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43443)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182]第181章 黑蛇佣兵团!亡!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82]第181章 黑蛇佣兵团!亡!

[182]第181章 黑蛇佣兵团!亡!

半坍塌的废弃大楼内。

趴在破损围墙边的卡尔,架着手中的狙击步枪,瞄准八百米开外的街道,时不时扣动扳机,清理掉暴露在掩体外面的目标。

这里的视野很开阔,整条街道都笼罩在他的枪口之下,就算是一只老鼠想要溜进这里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第5个……死吧!”

瞄准镜中,一名扛着火箭筒的幸存者,后脑勺爆开一串血雾。旁边的幸存者似乎被吓了一跳,不过并没有慌张,立刻弯腰将他手中的火箭筒捡走,和其他人躲进了旁边的掩体。

“这群杀不完的老鼠……到底还有多少只!”

暗骂了一声,卡尔做了个深呼吸,熟练地拉动枪栓褪出弹壳,开始寻觅下一个目标,继续扣动扳机开火。

C小队已经接敌,正与当地幸存者展开激烈交火。

花园街地铁站入口的战况惨烈异常,机枪的子弹在空旷的街道上织成了一张死亡之网!

然而,密集的火力并没有吓到那些幸存者,即便队友在身旁被打成了支离破碎的筛子,他们仍然会英勇地发起进攻。

这让卡尔感到了匪夷所思,他完全无法想象,这是一种怎样的勇气,更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让他们如此悍不畏死。

即便他已经成功压制了至少3支小队,拖住了至少十数人,然而C小队的状况并没有任何改善,仍旧被这些幸存者们的人海战术拖入了苦战。

通讯频道传来队友的声音。

“妈的,我已经打光了一只弹鼓,如果不是在北郊,我还以为我们的对手是‘浪潮’!”

“卡尔!你究竟看到了多少人!”

“四十……不,也许是五十个,”舔了舔冻裂的嘴唇,卡尔一边瞄准着他的猎物,一边说道,“你们最好做好打一场硬仗的准备,就我能看到目标,简直就和蚂蚁一样!”

“草!我可没听说北郊有这么多幸存者,他们是全都来了吗?!”

“大概。”

铁拳火箭筒,“开膛者”步枪,还有那军团祖传的60cm刺刀!

看着这些眼熟的装备,卡尔眼皮狂跳,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可以确信他们不是军团的人,如此说来只有一种可能,他们在正面战场上至少击败过一次军团!

哪怕只是军团的残部!

仅仅凭借这些炮灰是不可能在正面战场上击败军团的,除非他们还有其他底牌。

这时,楼下忽然传来动静。

作为队伍中专业的侦察兵,卡尔的神经瞬间绷紧,立刻收起狙击步枪,拔出插在腰间的手枪,压低脚步声贴近了门口。

楼下的动静似乎消失。

这里的墙体大多破损,只剩下承重墙勉强完好,其余的空间大多已经成为了异种的乐园,除了啃食者之外还有一些变异老鼠和蟑螂活动。

他并未清理掉整栋楼的异种。

但他可以肯定,那动静绝对不是异种发出来的!

想到昨天见到的那个疑似觉醒者的目标,卡尔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四周静谧无声。

安静的他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看着通讯频道疯狂闪烁的信号灯,卡尔的额前滑过一滴冷汗。

他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耽误下去,必须尽快转移到新的狙击点,为陷入苦战的C小队提供支援!

只能主动出击了!

心中一横,他握住手枪,小心地走出了房间,朝着隔壁房间摸去。那里有一处两步宽的破洞,能够直接下降到下面的楼层。

听那动静的声音应该就在安全通道附近,下去之后只要从走廊穿插到安全通道的入口,就能从背后杀他们的个出其不意!

双脚接触了地面,卡尔顺势一个下蹲,然而就在他刚准备矮身贴近墙壁的一瞬间,一支箭矢嗖地从他头顶飞过!

“草!”

心中一惊的卡尔怒骂一声,探出掩体朝着箭矢飞来的方向连开三枪,另一张手毫不犹豫地拔出手雷,朝着前方扔了出去。

轰——!

破片手雷引爆,弹片在空旷的大厅内肆虐,引来了隔壁房间的啃食者。

卡尔丝毫不慌,对面人数未知,而他这边只有一个人,情况越混乱自然对他也就越有利。

这也是他没有清除掉邻近楼层异种的原因!

在必要的时候,那些啃食者将成为他最可靠的盾牌,掩护他在楼层之间转移!

