁主顽劣妻 [158]第一百五十一章:上街,舒闲哄人?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58]第一百五十一章:上街,舒闲哄人?

[158]第一百五十一章:上街,舒闲哄人?

一行人只消得是在齐城的城郊住宿了一晚,便动身进城了。

齐城是江湖人士云集的地方,也就不同京城那般买卖华丽贵重的珠宝首饰、锦衣玉囊。而是主销茶叶,布匹,草药之类的家常物品。

夏黎笙和颜晓臂挽着臂,高高兴兴的上街游玩。

嗯,顺便进行采购。

“晓晓,这家的糕点看起来不错。”

“晓晓,这家店的招牌菜瞧起来就让人有食欲哎。”……

“黎笙姐姐,这的茶叶不错,远远地就可以闻见茶香。买些回去吧,夫君和墨阁主应该都爱喝茶的。”

“黎笙姐姐,这里的针线挺细腻的,拿回去作针线活儿也能更细致秀美些。”……

诸如此类,分工明确。

夏黎笙负责吃食,颜晓则是操持家务。

夏黎笙简直不能再叹气,不能再感慨。果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晓晓,你说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这么大呢?”夏黎笙的语气忧愁。

颜晓疑惑侧目,些微关切,“怎么了,黎笙姐姐?”

夏黎笙幽然瞟她,“你自个儿仔细瞧瞧你手里拎的都是些啥,我手里拿的又是些啥。”

颜晓遂低下头看了看,然后羞红了一张脸,“黎笙姐姐,我……”

夏黎笙失笑,抚了抚她的背,顺便扳直她不自觉有些弓起的腰身,“哎~真是有些不甘心,把这么贤惠能干的小姑娘嫁了出去。南宫迹熙真是有得福享了。”

“没你说得那么好的……”

看得她又是下意识的垂头,夏黎笙无声叹气。这丫头,性子本也就内向,又是作了好几年丫鬟的缘故,更是胆怯小心。就算到现在也还是存着那几分自卑退缩。

夏黎笙伸手调戏的勾起她的下巴,“没错,很好,就是这样。这是哪来的美女子,和大爷我回府可好?大爷我定不会亏待你的。”

颜晓一愣,转瞬便笑了出来。

“黎笙姐姐,去前面的那家布庄看看吧。我听客栈的店家同我说,那家的布料是齐城上好的。”

夏黎笙笑看她,说好。

也罢了,不急这一时。况且……也还有她家夫君呢。

两人在布庄看着料子。

这布庄的布着实是佳品,触手细腻光滑。

夏黎笙不是很有这贤淑的心思和手艺,也就大致看了一遍,心中记下了几匹不错的布料。

转头看着另一侧专心致志的颜晓,发现她正左手托着块月牙白的布子,右手托着另一块湖青的正颦眉对比纠结着。

看那两块布,长度和颜色都不像是一名女子穿的。

夏黎笙了然一笑,凑上前笑得那叫一个暧昧,揶揄道:“怎么,打算给你家夫君做衣衫?”

颜晓耳朵有些红,点了点头。

“突然有点羡慕南宫迹熙了。”

“我,我也可以为黎笙姐姐裁一件的。”

夏黎笙笑看她一眼,“我可是怕你家夫君吃醋。”

她全然打趣的意味,视线径自的瞟向一旁藏蓝色的布匹。

最后,她们各挑了一匹布。

两人满载而归。

……

一行人浏览了齐城的几处出名景点,又逗留了一两日,便启程前往冀城。

虽然这几处地方夏黎笙都来过那么一两回,但是总归是交叉着观赏,有挺多地方还是顾及不到的。

冀城是民族城乡,因此历史的韵味犹为浓厚,有许多保存尚好的古迹遗址。且它的编结手艺精妙,民族衣饰也是质感十足。

比起齐城来,这的风情少了铜锈味儿,而要淳朴得多。

夏黎笙是极为喜爱的,是以这兴奋劲儿一直缓不下来。

哪怕此刻正在客栈中,也颇有些坐不住。

“墨轩溯墨轩溯!你知道吗?今天我们去看的那座宫殿啊,简直太棒了有没有?!它的设计还有那个……”她手舞足蹈的比划着,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墨轩溯听着,只适时地应一声。

即便如此,依旧影响不了她分毫。

他有些无奈,一把拉过她,让她坐在他的腿上,顺手递过来一杯茶,喂了她几口,“你都这样说了一个时辰了,不会累么?”

夏黎笙砸吧砸吧嘴,头摇得果断,“不会啊,完全不累!”

于是在她又要开始新一轮的“演说”时,墨大阁主终于有所行动了——他覆在她耳旁,开始慢条斯理的舔咬着她的耳垂。

夏黎笙一个激灵,哆哆嗦嗦地开口问他:“你你你、你在做什么?!”

