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38896) 大魏读书人 [228]第一百九十章:成圣之法,册封大典,张宁自杀,危机来临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228]第一百九十章:成圣之法,册封大典,张宁自杀,危机来临

[228]第一百九十章:成圣之法,册封大典,张宁自杀,危机来临

武昌元年。

十二月二十七日。

距离许清宵封侯之时,还有三天。

不过整个大魏京都已经热闹起来了。

大魏封侯,这是自北伐之后就没有过的事情了,而且封的人,也不是等闲之辈。

许清宵这三个字,放眼天下或许有些夸张,但放眼整个中州,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自然而然,各地英杰都来到大魏京都,想要亲眼见一见,大魏这位新侯爷的风姿。

整个京都,早已经张灯结彩,显得无比隆重,甚至比太平诗会和女帝寿诞还要热闹。

一来是许清宵的名气,二来是大魏女帝盛邀了许多势力,七大仙宗当中,就邀请了三家过来,还有一些其他势力。

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也发了请帖,皆然派来使者赠礼。

三大王朝虽然心照不宣,暗地里各种手段齐出,但明面上大家还是要互相给面子的。

京都的热闹。

与许清宵显得有些无关。

守仁学堂当中。

这两日对许清宵来说,算是比较清净。

没有人来打扰自己,也没有什么烦心事,安安心心等册封大典来了再说。

侯府正在修缮。

六品破境丹,许清宵已经得到了,但并没有直接突破。

武者六品为‘脱胎’,一旦吞服,将脱胎换骨,会引来一些不同寻常的异象。

所以在守仁学堂突破有些不太好,引来一些不必要的关注。

等到了侯府之中,完全可以独自一个人好好突破了。

自己的平乱侯府,是根据国公标准来的,因为有学堂的原因,整体占三百亩左右,四个花园,十六处庭院,假山假水都要安排上。

封侯的日子是十二月三十日。

但侯府早在一个月前就动工了,等封侯大典结束后,自己就可以入住。

“许大人,您要的东西,已经到了。”

此时,李贤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只见李贤带来了三个玉盒,玉器之中藏着药材。

这是五品破境丹的材料。

许清宵直接找女帝询问有没有相应的材料,得到女帝肯定的回答后,派人送过来了。

而五品破境丹还好说一些,虽然珍贵,但至少大魏皇宫有。

四品破境丹才让许清宵头疼。

四品破境丹需要两种材料,一罐蛟龙真血,一根麒兽角。

蛟龙,这是一旦成长起来,必达二品的妖兽,是妖王级的存在,只要蜕变成功,便可化一品虚龙,拥有龙性,这种妖兽的血液,价值连城。

每一滴都可以入药,炼制出续命丹。

至于麒兽角,倒不是麒麟的角,而是类麒兽,本质上跟蛟龙没啥区别。

这两种东西,大魏王朝可没有。

“许大人,陛下说剩下的两种药材,陛下会想办法为您寻得,这些先给您。”

李贤开口,告知许清宵这件事情。

“好,回去告诉陛下一声,下官谢过。”

许清宵回了一句。

四品药材难寻,这个许清宵心里清楚,即便是有,只怕大魏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眼下自己不离开大魏,暂时还用不上四品破境丹。

玉盒送进来后。

许清宵也塞了一张银票给李贤,面额不小,一千两银子,现在李贤需要爬上去,银子肯定是不嫌弃。

虽然礼让了一会,可最终在许清宵的目光下,李贤还是接过了这张银票。

待李贤走后,许清宵直接将药材摆在丹神古经面前道。

“五品药材已经弄到了,四品药材我在想想办法。”

“前辈,有句话虽然知道不当说,但晚辈还是忍不住说一句。”

“四品破境丹,就需要蛟龙真血和麒角,三品二品,甚至是一品,岂不是要真龙血了?”

