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45204) 汉城风云之2002 [293]第二百九十章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293]第二百九十章

[293]第二百九十章

爱书吧:https://www.2shu8.cc/

当李尹馨离开的时候,脑子处于了一片混沌之中。她显然迷失在皇甫明提出的幼稚的问题之中。

最让她为难的并不是她大姐给的任务。

新罗跟旅游网的谈判如皇甫明所说,自己不想纠结于此的话,可以退出谈判跟大姐说自己还没有这个能力。

但是皇甫明提出问题本身,那句父亲和秀彬两人同时遇到危险到底先拯救谁,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内心。

她发现她内心第一个选择竟然是辛秀彬,而不是她父亲。

这时候的她,发现自己完全就是一个自私的人。

皇甫明看着离开的时候有些失魂落魄的李尹馨,已经能感受到自己给这个有点傻白甜的大小姐内心种下了一个心魔。

当然随着这个心魔慢慢地变大,也将会影响到这个傻白甜的未来。

如果她没有战胜心魔的话,她的未来只能走老路。但是要是战胜心魔的话,可能会出现一丝的改变。

等李尹馨的背影消失在远处的时候,皇甫明掏出了电话给旅游网的人打了过去,告知他们准备再次启动跟新罗的谈判。

皇甫明知道,李富真那边也不傻。

现如今互联网上出现的关于三星的风言风语出自谁手上,她显然能知道。

李富真只要对皇甫明进行稍微的调查,她就能知道其他两个互联网搜索引擎背后操控之人就是皇甫明。

同时对方估计也能感知到,皇甫明跟现代集团不明白的关系。

毕竟皇甫明很多投资的背后,都能看到现代集团的背影出现。

但是,她也并不会瞧得上皇甫明现在做的小动作。

毕竟在她眼里,现代集团已经成为了历史。现代集团在南国内部公认的财阀榜单里已经掉出了前十的位置。

代替现代集团稳坐在南国财阀第二的位置是现代汽车。

她可是知道,现代汽车跟现代集团完全处于敌对关系,让她感觉到有些意外的是,把持现代重工的郑准梦不知何时跟郑宪梦走到了一起。

身负对三星调查的郑准梦议员现在所作所为,显然不像是单纯地为了他的政绩所折腾,要是他去年稍微对卢进行屈服的话,现在已经成为了南国的二把手了。

李富真手上已经拿到了,三星会长让三星未来战略研究院转交给她的一份资料。

这份资料上分析称,郑准梦毫无征兆地对三星发起猛烈攻击。

其根本原因并不在在于未来的政治仕途,因为他现在所做的事情显得有些断送未来政治仕途的趋势。

南国上层玩政治的谁没有收过财阀的钱,国会那么多议员哪里来的竞选资金上位,这不都跟财阀团体密不可分的关系吗。

并不是所有国会议员都像郑准梦那样,持有南国前十的企业当着甩手掌柜,来国会玩政治。

就连口上喊着清廉废除财阀的卢,也跟某些财阀团体有私下交易。

如果郑准梦并不是为了政治仕途发起这次突然袭击的话,那唯有经济利益了。

他想通过这次攻击三星获取不菲的经济利益。

直到他得到自己想要的才会停止攻击,当然三星未来战略研究院给予的报告上显示,对方不可能真的把所有腐败之人都拿下。

那样的话他显然做了卢想做的事情,如果郑准梦是那么清廉之人的话,当初他也会加入卢的团体,而不是在最后一刻跟卢分道扬镳。

李富真看着手中的报告也有些迷糊,显然不清楚这次郑准梦突然袭击三星的目的,难道就是想让自己的新罗入住皇甫明所控制的旅游网?

当然不是了,如果对方意图是这个话,显然就是用大炮打蚊子了。浪费极大的资源做一件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

她只是能感觉到,皇甫明想在这次三星危机中通过给郑准梦摇旗呐喊,来获取边边角角的利益。

这时候的皇甫明通过抹黑新罗,想逼迫新罗加入到旅游网中。李富真也知道一旦新罗加入到旅游网的话,第二天网络上所有关于新罗的负面信息将会消失。

要放在平时,皇甫明敢这样抹黑三星和新罗的话,她父亲肯定会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怎么做人。

