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6041) 侯府商女 [969]第973章:截然不同深夜清缴!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969]第973章:截然不同深夜清缴!

[969]第973章:截然不同深夜清缴!

宝芳宫因为四皇子的归来而沸腾了起来,李妃高兴的不错眼睛的盯着四皇子,虽然现在基本在李妃跟前伺候的已经发现了四皇子的不同,尤其是瘸腿跟头脑不清楚导致的胡言乱语的状态。

但对于李妃来说,只要是四皇子,是她心心念念的儿子,不管儿子变成了什么样子,她都稀罕,这就是当母亲的心。

李妃看着自己儿子身上大少小伤无数,眼泪她亲自给儿子洗澡就没有停过,如此温柔宠溺的目光,让四皇子恍然觉得记忆中只有一个叫母妃的对他这样好。

四皇子忐忑的轻声说道:母妃,是母妃吗?

李妃忽然看着儿子的眼睛,也顾不得弄了一身的水,抱着四皇子就嚎啕大哭起来,黍嬷嬷她们也都受不了这样的场面跟着大哭起来,一时间宝芳宫上下哭的是上气不接下气。

有的是哭李妃命苦,千辛万苦的生下了四皇子,跟朱妃斗了那么多年,结果皇后回来之后地位一落千丈,好不容易有个喘息的时间,结果四皇子丢了。

自从四皇子丢了之后,李妃就跟没了生命的意义一般,每天不是静坐发呆就是以泪洗面,这样也导致了李家积压已久的不满。

现在好不容易四皇子回来了,可是却又这样一个情况,也有的年龄大的伺候丫头婆子们觉得这世上可能真有报应这一说,以前李妃还是李贵妃风光无限的时候,害的人太多了,以至于这几年这般的惨淡,现在好不容易命根子回来了,一生也最多是个衣食无忧,现世报应了啊。

不过这部分人是不敢说出来了,这不是找死呢么,只是很快这种推理就传的宫里到处都是,等李妃知道的时候,已经是十几天之后的事情了,当场就砸了不少东西。

但冷静之后她也会害怕,做坏事的时候不害怕,现在报应报到了她儿子身上她真的怕了,但并不代表日后李妃就安安分分半点心思没有了。

画面接着说眼前,黍嬷嬷哭过之后,看四皇子已经皮包骨头的身子,还有那么多伤痕,赶紧拿来大帕子递给李妃说道:娘娘,您看我们四皇子谁都不认得了,就只记得您一个人,娘娘您要坚强起来啊,四皇子遭了这么大的罪,好不容易回来了,外面的事情我们不要管了,

娘娘,水都凉了,赶紧给四皇子擦擦带回寝殿吧,若是在发烧着凉可如何是好啊?娘娘四皇子身子还弱着呢,这怎么找太医给好好瞧瞧,还有四皇子刚回来,这衣食住行的安排,事事都要您拿主意呢啊,娘娘您可不能伤心过度倒下了,否则四皇子该怎么办啊?

黍嬷嬷的话让李妃冷静下来,顾不得那么多用袖子擦擦脸然后说道:黍嬷嬷你说得对,这几年不知道多少人看我李如意的笑话,现在我皇儿回来了,不管孩子现在变成什么样,他都是启国的四皇子,是皇上的血脉,这一点是不会变的,所以我要打起精神来,任何人都休想欺负我儿,有我这个母妃在,坚决不能让峪哥儿在受到半点委屈。

传令下去,让宫里的太医全部都过来,我要好好看看他们是怎么给我儿诊治的,还有孩子的腿脚还能不能好,头脑还能不能好,这衣食住行的以前孩子的衣服都不行了,立刻传令尚衣局的人统统过来,马上过年了,我儿怎么能一件新衣服都没有,另外御膳房那边都吩咐好了,有什么好吃的都给我儿留一份,这几年本宫不愿意管一些破事,但我宝芳宫的份例谁要是给少了,敢给克扣了决不轻饶!

是娘娘,老奴这就去安排!黍嬷嬷激动的不轻,自从四皇子丢了之后,再也没有见过娘娘如此振奋,这件事情必须赶紧传达下去,让那些捧高踩低的奴才们好好看看,宝芳宫的风向变了,眼珠子都擦亮点!

很快宫里的太医诊治的结果出来了,四皇子的腿脚伤了的时间太久,除非是打断重新接,但筋脉已经缩回去很久了,想要恢复原样估计是不可能了,但这个过程太痛苦,需要李妃自己决定。

李妃想了想最后还是没同意,大过年的不想让儿子伤上加伤,其中一个李姓太医说道:娘娘,臣认为四皇子现在身体太弱,而且头脑因为高烧的原因,已经很难恢复了,但这腿脚的问题,娘娘不如等四皇子好好养着一段时间,年后再说,要不现在四皇子身子太弱,这样的折腾,恐怕四皇子身子是承受不住的,若是强行如此,万一在发烧不退,那就真麻烦了。