药材摆在丹神古经面前,可不爽归不爽啊。

不是别的意思,四品就动用上了到蛟龙真血,三品不得虚龙真血?二品索要真龙精血,许清宵一点都不觉得过分。

一品就更别说了。

之前不讲价,是因为没时间,再者对于大魏王朝来说,的确不算什么。

可丹神古经漫天要价,许清宵也不可能当傻子啊。

听到许清宵的声音,丹神古经自然知晓许清宵有些不乐意了。

他并没有生气,反倒是显得有些苦口婆心。

“小友啊,你千万不要误会。”

“第一,我炼丹是因人而异,你体质很不同,或许是因为修炼异术的原因,比常人修炼要难,所以炼制更麻烦,但你每提升一个品级,实力变化都极强。”

“现在你只是七品,等你吞服六品破境丹,再加上五品之后,你就会知道你有多强了,而且每次我都送一枚筑基丹给你,帮你稳固境界。”

“说句不狂妄的话,同境界之下,你的实力,绝对超越那些武道世家。”

“只是你现在压根就没有接触这种人,强不强你心里也没数。”

“第二,你别看四品破境丹需要的东西夸张,四品是王境,又是一个脱胎换骨的变化,武道之王,你要是吃了我的四品破境丹,外加上四品筑基丹。”

“老夫别的不说,天下王境,你至少可以进入前十,这还是保守估计,这么保守还是因为你没怎么学过武道神通。”

“如若你掌握了几门真正的武道神通,到时候你就知道,老夫的本领有多强了。”

“第三,小友你自己想想看,别人修炼到四品需要多长时间?而你修炼到四品需要多长时间?”

“即便是一品当真要真龙之血,最起码你看得到希望,而对于天下武者来说,一品就是一道无法跨过的鸿沟,一辈子都无法跨越。”

“而你,看到了希望,能不能做到是另外一回事,这样想来,你还觉得贵吗?”

丹神古经如此说道。

语气极其笃定,这反倒是让许清宵有些沉默了。

倘若他没有骗自己的话,那么这个交易的确不亏,而且很赚。

绝世王者,保底前十,每个境界都处于完美,掌握一定的神通,可进入前三,并且对于自己来说,只要有相应的药材,就一定可以突破。

的确很赚。

“行吧,到四品再看。”

许清宵没有多说什么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说再多也没有意义。

反正也不急,一年内能凑齐材料就好。

眼下真正急的,不应当是王者药材,而是儒道品级。

一场真正的浩劫与危机,正等着自己。

“还是七日后吗?”

许清宵问道。

“恩,七日后,丹成。”

丹神古经给予回答。

“好。”

许清宵没有多想了,拿起书开始观阅。

不过很快,李守明的声音在外响起。

“老师,陈儒来了,说您有约,让您出去一趟。”

随着李守明的声音在外响起。

许清宵当下起身,稍稍一想,便猜到陈正儒找自己做什么事情了。

去见荀儒,文宫中第二位天地大儒。

想到这里,许清宵自然没有犹豫,起身便去找陈正儒。

而与此同时。

怀宁王府密室之中。

两道身影对持而坐。

怀宁亲王的姿态略低,望着面前的人,声音缓缓响起。

“兄长,许清宵封侯在即。”

“大魏文宫必然会出手搅局,我等要不要乘机做些事情?”

怀宁亲王开口,看着眼前的老者,这般说道。

“不用。”

“这件事情,与我们无关。”

“许清宵也不是我们的敌人。”

“咳咳......咳咳咳咳!怀宁,记住,我们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苍老的声音响起,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另一道人影弓着腰,说话都显得有些费劲。

“愚弟明白。”

“只是万圣教,似乎对我等极其戒备,到现在也不让我们真正参与其中,我们当真就这般?不防他一手吗?”

怀宁亲王起身,拍了拍老者的后背,如此问道。

“不用。”

“他们需要我们,没有我们的话,他们的计划也成功不了。”

“这个计划,只要成功了,不管他们能得到什么好处,我们兄弟二人的好处,最大。”

老者如此说道,言语之中满是笃定。

得到这个确定的答复,怀宁亲王点了点头。

只是过了一会,老者就开口道。

“不过,时间不够了,我让他们加快了时间。”

“你也让各地藩王准备吧。”

“三个月,最迟三个月,大魏会出一件大事。”

“而他们只需要再等待一个月,就可以出手,到时候乱世就要出现了。”

“让他们做好准备,还有,帝位我们不要,你一定要说清楚,借助怀平的名义,只需要复仇即可。”

“他们会信的。”

老者继续说道,言语之中笃定三个月后大魏要出一件大事。

“出什么大事?”