但是现在显然不能,父亲已经在美丽国以疗养身体的名义躲避检方的调查。随着三星贿赂检方事件曝光,很多三星在上层的关系网忽然冻结了。

这时候全南国都在关注三星,现在的三星做任何事情都要小心谨慎,所以也让皇甫明这个猴子才敢从林里上跳下蹦。

汉南洞三星私家内。

李富真早早地回到父亲家里,最近因为三星陷入调查案所以她并想在公司待的太久。动不动找上门来的检方人员,让她已经无心工作了。

至于不远处的自己家,她也懒得去了。

随着她丈夫在美丽国研修,她一直跟父母住在一起。

最近一段时间回家以后的她,已经习惯了让用人把电视打开把声音调到最大声,这几天新闻上最频繁提及的单词就是三星两个字。

回到家以后李富真向佣人问道:

“尹馨回来了吗?”

佣人摇摇头说道:

“三小姐还没有回来,是现在准备晚饭吗?还是等三小姐回来。”

“等尹馨那丫头回家再准备吧。你先去忙吧我有事情找你。”

“好的,大小姐。”

有些烦心的李富真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的新闻,随着郑准梦不按照套路出牌,三星的情报网络出现了问题。

三星方面最大的两个合作媒体,其中一个是三星会长夫人本家的中央日报,但是随着接连出现了洪锡炫和洪锡肇两兄弟接连出现问题。

整个中央日报陷入了信任危机,现在已经是自顾不暇了。

还有一家合作媒体是,三星二公主李叙显的丈夫金载烈的本家东亚日报。

最近一段时间这对夫妇行为低调,生怕三星事件影响到东亚日报。同时,东亚日报那边也暂停了一切跟三星的合作。

这显然也受到了三星会长的授意,不想让着在三星身上的火顺着各条线路蔓延。

李富真看到电视上出现了自己熟悉的面孔,母亲地弟弟,也就是正在陷入到调查之中的洪锡肇。

检方对他的调查基本已经结束,他也很痛快地承认了郑准梦提出证据中收受三星礼金的事情。

但是他也只承认,郑准梦提出证据的那几次接受礼金的行为。

因为证据上的时间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所以如果调查小组不能拿出最近的收受礼金的证据的话,并不能对他进行起诉。

虽然检方不能对他进行起诉,但是作为在职检察官收受礼金的事情被曝光了。他的检察生涯也彻底结束了。

谁还能对他这样收三星礼金的检察官报以信任。

电视上的洪锡肇表示他正式辞去所有职位,并表示愧对于民众对他的信任。

这边的发布会刚结束,镜头就转向了美丽国。

南国驻美丽国大使馆内,刚就任没多久的美丽国大使洪锡炫也是前中央日报的会长,也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发布会中他,宣布已经向南国BOSS卢,提出辞去大使之职位。同时也表示会回到国内接受调查。

从这一刻开始,三星布局政界的两个重要棋子接连断送了。。

一个是刚上任南国驻美丽国大使的洪锡炫,另一个就是刚通过内幕交易未来将会出任南国检察总长的洪锡炫。

李富真看到新闻上接连出现的劲爆新闻,感到十分地意外。

她没有想到出现眼前的这情况,虽然她并不知道这两位为何作出如今的选择。

但是她知道为了这两个人,三星方面耗费了巨大的人力和物力。

同时也感觉到,整个事态的发展并没有向好的方向走,而是走向了坏的方向。

这时候随着开门声,她注意到一脸茫然的李尹馨回到了家内,她向李尹馨询问道:

“你去哪里了?”

但是满脸茫然的李尹馨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向自己屋内走了过去。

李富真这边看到李尹馨并不答话,有些生气地离开了沙发向李尹馨走了过去。

“你怎么这么晚回来这个时间你早应该到家了?父亲已经叮嘱我,让我管好你的行程。”

李尹馨抬起她迷茫的双眼看向了李富真,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询问道:

“大姐,如果有一天父亲和姐夫同时遇难了,你只能选择拯救一个人。你会选择谁?”

