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62343) 清玄佑圣真君 [196]第85章李景要打死猴子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96]第85章李景要打死猴子

[196]第85章李景要打死猴子

唐僧晕厥了。

也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被地上那摊血吓的。

八戒认为唐僧是被气的,毕竟八戒可是刚刚在他的姘头身上开了九个孔,那血流的怎么一个惨字描述。

要不是黄龙麟被蜇了一下,八戒连同车迟三国师同时动手,没有修到金刚身的蝎子精肯定了账。

这会也不知道蝎子精逃到哪里去了。

黄龙麟皮糙肉厚但也是疼的嗷嗷叫,被车迟国三国师抬回金剑锋去了。

八戒将晕厥的唐僧背到女儿国驿馆,这时候猴子已经不疼了。

看到八戒将唐僧带了回来,猴子呵呵笑道:“没成想八戒你竟然能把师父救回来,立了一大功,咱们终于可以再去取经了。”

八戒疑惑道:“你与紫霞说好了?”

猴子满不在乎道:“我也想通了,还是先取经得了正果后再说,不然耽误了取经反而是俺老孙罪过。”

猴子咋这么深明大义了,不过这样也省的八戒再劝。

于是收拾行李,继续出发,而晕厥的唐僧也毫无人权地被扶在马上就这样走了。

一个时辰后,唐僧悠悠醒来,醒来什么也不说,只是垂泪。

毕竟是直接出手伤了蝎子精的人,八戒也不好说话,也就这么不尴不尬地走着。

但没曾想,猴子主动找唐僧说话道:“师父莫要伤心,八戒出手也好,没伤她性命,但让她知难而退,省的师父为难,待师父得了正果再去寻他,我等兄弟也不拦住,帮你去寻也算全了师徒情谊。”

唐僧听了,急忙否认道:“莫要乱说,为师只是反省自己罪孽,那妖怪是生是死,与我无关。”

唐僧这话半真半假,说他反省是真的,他这种天生佛性的人面对诱惑的时候可能没有把持住,但过后都是万分......

后悔。

可要说他完全不在乎蝎子精的生死也不尽然,蝎子精对他没有恶意,他还是希望蝎子精不要死掉。

而八戒听了两人对话先是觉得猴子怎么这么会说话了,随后突然一个想法上了心头。

“猴哥,之前我去李景那里找你不得,不知你去哪里了?”

“我心情郁闷,就乱飞寻了一个山涧坐了一阵。”

八戒点点头道:“也是,李景说莫忘了你们的约定,取经完了后他迎娶敖悦,你得贡献些花果山的好果好酒来。”

猴子哈哈笑道:“这个李景还怕我耽误他事情,我与他兄弟,这事我怎会忘记。”

八戒一听,面上笑容不变,但心里已经震惊的无以复加!

李景要娶敖悦这事纯粹是八戒自己编的,就是为了试探眼前的猴子,一试就试出来猴子不对劲了。

这猴子不是孙悟空!

八戒心里生了怀疑,但外表看不出来变化,一路保着唐僧继续西行。

期间唐僧经常晚睡流泪,刚开始八戒还真以为他是因为想念蝎子精,可听唐僧低语,都是说自己罪孽之类的,这才知道唐僧是真的陷入自我怀疑了。

斗转星移,花落花开,转眼又是到了三春。

这一日,取经队伍到了平顶山地界。

看着这郁郁葱葱的大山岭,唐僧有些担心,向猴子问道:“悟空,这山岭太大,怕是有妖怪出没,我们还是绕道吧?”

这么一段时间里,猴子经常与唐僧说话,而且净说好听话,让唐僧对猴子的印象已经改观了,反而对八戒生疏了。

“这平顶山太大,绕路的话花的时间不知凡几,师父莫怕,但有妖怪也被俺老孙给降了。”

猴子都这么说,唐僧也不好跟自己这大徒弟争执,也就进山了。

......

可打脸往往来的都是很快,白龙马的马蹄刚刚迈入这平顶山,一阵飞沙走石,众人又被风沙给迷了眼。

猴子最是机敏,伸手就去抓唐僧,但刚刚抓住了袈裟,唐僧整个人都被已经被狂风给卷住。

猴子大喊一声,追着这股狂风到了一处名叫莲花洞的洞府,正要打进去,那洞门砰的一声就关闭了。

猴子恼怒道:“何方妖怪,敢掳了俺老孙师父,识相的快些出来受死,否则俺老孙就要打破这洞门进去,一窝妖怪一个也逃不了。”

猴子的话起了作用,洞门大开,一个极美的女子持一杆三股叉走了出来,看着猴子冷笑。

“手下败将,也敢如此大话,先与我厮杀一场!”

这自然就是之前在女儿国逃掉的蝎子精,刚刚唐僧就是被她给摄走的。

而猴子看到是蝎子精,狠话也不说,转身就逃,他现在还记得那倒马毒刺的厉害,简直让他生不如死。

还是寻了八戒沙僧一同来再说。

看猴子逃走,蝎子精回转洞内,向大厅内等候的二女拱手道:“多谢敖妹妹与韩妹妹供洞府与我容身,否则这唐僧断不好被我拿了。”

“呵呵,无妨,姐姐这样绝色的美人那猪八戒都敢伤你,我等怎么也要给他一些教训。”

这蝎子精嘴里的敖妹妹和韩妹妹自然就是敖悦和韩灵儿了。

蝎子精居住在女儿国附近的毒敌山,早与玉面相识,这样就认识了韩灵儿。

当初蝎子精逃出灵山的时候韩灵儿在场,对着蝎子精钦佩的很,所以很快相熟起来。

韩灵儿与敖悦占了平顶山莲花洞后也没与蝎子精断了来往,之前蝎子精被八戒打伤,首先想到的就是逃到这里。

韩灵儿乐得收留她,不光是因为是熟识,更是因为蝎子精一来......

就有了为难取经队伍的理由。

“不管怎么说,还是两位妹妹为我撑腰,此恩难还,以后但有差遣,必赴汤蹈火。”

敖悦呵呵笑道:“姐姐莫要客气了,将那取经人绑来就不去瞧瞧了?”

说到这个,蝎子精一阵脸红,她早就想去瞧唐僧了,但碍于面子不好意思,现在被问到,也就半推半就去瞧唐僧了。

唐僧被绑来,不见任何一个妖怪,正担心的时候,蝎子精来了。

“金蝉子,又落我手里了,这次看你怎么逃。”

唐僧一看,心道苦也,自己经过这么长时间每日念经和反省,好不容易将对蝎子精那一丝绮念给抛去。

没想到这蝎子精又来了。

也不敢与她对视,当下只顾闭目念经,打定主意不再失身第二次了。

大厅里,敖悦正与韩灵儿商量如何对付取经队伍。

“那八戒最是油滑,李景说无须特意拿他,他只会配合我等。”

“沙僧陆上本领微弱,没甚厉害法宝,不足为虑。”

“至于这猴子,不论是红葫芦还是玉净瓶都能收了他,李景传话说要将猴子打死,咱们就不要留情了。”

(

清玄佑圣真君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