“嗯,听你说话啊。”

“你那就好好听,不要毛手毛脚的!”

墨轩溯挑了挑眉,“毛手毛脚?”说着把一只手移到了她的前/胸,不轻不重的揉捻,“夫人是指这样吗?”

夏黎笙简直要炸毛了,“墨轩溯!你赶紧的住手!”

他好整以暇,“为什么要住手?夫人前面不是精神百倍,说完全不累么?正好我们就来做些消耗体力的事情不是极佳的吗?”

夏黎笙当即改口,“不!你一定是听错了!我前面明明说的是我累!极!了!我闭嘴我不说了!”还配了一张“我很正经”的脸。

墨轩溯埋在她颈窝处闷声笑,他家夫人真的是不能再可爱啊。

夏黎笙看他听了首,便想着趁早远离这危险之人,“你放我下来!我……我要去茅房!”

墨轩溯不为所动,依旧环腰抱着她,好在是没再有动作了。

夏黎笙仔仔细细瞅了他两眼,虽然很显然她并不是真的想去茅房,但是她却是存心想要逗他:“我要小解。”

“嗯。”

“我要小解!”

“嗯。”

“我要小!解!”

“嗯。”他不动如山,

“……”夏黎笙有一瞬无言,“那我可要尿在你身上了。”

墨轩溯的表情这才崩裂,沉了脸色,“夏!黎!笙!”

夏黎笙笑得乐不可支。

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他怀里,享受两人独处的安闲时间。

她懒洋洋地和他聊着天,“冀城咱也玩得差不多了,是不是过几天就要回京了啊?”

“差不多了。”

“有点舍不得啊。”夏黎笙悠悠感慨了句。

墨轩溯闻言,道:“不过是一次游玩,何时有空闲就何时来便可,有什么可舍不得的。”

她有点忍俊不禁,这人安慰别人还别扭成这个样,“这能游的都游了七/八了,还嫩跑哪去?”

“你自己都说只是七/八了。”墨轩溯凉凉斜他一眼,“还有许多城郊、小镇的风光也是佳好的。等再过些时候,癸城那边安稳得差不多了,那儿的大漠戈壁实为壮观秀丽,自有一番意蕴。”

夏黎笙笑脸盈盈,“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墨轩溯不屑地嗤了一声,却是合目温柔。

他提了未来,她笑迎久远。不是未曾注意,而是太过理所当然,所以一切都那样自然。

他们的爱情啊。

“几日后的冀城还有一个活动,我们可以去看看。”

夏黎笙随即两眼放光,“真的啊?!是什么活动?”

墨轩溯颔首,略微思索后道:“好像是武林盟主之女要抛绣球选亲。”

“武林盟主没换任么?”这女儿都到了要出嫁的年纪了,向来这武林盟主是有一定岁数的。

“残存余力而已。也就只能当完这一任了。”

夏黎笙默,要让他夸夸人真挺难的。

“不知道这武林盟之女的长相如何。”她不过是随口一说,多是自言自语,却不料墨轩溯回答了她:

“据说面容姣好,性情温柔娴淑。会些防身的武功,又知书达理。”

夏黎笙幽然看过去,“你的消息倒是灵通。”

他面不改色,“江湖消息本身就传得快、远,都是些人尽皆知的事罢了。”

“那也是,只要有心打听自会知晓得一清二楚!”

她顿了顿,继续,“她倒和你般配。同生长在江湖,还能犹为武林盟主当靠山。又会操持家务,定能好好帮你打理分担阁内事务的。”

他竟是沉吟了片刻,然后说:“那倒是。”

夏黎笙一听这话,惊讶地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转而,就是一股委屈铺天盖地的漫上心头,喉头一堵。

她想从他的腿上下来,被他紧紧锢住。

她挣推无果,只好愤恨的把头扭到一边去,不打算理会他。

墨轩溯却是含着笑意,“夫人,你这是吃醋了?”

“怎么会?小女子何德何能,有何身份能够去吃墨大阁主的醋啊!”她没好气。

她这般着实少见。就算是以前何纤伊挑事为难她时,她也是一副骄傲的姿态。难得见她小媳妇似的吃醋的小模样。

让他实在是欢喜得紧。

墨轩溯温柔的扳过她的脸,使她面对着自己。

看得她皱着脸,满面委屈,眸中似掺水光的神情,他的一颗心都给化了。

他吻了吻她的鼻尖,温声哄着,“笨蛋,我那是骗你的。我怎么会看上除了你以外的女人呢?”

夏黎笙皱了皱鼻,“会啊。萧磬音啊。”

“……”翻旧账是女人的通病之一吗?

“可我只爱你啊。”

“谁说的?你还爱你祖父和你娘亲啊。”

“……”这年头,女人不好哄啊。男人好难做。

...

傲娇阁主顽劣妻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