怀宁亲王就是好奇这件事情,当下实在是忍不住好奇问道。

“大魏文宫要脱离了。”

老者淡然开口,言语之中没有任何激动,平静的很。

可此话一说,怀宁亲王顿时流露出无比惊愕的目光。

他有些不信,甚至说是根本不信。

大魏文宫竟然要脱离了?

这怎么可能?

“兄长。”

“这不可能。”

“若大魏文宫脱离,对我等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那个时候,大魏的国运,会出大问题的。”

怀宁亲王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他情绪有些激动。

这也是他为数不多的情绪激动了。

主要是,大魏文宫脱离,这件事情太可怕了。

一旦真是如此,大魏江山的的确确要出大问题,很有可能惹来天灾人祸,包括一些兵祸之事。

而且最恐怖的是什么?

大魏文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超越圣人本质。

文宫,蕴含圣气,而后历经几百年,十代读书人的信念,才铸造出这座大魏文宫。

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镇压国运,震慑妖魔,加持气运。

一旦大魏文宫没了,天下妖魔只怕都要纷纷作乱。

甚至京都当中都会出现大妖大魔。

以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为例,他们没有什么战乱,可养兵极多,就是为了镇压妖魔。

大魏有文宫,先天不需要花费太多精力去对付这些妖魔。

因为妖魔不敢在大魏作祟,小妖怪闹腾一下没问题。

大妖怪敢闹腾,文宫一道浩然正气,就能直接镇杀,哪怕是一尊绝世妖神,再怎胡作非为,他也不敢踏入大魏京都半步。

这就是大魏文宫的强大之处。

所以当听说,大魏文宫要脱离,怀宁亲王震惊了。

“没什么不可能的。”

“这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多不可能,只是有没有利益罢了。”

“自景泰帝开始打压大魏文宫,他们就已经在做准备了。”

老者开口,平静无比。

而这件事情,怀宁亲王倒也是知道。

“既然都走到这个地步了,那昏君是怎么想的?”

“难道就不可以直接出手,镇压文宫?”

怀宁亲王对大魏文宫的确不是很了解,准确点来说,不是不了解,而是没有知根知底,他不是读书人,哪怕派自己儿子去接近他们,也是被隔离出去。

没有进入核心。

“镇压文宫?”

“这天底下,除了圣人以外,谁能镇压大魏文宫?”

“怀宁,你记住为兄的话。”

“不管如何,与谁为敌,都不要与大魏文宫为敌,莫要看他好像普通,那是因为我们看得到他。”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大魏文宫的名气,的确胜过大魏王朝,甚至十个大魏王朝都抵不过一个大魏文宫。”

“咳咳咳咳.......当然,这是以天下的角度来看。”

“而且大魏文宫的底蕴,也是你想象不到的,武帝之死,很有可能与大魏文宫有关。”

“甚至......白衣门,也很有可能与大魏文宫有关。”

老者出声,每一句话都石破天惊。

怀宁亲王知道一些辛秘,武帝绝对不是正常死亡,而是有天大的隐情,只是这件事情自己当时在外征战,并没有参与,回来的时候,或多或少知道一些。

但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人知道,至少自己不知道。

如今却不曾想到,武帝之死与大魏文宫有关系。

甚至连白衣门也与大魏文宫有关系。

这令人惊愕。

毕竟白衣门可是实打实的造反组织。

据说武帝遗孤,在他们手中,随时会以此来找女帝麻烦。

而自己也在寻找武帝遗孤,不过与白衣门不同的是,白衣门是明面上的造反组织,自己并不是造反组织。

自己是更替皇位罢了,而白衣门就是一些企图想拿着武帝遗孤,来要挟女帝的组织吧了。

在他眼中,白衣门有一定能力,但始终登不上什么台面,登不上台面。

除非他们真的能找到武帝遗孤。

但武帝遗孤之事,是不是真的,还有待考究,可无论如何,白衣门跟大魏文宫牵扯在了一起,这就实实在在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只是怀宁亲王终究不是普通人,起初的震惊过后,很快他恢复了平静。

大魏文宫跟白衣门有没有关系,跟他无关。

知道了就行了。

“兄长,剩下的时间,我们只需要等待就行了,对吧?”

