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6708) 凰歌 [486]第157章 时光逝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486]第157章 时光逝

[486]第157章 时光逝

这一场换肤很成功,风晞然比萧逸先醒过來,身上的伤在怀瑾的处理下,并沒有多大的感觉。但也许是风晞然怕怀瑾担心,却强忍着。

赵旭和赵岩也曾问过风晞然,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风晞然却并沒有告诉他们,只是叮嘱他们,那一天看到的场景,不准向任何人提起,不管是萧逸,还是沐清尘。

两人心中隐隐明白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本來有些为难,但是因为风晞然和怀瑾对萧逸的救命之恩,却也点头答应。

日升月落,斗转星移。

竹风谷里四季如春,竟然看不出时间的流逝,唯一能够感知时间变化的,就是萧逸的身体,一天天的好起來。

不管是经脉还是身上被灼伤的皮肤,在怀瑾的精心治疗下,慢慢的恢复。

几个寒來暑往,当萧逸脸上的伤已经恢复地差不多,可以拆开纱布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很紧张,尤其是怀瑾。

她不知道自己第一次在活人身上换肤,最终的结果到底如何,但是她想,如果有第二次,她一定沒有那个勇气,再次拿起手中的刀,从风晞然的身上剥皮。

如今想來,那一次换肤,就像是她生命中的一次挑战,她的师傅沒有教给她的,以前也从未接触过的,可是她却做了,当时……也不知哪里來的胆子。

“若是脸上的伤也好了,那么……就只剩下身上的毒了。”风晞然有些怅然,看着怀瑾将萧逸脸上的纱布一圈圈拆下來,眯着眼睛,感叹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此时的萧逸,是醒着的,这一场治疗过程,对萧逸來说,就像是一场梦,因为大部分时候他是昏迷的,不管是用药浴续经脉,还是为他治疗脸上和身上的伤,亦或是风晞然每次用内功帮他压制体内的毒性,他几乎沒有一次是醒着的。

所以,到现在为止,他依然不知道,自己脸上和身上那些被灼伤的皮肤,到底是怎么治好的。

萧逸自己也很紧张,他感觉到自己脸上的布在一圈圈变少,有阵阵凉风从外面吹进來,吹在他脸上的皮肤上,一阵冰凉的触感,却那么真实。

当怀瑾把最后一层布揭下來的时候,风晞然笑了,赵旭和赵岩也笑了,怀瑾将镜子递给萧逸,让他看着自己的脸,和从前一般无二的眉眼,只是皮肤比往日苍白了些,脸颊旁边也有一些伤口,当时当初缝合的时候留下的,如今已经结成了疤。

“头发一挡就看不见了,而且脸上的疤,我也能给你配一些药,每天涂抹,慢慢地就会淡了。”怀瑾开口说着。

“谢谢你,怀瑾。”萧逸低声开口,对怀瑾真诚感谢。

“你现在应该叫她师嫂。”风晞然笑着开口,“在你昏迷的时候,我们已经成了亲。”

风晞然的一句话,让怀瑾红了脸颊,也让萧逸朗朗笑出声來。

从他认识怀瑾的时候,他就知道怀瑾医术高明,可是他对于清尘对怀瑾毫无条件地信任这件事,一直持有怀疑的态度,因为他总觉得,怀瑾不过是一个和昔日的叶倾城差不多大的女子,即便医术高明,又能高明到哪里去。

可如今看來,他往日对怀瑾的认知,还是错了,怀瑾在医术上的造诣,的确不容小觑,假以时日,成就只怕在南空神医之上。

“对了,清尘呢。”萧逸与众人叙了会儿话,便想起了清尘。

那个他之前受伤的时候,怎么也不愿意见的人,如今却十分想念的人。

“已经大半年沒有她的消息了,之前还有信送过來,这大半年……连信都沒了。只是听说她远游了,我们也不知道她去了何处。”风晞然说着,便将自己与清尘之间三年之期的约定都说了出來,末了,还再次开口,“怕她不同意,又知道你当时不愿见她……所以,我以你的名义,擅自跟她约定了三年的期限。”

“谢谢你,师兄。”萧逸听完,沉默不语,良久之后,抬头道谢,眼神中满是感激。

他知道,清尘是个固执的人,也知道清尘对自己的感情,当日在竹风谷,清尘站在门外,声声泣诉还历历在耳,想要让清尘同意这个约定,并不容易,可见风晞然是花了心思的。

“兄弟之前,还客气什么。”风晞然说道,“你这一身伤,修养到现在,已经过了两年半,再有半年,就是与清尘约定的日子,那时,她必定会回來。”

“那我就在这里,等她回來。”萧逸点头。

“你的经脉虽然已经续上,身上的灼伤和容颜也都逐渐恢复,可是体内的毒却沒有完全解。”怀瑾说道,“这半年,我为你解毒,你现在醒过來了,必须自己配合我。”