就在这时,又是一支冷箭贴着他的头顶飞过,钉在了他身后的混凝土墙上。

卡尔心中冷笑。

弓箭?

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用这种原始人的武器。连把枪都没有就敢来挑战自己,真是活腻了!

“你们除了偷袭之外,就这点本事吗——”

最后的半个音节还没出口,爆炸的巨响便从卡尔的身后传来。他并没有注意到,先前射来的那支箭上,箭身的侧面绑着三根拇指粗的圆管。

3X50g的装药瞬间爆炸,3X20枚钢珠如骤雨般爆开,在房间内横扫肆虐。猝不及防之下,卡尔的背后被炸得一片血肉模糊,疼的惨叫了出来。

“啊——!”

惨嚎和鲜血一并从卡尔的喉咙里挤出。

烟雾中,一道人影向他走来。

几乎是本能地反应,卡尔勉强抬起手枪,对准那人连开数枪,然而却只看见子弹打在那人的胸甲上擦出一串火花,如挠痒痒一样未能伤到分毫。

弹夹打空。

卡尔的脸上写上了绝望。

那人走到他面前,轻描淡写地伸手握住了他持枪的右手,轻而易举地将手枪从他手中摘下。

并顺手捏碎了他的手腕。

看着像一只蛆虫一样蜷缩在地上哀嚎的红名目标,老白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甲上的划痕,忍不住赞了一声。

“我靠,这盔甲也太好用了!”

不愧是管理者大人曾经用过的装甲!

一般枪弹根本打不穿!

顶多让他的胸甲上再添几条荣誉的勋章!

拎着标枪从旁边房间走来的狂风,瞅了一眼蜷缩在地上叽里呱啦乱叫着的那人。

“他在说什么?”

方长:“大概是求饶?一般电影里都是这么拍的。”

老白看向方长问道:“话说那个悬赏任务,有说要留俘虏吗?”

方长思忖了片刻说:“200银币应该是保底,我感觉这个狙击手有大用,要不先留着……夜十,你在玩啥呢?”

“我靠,这狙击枪也太帅了!”

抱着从地上捡起的狙击步枪,夜十右手在枪管上反复摩擦着,两眼放光,如同发现了宝藏。

浅绿色的外壳,厚重的机匣,那充满安全感的长度与枪口的消焰器,无不彰显着它的威力。最最最让他心动的是,上方导轨的光学瞄准镜,最大倍率6倍,且倍率、焦距可调!

这可比他从NPC商店买的土制望远镜好用多啦!

“我决定了,”夜十一脸严肃地看着方长,“以后就叫它大炮!”

听到这个名字,方长没忍住吐槽。

“你特么能不能取个稍微不那么土的名字。”

夜十翻了个白眼。

“切,再土还能比你的破晓土。”

“破晓那里土了!!”

“……好了,外面还有人呢,”透过走廊的窗户看了眼外面的街道,狂风说道,“200银币已经到手了,怎么说?还要继续吗?”

盯着下方枪声一片的街道,方长忽然心中一动,看向夜十说道。

“夜十,从这里能打到吗?”

“我看看!”

抱着狙击步枪的夜十凑到窗边,朝着外面瞅了一眼,眼睛微微眯了眯。

“有点远,视角不太OK……不过问题应该不大。”

“地图距离800米,我们现在位于19层,”方长握了握他的肩膀,“队里最早拉上大栓的兄弟,看你的了。”

……

八百米开外。

花园街地铁站入口。

枪声响彻不断,整条街上乱成了一团。

玩家们用磷、硝酸钾和白糖做成的土制烟雾弹,在街上封烟,投掷黑火药做的土手雷,杂牌武器的子弹像是不要钱似的,齐齐朝着佣兵们的阵地招呼上去,短短三分钟便将阵地推进到了街道的中段。

“开火!开火!”

“妈的,他们到底还有多少人!”

“不知道!我只知道,再这么打下去,老子的子弹都要打没了!”

刺鼻的火药味儿弥漫整条公路,子弹在空中嗖嗖乱飞。

机枪喷射的火焰将朗伯特的脸照得通红,一开始他只是点射,后来不得不扫射应对,到现在枪管已经发热。

然而即便如此,依旧无法阻止这些幸存者们如潮水一般汹涌的攻势!

这些人都疯了吗?!

他们难道都不怕死!