怀宁亲王问道。

“恩,静静等待就行,至于这个许清宵,三日后,可能他就要倒霉了。”

“蓬儒绝对不是一个善茬,他在想什么,我不清楚,但一定不会放过许清宵的。”

“封侯大典,极有可能......沦为笑话。”

怀宁亲王的兄长如此说道。

“他,其实是个人才,可惜的是,与我等为敌,他注定要付出代价,极为惨痛的代价。”

虽然许清宵是自己的敌人,可怀宁亲王不得不承认,许清宵的才华与能力。

这是谁都无法否认的一点事实。

许清宵的确才华横溢。

而此时。

大魏文宫,许清宵与陈正儒悄然出现。

陈正儒来找许清宵的确是拉他来大魏文宫,前几日许清宵问过关于圣人的事情,陈正儒索性带许清宵来找荀儒一趟。

毕竟荀儒对许清宵也是极有好感,自然见上一面,对许清宵有莫大好处,再加上还可以随意提问,让荀儒解答。

只是当许清宵第二次踏入文宫,刹那间,一双双眼睛不由落在了他身上。

这些目光当中有仇视的,有疑惑的,有愤怒的,也有古怪的。

似乎众人很好奇,许清宵怎么出现在这里?

而感受到众人的目光,许清宵没有丝毫紧张或者是情绪波动,反倒是显得十分坦然,压根就不在乎众人古怪的眼神。

直接来到一处宫殿之中。

殿内十分整洁,没有任何奢侈之物,反倒还有一些竹篓渔具,显得极为怪异。

“荀儒平日没事喜欢钓钓鱼,日子很悠闲,也不喜欢惹什么是非。”

“极为清闲之人,学的是第二位圣人传承。”

陈儒一边走一边向许清宵介绍。

“原来如此,荀儒当真风雅。”

许清宵感慨道,一位天地大儒,没事喜欢去钓鱼,这兴致的确敬佩。

对比一下荀儒,再对比一下蓬儒,一个没事去钓钓鱼,一个整天想着法子去害人。

这还真是人比人,没得比啊。

宫殿内。

微微的呼噜声响起。

殿内,一道人影坐在首席上,微微低着头,鼾声不大,但明显听得到。

看到这一幕,陈儒有些尴尬,堂堂天地大儒,坐在宫殿内打呼噜,怎么也说不过去。

想要开口,稍稍喊醒荀儒,但许清宵却拦住了,微微摇了摇头,示意没什么问题。

老人家好不容易睡一觉,自己等等无妨的。

看着许清宵的眼神,陈正儒想了想,也就没有说什么了。

就如此,两人安静等待。

大约两个时辰后,终于,荀儒醒了。

睁开眸子。

荀儒抬起头来,面容祥和慈善,眼神有些迷茫,虽然年迈,但并不是那种死气沉沉的年迈,只是到了年龄罢了。

“陈正儒。”

“许守仁?”

荀儒很快回过神来,他一眼便认出许清宵的身份。

“学生许清宵,拜见荀儒。”

看见荀儒醒来,许清宵连忙起身开口,显得十分恭敬谦虚。

而陈正儒也跟着起身,朝着荀儒一拜。

“守仁,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啊。”

“老夫这是睡了几个时辰?你们等了多久啊?”

荀儒有些诧异,他有打盹的习惯,反正没事就睡睡觉,睡醒了吃吃喝喝,再去钓钓鱼,这样慢慢度过余生也挺不错的。

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来了,为了不打扰自己休息,愿意干等。

倒不是说这心性如何,而是这份谦心,实属难得啊。

毕竟许清宵可不仅仅只是大儒那么简单,如今大魏风头最盛之人,马上就要封侯,这种人物还能保持这样的谦心,才难得啊。

“没多长时间。”

“打扰荀儒,还望荀儒谅解。”

许清宵出声,平静说道。

“荀儒,守仁就是这样,为人谦虚,我们在此等候了两个时辰,不过荀儒,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在睡觉啊?昨日又夜钓了?”

陈正儒到不客气,直接开口,看得出来,荀儒为人和善,不然陈正儒也不会这般。

“哪里的事。”

“没有夜钓,没有夜钓。”

“好了,不说这个事了,咳,守仁,你今日寻老夫,是有何事?”

