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43443)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181]第180章 红名!悬赏任务!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81]第180章 红名!悬赏任务!

[181]第180章 红名!悬赏任务!

嘈杂的电流音——

“哈喽大家好,这里是巨石城之声,在放送卡姆树的种植技巧与拾荒者致富经之前,请先允许我插嘴播一条喜闻乐见的新闻。”

“就在我们的北边,位于清泉市五环线边缘的花园街地铁站附近,我们的普里特团长率领他的黑蛇佣兵团,终于对那群北郊的乡巴佬挥下了屠刀。”

“啧啧啧,真是惨烈,就在乡巴佬们点燃火药桶将啃食者炸上天的同一时间,我们卑鄙无耻的普里特团长开枪了,连招呼都不打一声,那些人就像打了霜的青麦一样倒下。那些可怜虫们,为了藏在地铁下面的宝藏辛辛苦苦忙碌了一个星期,现在不但连宝藏做了别人的嫁衣,甚至还赔上了身家性命!”

“这再次说明,选择靠谱的保镖来保证您的安全是多么的重要!然而遗憾的是,今天没有靠谱的军事承包商可以推荐,因为没有人为此付钱!不过,虽然没有军事承包商可以推荐,但本频道特别推出了有奖竞猜环节!”

“1.花园街地铁站下面究竟藏着什么好东西?”

“2.普里特团长一共干掉了几个?”

“3.黑蛇佣兵团的伤亡是多少?”

“巨石城中央赌场为这场赌局提供担保,只需要一枚筹码就能参与全部赌局!如果三道题全部答对,您将获得总价值十万筹码的头等大奖,以及中央赌场大酒店VIP客房三晚,想发财的人赶紧行动起来吧!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摆在吧台的老旧收音机,反复播放着那油腔滑调的噪声。

劣质烟草燃烧的气味儿与刺鼻的酒精混在一起,几乎能塞住初来此地菜鸟们的喉咙管。舞池的钢管常年虚位以待,即使是最廉价的舞女也受不了这里污浊的空气,只有喝高了的酒鬼偶尔会上去即兴表演一段。

这里是双尾鼠酒馆,巨石城上百家酒馆的其中之一,同时也是藏在阴沟小巷深处最不起眼的一个。

出入此地的顾客,都是住在附近地下室或者廉价旅馆里的佣兵和拾荒者,这里售卖的兑水啤酒非常受欢迎,只需1枚筹码就能坐在吧台前忘记一整晚的烦恼,只要脸皮够厚没人能赶你走。

当然,如果嫌兑水啤酒的味儿太淡,也可以选择同样廉价的工业酒精,少量的饮用不会有事,不过可得小心被别的大老爷们儿捡走。

不排除有人是故意的,但如果没有特殊爱好或者做好了黑吃黑的打算,可千万别这么做。这里没有保安,酒保只负责卖酒、洗杯子和清理地板,只要不闹出人命,外面的警卫也不太会管。

听着收音机里的声音,一群佣兵们大声嚷嚷着,言语中无不带着赤果果的羡慕。

“普里特团长?哈哈哈,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居然堕落到偷袭一群拾荒者了!”

“嘘,你可别被他的老熟人听见了。你可不是巨石城之声的主持人,有大老板罩着。”

“花园街地铁站?从来没听说过的地方。”

“甭管它是什么,北郊能有什么好东西?那里的拾荒者恨不得连墙皮上的青苔都给舔下来了!”

“我出10筹码!压黑蛇佣兵团全员无伤!”