为了防止被人海淹没,C小队的防线不得不一撤再撤,最终退到了花园街地铁站入口处

重新架好机枪的朗伯特,忍不住在通讯频道中骂道。

“该死!卡尔呢!那蠢货是睡着了吗?”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管你有什么预感,都给我守住位置!我们的A、B小队还在地铁下面——”

正说话间,朗伯特旁边的队友,胸口飚起了一串血雾,连一声闷哼都来不及发出,便倒在了地上。

“狙击手!”

朗伯特心中惊惧万分,正要往后撤退,又是两发火箭弹刺破烟雾,一发窜进了地铁站,一发轰在了他们身前的混凝土石块掩体上。

爆炸的火光几乎烤焦了他的头发,扑倒在地的朗伯特连滚带爬,抓住队友的步枪躲进了地铁中。

越过安检口,一路狂奔至站台,他翻身跳进了车厢里,架起步枪瞄准了身后的楼梯。

一边喘息着,他一边说道。

“这里是C小队,地表阵地已经失守,我们必须寻找新的——”

话才说到一半,身后忽然一道劲风袭来,猛地砸在了朗伯特的后脑勺上,将他直接砸晕了过去。

“哈哈哈!回本了,回本了!”拎着钢筋的蚊子,激动地恨不得给这红名精英怪再补一棍子。

白捡一人头,简直爽翻了好嘛!

“你激动个啥呢?这才200银,想回本还差一个人头——卧槽?”

和他一起从隔壁车厢摸过来的鼹鼠,一眼便瞅中了地上那把那把漆黑色的步枪。

伸手将它从地上捡起,看着枪口下导轨挂着的战术手电和垂直握把,鼹鼠的眼中闪烁兴奋的光芒。

“这步枪帅啊……”

虽然比不上他的黑天鹅,但卖个两三百银币应该不成问题吧?

“一把手枪,还有两颗手雷……这件防弹衣应该也能用!”

捂着屁股的张海,不知何时已经从隔壁车厢溜了过来,正用闲着的那只手兴奋地在这精英怪身上摸着,一边摸还一边念叨着。

“发财了,发财了。”

蚊子和鼹鼠相视一眼,无言中交流。

‘和他有啥关系?’

‘鬼知道!’

……

地表。

花园街地铁站相邻的街道。

看着远处弥漫的硝烟弥漫,明明是零下十几二十度的天气,刘九月却感觉自己的手心渗出了汗水。

押送驼队返回布朗农庄的他,正巧路过这里,从头到尾目睹了整场战斗。

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感想。

那就是好强!

身旁的护卫咽了口唾沫,和另一名护卫小声交头接耳。

“打完了?”

“好像是……”

“这地铁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怎么不只是北郊的那些人,连巨石城的佣兵都出现在了这儿。”

“不管藏着什么,都不是我们能管的事情,”打断了护卫们的交头接耳,刘九月咽了口唾沫,接着说道。

“继续上路吧,战斗已经结束了。”

湿地公园附近的邻居可能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他忽然有点明白,布朗先生为何要主动献出粮食给那些人了……

……

巨石城之声电台总部。

作为电台王牌主持人的豪斯,此刻正坐在播音室里,双脚翘在桌子上,看着同事刚刚送来的新闻稿。

虽然是很放松的姿势,但他的表情却并不放松,甚至于渐渐写上了一丝凝重和紧张。

忽然,他猛地从椅子上坐直了起来,看向站在播音室内的同事。

“黑蛇佣兵团输了?输给了一群乡巴佬?这怎么可能!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站在播音室里的同事摇了摇头说。

“意外的不只是你一个人,我反复向瞭望台的记者确认了两遍,然而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

“黑蛇佣兵团的偷袭彻底惹怒了北郊的乡巴佬,他们派出了至少一百人围剿。普鲁特团长留在地表的小队被完全歼灭,剩下的两只小队被围困在地铁站内,现在来看应该是凶多吉少。”

“根据中央赌场那边的消息,今天看了我们节目下注的人不少。十五分钟后我们播报这条新闻,你准备一下。”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播音室,并顺手带上了门。

豪斯的脸青一阵白一阵,握着新闻稿的手,篡成了拳头。

虽然并不是他雇佣的这伙佣兵,普里特也不是他的熟人或者朋友,但就在不久前,他才压了500点筹码在黑蛇佣兵团会死俩人上。

这是他一整周的薪水!

如果这篇报告是真的,他这周算是白干了。

“这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真特么丢人,统统下地狱去吧!最好一个也别回来!”

豪斯骂骂咧咧地将新闻稿揉成一团,扔进了废纸篓。

他决定重新写一份,臭骂一顿北郊那群以多欺少、不讲武德的乡巴佬!