听到夜钓,荀儒连忙否认,倒不是丢人,而是被文宫的人发现了,少不了又是一番细心劝说,什么身为天地大儒,要有点天地大儒的样子,不能给文宫带来什么负面影响之类的话。

反正听都听腻了,索性就什么都不说,偷偷去远处垂钓。

随着荀儒询问,陈正儒也就没有纠结荀儒做了什么,而是看向许清宵,给他一个眼神。

“荀儒,学生今日过来,是想问两件事情,天地大儒与成圣之法。”

许清宵倒也直接,开口便是询问这两件事情。

如何成为天地大儒,以及如何成为圣人。

随着许清宵的询问。

荀儒到没有任何一丝惊讶,而是沉思了一番后,缓缓开口。

“天地大儒,倒也简单,至少对你来说挺简单的。”

“只需天下民意即可,异族国之战,凭借你一人之力,平下祸端,如今大魏百姓对你可谓是敬佩至极。”

“不过你还欠缺一点点民意,以及一个契机,一个得天地认可的契机,三日后的册封大典,想来不出意外,这一点点民意不成问题。”

“真正的问题,就是这个契机。”

荀儒开口,提出契机。

这一点许清宵自己明白,如今听荀儒这般说着,也更加理解了一些。

“需要怎样的契机?”

这时,陈正儒开口,直接帮许清宵询问。

“不好说,因人而异。”

“守仁,你明心学之意,立百姓之言,著千字文,如若想受封天地大儒,得天地认可,就必须要以本心应天理。”

荀儒缓缓说道。

以本心应天理?

这句话还是许清宵第一次听到的。

他有些好奇,不明白此话的含义,但莫名又懂得了一些。

看着许清宵似懂非懂的神色,荀儒继续说道。

“所谓以本心应天理,其意思倒也简单。”

“你之前无论是明意,立言,还是著书,其实这些都是带有目的。”

“世人读书,其读书,为功名者,为利益者,为苍生者,皆然带着目的,而想要得到天地受封,成为天地大儒,就必须要以本心应天理。”

荀儒解释,一旁的陈正儒却不禁好奇道。

“荀儒,若按照您说的,那成为天地大儒,岂不是要无欲无求?不能带有任何目的?”

陈正儒好奇了,世人读书,的确是带着各式各样的目的,可按荀儒的意思。

好像就是再说,想成为天地大儒,就必须不能带着任何目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不就成了无欲无求之人?这不是圣人吗?

只是,即便是圣人,也有自己的思想吧。

“不。”

荀儒摇了摇头,看向两人道。

“所谓以本心应天理,此言的意思,并非是说没有欲望,没有目的。”

“而是知晓天理,所有目的想法,都必须要顺从天理。”

“明意也好,立言著书也罢,想要得天地受封,就必须要遵从的天地之理。”

“所以儒道四品,也称之为知天命。”

“守仁,你所欠缺的契机,就是天命,你必须要清楚,何为天理,何为天命,你所做的事情,有没有顺从天理,你的明意,立言,著书,是否是顺从这天命。”

“所以你必须要想清楚,你的中心思想到底是什么,是否顺天命。”

荀儒说到这里,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原因无他。

再说多了,会影响到许清宵,倒不如让许清宵自己好生理解。

殿内。

许清宵的确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知天命,顺天理,中心思想。

这就是天地大儒的核心吗?

怪不得自己感觉民意充沛,可却始终无法突破到天地大儒这个境界,却不曾想到的是,还有一个这种思想在其中。

自己的中心思想。

知天命,顺天理。

许清宵打算回去好好想想,若是能想明白,自己或许当真能直接成就天地大儒。

而且还不需要担心拔苗助长。

“那成圣之法呢。”

许清宵再次好奇问道。

只是此话一说,荀儒稍稍沉默,倒不是不懂,而是在沉思。

过了好一会,荀儒响起了。

“成圣之法,说起来很简单,但做起来却很难。”

“需明圣意,立圣言,著圣书,知圣命,得天下才气。”

荀儒开口,说出成圣之法。

“无需要再要民意了吗?”

