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52192) 废物才需要系统,强大的我只靠自己 [127]第一百二十七章:我吃我自己的大席?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27]第一百二十七章:我吃我自己的大席?

[127]第一百二十七章:我吃我自己的大席?

张浩听后肃然起敬。

好霸道的小师叔!

不愧是叫龙傲天的男人!

他穿梭在人群之中,向各路人士打探隐世高门的集体消息。

许久。

张浩拿着收集好的信息,向龙傲天汇报。

“十大隐世高门的信息,加上缥缈宗,天机门只收集到了八个。”

“其余两个太过神秘,只有寥寥几句传闻,没人知道他们所在具体位置。”

龙傲天接过信息,转身离去。

众人看着他的背影,望而生畏。

“他是要一人单挑所有隐世高门?”

“不……他刚刚的意思是,他要一人灭了所有隐世高门,从今以后昊天大陆,只允许有青山剑宗一个隐世高门。”

“好……霸道!”

“他真的能做到么?十大隐世高门,底蕴深厚,传承悠久,哪一个门派不是高手如云?”

“他的实力我感觉堪比战神,或许他真的可以做到。”

“真的很庆幸,青山剑宗是一个剑修门派,我们剑修有多久没有出现过如此传奇的人物和门派了。”

“他真的是咱们的小师叔?”

“好家伙!我本来还有些怀疑,我们宗门是不是外界传闻的隐世高门,现在看来绝对是真的,小师叔牛逼!”

龙傲天走后,大席继续,只不过现场议论的焦点,全部围绕着龙傲天。

虽然他出现在大众是视野,只有一刻钟的时间。

但是他的所作所为,让所有人印象深刻,赫然已经成为青山剑宗新一代领军人物。

……

这时。

从山下走上了一个人。

宗主灰头土脸的在山路上独自走着,脸上的泥土灰尘,掩盖了他的疲惫。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对他来说,简直太过奇幻。

从最开始,为了装逼维持逼格,进入遗迹,被传送到了一个生命禁区。

幸好自己曾经不要脸,偷学了一首广播体操时代在召唤,否则当场就凉了。

然后在生命禁区中,碰到个古怪的巨蛋,又碰到了一个古怪的算命先生。

古怪巨蛋中蹦出了一个要毁灭世界的古怪女人。

那女人很强!强到令人发指,宗主在它面前有一种蝼蚁仰视巨人的感觉,那是一种难以逾越的鸿沟。

然后更离谱的事情发生了……

就是这么强的一个女子,被另外一个从天而降,实力更强的男人暴揍了一顿。

他和算命先生趁此机会逃离。

想到这里,宗主抚摸着自己的心脏,那场战斗绝对是他见过最为激烈的一场战斗。

二人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着毁天灭地的威猛。

分别之前,听那个算命先生说,那个女人如果没有被收服,那么昊天大陆上的生灵就自求多福吧。

“唉,强人自有强人磨!”

“什么毁灭世界,拯救世界都和我没关系,我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归来战神而已。”

“不过可以利用我现在的声望,警示一下,至于拼命的什么的,还是让别人上吧,毕竟我只是一个假战神。”

“终于到家啦!”

他突然停住脚步,警惕的回头看了看。

确认算命先生没有跟上来,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那个算命先生很不对劲!

看他的眼神……总有种看基友的感觉。

含情脉脉,激情四射。

算命先生那张脸不自觉的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感受着心脏中仿佛有什么要破土而出的异样感觉,宗主慌了。

这种类似于发春的感觉,是肿么一回事?

貌似从在生命禁区手拉手开始,这种心脏处萌芽的异样感就一直存在。

宗主慌的一比,只是牵了牵手而已,劳资不会被掰弯了吧。

这一路上他心事重重。

生怕自己性取向出现了问题。

走进宗门的大门,周围安静无比,就连守门的弟子也没有。

“人呢?”

“太不像话了,大门也不守!”

宗主绕了一圈后被后山传来的唢呐声音所吸引。

他走了过去惊奇的发现,所有人竟然都在……

“吃大席?”

宗主心中一惊。

“我曹!”

“吃大席竟然不等我?”

“太过分了,简直没有把我这个宗主放在眼里!”

“不过,这是在吃谁的大席?”

瞧这个大席的规模程度和来宾级别,只怕这人的地位很高啊。

宗主挠头,青山剑宗里能有这等大席级别待遇的……

“莫非是张浩?”

“不对,他虽然救过许多人,在大陆上有些名声,但也不至于达到有这么多大佬为他送行的地步。”

“难道……是祖师爷?”

“一定是了,也只有祖师爷的大席,可以让万人前来相送。”

宗主眼泪瞬间在眼眶中打转,脑海中全是曾经和祖师爷相处的点点滴滴。

“这太特么的突然了!”

“你怎么就走了呢?”

宗主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闻着大席的香味走了过去。

你还别说,这大席的菜……可真香!

许久未进食的他,肚子瞬间便响了起来。

“兄弟,挤一挤好伐!”

“给我让一个位置。”

那人听到声音抬头看了看。

一位身上肮脏,灰头土脸,并且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完全不看清面容的男人,站在他的身后。

这位男人散发着浓浓的悲伤,眼泪逆流成河。

那人被震撼到。

这人是来自丐帮吧。

虽说因为战神的离去,大家都很悲伤。

但是如此的悲伤的人,他还是第一个见到。

此人……

一定和战神的关系非同一般。

他赶紧让出了一些位置。

宗主一边坐下,一边痛哭。

“呜呜呜,你怎么就走的这么突然呢。”

“你可是我的最挚爱、最敬重的长辈啊!”

同一桌的人纷纷叹气,出口安慰。

“这位帮主,节哀顺变,人死毕竟不能复生。”

“是啊,莫要太多伤心,想必他老人家在天有灵,也不想看到你为他如此伤心。”

宗主点了点头。

“诸位说的对。”

“身为长辈的她,自然希望后辈可以开开心心的生活。”

宗主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将手伸到大席上,抓了一只鸡腿。

“可是……毕竟百年的感情,我岂能说过不在乎就不在乎,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嗯……嘶,这鸡腿真香。”

“哎,我可是她看着一点点长大的,犹如亲人。”

“呜呜呜,这肘子真不错!”

“你们也别愣着啊,吃啊。”

同一桌的人面面相觑。

这个一边痛哭,一边猛吃海吃的饿死鬼。

真的和战神有这么深的关系?

感觉……不像啊。

这吃东西的模样,更像是和战神有不共戴天之仇的感觉。

大席已至中场。

张浩再次登场至词。

“再次感谢诸位贵宾,前来参加战神赵小凡的追悼会。”

“多余的话我不再多说,各位吃好喝好!”

砰!

宗主手中的鸡腿掉在地上。

他瞪大眼睛满眼的不可思议。

战神赵小凡的追悼会?

我曹!

震惊!

我……吃我自己的大席?

废物才需要系统,强大的我只靠自己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