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6708) 凰歌 [487]第158章 大结局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487]第158章 大结局

[487]第158章 大结局

其实,事情并沒有多复杂。

无非是,绿乔爱上了沐清珏而已。

细作爱上了要调查的对象,无非是两种结果,一种是牺牲爱情,一种是背叛主子。

绿乔是个女子,她不过是做了每个女子都会做出的选择,她选择了爱情,选择了沐清珏,选择了将沐清珏从那个地方带走。

因为沐清珏是真的对她很好,不嫌弃她的出身,也从來不对她疾言厉色,甚至在楼惜玉那件事情上,她暴露身份,背叛沐清珏,沐清珏也依然沒有杀了她,只是将她软禁起來,好好养着。

后宫妃嫔针对她,让她流产,沐清珏便立刻处罚了那个妃嫔,只为了给她出一口气。

……

这一切的事情堆积在一起,让绿乔无法不动心,因为她知道,不管沐清珏之前爱的是谁,不管他到底是什么想法,他对自己,或多或少还存着一份真心。

所以,绿乔见沐清珏的四肢都被清尘废了,而且跟她软禁在一个地方,便想到带他走,不想他留在那里受苦。

一场解释完毕,清尘并沒有动怒,也沒有任何不高兴的表情,似乎她只是听了一个故事而已,良久之后,她才开口问道:

“那么,你怪我吗,怪我让沐清珏变成了一个废人,”

绿乔闻言,愣了,然后看着清尘,摇了摇头,说道:“你也不过是为了你所爱之人。”

“是啊,你也不过是为了你所爱之人。”清尘点头,“所以,我有什么资格怪你,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便好好和他走下去,如今他不是皇帝,你不是细作,你们能够敞开心扉,好好地在一起。”

“多谢楼主。”绿乔听了清尘的话,不由得一阵激动。

她激动,却并不意外,因为她了解清尘,知道清尘的脾气。虽然清尘容不下背叛,可是她并沒有做伤害清尘和摘星楼的事情,她只是带走了自己所爱之人,所以……清尘不会怪她。

“那么,你和沈碧宁是怎么认识的,”清尘好奇。

“这件事说來话长了,总之……是我带着沐清珏出逃的时候遇上的,当时对付沈家,我也有份,所以我们之间并不陌生,而且她帮了我们。”绿乔简单的解释着。

清尘并沒有过多的追问,因为算起來,她和沈碧宁还有绿乔,现在算是朋友了,每个人有自己的人生轨迹,她不用知道的太多,只需要知道每个人现在过得很好就行。

在酒楼吃午饭的时候,罗晋带着赵若飞來了,说是与清尘久久不减,甚为想念,想來叙叙旧,可是却被清尘戳穿,知道罗晋只是想來蹭饭。

罗晋如今承袭爵位,帮着楼惜玉打理南郡以及原來的凝月领土,而赵若飞也成了定远侯夫人,两人倒也琴瑟和谐,夫妻和睦。

席间,众人难得相聚,相谈甚欢,午饭过后,清尘便辞了众人,离开了南郡,继续前行,去往更多她沒有去过的地方。

时光匆匆,转眼间,第三个年头,悄然逝去。

又是一年秋日,当天地间的草木开始凋零,落叶翩然,整个世间笼罩在一片秋瑟的清寂之中,清尘也走遍了中原大大小小的地方。

朝政已经稳固,假的沐清珏功成身退,因为“身中剧毒”而无力回天,成为天星国历史上早夭的皇帝之一。

沐清珏驾崩之前,下了圣旨,传位一字并肩王楼惜玉,由玉钩公主沐清尘辅政,清尘听闻消息,便匆匆回到天星。

而与此同时,竹风谷里,萧逸的身体状况已经恢复了六七成,因为武功全失,所以怀瑾选择等萧逸的身体能够完全承受风晞然的内功之时,再为萧逸诊治。

而半年的时间,终于等來这一天。

赵旭和赵岩依旧在外面守着,屋子里,萧逸和风晞然一前一后,盘腿而坐,凝神屏息,调整呼吸,慢慢地放松身体。

风晞然运足了内功,双手贴在萧逸的后背上,闭上眼睛,按照莫前辈之前在手札上记载的方法,为萧逸解芝兰蕊之毒。

芝兰蕊,毒性强烈,传闻无药可解。

但其实,芝兰蕊是有解药的,只不过是因为它的解药很难配,这世间还沒有几个医者,能够成功地弄清楚芝兰蕊毒药的顺序,然后反过來配置解药,所以才说芝兰蕊无药可解。

可是,大家都忘了,天底下能解奇毒的法子有很多,比如清尘之前吃下的九珠连环、圣池金莲、云间花和火焰草结合炼制而成的解药,还有如今……风晞然为萧逸解毒的方法,以命换命。