陈正儒好奇问道。

“无需。”

荀儒摇头,而后开口。

“成圣之路,只需要你重新明意,重新立言,重新著书,还要重新知晓天命。”

“并且你还需要天下才气,借助天下读书人的力量,才能成为圣人。”

“一旦踏入三品半圣境,天下读书人共尊,虽不是真正的圣人,但也已经差不多了。”

“其实这天下之中,仙儒武妖魔佛,儒道十品,是最不可思议,也是最难理解的。”

“武者一品,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但举世之中,还是有一品武者。”

“包括仙道一品,佛门一品,也都是有,可唯独儒道一品,动辄千年出不了一位。”

“五代圣人,贯穿古今。”

“而古今往来,又有多少一品武者,一品虚仙。”

“所以三品半圣,可与一品平起平坐,二品亚圣,可受一品礼拜,若是一品圣人,将是天下共尊之人。”

“五百年前,朱圣证道,大魏王朝迎来无与伦比的盛况,所带来的影响,绝不仅仅只是眼前影响,而是有许许多多你们看不见也不知道的好处。”

“所以,想要成圣是一件好事。”

“但.......不可莽撞,否则,落下祸根,就麻烦了。”

荀儒一番话,仿佛在提醒着什么。

许清宵感受着荀儒的目光,他知道自己的心思,已经被荀儒猜到了。

所以荀儒出言劝说,隐晦的让自己不要冲动。

然而,许清宵点了点头,而后起身朝着荀儒一拜。

“多谢荀儒赐教。”

许清宵认真感激道。

“无妨,小事而已。”

“守仁,若是往后有时间,多来大魏文宫,读些圣贤书,或者陪老头子去垂钓垂钓也行。”

荀儒和善无比道。

许清宵则不由轻笑道:“如若荀儒不嫌,往后可就要多多来打扰您了。”

“哈哈哈,好,常来就好。”

“实在不行,老夫让人给你腾出一间房,你入住文宫,也不是不可以。”

荀儒笑着说道,可这番话说出,陈正儒顿时明白荀儒的意思了。

荀儒想要借助自己自身影响力,来调和许清宵与大魏文宫的矛盾。

主要还是朱圣一脉的矛盾。

“多谢荀儒,不过侯府马上建好了,学生还是喜欢自己单独住,清净一些。”

许清宵委婉拒绝,他听得出荀儒的意思。

“好,常来就好。”

荀儒笑道。

但也没有说什么了。

走出大殿,许清宵神色很平静,但脑海当中一直思索着天地之法和成圣之法。

天地大儒,中心思想,知天命,顺天理。

成圣之法,重新明意,重新立言,重新著书,明白圣意,还要天下才气。

这才是真正的难关啊。

怪不得动不动几百年没有人能成圣,重修一遍最难的不是过程,而是理解。

儒道就是需要理解,你重新明意,必须要找出新的东西,在原有的东西里面,找出新的思想出来。

这过程可比正常修炼要难得多了。

圣人之道。

恐怖如斯啊。

而且,这才不过是三品半圣。

二品亚圣,一品儒圣呢?

许清宵只期盼儒圣之上,最好不要再有品级了,不然真的顶不住啊。

摇了摇头,许清宵朝着文宫外走去。

可就在此时,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现在前方,手中拿着几本书。

是华星云。

“华兄。”

许清宵开口,主动打了个招呼,对于这个华星云,许清宵还真是充满着好奇啊。

一开始觉得此人绝对不是善茬,然后各方势力都让自己注意此人。

然而过了大半年,华星云还在户部干活,职位不高,是个主事,这还是因为最近户部招兵买马,华星云这才升职成了主事。

对此许清宵很是好奇。

一个这样的大才,竟然如此低调,并且还这般的从容,甘愿在基层做事。

要不是今天遇到了,许清宵可能都想不起来这个人了。

“见过陈儒,见过许儒。”

随着许清宵打招呼,华星云立刻谦虚作礼,恭敬无比。

许清宵客气了几句,也没有多逗留,便离开了大魏文宫。

而待许清宵走后,华星云的目光,也一直落在许清宵的背影上,眼神之中显得有些莫名奇怪。

说不出来的神色。

就如此。

转眼之间,又是两日过去了。

整个大魏京都更加的热闹起来了。

异族国纷纷送来贺礼,或许被揍了一顿的原因,也没什么礼物送,硬凑些珍品送了过来。

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则送了厚礼。

至于大魏境内的三大仙宗,也纷纷派人来送礼,据说还有佛门弟子也来了。

这一次,空前盛况,毕竟大魏打了胜仗,自然要给面子。

可以说宾客云集,大魏京都,人声鼎沸。

明日就是许清宵封侯之日。

守仁学堂内。

许清宵依旧是静静读书,思考着自己的中心思想。

他这两日都在思索自己的中心思想是什么,并且还在思考,天命又是什么!

