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6708) 凰歌 [484]第155章 年复年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484]第155章 年复年

[484]第155章 年复年

距离天星国京城并不远的一处山谷,山清水秀,风景宜人。

其实,风晞然和怀瑾他们并沒有离开竹风谷,他们只不过在清尘的面前,演了一出障眼法而已。

竹风谷有两个谷口,门口有竹林的只是其中一个谷口,还有另一个谷口,在山谷的另一端,入口处在一座山峦脚下。

风晞然他们从绿竹林出,从山峦口进,绕了一圈之后,马车又回到了竹风谷。

“这里的风景看起來似乎很熟悉,我感觉好像來过。”赵旭看着四周的景色,皱着眉头,开口说着。

“你怎么可能來过,别多话了,來帮忙搬东西。”赵岩说着,转身离开。

怀瑾和风晞然将萧逸从马车上抬下來,放在担架上,又抬进房间里,放在床上,这才稍作休息。

看着外面忙活的赵旭和赵岩,怀瑾转头对风晞然说道:

“你打算用什么样的方式瞒过他们。他们若是细心一点就会发现,我们绕了那么大个圈子,其实从來沒有离开竹风谷。竹风谷两个谷口,一个以绿竹林为掩护,另一个以山峦口为依仗,倒是别具一格。”

“这是师傅当年的隐居之所,绿竹林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用的,所有來骚扰师傅的人都会去竹林破阵,可是很少有人成功,就算有人侥幸成功,师傅早就从另外一个出口走了,他们并不会发现这谷中其实有想通的两个出口,因为这两个出口,被这些房子给阻挡了。”风晞然说道。

“这样其实也好。”怀瑾说道,“只是我们要费尽心思瞒着赵旭和赵岩,未免太辛苦。”

“本想打发他们两个走,却怕你一个人忙不过來,另请别人,又怕靠不住,只能这样了。”风晞然说道。

“你可信我。”怀瑾听着风晞然的话,握住他的手,淡淡的问着。

“这么多年,你的医术我自然是信得过的。”风晞然点头。

听着风晞然毫不犹豫地回答,怀瑾笑了,眼神中充满了坚定,她不知道自己需要多长时间,但是她知道,她不会让他们有事,不管为了谁。

风晞然等一行五人就在竹风谷的另外一边安定下來,作为萧逸的疗伤之所。这里风景秀丽,空气清新,而是是莫前辈的隐居之所,谷中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依山而建的一处温泉,常年冒着热气。

谷中气候稳定,常年恒温,四季如春;无丝竹之乱耳,只有蝉鸣鸟叫清脆悦耳,远离了那种尘世喧嚣,倒也是个安心疗养的好去处。

赵旭和赵岩自然不知道他们离天星国京城并沒有多远,从竹风谷那一头的绿竹林出去,不过一日功夫,便能够回到天星国京城。

从他们安定下來的第一晚起,萧逸和风晞然便同时开始浸泡药浴,风晞然是为了疏通筋骨,方便日后给萧逸疗伤,而萧逸是为了修复被火药灼伤的皮肤。

他的伤怀瑾看过,身上因为穿了衣服,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所以灼伤并沒有那么严重,最严重的地方是脸部。身上的灼伤,那些并不太严重的部位,可以通过药物调理慢慢恢复,而特别严重的地方,便需要换皮,另外一处需要换皮的,就是脸部。

怀瑾早就研究过治疗萧逸的步骤和办法,先一边修复身上的皮肤,一边为萧逸将经脉续上,而他体内时不时发作的芝兰蕊毒性,则要靠风晞然强大的内力,才能暂时压制。

时间慢慢流逝,所有的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赵岩和赵旭成为怀瑾的助手,主要帮着萧逸换药和泡药浴,而风晞然每次为萧逸压制毒性,体内的真气就会损耗一部分,需要靠药浴和其他的方式才能够调养回來。

怀瑾将自己治病的方法瞒得很紧,除了风晞然,谁也不知道,赵岩和赵旭只看到怀瑾除了给萧逸看诊和换药的时间,便日日抱着医术研读,脸色严肃,一丝不苟。

春去秋來,时光飞逝。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萧逸在治疗的过程中,大部分都是昏迷的,所以经历了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当赵岩和赵旭看见萧逸身上那些被灼伤的部位慢慢好起來的时候,心中的希望之火也越來越大,对怀瑾的期盼也就越來越多。

这一切,清尘自然是不知道的,她遵从与萧逸之间的约定,按照风晞然所说的,以天星国玉钩公主沐清尘的身份,重新返回朝堂,架空“沐清珏”的权利,与楼惜玉两人表面上针锋相对,实际上配合默契,将那些隐藏在天星和原來凝月国朝堂之中的毒瘤全部连根拔起。