怀瑾手执银针,在风晞然开始运功的那一瞬间,便快速出手,手中银针扎在萧逸身体的各个穴位上,不多久,萧逸的身上,那些插着银针的地方,便开始往外面冒黑色的血,那是被芝兰蕊的毒渗透的血液。

整整十二个时辰,怀瑾和风晞然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内功和银针相配合,为萧逸解毒,尽管他们都知道,萧逸的毒解了之后,风晞然会面临什么样的后果。

十二个时辰过后,风晞然收功,怀瑾也将萧逸身上的银针拔了出來,吩咐赵旭和赵岩带萧逸去洗澡,将身上的黑色血液洗干净,而自己却扶着风晞然离开,去了另一间屋子。

萧逸逐渐好转,可是风晞然却一直在屋子里修养,从來沒有出來过,怀瑾对萧逸的说法,只是风晞然因为内力虚耗过多,需要静养,不宜打扰。

半个月后……

明月传來消息,楼惜玉登基大典,同时册封沐清尘为护国公主,位同女帝,共掌江山。

“三年之期已到,你该去找她了。”怀瑾说道,“当初风晞然和清尘约好,三年时间,她和楼惜玉一起共创一个沒有后顾之忧的盛世江山,而你在三年之后,安然无恙地去找她。”

“三年,恍如隔世一梦,已经太久太久,我的确应该去找她了。”萧逸说道,“师兄呢,临走前,我想去跟他道别,我的伤和身上的毒,多亏了他。”

“他现在还不适合外出吹风,也不适合见人。”怀瑾说着,脸上的表情沒有丝毫异样,再次开口,“下次吧,來日方长,总有机会的。等你见到清尘,以后有空,可以一起过來啊……”

萧逸看着怀瑾,又看着她身后那扇紧闭的房门,脸上闪过疑惑。

从他的毒被全部逼出,醒过來开始,他就再也沒有见过风晞然,听怀瑾说,风晞然是在屋子里静养,可是这么久了也不见好,甚至连一点声音都沒有。

他依稀记得逼毒的当日,风晞然废了很大的功夫,而且赵旭和赵岩也都说,整整十二个时辰过后,风晞然被怀瑾扶着出去的,出去的时候,风晞然的眼睛是闭着的。

“师嫂,你坦白告诉我,师兄到底有沒有事,”萧逸的脸色有一些严肃,问着。

惊诧于萧逸的敏感,可是怀瑾却并沒有露出破绽,只是笑着开口:“你一定要听到他亲口赶你走才肯走,他不过是为了给你逼毒,耗费了太多的真气,体力不济十分虚弱而已,沒什么大碍。你若真的有心,下次给他买点人参枸杞和灵芝什么的,补补身体。”

听着怀瑾的调笑,萧逸提着的心才逐渐放下來,因为他知道怀瑾对风晞然的感情,若是风晞然真的有什么事,她不可能还会笑得出來。怀瑾是医者,她若真的说沒事,想必是沒什么大事的。

存了这种心思,再加上萧逸急着见到清尘,便并沒有在竹风谷中多做停留,让赵岩和赵旭收拾了东西,准备了马匹,离开了竹风谷,朝着天星国京城而去。

而在萧逸等人离开以后,怀瑾脸上的笑意顿时收敛下來,盯着萧逸绝尘而去的背影,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转身进了屋子。

风晞然坐在椅子上,背对着门口,看着竹屋的窗外,风吹帘动,还隐隐能看到萧逸的马蹄扬起的灰尘,他眼神微闪,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们都走了……”怀瑾低声开口。

“委屈你了。”风晞然闻言,也叹息着开口。

苍老的声音充斥在屋子的每个角落,飘进怀瑾的耳朵里,让她顿时红了眼眶。

她站在风晞然的背后,看着眼前男子,原本的青丝已经变得雪白,与他身上那翩然胜雪的衣衫融合在一起,分不清哪里是头发,哪里是衣衫。

缓缓地走过去,走到风晞然的面前,那一张苍老的容颜映入眼帘,他的目光幽深,可是昔日的俊朗风姿却已经变成了老态龙钟的模样。

“为了你,怎么都不算委屈。”怀瑾坚定地说着。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我们也走吧,再晚些,他们该找來了……”风晞然说着,看着怀瑾将早就收拾好的包袱拿出來,将他从椅子上搀扶起來,两人慢慢出了门。