也就在此时。

师兄陈星河在门外呼喊了一声。

“师弟,路子英送来一封信。”

陈星河开口道。

“好。”

许清宵起身开门,接过了陈星河手中的书信。

“师弟,为兄继续看书了,科举临近,不愿耽误,明日封侯大典,为兄可能都不会去。”

“你莫要多想,师兄并非是有其他想法。”

科举临近,陈星河的确要抓紧,不过特意开口让许清宵不多想,莫名显得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好,师弟提前恭贺师兄,旗开得胜。”

许清宵笑了笑,也提前恭贺一番。

“恩,不过这次科举,是你主考,师弟,有几句话师兄不得不说。”

“你一定要用最严厉的目光,去看师兄写的文章,绝对不能有任何偏袒,哪怕师兄明明可以第一,最好还是避嫌,师兄不愿让你背负骂名。”

陈星河一脸坚决道。

特意提醒许清宵不要放水。

而听到这话,许清宵不由一愣。

但想了想,许清宵不由一笑,点了点头答应下来了。

看见许清宵这种带笑答应,陈星河也笑了。

随后回到自己房中,拆开路子英的书信,对方邀请自己过几日等自己册封完后,参加聚会,都是仙门弟子。

将书信放在一旁,许清宵继续看书,倒也没有回应,等册封大典结束再说吧。

如此,时间缓缓流逝。

转眼之间,便到了子时。

守仁学堂外,一行太监宫女静候许久了。

许清宵封侯。

场面隆重,礼仪繁琐,子时要去宫中,焚香沐浴,等到卯时,封侯大典举行。

许清宵也要着王服,举行册封了。

每一道程序,都不能节省,必须要隆重。

一刻钟后。

许清宵随着太监宫女们走了。

来到宫中,早已经准备好了浴池。

净洗了接近半个时辰后,一道道身影出现。

宫女们将侯服送来。

李贤站在浴池之外,大声喊道。

“鎏金黑蟒绣云服到。”

“八玉万宝如意腰带到。”

“麒麟挂玉长靴到。”

“蟠龙王玉到。”

“山河玉冕到。”

随着李贤开口,一件件服饰送至面前。

这些都是由礼部订制而成,每一样都是数百人针线制作,镶满了各类宝石,既显大气,又不显俗气。

“侯爷,侯服已到,您可以出浴更换了。”

李贤出声,恭敬无比道。

池中。

许清宵依旧还是在思考中心思想。

再听到这话后。

许清宵回过神来,让众人离开。

毕竟更换衣服之类的,许清宵还不适应别人帮自己。

丑时。

衣服换好。

这一刻,一股油然而生的气势形成。

之前的许清宵,一身素衣,充满着儒道气息。

而如今当侯服穿上,许清宵整个人多了一股霸气,一股上位者的气势。

不能说换了一个人,而是多了一种尊贵。

让人真正敬畏的尊贵。

王者气势。

宫内的宫女太监们,也纷纷露出惊讶之色,以及内心产生敬畏。

当然,许清宵的英俊,没有受到任何一点影响,反而给人看起来更成熟稳重了一些。

终于。

到了卯时。

随着一道钟声响起,传至整个大魏京都。

封侯大典选在了皇宫正门之外,有一条主道。

此时,早已经聚集无数百姓,许多人一夜未睡,都想要目睹这一盛况。

而许清宵也被安排至密道,到时从东直门出现,一步一步走到宫门,而宫门也会打开,殿上受封侯爵。

现在只是走一个过场,让天下百姓看到。

卯时三刻。

随着一束光芒自宫廷激射天穹。

天穹忽然昼亮。

这一刻,洪亮无比之声响起。

“册封大典。”

“开始!”

当声音响起。

奏乐之声响彻京都,主干道两旁,所有街道人山人海,百姓们无比激动与兴奋。

天子军站在两旁,维护秩序,同时也是塑立形象。

东直门大道。

许清宵的身影,也缓缓出现。

身后跟随着五百名宫女五百名太监,撒花奏乐。

册封大典开始了。

然而。

这一刻。

天牢当中。

一道身影,显得无比惊慌失措,连滚带爬朝着刑部跑去。

口中一直喃喃道。

“张儒自尽了!”

大魏读书人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