天星和凝月统一,从此以后天下只有一个朝廷,只有一个帝王,两国的领土合并,重新划分州县,调动官员,从前凝月国的京官也被调到天星來成为高官,也有天星国的高官去凝月的地方当一个小官。

开科举,选贤任能,为国家培养贤才……

所有的一切,也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清尘将自己变得忙碌,因为只有忙碌的时候,她才会暂时忘记远方的人,忘记那个愿意为了她,放弃生命的男子。

她告诉自己,当她完成他的愿望,当这个天下不再有凝月天星,而是变成真正的统一的国家的时候,他一定会好好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对她微笑。

朝臣们也有说沐清尘牝鸡司晨的,也有说她想效仿废皇后钟婉瑜的,但是清尘都不为所动,该杀的杀,该用的用,手段雷厉风行,残忍至极,却也有效至极,让朝臣胆战心惊,也让楼惜玉感到叹惋。

“清尘,你是个女儿家,你为何要将自己逼到这样的地步。”楼惜玉曾忍不住,如此问着。

“乱世和治世不一样,治世需要仁德贤君,乱世却需要一个手段铁血的暴君,只有这样才能将天下稳定下來。正因为我是个女儿身,我无意成为中原的女帝,我也不需要什么千古贤名……后世的史书如何评价我,都不重要。”清尘说道,“但是你不同,你将來要登基,要秉承你一贯的作风,以仁德治理天下,你的身上就不能背负任何污名。是我把你推上这个位置的,我要留给你一个治世,而非乱世。”

清尘的一席话,让楼惜玉感触颇深,他知道,清尘是真心在为这个江山考虑,在为登基以后的他考虑。

从那以后,楼惜玉再沒有劝过清尘,只是将所有对清尘指指点点的朝臣名字都记下來,他们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全部都记得清清楚楚,他并非一定要这个天下,可是若有一天他真的坐上了那个位置,他需要为清尘正名,史书上,不该对清尘有不利的评价。

日月星辰,也不知几度变幻,光阴辗转而过。

当那个据说是被废皇后下了慢性毒药的皇上再次临朝的时候,却是为了同意玉钩公主的一个出格的请求。

“启禀皇兄,如今天下初定,但不排除有某些乱臣贼子图谋不轨,以乱我大好江山。”清尘说道,“臣妹请命,请皇兄将尚方宝剑赐予臣妹,容臣妹代天子出巡,斩贪官,诛佞臣,惩恶民,以定中原天下,以安忠魂民心。”

此言一出,朝臣震惊。

手执尚方宝剑,权力如同钦差,有先斩后奏之权。若说往日沐清尘在朝堂上还有楼惜玉与她相互掣肘,那么到了民间,岂不是成了沐清尘一个人的天下,任由她为所欲为。

更何况,中原自古以來就沒有女子为官,如今沐清尘越俎代庖,已经有违祖制,却还要打尚方宝剑的主意。

就在朝臣们打算上奏,驳回沐清尘的请求时,却听到那个据说重病缠身的皇帝,忽然间中气十足地说了两个字:

“准奏,”

“臣妹多谢皇兄。”沐清尘谢了恩,从沐清珏身后的公公手中接过尚方宝剑,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大殿,走的十分潇洒。

而在清尘离开之后,沐清珏也宣布退朝,重新回了未央宫修养。

伺候,朝政由一字并肩王楼惜玉一人打理,因为疆土扩大,很多人认为山高皇帝远,而楼惜玉远在京城鞭长莫及,便做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情,结党营私,强强民女,或者收受贿赂……

有的人甚至还攀上了朝中京官,互相勾结,可是谁也沒有想到,一字并肩王似乎有千里眼顺风耳,不管哪个边陲小地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能很快地传入他的耳朵,然后他开始对京中的朝臣下手。

而一开始因为“山高皇帝远”这种思想而存有侥幸心理的朝臣,在一时间人人自危,就怕自己的事情被楼惜玉察觉。

而众人所不知道的是,沐清尘手执尚方宝剑,自愿成为楼惜玉的耳目,行走江湖的同时,惩恶扬善,顺便处置朝中的贪官污吏,然后给楼惜玉通风报信。两人一人在明,一人在暗,配合默契无间。

正因为这样,即便天星国的疆域扩大了一倍,更加难以管理,可是那些官员却依旧不敢有任何私心,因为他们不知道,并肩王手中的刀剑,什么时候落在自己的头上。

天星国的吏治,逐渐开始清明,朝纲上下,一片凛然正气,文臣有风骨,武将有傲骨,而百姓心中那些因为战争带來的阴影,也逐渐淡化,直至消弭,

...

凰歌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