“赔率太高了,难保他们不会自己做局……我压他们会死一个。”

黑蛇佣兵团在巨石城的名气虽然算不上是最大的,他们的团长普里特也绝非什么顶尖的强者,但这也得看和谁比。

对付一群躲在北郊啃垃圾的乡巴佬,连铁管步枪都凑不出来几条的拾荒者,别说是武装到牙齿的黑蛇佣兵团,坐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足够的自信能教他们做人。

几乎没有人怀疑,普里特和他的弟兄们有可能会输。

唯一的悬念,顶多是最后会不会破天荒的出现伤亡,以及花园街地铁站的下面到底藏着什么。

不只是巨石城的闲人们好奇着,普里特的心里同样充满了好奇。

然而雇主对于任务的细节并没有告诉他很多,只让他留意117号避难所内的动力装甲,以及一支黑色的的手提箱。

普里特其实很想知道,既然这位雇主对里面的情况了如指掌,就像亲眼见过一样,当时为何不把它们带走。

然而,身为雇佣武装的他并没有对雇主说三道四的权力,甚至连雇主的面都没见过。

目前为止,他从雇主那儿收到的东西只有两样——一笔由武装掮客代替支付的定金,以及一张开门用的磁卡。

或许这次任务圆满结束之后,雇主会请他喝一杯。

那可是能付得起机票的大老板。

如果有机会认识一下就好了。

“A、B小队跟随我向前推进,C小队沿街布防,肃清一切靠近这片区域的幸存者。”

“卡尔在楼上盯着,如果发现值得出手的目标,允许在不暴露位置的前提下开火。”

“我们的位置距离他们的据点只有四公里,一台动力装甲外加十几条人命,足够他们发疯了。”

“速战速决,所有人动起来!快!”

街上歪歪扭扭的躺着十五具支离破碎的尸体,和那些被击毙的啃食者倒在一起。

将步枪重新上膛的普里特,干净利落地打了个前进的手势,亲自带着A小队的另外三人,朝着地铁站的下方推进。

提前得知对方有直觉系的觉醒者,普里特趁着那些幸存者们布阵的时候,将三支小队部署在了五百米之外。

趁着火药桶爆炸、幸存者们挥舞着冷兵器冲上去的瞬间,他立刻下令三支小队开火,从三个方向同时宣泄出枪膛中的火力。

几乎是一边倒的屠杀。

那些拿着冷兵器和异种肉搏的幸存者们,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除了零星几个人躲进了地铁站,剩下的人不是被乱枪打死,就是被啃食者扑倒在地活活咬死。

简直是教科书式的奇袭。

一切顺利的甚至不值得庆祝。

八只战术手电同时亮起,将地铁站内的空间照的如同白昼。

皲裂的混凝土墙壁上爬满了黏菌,阴冷的空气中尘糜浮动,其中还夹杂着一股腐烂的气息。

有啃食者活动的地方,就能看见变种黏菌的痕迹。

废土上复杂多样的生态环境为其提供了大量的营养,一切生物的遗体甚至排泄物,都有可能成为其繁衍的温床。

A、B两支小队一共八人。

在普里特团长的带领下,一行人小心地朝着117号避难所的方向推进,枪口时不时喷出火舌,将零星几只挡在路上的啃食者收割。

多亏了这些幸存者们连续几天的努力,他们几乎没有费多少力气,便从安检口推进到了站台边缘。

车厢歪歪扭扭地挤在一起,几乎将隧道塞住,看得出来这里曾经似乎发生过很严重的交通事故。

不过,两百多年前发生的事情与普里特等人无关。

117号避难所的入口就在隧道中段。

他们距离终点只剩最后的三百米。

胜利就在眼前!

同一时间,抛锚在站台旁的废弃车厢内。

侥幸存活下来的三个小玩家,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一口。

电筒的光束从站台照进车厢,几乎是贴着他们的头皮扫过,所幸并没有发现。那电筒寻觅了一会儿之后,便扫向了车头。

突然响起的枪声,让三个小玩家绷紧了神经。

不过,那子弹并不是朝他们来的,而是奔向了徘徊在车厢前段的啃食者。

伴随着弹壳掉落与啃食者倒地的声音,匆匆的脚步声与灯光一并踏入了隔壁的车厢,接着又从那断裂的车壳穿过,踏入了隧道。

听着越来越远的脚步声,三人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

抹了把额前的汗,靠在车厢上的鼹鼠忍不住小声问道。

“蚊子,说起来你啥序列来着?”