这李姓太医自然是李妃的人,本来她还有点对太医们恼怒,觉得他们还是想用以前那招,不敢冒险,刚想呵斥就想起来刚才给孩子洗澡,已经瘦到了皮包骨头的孩子,所以李贵妃冷静下来说道:好,先让四皇子养一养,等年后再说。

李太医擦擦额角的汗,幸亏给人劝住了,他进宫之前,还去了一趟令国公府,给李老将军诊治,李老将军就是大喜大悲的瘦到了刺激,身子有些受不住,开了一些药按时服用就没事了。

不过李老将军当时已经告诉他了,一会进宫诊治,一定要确认四皇子是不是能好,尤其是头脑,如果能好最好,不能好也要说能好,至于腿脚,必须赶紧打断重新接好,这未来要当皇帝的人怎么能这样肢体有残缺。

因此李太医当时只能答应下来,不过他倒是聪明,只说要看皇上跟李妃的态度,而皇上果然也在早朝之后召见了他们太医,告诉他们一定要保守治疗,因为现在四皇子长期营养不良,身子还很弱,进不起大折腾,若是谁攒罗李妃闹得动静大了,这个年就不要过了。

想起皇上那冰冷的眼神,还有跟李家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李太医只能硬着头皮这样说了,幸好李妃能忍得下来,让四皇子养一段时间,否则还不知道怎么跟皇上交差呢。

宫里回来了四皇子,不仅在宫里掀起了一阵探视的热浪,也在民间掀起了不小的风波,当时四皇子丢失的时候,闹得多大。

现在又回来了,很多人还有一些官员又开始苦恼了,这到底该怎么站队呢?幸好现在四皇子人回来了,但神志不清还是个痴儿,所以有些心思的官员还不用太难过,只不过令国公府李家已经开始门庭若市了,早前那些想要巴结李家,押宝在四皇子身上的人有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至于另外那个让人震惊的消息,基本也被这件事情给压得差不多,街头巷尾谈论的都是那四皇子的事情,而西郡王并非本国人的消息在民间传播的并不算太普遍。

这就是西郡王平时太过于低调的错了,甚至消息一出来很多人都一下子想不起来这西郡王是谁?

怎么想不起来有这个人呢?平时做过什么好事或者是坏事吗?

好像也想不起来,这下搞笑了,太过于低调的结果就是关注度太低,因此让那些想给西郡王造势,说什么启国皇上不好的都无从下口,人家连西郡王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就说跟皇上有什么关系了。

两个人有交集吗?皇上根本没怎么提过西郡王,现在闹出来这西郡王不是启国人的消息,大部分是理解的态度,就因为这人太过于低调,没事藏着掖着保准没好事,现在应验了吧,这西郡王就是个藏头藏脑的一个偷渡分子,活该现在被扒出来,该!

估计西郡王若是知道自己低调隐忍换来的不是江山,也不是什么好评,而换来的脸盲跟偷渡分子的评价,估计得被气的吐血。

事实上这个楚西被关进天牢醒了之后,已经气的吐了一会血了,没有想到精明一辈子的他,事事算计从无遗漏,最后竟然栽在了他最瞧不上都没有夹进眼皮的人,得知自己的一切在启国几十年的布置将毁于一旦,楚西气的吐血了。

偏生牢头还不忘了刺激他说道:哎哎哎,你一个见不得光的蛮国东西在启国的天牢吐什么血啊,有本事你别来这里找虐不就行了?别弄得委委屈屈的跟娘们似的,好像谁都对不住你似的,要不是看在年关见血不吉利,现在你早就归西了,还叫什么楚西,哼归西还差不多。

楚西再次被气的头皮都发麻,满口鲜血脸色难看,捂着胸口想要指着这人骂两句,在告诉他惹怒本座是个什么结果,但是他气血翻腾的太厉害,尤其是看见刚刚被关进来一身囚服的自己儿子楚星的时候,再也没忍住昏死过去。

而燕一这会子也换了衣服,进了牢房里头,将楚西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搜出来了,果然这种人小心谨慎,最重要的两个储物的物件都在他身上,里面的容量非常大,其余所有东西都没有放过,等楚西醒了自后,看清楚身上只有囚服的时候,气的在天牢里面上蹿下跳的,只可惜没有人理他了。

因为现在大家都集中在小安村在集中围剿呢,思阳带着已经将小安村的这个庄子里面围了个水泄不通,而禾一在里面做卧底,已经将能收的东西都收走,并且趁乱跑了。

这里面的一万多人全部被禾一给下了药,放倒了一大片,几乎思阳带着人过来就是来捆着回去的,不过这么多人啊,还有地下的密道简直是如同一个地下城一般,弯弯曲曲的,跟肃亲王府地下的那个密道有些接近。

因此每个通道里面的东西都不能错过,不过的道最多的还是军需用品,这里面是楚西的一个秘密据点,所以财富可比西郡王府的库房跟那些女人的东西多了几十倍。

若不是禾一已经收拾了一部分,就这么多东西,完全可以弄个两三天,所以沁慧跟思阳都很忙,思阳觉得这么多人该怎么办?

