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6701) 十年残星 [3]第二章: 如果记忆中的离开没那么仓促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3]第二章: 如果记忆中的离开没那么仓促

[3]第二章: 如果记忆中的离开没那么仓促

【我想回到那年,不再放开你的手。www.GGWU.NET】【站在高处瞭望远处的视觉感是一种特别的冲击,享受着微风的清凉,闭上眼眸仿佛还可以嗅到一丝清香。十一年前,还无法明辨是非,对过去的回忆也是残破不堪,总之回忆中告诉她就是家破人亡了,那年她被流血同家族系血的亲人送进了一所特别老旧的孤儿院,她在那里呆了一年,没有试图回到曾经属于她的城市,不仅是因为她的年龄思想没有这个程度,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她听过院长说过一次,那个城市很遥远很遥远,遥远的她无法触及。在那个远离城镇喧哗的小孤儿院,有十多个伙伴,她们穿的破破烂烂,但似乎过得很快乐,她还记得曾她有两个形影不离的朋友,其中一位总是很胆怯的样子,躲在黑暗里。她最喜欢离孤儿院不远处的空地,那是唯一一块没有开垦过的草地,草地很广阔,能够看见很远的地方,还有各式各样的野花。那块草坪上有棵很粗壮的树,她把它视作草坪的中心点,夏天可以依靠着它乘凉,那时候很天真,甚至无法体会失去父母的痛苦,那时候坚信着院长的一句话,“只要你乖乖的听话,你爸爸妈妈就会回来把你接走。”那一天她接触到了死亡,院长突然倒在冰冷的地上一睡不醒,就像当初她看见她爸妈那样,她以为他们只是睡着了,伯母也这么说,可是来到这家孤儿院的医生告诉她,她再也见不到院长了,她死了,再也无法醒过来。恐怕也是这样,那院长的谎言就此曝光,院长的死导致整个孤儿院陷入了三天的混乱,在这混乱中她遇见了那个男孩,叫金泽熙的男孩。可是命运的安排只让他们拥有一次相遇,那次别离后就真的分离的十年。回到孤儿院的她被临时托管孤儿院的陌生大妈抓了去,关进了黑屋子,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分不清黎明昼夜,她期待着再次见到那个男孩,可是她被解救出来的时候已经因为饥饿而昏厥。等她再次醒过来时,她已经不在那所孤儿院,而是这富丽堂皇的宁家大宅。】她是宁颖南枫,身世扑朔迷离,离开孤儿院的这十年,她已经洗刷掉身上的寒酸味,知道她真是来历的人不多,在众人眼中她就是高高在上的宁氏千金,她不仅有了十年友情的迟沭潇,还有知己音乐狂人原崇蔚,更重要的是.........“傻逼!”南枫被迟沭潇的大嗓门从回忆中拉扯出来,“你每天除了发呆还会干什么!”迟沭潇透过镜子看着南枫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她打开口红看着那艳丽的眼色,戏虐的说道,“你能不能省省,那张旧照片你说说,你看了多少年了?就不能换换口味么?看看姐?有一个这么好的榜样给你学!”南枫无奈的将旧照片收回口袋,跟她相处的十年里,她已经不少于十次讥讽她的专情,“换?你吸了十几年氧,能换成二氧化碳么?”“如果我爸能放弃房地产,那我换吸二氧化碳有什么难的?”迟沭潇夸张的说道,“起码她不会把某个男人视作氧气!”南枫脸一红,“原来你在这岔等着我,这是我童年记忆好么!我没把他当男人!”“那男孩不出意外,也已经长成男人了!”迟沭潇挖苦的说道,“你不把他当男人,那你把他当什么?”南枫只得哑口无言的保持沉默。在口水战中胜利,迟沭潇不免露出了一丝笑意。就在这个时候,寝室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伴随着刺耳的呼唤,“南枫!南枫!”突然破门而入的女生激动的说道,“我刚刚又写完了一首歌!”她其实是一个特别文静的女孩,除了玩音乐的时候,都说玩音乐的人都是疯狂的,南枫惊讶的看着被撞坏的门说道,“你,你胳膊疼不疼?”“得了,不知道的以为是着火了!弄这么大动静”迟沭潇关上化妆包透过镜子斜视着气喘吁吁的原崇蔚,“修门的钱我包,原崇蔚你多撞几次,撞成金刚不坏之身我就聘你当保镖。”原崇蔚抱着吉他乐滋滋的说道,“此话当真?!”“姐什么时候忽悠过你?”迟沭萧打开钱包,掏出几张百元大钞,往桌上一摔,“就这?你撞的起,我就陪的起!”“听说西华路新建了个博物馆,原崇蔚你去哪儿撞!”南枫合上手中的书,侧身看着迟述潇说道,“多撞几个古董,让迟小姐给你陪,装着装着你就出名了!”“到时候还玩什么音乐,直接就上红人榜!”南枫戏虐的说着,脸上已经露出了邪魅的笑容,脑子里浮现着那原崇蔚装古董的场景。“打住啊,撞古董能上什么榜!”