……

距离花园街地铁站一公里。

穿着外骨骼的楚光坐在街边的长椅上,通过连接着VM的蜂鸟无人机,俯瞰着硝烟弥漫的战场。

玩家已经冲到了地铁站的入口,从抵达战场到拿下地铁站,前后只用了不到一刻钟。

除去逃进地铁站内的那个人,另外三名佣兵全都死在了他的小玩家们的乱枪之下。

117号避难所的入口位于隧道中段。

那里几乎没有掩体可以利用,可以预料的是,那些佣兵一定会守住避难所的出口。

嘴角翘起一抹淡淡的微笑,楚光伸手握住了靠在一旁的战锤,从长椅上站了起来。

“终于轮到我登场了。”

……

地表之下。

花园街地铁站的隧道中。

“该死!C小队没了,我们现在得靠自己了!”

听着通讯频道中传来的杂音,杰里怒骂了一声,将手中的步枪架在了隧道旁边的楼梯上。

这是隧道里唯一可以用地掩体。

队长留下他们,一个人进了117号避难所。作为B小队的队长,他接到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守住入口。

然而,即便是有着两挺轻机枪和两支火箭筒,仍然无法给他的心里带来足够的安全感。

他们没有增援。

剩下在这里的,就是最后的人。

而根据C小队提供的情报,他们面对的将是十倍以上的兵力。杰里甚至不确定,自己这边的弹药是否足够坚持到团长从避难所里出来。

这时候,隧道的那一头传来嘈杂的声音。

不只是杰里,所有人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

一道人影,出现在了隧道中。

他身披钢甲,手中拎着一柄战锤,挑衅似的指向了他们。

当看到那人影出现在隧道中的瞬间,杰里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怒吼了出来。

“开火!”

哒哒哒——!

橙黄色的弹道从隧道的两侧倾泻,犹如剪刀一样剪向了那人,形成了密集的火力网。

然而,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

瞬间倾泻的数百发子弹,就像打在了一堵看不见的墙上,根本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甚至没有溅起一丝涟漪!

单手持锤改成了双手,处在风暴中心的老白,兴奋地大声叫喊道。

“卧槽!这锤子也太牛批了!”

几分钟前,管理者大人将这柄战锤交到了他手上,并告诉他只需要按着握柄上的按钮,将锤子对准敌人,摆出嘲讽的动作便可。

进入隧道之前,老白还担心自己能不能顶的住,但现在看来这种担心纯粹是多余的!

从战锤顶部撑开的氮气护盾,就像是一把透明的伞,将射来的子弹尽数吹飞了出去。

那火力网看似凶猛,却没摸到他的装甲一下!

“来啊,用点力啊!”

“你们就这点能耐?是没吃午饭吗?”

老白不确定,自己这口不标准的普通话,这些精英怪们能不能听得懂,更不确定被枪声淹没的他们能不能听见。

不过不重要。

帅就完事儿了!

这么爽的任务,请务必多来几个!

看着站在火力中央纹丝不动的那个“怪物”,杰里心中惊惧之余,连忙指挥手下架起了火箭筒。

然而,扛着火箭筒的那人还未扣下扳机,一发威力堪比炮弹的子弹,便将他的上半身撕成了碎片。

杰里愣住了。

不过仅仅一秒钟,他便回过神来发生了什么,脸色瞬间狂变。

高斯步枪!

这些北郊的乡巴佬居然有高斯步枪!

并没有给这些佣兵们留足思考对策的时间。

看着成功吸引住对面火力的老白,收起高斯步枪的楚光,果断吹响了咬在嘴里的哨子。

刺耳的哨声在隧道中响彻。

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同时响起,将刺刀插上的玩家们,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从站台涌向了隧道。

“杀啊!”

“乌拉!”

“德玛西亚!”

“为了管理者大人!”

“碾碎他们!”

耳膜被那喊声震的生疼。

看着那从黑暗中杀来的一道道寒芒,杰里的心中充满了惊恐,意志不可控制的动摇。

而此刻,那个身披重甲、顶着战锤冲锋的怪物,已经冲到了他们的面前。只见他抬手轻轻一挥,便将一名机枪手轰飞了出去。

短兵相接的肉搏开始。

一名佣兵刚刚拔出匕首,便被无数把捅来的刺刀戳成了筛子。

完了。

已经彻底完了。

就算他们的队长,开着动力装甲出来拯救他们,也不可能从这里突围。

彻底丧失了战斗意志,杰里疯了似的丢掉手中的武器,双手举过头顶,跪在了地上求饶。

“快住手!”

“我们投降!”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