“敏捷!”

“靠,你咋也是敏捷系?”

“我听说敏捷系跑得快……”

“MMP,这下好了,咱三个敏捷系在这儿,蹲地铁里就和瞎子一样,”张海骂骂咧咧,捂着屁股的右手一手的血,“你们谁有绷带给我用用。”

蚊子和鼹鼠相视一眼,看向了这个事儿不是一般多的萌新。

“要不你直接冲过去送了?”

“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放我这会儿,我帮你带回去。”

张海换了一只手,翻着白眼说。

“滚蛋,爷还没存档。死在这儿,今天的进度不亏了?”

无视了这家伙,蚊子看向鼹鼠。

“现在咋整?”

鼹鼠咬着牙,陷入了沉思。

“难办……这伙人装备太强,咱又没带很好的装备出门,贸然出去肯定是个死。”

蚊子忍不住道。

“那就这么看着他们,把咱们的任务给截胡了?”

捂着屁股止血的张海突然冒出来一句。

“那可未必。”

两人一齐看向他,不约而同问道。

“啥意思。”

张海嘿嘿一笑说。

“这路我早跑熟了,里面还藏着只爬行者呢。我寻思着那家伙不太好对付,就没管它。他们再往前走一段,肯定得遇上,咱们只要偷偷跟上去,说不定还能捡个漏。”

蚊子眼睛一亮,连鼹鼠也忍不住称赞了一声。

“这主意不错。”

然而,话音还没落下,隧道的前方便传来一声凄厉的嘶吼,紧接着便是一声爆炸的巨响。

三人一愣,连忙半蹲着身子,探出去半个脑袋向前张望。

隧道的前方,熊熊火焰燃烧。

只见一名佣兵半蹲在隧道中央,肩上扛着火箭筒,而他的前面不远,正是那只爬行者!

三人脸色齐齐一变。

“我靠……”

“日,他们连火箭筒都有?!”

捂着屁股的张海目瞪口呆,碎碎念叨。

“完了,这下完犊子了。”

如果连爬行者都挡不住他们的话——

然而就在这时,蚊子和鼹鼠的VM却是齐齐一震。

两人连忙打开屏幕,而几乎就在看向屏幕的一瞬间,脸上几乎是不约而同地浮起了诧异与难以置信的惊喜。

张海没有VM,好奇地凑了去过。

“啥情况?给我也瞧瞧……卧槽?!”

只见屏幕中,悬着一行任务弹窗。

【赏金任务:红名悬赏】

【说明:一群无耻之徒偷袭并残忍地杀害了我们的同伴,他们的位置已经标记在地图中,图像信息也已更新在任务栏。拿下他们,生死勿论!】

【奖励:每个目标200银币、200贡献】

看到这奖励,张海恨不得将眼睛戳进屏幕里。

200银币!?

这,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吗?!

……

花园街地铁站入口处。

架着轻机枪的朗伯特瞅了一眼地上那堆尸体,又看了一眼远处一片冷寂的街道,缓缓做了个深呼吸。

这时候,通讯频道里传来了队友的声音。

“妈的……这里也太安静了。”

“毕竟是冬天,刚才还下了会儿雪。”

“你说那些人会来吗?”

“也许会,也许不会,我希望他们最好别来送死。这鬼天气什么都在涨价,子弹可不便宜。”

朗伯特没有说话。

虽然他很认同这句话,但不打似乎没什么可能。

十几条命。

对于巨石城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北郊的乡巴佬而言,死掉这么多青壮年,足以让他们失去理智。

一会儿撤退的时候,怕是会有一场血战。

就在这时,通讯频道里传来卡尔的声音。

“……C小队注意,疑似敌对目标正在向你们靠近。”

“方位?”