迟述潇瞟了眼南枫转身正经的看着原崇蔚,“你去把我爸新建的大楼给撞了,我叫你姐!”“我真有那么彪悍?!”原崇蔚走到迟述潇面前,拿起她桌上的镜子仔细的照了照自己的脸,“其实我觉得我长的挺淑女的!”南枫站起身,走到玄关处一屁股坐下嫌弃的叹了口气,“听说智商可以被传染,我觉得你们两有必要去隔离区!”“否则,全球智商都被你们拉低了!”“你去哪?你答应给我画的招新海报还没出来呢!”原崇蔚直接忽略南枫的嘀咕,在高一那年被南枫取笑智商已经成了家常便饭。“说你蠢,你还真蠢!人家到了去广播站秀嗓音的时候了!”迟沭萧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将红色的口红印在了杯口,“哎哎哎!你看,我唇印是不是特性感?像不像玛丽莲梦露?!”“.......”【这闷热的夏季,是无数个人生的转折,每个新入学的新生,个个大汗淋漓却浑然不知辛劳的前往教室、教务处、寝室奔波,这是他们人生新的开始,这新的凌乱,却让人心生澎湃。】南枫坐在话筒前,调试着音量,等待着上一位主播下档,广播站就三个主播,可是广播站站长为了使开学第一天热闹点,去其他高校请来了很多主播,整整一天不间断的播放着。南枫无精打采的默读着自己的稿子,稿子一般都是由站长准备,所以给自己的感觉很陌生,但是作为广播站主力可不能当着外校生的面丢脸。思绪飘到九霄云外去的南枫长年佩戴的手表突然震动了.....南枫内心一惊,不由得慌乱起来。“到你了!上档!快上档!”南枫的注意力完全被这突然震动的手表吸引过去,根本没听见上档主播的声音,等南枫突然反应过来却不小心触碰的音量键,导致整个校园陷入了5秒的噪音,慌乱中她准备好的稿子被抛向了一边,整个播音室陷入一片慌乱........“怎么回事?”一个身穿绿色T恤的少年拖着行李,一步入校园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尖锐刺耳的声吓了一跳。“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美丽的时刻。”南枫垂下眼帘,迫使自己的注意力从那块旧手表上转移回来,可是,那无法脱落的手表就在震动停止的那一刻从自己手腕中掉落下来,那摔落在地面的发出的沉闷的声音迫使南枫眉头一皱。右手手腕上突然失去了手表的重量而感觉空荡荡的,想必所有人都应该明白这种感受,剪去留了很长时间的指甲,在拳头捏紧的时候,手指尖也会传递给心脏一股莫名的不适感,那块旧手表显然已经成了南枫的一部分“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原来是主播啊!”T恤少年笑道,“声音还不错,算是个出色的主播了,是吧郁阳?”T恤少年对着他身边的郁阳说道,“比你强!”郁阳安静的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他曾是学校最强主播,突然转校本很自大的以为他不会遇见让他钦佩的对手,毕竟校园中的主播都是业余的,可是她的声音足以给他一个下马威,“嗯。”“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南枫睁开眼眸,“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郁阳听着她的主播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她在读席慕蓉的诗,却仿佛在诉说自己的心事。“我在等待一个人,因为那次错过,我等待了十年。”郁阳突然一顿,停下了脚步。她的声音似乎把他牵入了她正在诉说的现场。“我是那棵开花的树,想长在他必经的路旁,只为一次遇见。”南枫长吸一口气介绍道,“大家有没有过特别不该失去的人?”南枫将视线落在那手表上......虽然是炎热的夏天,看见它却会觉得心口一凉“也许是一次搬家,也许是一次事故,我们失去了很珍贵的某个人,很思恋他却再也没有办法见到了,这种失落的心情无论时隔多久只要再次想起他,都不会减轻那股凄凉。”“我错过了一个人,等了十年。”南枫长叹一口气故作轻松的说道,“那时候手腕上的画着的手表,没有转动,却带走了我们最珍贵的时光。”南枫垂下眼帘,“作者infernal曾写了这样一个故事,关于生命时钟。”“他说有那样一个神奇的钟表,会达成佩戴它的人心中的执念,用时间和陪伴感动它,但是”郁阳听到这里眸色不由得沉了沉,思绪也跟着她的声音变得悲凉。“谣言也好,传言也罢,我都信了,可终究见不到我想见的人........”格格屋为您精选好看的言情小说,请牢记本站网址www.ggwu.net

十年残星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