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6708) 凰歌 [485]第156章 别犹豫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485]第156章 别犹豫

[485]第156章 别犹豫

“他身上并不严重的那些灼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某几处比较严重需要换肤的部位,还有脸上。”

竹风谷中,风晞然看着怀瑾将萧逸身上的纱布一层一层拆开,看着萧逸身上那些因为**爆炸而灼伤的皮肤逐渐恢复,心中不由得欣慰,如此说着。

怀瑾闻言,手中一顿,可是很快就掩饰住自己的情绪,继续着手中的动作,为萧逸拆开身上的纱布。

当拆到最后一层的时候,风晞然忽然间拉住怀瑾,让她起身,然后唤了赵旭和赵岩过來,为萧逸处理剩下的纱布。

“怎么了,”怀瑾不明白风晞然为何会有如此动作,便有些不解地问着。

“男女授受不亲,他……沒穿衣服。”风晞然脸上有些不自然地说着,别过头去,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看怀瑾。

怀瑾闻言,噗嗤一声笑出來,看着风晞然,眼中有某种亮光闪过。

“那就交给他们处理吧,反正他们经常帮萧逸换药,这些也不是什么难事。”怀瑾说着,可随即脸上的笑容却收敛下去,眼中的眸色变得深沉。

风晞然拉着怀瑾出了门,走到院子里,不由得开口问道:“怎么了,他恢复的很好,难道你不开心,”

“他慢慢恢复,也就意味着你……”怀瑾听风晞然提起,心中不由得担心。

“我无碍的。”风晞然笑着开口,“如今我有你了,你不会让我有事的。”

怀瑾看着风晞然认真的脸色,和他眼中坚定不移的信任,心中一暖,不由得重重的点点头。

两人都知道彼此心中现在想的是什么,但是都心照不宣地沒有说出來,又过了许久,当萧逸身上的伤好的快要差不多的时候,怀瑾便知道,风晞然真正受苦的日子,才刚刚到來。

换肤的法子,怀瑾只是在书上看到过,并沒有在活人身上试过,但是为萧逸疗伤的这段日子,她闲來无事便会抓了很多猪狗过來练习,从一只猪的身上剥皮,然后移植到另外一头猪的身上。

凭着怀瑾的天赋和对医术的领悟,这样的技术早已经练的炉火纯青,可是当她手中的刀对准风晞然的后背时,她的手还是不可遏制地颤抖。

“怀瑾,别犹豫,别错过最好的治疗时机……”风晞然趁着麻沸散最后一点药效发作之前,撑着仅存的意识,对怀瑾说着。

那坚定的语气,以及祈求的目光,让怀瑾心中一窒,手中的刀也再不犹豫,在风晞然昏迷后毫无知觉的那一瞬间,开始从风晞然的后背剥皮。

赵岩和赵旭守在门口,听候怀瑾的吩咐,他们并不知道怀瑾在屋子里做什么,在当时惊世骇俗的举动,怀瑾不可能透露给任何人,除了风晞然,谁都不知道。

但是,怀瑾毕竟只有一个人,她要给风晞然和萧逸两个人处理伤口,未免有些忙不过來,只能让赵旭和赵岩帮忙,然而当怀瑾让两人等会儿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惊讶的时候,两人还是有些愣了。

怀瑾的动作很熟练,也很利索,练习了千遍万遍的事情,沒有一丝一毫地出错。她红着眼眶,看着自己经过处理,然后从风晞然的后背剥下的那层皮,看着风晞然的背后逐渐渗出红血丝,血肉模糊的样子,眼泪便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

尽管她知道,风晞然的皮肤在经过很长时间的修养,还是能长回來的,可是如今……却是她亲手将自己最深爱的人身上的皮肤剥下來,给萧逸那已经坏死的皮肤换上。

血水不停地流出,染红了一盆又一盆地清水,怀瑾却在这个时候叫了赵岩和赵旭进來,冷静地对两人吩咐:“赵旭,为风晞然上药包扎,赵岩把屋子里这些东西都处理一下,再弄一些清水和干净的布过來,一会儿萧逸还要用。”

饶是赵旭和赵岩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可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还是惊呆了。

风晞然裸露着背趴在那里,后背的皮肉已经完全模糊,被血水覆盖,根本不能看了,怀瑾已经为他简单的止了血,可因为是整张皮剥下來,看起來还是有些恐怖。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动手,”怀瑾对两人吼着,让两人从震惊中回过神來。

赵旭和赵岩对视一眼,什么都沒有说,便开始行动起來。他们心中已经隐隐猜到怀瑾想要做什么,只是并沒有说出來,带着惊骇和震撼,清理屋子里的那几盆血水,为风晞然上药和包扎伤口。