马车已经备好,是当初带着萧逸进來时用的那一辆,如今却用在了风晞然的身上。

怀瑾将风晞然扶上马车,然后自己坐在外面,手中扬鞭,便驱赶着马车,朝着外面驶去。

谷中依旧宁静,间或传來一两声虫鸣鸟叫,声音悲凉,不知是为凋零的深秋,还是为行将就木的风晞然。

天涯海角一骑绝尘,怀瑾和风晞然不告而别,从此前尘尽散,此生不见……

而天星国的都城,却四处弥漫着喜庆的气息。

这一次的新皇登基改朝换代,并沒有往日历朝历代那样悲凉的气氛,可能是这三年的时间,人们习惯了楼惜玉的存在,就像凝月的旧人习惯了自己和天星是一家,而天星国的众人也习惯了楼惜玉掌权。

登基大典上,楼惜玉和罗依依并肩而立,登基大典和封后大典同时进行,而清尘也站在两人的身边,以护国公主的身份,与帝后同台。

冗长的礼文被礼部的典仪宣读出來,帝后祭天,群臣叩拜,可是高台之上的护国公主,却仿佛并沒有听到典仪的话,只是看着高台之下的方向,眼中闪着泪光。

达达的马蹄声逐渐响起,眼中的身影渐渐清晰,萧逸端坐马上,对着高台之上的清尘微笑:

“我回來了。。”

清尘忽然展颜一笑,清脆的笑声压过了典仪的声音,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

她顾不得自己身上还穿着繁复的宫装礼服,从高台之上一路飞奔向下,带着期许,带着幸福。

当清尘从上面飞奔而下的那一刻,萧逸从马背上下來,站在清尘的面前,将扑向自己的清尘搂在怀里,环抱着她的腰,旋转一圈,然后带着清尘飞身上马。

“舍得吗,”萧逸开口问着。

“有你在,什么都舍得。”清尘紧紧地贴在萧逸的怀中,轻声低语。

萧逸搂紧了怀中的人儿,轻笑一声:“抓紧了。。”

话音落下,萧逸调转马头,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甚至连楼惜玉想跟萧逸说几句话也沒能來得及。

楼惜玉和罗依依站在高台之上,看着渐行渐远的两人,他们的身影逐渐融合在一起,在阳光下拉长了影子,那么契合,就好像永远都不会分开。

“舍了这凡尘俗世,他们会幸福吧,”罗依依叹息着问道。

“会的,一定会的,就如同我们一样。”楼惜玉搂着罗依依的肩,看着远处的两人,开口说着。

“我们,”罗依依不解其意。

楼惜玉朝着身边的内侍使了个眼色,却见那公公从袖中掏出一卷明黄色卷轴,分明是一张圣旨。

尖锐的嗓音在祭台的上空响起,顺着徐风,响彻在每个人的耳朵里。

新皇登基,便颁下圣旨,内容有三。。

其一,世上再无天星国,中原统一,改国号为“倾”,是为倾国,寓意倾国倾城倾天下,是为了纪念那个无辜枉死的叶倾城,也是为了纪念这个绝尘远引的沐清尘。

其二,改年号为永和,登基的这一年,是为永和元年,“永和”,寓意永远和平,再无战争。

其三,废除后宫,绝不纳妃,今生今世唯有皇后罗依依一人,他感念她当初的救命之恩,也感激她对他的爱恋,陪着他经历生死,一路走到现在,所以,现在换他來为她打造一个六宫无妃的传奇。

三个月后,摘星楼的副楼主宁辰和明日明月两大护法,接到楼主沐清尘的指令,将摘星楼楼主之位,正式传给宁辰,从此以后,宁辰便是摘星楼的楼主,存在或者消散,都由宁辰决定。

并且,清尘还让宁辰给倾国帝王楼惜玉送一封信,而当天晚上,这封信,便被送到了皇宫的御书房,楼惜玉的案头。

彼时,楼惜玉正在批阅奏折,而罗依依陪在一旁,见到这突如其來的信,两人对视一眼,拆开看去,却见那信上写着十六个字:

托君社稷,付君江山,江湖之远,后会有期,

...

凰歌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