“那是自然。”萧逸答道。

竹风谷里一片喜悦的时候,被萧逸问及的清尘,也按照既定的路线,到了曾经天星和凝月交界的地方,也就是南郡的南部。

如今天星凝月已经是一家,再也沒有什么边界之分,两国曾经的百姓如今和平共处,开始通商和通婚,而从前便一片宁静祥和的南郡,如今也更加繁荣。

异姓侯退到幕后,罗晋执掌南郡权柄,负责昔日两国的來往沟通,效果显著,南郡的人流量也越來越多,已经是整个中原版图中最为繁华的一个郡县。

清尘看着人來人往的百姓,脸上不由得泛起微笑,跟在身边的明日和明月,看到眼前的情景,也不由得开心。

自从风晞然和怀瑾带着萧逸离开,清尘便陷入无尽的忙碌,两年半以來,他们眼看着清尘帮助楼惜玉,将整个天星变成一个统一和谐的国家,看着清尘一步步从往日的悲伤中走出,虽然还是会怀念,可却是满怀期待,笑着怀念。

“楼主,听罗小侯爷上次來信说,南郡新开了一家酒楼,老板是两个貌美如花的女子,他经常去那里蹭饭,我倒是很有兴趣,不如我们去看看。”明月站在清尘的身边,开口说着。

“现在不能叫罗小侯爷了,他已经承袭了当初异姓侯的封号,是天星国的定远侯。”清尘笑道,“我知道你就爱去那些酒楼饭馆打听消息,这习惯怎么也改不了,既如此,那我们就去吧。”

“姐姐只是好奇,两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到底是何方神圣而已。”明日却开口说着,“中原民风,自凝月国叶倾城始,已经逐渐变得开放,也有女子出來抛头露面,而后又有天星公主沐清尘傲视朝堂,中原女子已经不再是养在深闺人未识了,但即便如此,却也沒有哪些女子能够做出点名声。可是这酒楼的两个老板娘,却能得到定远侯的称赞,说明十分不简单。”

“更不简单的是,她们并不知道叶倾城和沐清尘都是楼主一个人。”明月接口道。

三人笑了笑,不再说什么,便朝着那颇负盛名的酒楼走去。

在南郡,打听这样一个酒楼很容易,清尘她们很快就找到了路,当她们远远地看到酒楼的时候,眼神中便有一种熟悉感。

因为那酒楼的外观,跟当初凝月京都的摘星楼实在是太像了,虽然小了一些,但还是能看出來相似的,而更有趣的是那酒楼的名字,唤作“追忆”,看起來并不像一家酒楼。

清尘淡笑着,带着明日和明月走进去,三人一路风尘,却不改风姿,很快就吸引了酒楼中众人的目光。

而当那个穿着浅碧色长裙,正在为客人倒酒的女子起身转过來,看着清尘的时候,众人不由得一愣,恍若隔世。

因为,那女子,竟然是旧识。

“别來无恙。”那女子率先开口,轻声打招呼。

“别來无恙。”清尘笑着回答,眼中带着笑意。

“开这个酒楼的时候,我就猜到你可能会來,我想……有个人,有件事,你应该更有兴趣看到。”那女子说着,便放下手中的酒壶,带着清尘等人朝着后院走去。

清尘跟在女子的身后,心中不由得感叹。

谁能想到,眼前这个从容大气甚至有了自己生意的女子,会是当初凝月国那个为嫡母和嫡姐唯唯诺诺,行事谨小慎微的沈碧宁。

不错,这个旧识,正是沈碧宁。当初沈媛身死,沈家败落,清尘送沈碧宁和暖冬离开,本是沒打算再联系的,因为沈家是因为获罪而被抄家灭族,若是被人发现沈碧宁的真实身份,恐怕会对她不利。

可是,谁也沒想到,当凝月已经成为过去,沈家的事情沒有人再提起的时候,沈碧宁居然用这些年积攒下來的银子,开了一家小小的酒楼。

然而,清尘对沈碧宁口中的“有个人”和“有件事”十分好奇,她本來以为指的是沈家二夫人,可是沒想到,沈碧宁带她看到的,竟然是整个摘星楼找了两年多,也沒有找到的人。

绿乔。

绿乔看到沐清尘的时候,并沒有任何惊慌或者其他的表情,只是招呼清尘进屋,说是自己还欠清尘一个解释。

“这么难得才聚到一起,我去做午饭吧,中午都留下來吃个饭,你们有事慢慢聊。”

沈碧宁如此说着,然后转身离开,和自己的母亲还有暖冬一起,去厨房做饭了,将房间留给清尘和绿乔,让他们好好说话。

明日和明月站在门口,而清尘和绿乔在屋子里,两人坐在桌边,各自捧着一杯茶,绿乔便开始向清尘解释自己从天星国皇宫离开的事情。

...

凰歌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