这会子有个人跪在思阳跟前说道:是朝廷的人吗,我们都是附近的村民,都是被抓来喂了毒药的,大人能不能救救我们,我们真的都是附近的村民,被他们抓来做壮丁的,是用来做障眼法的,实际上属于这里的人就在两百里开外的一个镇子上呢,我们不过是用来迷惑人的,大人求求您开恩啊,我们已经离家将近一年多了,不知道家里担心成什么样子了,我们不愿意留在这里就会被打的,

这些人就逼着我们这几千人做苦力的,用来捶打兵器的,我知道那个兵器库在镇子上的什么地方,我就是这附近小安村村长的小儿子,一年前被抓的,这附近很多壮丁都被抓来了,他们是将这里做兵器库使用的,大人救救我们吧,我们若是在没有解药,三个月之后就没命了。

思阳盯着这穿着破破烂烂衣服的人,然后交给赤红说道:这些人交给你,看看都中了什么毒?然后我们立刻去围剿那一处兵器库,相信那个兵器库给端了,皇叔会更高兴的。

赤红也来了兴趣,不过这里面这么多人,这一万人中有六七千以上都是在周围的村庄抓来的人,而且都是趁着这些人外出的时候抓走的,一走就是一年半载的,这两年城郊的县令不是没有报失踪人口的,只是这些人在不同的村子,也没有什么来往,查来查去都没有头绪,谁承想在这里发现了这群人。

看来这地方只是一个中转点,并不是老巢,因此赤红留在这边,思阳让这个人画出两百里之外那个地方的地图。

果然这个人真的是去过,而且对于路线十分清楚,思阳拿到之后,带着沁慧趁着周边都没有人的时候,沁慧拿出金梭,按照地图上的标注,一路飞驰而去,终于到了这处地方的上空。

让人惊奇的是,这地方好奇怪,怪就怪在好像一个正经的村子,实际上这村子的外围还有人巡逻,还能听见叮叮当当的声音,想想应该是打铁的动静。

思阳看到整个村子都没有什么特殊反应的时候,大概明白原本村子里面的人要么就全部被赶走了,要么就是被送走了,还有就是

而且这个村子也不小,不过在上空观察了一圈,唯一能藏东西的地方就是跟二熊村差不多的山头,而且叮叮当当的声音也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

等沁慧跟思阳借着夜色的掩护,看清楚这山里面是什么情况的时候,一阵阵寒芒差点晃瞎眼,整个山谷里面全部都是兵器,什么类型的都有,沁慧跟思阳互看一眼,这回是皇叔发了,如此可以节省多少银子的花费啊?

要是楚西知道自己的一时不察,最后竟然被人搬光了老底的话,估计还得吐血,谁让他太骄傲太自负,总觉得启国人都是蠢蛋,好糊弄的蠢蛋,结果吧他自己栽在了蠢蛋手里,不知道谁更蠢一些。

汪汪汪有可能这地方跟二熊村有什么关系,竟然出现了好多条狗。

什么人赶在这里撒野,出来!忽然间整个山谷灯火通明,嗖嗖嗖的飞出了好些个黑衣人,沁慧跟思阳暗道一声不好,肯定是被发现了,这狗鼻子太灵。

没办法沁慧他们有进入了金梭,这回狗倒是叫可是明显没有发现目标的乱叫,估计是气的。

思阳也来了劲,在山谷的各个地方开始燃起了焰火,噼里啪啦的声音,还有砰砰砰的声音,在这个地方格外的明显。

给下面的人气的,大骂道:谁,到底是谁干在这里撒野,出来,滚出来!

这地方平时极为隐秘,很快村子里面很多人都冲出来了,果然这不是原来的村民,而是经过了‘改装’的村民,因为谁家村民全部都会功夫,提着剑就敢冲上来的?

整个村子也彻底的闹腾起来,思阳继续采取煽风点火的策略,既然确定这地方不是原本村民的地方就好办了,这边放点火,这边点燃焰火,那边又弄几个破锣叮铛的一顿乱敲,大半夜的将这群人差点没累死,这可不是声东击西,而是思阳跟沁慧利用金梭玩瞬移,其他人跟着乱跑,一个时辰下来,好些人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思阳冷笑一下,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刚才有人还在抱怨说不应该给村子里的人都赶走,现在遇见敌人袭击完全不管不顾了。

要是有普通人在这里,谁敢这么做?

整个村子现在都乱哄哄的,而沁慧跟思阳趁机混入了那个山谷里头,金梭就像是一道光一般,进入了山谷最里面有机关阵的这部分。

因为这里看守跟打造兵器的人不懂阵法,因此楚西很放心的将宝贝都放在这里,连存储的粮食,衣物药草什么的都在这边,这个阵法跟二熊村那个大阵有些接近,不过段数太低,应付不懂的人还行,遇见沁慧他们这种高手么,呵呵呵呵

------题外话------

今个部分投月票的亲是:

923411817投了1票

aliumsb投了4票

冰下流动的是水投了1票

138**2113投了2票

aier6014投了2票

哈哈哈,必须让楚西这种东西倾家荡产才解气啊!~!

t

...

侯府商女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