“正北方向……不,等等……不只是北边,西侧也有一队。”卡尔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惊讶,继续说道,“他们似乎分成了三到四人的小组,你们最好小心点,这些人的组织度很高,他们的装备虽然不算精良,但比起我们刚才清理掉的那些菜鸟可强了不止一点半点。”

“可以确定人数吗。”

“大概三十个。”

听到只有三十个,留守地表的C小队四人,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小队长在通讯频道中说道。

“帮我们盯紧点,如果有高威胁目标,替我们打掉。”

卡尔回道。

“没问题,我在看着,你们小心。”

三十个而已。

虽然多了点,但并没有超过他们的预期。

唯一让朗伯特感到意外的是,这些人的响应速度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快。

从菱湖湿地公园到这里少说也有四公里。

以废土上复杂的交通环境,除非他们是在枪声响起的第一时间就往这边赶,否则根本不可能这么快进入卡尔的视野。

如此短的时间里动员这么多人。

他们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

朗伯特永远也不可能想明白这个问题。

十数个玩家密集掉线,楚光在袭击发生的第一时间,便感觉到了情况的不对,立刻将部署在前哨基地的蜂鸟无人机调了过去。

看着地上歪歪扭扭的尸体,正筹划着81号钢铁厂搬迁工作的楚光,顿时气的火冒三丈。

哪里来的狗东西!

敢动我的遗迹?

楚光二话不说在地图上扔了个任务标记,同时将无人机追踪到的目标,全都设置了红名悬赏!

同一时间,几乎所有在前哨基地附近且持有VM的玩家,都收到了悬赏任务的弹窗。

也几乎是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瞪大了双眼。

一个人头200银200贡!

管理者大人发布任务的时候,真的没有多按了一个0?!

避难所B2层,中央广场。

刚活过来的尾巴,拉着斯斯,兴奋地晃着手中的VM说道。

“斯!快快快看VM!这个任务好厉害,名字还是红色的!咱们去做个吧!”

被拉着晃来晃去的斯斯,表情多少有些无精打采。

“阿尾,你确定吗?我们才刚活几分钟诶。”

“有什么关系?尾巴感觉状态好的不行!斯,快打起精神来,你已经睡了整整三天了!”

睡了三天还行。

没了头盔,她都不知道这三天是怎么熬过来的,晚上睁着眼睛睡不着,白天感觉人在天上飘。

看着精力旺盛的尾巴,斯斯叹了口气说道。

“我说你啊……是不是搞错哪边才是现实世界了。”

尾巴满不在乎道:“不重要!现实世界弱爆了!”

斯斯:“……”

温室遗址。

正吃着干粮的夜十,忽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跳了起来。

“卧槽,方长!你快看VM!”

“看见了,”盯着VM屏幕,席地而坐的方长右手摩擦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不过很奇怪,为什么NPC也会红名?”

“这种事情重要吗?一个人头200银。”狂风目光炯炯,他的右手已经饥渴难耐了。

“确实,这奖励咱可不能当没看见……对了,”方长看向了夜十,“我记得昨天你在群里说,你去鼹鼠那边观战的时候,发现有人盯着他们?”

夜十挠了挠后脑勺。

“呃,我也不确定其实,只是当时突然有种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的感觉。”

方长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点了点头。

“嗯,如果我的分析没错,搞不好我们可能错过了一个隐藏支线。”

三人愣了下。

尤其是夜十。

“什,什么意思。”

方长思忖道:“没什么,我只是感觉,昨天盯上你的人,很有可能与今天袭击鼹鼠他们的红名单位是一伙儿的。”

夜十惊了:“我靠,这游戏这么真实的吗?”

“只是一种推测,至于具体是什么,恐怕也只有光哥知道了。总之,以后这样的线索还是多留意下,搞不好会有大收获。”

说着,方长从地上起身,伸手捡起了靠在墙边的机械复合弓,食指勾住弓弦,热身似的轻轻扯了下。

“走吧。”

“狩猎要开始了。”

就在他们闲聊的这一会儿功夫,已经有一百人接取了任务,其中半数以上都是LV5,并且人数还在不断上涨。

得亏服务器一半的人都去了新地图那边。

否则就这十二个目标。

去晚了,怕是连口汤都分不到了!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