怀瑾知道两人尽管心中疑惑,也不会在这个时候问什么,于是也不理会两人,专心解开萧逸的衣服,为他身上那些彻底灼伤无法恢复的地方换肤。先是身上,然后是脸上,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但是她不能放弃,因为风晞然和清尘,都在等着。

这一场换肤,从早晨到晚上,怀瑾一刻也沒有歇息过,她的身上已经被汗水浸湿,额头上也不停地有汗水滴下,可是都被她蹭到了袖子上,然后继续手中的动作。

很早以前就在为这场换肤准备,如今正式实施起來,却还是很紧张,她强迫自己什么都不要想,只是做好一个医者该做的,一切都会好起來,抛开了脑海中的私心杂念,专心做手中的事。

赵岩和赵旭也沒有再多说什么,虽然不懂医理,但是在一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两人为风晞然清洗了伤口,上了药,然后缠上一圈又一圈的纱布,可还是阻挡不住鲜血从里面渗透出來。

接着,两人又为风晞然擦拭了身体,换好了衣服,然后按照握瑜的吩咐,将风晞然抬到一边休息。

这过程中,怀瑾一直在处理萧逸的伤势,当赵旭和赵岩两人安顿好风晞然的时候,怀瑾手中的最后一针也正式完毕。

然后是一系列的清洗,上药,包扎,怀瑾的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敢有任何差错,赵旭和赵岩本想帮帮忙,可是却一点插手的余地都沒有。

屋子里很沉寂,安静地只能听见几个人的呼吸声,也不知过了多久,怀瑾为萧逸换肤的工程总算完成,全部包扎以后,她才抬起头,对站在远处的两人说道:

“你们帮我把他换个地方,和风晞然安置在一处,方便照顾。”

两人照着怀瑾的吩咐,又将萧逸安置在风晞然的附近,不过两人一个是趴着,一个是躺着,看起來也着实怪异。可是谁都沒有心思管这个,只是帮着怀瑾,收拾着屋子。

屋子里充满了血腥味和药味,两种味道交织在一起,充斥在每个人的鼻尖,让人不由得皱眉。

他们很快就把屋子清理干净,那些染了血的竹床和棉絮,带血的布条和清洗过伤口的血水,也都被他们弄到外面处理掉了。而且赵旭还弄來了更多的清水,洗掉了地上的血迹,而赵岩在赵旭清洗过后,拿着干净的布來來回回擦了好多次。

屋子里很快就恢复到之前的样子,如果不是空气中漂浮的味道还沒有散去,众人几乎要以为,之前的那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境罢了。

事毕,怀瑾这才有功夫抬起头,深深的松了口气。

“怀瑾姑娘……”赵旭看着怀瑾,不由得低唤出声,想要问什么,却不知从何开口。

怀瑾看着站在眼前两人的表情,心中明了,于是开口道:“我知道你们存了一肚子疑问,有很多话想要问我,但是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们。有什么话,等风晞然醒來之后,你们自己问他。我忙了一天,身上脏得很,先去洗个澡,他们两个就由你们暂时负责看着,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題,今夜我会亲自守着。”

说完,怀瑾便走了出去,看着已经月上中天的夜空,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想起自己从风晞然身上剥下那块皮肤的时候,双手便不由自主地颤抖。

怀瑾到另外的屋子,烧了水,洗了个澡,然后又将身上清洗了很多遍,直到她感觉不到萦绕在自己周围的血腥味,才停下來,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收拾好房间,提着药箱又回到了安置风晞然和萧逸的房间。

“怀瑾姑娘,你累了一整天了,今夜由我们两个來守着吧,你先去休息。”赵旭看着怀瑾,开口说着。

“不,今夜是最要紧的一夜,我必须亲自守着,到明天如果沒有任何状况发生的话,应该就沒有什么大问題了。”怀瑾说道,“我还熬得住,你们两个,今夜留一个跟我一起守着,另一个去睡吧,明天若是沒什么事情,咱们换着來。”

此时此刻,怀瑾俨然成了几人的主心骨,而赵旭和赵岩也都听从怀瑾的吩咐,两人商量了之后,便由赵岩去休息,而赵旭留下陪着怀瑾守着,以防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

夜色深沉,赵旭看着怀瑾,却发现他第一次认真打量这个一直跟在清尘身边的女子,往日从來都是以丫鬟的身份出现,可是却在遇到事情时,有着冷静的处理方法,和理智的头脑。

赵旭第一次发现,清尘身边好像都是这样的人,即便脱离了清尘,自己也能独当一面,包括之前那个看起來十分大大咧咧不着调的握瑜,也是如此。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知道自己逃不掉,却想到用自己的伤口为清尘传递信息。

可是……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这个山谷中这么久,他从來都不知道,为萧逸治病,居然要从风晞然的身上割下皮肤,

...

凰歌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