听到李尹馨忽然提出这么幼稚的问题,李富真有些诧异地问道:

“尹馨,你怎么了?为什么忽然提出这么幼稚的问题。”

李尹馨摇摇头说道:

“姐,这个问题一点都不幼稚,皇甫明说了。这是非常现实的问题。我很想知道大姐你心中答案。”

李富真看到李尹馨那期望的眼神,感觉到要坏事了。皇甫明这小子肯定给李尹馨灌了什么迷魂汤。

她有些后悔让小妹去接触那个小狐狸了。显然对方感觉到自己的意图,想让李尹馨退出谈判。

现在出现李富真面前李尹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未来跟皇甫明进行商业谈判。

“尹馨,这个问题本来就是一个谬论,不会有任何的正确答案,我们保护好两个人都不出问题就可以了。”

李尹馨听到这个答案以后,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她觉得大姐在躲避这个问题,李尹馨内心是希望大姐能给予她所想要的答案。

“不,皇甫明告诉我,你这样做就是逃避。逃避不会解决任何的问题。”

李尹馨的眼光开始变得坚毅起来,然后说道:

“姐,你不是说让我在学习集团运营中锻炼成长吗?我现在就面临这个问题啊。”

“你看皇甫明是我介绍给你的,但是我还需要代表你去跟皇甫明去谈判。这问题不是跟我刚才提的问题差不多吗?如果按照你给我的答案的话。”

“我只能逃避这次谈判,也达不到你让我在学习集团运营中成长的目标。”

李富真内心哀叹,皇甫明这一手玩得妙啊,简直就是把两个不相干的事情硬生生给混为一谈了。

更让李富真感到悲哀的是,眼前的李尹馨还傻了吧唧地上当了。

“尹馨,你有些为难的话,可以退出这次谈判。皇甫明这是给你灌得迷糊汤,你说的这两个事情完全是不相干的问题。”

李尹馨看到李富真这么说,更加地伤心了。

眼里有泪水开始打转,马上就要流了出来。

看到这情况,李富真感到有些不妙。

她有些不理解了。正常来说李尹馨也是一个成年人,怎么会因为这么幼稚的问题被皇甫明忽悠。

还跑到自己面前问这么幼稚的问题,自己不回答还要哭鼻子。

现在李尹馨可不是上幼儿园的小孩子,而是一个已经大学毕业的接触公司运营的成年人。

李富真脑海里飞快的寻找着造成现在这局面的原因,皇甫明到底对李尹馨做了何种诱导导致出现这个问题。

看着面前马上要哭出来的李尹馨,李富真感觉到自己马上要抓到问题的关键了。

李尹馨关注的问题并不是第二个,她是否能完成跟皇甫明的谈判。李富真可是对自己的小妹最了解了。

她的事业心在三姐妹中最差,也是对公司运营最不关心的一个。

那问题的要点就在第一个问题了,她重新仔细回想了第一个问题,她知道面前的李尹馨为何变得如此不堪。

李富真拉着李尹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她让李尹馨坐在床沿上然后盯着李尹馨说道:

“你刚才去见皇甫明都说了什么?”

听到李富真的询问以后,李尹馨忽然有些心虚。

“没。。。没有什么啊?就是跟他说公司谈判的事情啊。”

李富真摇摇头说道:

“不,肯定你俩说了别的事情了,皇甫明问你的原问题是什么?他应该不是拿刚才你第一次询问的问题举例,而是用了另一个问题吧。”

李尹馨慌忙地摇头说道:

“没。没有。姐。我没事情了。我先回去换衣服了。”

李富真严厉地说道:

“你给我老实地坐下,你老老实实跟我说,你到底跟皇甫明说了什么!”

李尹馨回想了一下,刚才跟皇甫明的谈论辛秀彬的事情的时候,他隐约地暗示自己可以跟大姐提一下,毕竟大姐也是面临过类似的问题。

李尹馨的小脸忽然变得通红变得有些扭扭捏捏,李富真再次感觉到一丝的不妙。

李尹馨用蚊子一样的声音说道:

“姐,我就是跟他谈论了一下未来男朋友的事情。”

李富真的脑袋有些转不过来弯了,难道李尹馨这个丫头片子看上了皇甫明?她试探地询问道:

“你跟皇甫明”

李尹馨赶紧摇头说道:

“姐!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可不可能看上皇甫明那个臭小子!姐。。。其实我。。。我有男朋友了。”

李富真听到这个答案以后,顿时感觉到五雷轰顶。

并不是因为李尹馨有男朋友的事情,关于李尹馨跟辛秀彬不明不白的关系,父亲早已经知道跟她打过招呼了。

但是让她感到惊讶的是,这丫头片子竟然对皇甫明说她有男朋友的事情,反而对家里人进行隐瞒,至少她认为李尹馨还是会跟自己提及一下。

汉城风云之2002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