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30941) 大秦,造反被祖龙窃听心声 [178]第一百七十二章 陈涉起义在罗马?(上)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178]第一百七十二章 陈涉起义在罗马?(上)

[178]第一百七十二章 陈涉起义在罗马?(上)

十一月下旬,天空出现了白点,大地开始银装素裹。

和纷乱的天下不同,此时的汉中如同一片世外的净土。

天下到处都在爆发战乱,唯有汉中,正在建造全新的都城。

王家积蓄,还有之前两大商会送给王远的三十万贯,在巨量的钱财支持下,汉中的规模正在逐渐显现。

而且由于战乱的缘故,天下间有着大量的流民开始涌入汉中,王远也没有拒绝,利用重泉县的高炉,炼制出大量的铁农具,让其去耕种。

这个时代,最不缺的就是土地。

所以那怕流民的数量很庞大,但汉中也可以完全承受下来。

而治安方面的问题,王远就更加不用担心了,先不谈自身的威望,光是大秦本身的制度,就非常的出色。

每一处郡县,都有负责的亭长,也就是后世的警察局局长。

王远在接管汉中的时候,对于大秦原有的制度基本上没有什么改动,只是用后世的经验,进行了一点改良。

外界纷乱不已,而汉中已然成为了世外桃源。

“不知道陶渊明如果在这个时代,会如何来描绘汉中?”

王远时常会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不过很快就散去了。

尽管在绝大数的眼中,汉中很安全,可是王远却明白,在外界,到处都是威胁。

别的额不说,光是大秦派来的三十万大军,就足够惊人了。

如果不是知晓统帅之人是章邯,而且看到政这个家伙一直老神在在,恐怕王远都要考虑跑路的事情了。

“汉王,哥哥他什么时候回来?”

一处古朴的庭院内,虞拉着王远的手臂,声音细微。

项羽正在和大秦的军队对此,已经快大半年没有回来了。

少女一直很担心,王远空闲时候,时常安慰他。

“很快了。”

“等孤解决掉一切后,你的哥哥自然就会回来。”

王远给虞做出了承诺,以汉王的身份。

虞这才稍微安静,王远将其送回房间,遇到了赶来的政。

“儿子,我怀疑你给为父这个,在故意报复。”

政双手各自拿着一块结冰的习惯,身后跟着一个奴从,拿着盘子,也有一块块西瓜。

“而且还特地和我说,这玩意适合冬天吃。”

政咬了一口西瓜,王远忍着笑意,故作无辜:

“儿子,你这可是冤枉孤了。”

“这个西瓜,本就应该在冬天吃,你不觉得这有一种别样的快感吗?”

【冬天吃西瓜,最好给我冷死你!】

“快感真的没有。”

政翻着白眼,咬了一口,发出一阵破碎声:

“而且还觉得磕牙。”

王远补刀:“儿子,那是你牙齿不好,和孤没有什么关系。”

“滚!”

政一把将西瓜皮扔向了王远,王远闪避开来,政叉着腰,一阵无语。

“汉王,你要找的人来了。”

王远还在得意,明叔出现,禀告消息。

“孤要找的人?”

王远一愣,好几秒后才反应了过来。

陈胜吴广,他们来了!

“这可太好了!”

王远高兴了,迫不及待就要去和这两位历史大人物见面。

政还在吃瓜,很不想过去。

不过王远并没有将他放过,硬生生将其拉过去。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政离开自己的视线,尤其是在这种关键时候。

“儿子,你这一次别想背着孤搞手段!”

“儿子,你真是一个聪明人!”

政撇着嘴,难道他这一次没有什么兴趣,结果还是被王远硬生生拉了过去。

在正殿之中,王远带着吃瓜的政,见到了两个神色拘谨的精壮男子。

陈涉!

吴广!

“见过汉王!”

两人一看见王远到来,立刻低头。

“嗯!”

王远点头,政拿着西瓜,打着仆人,在一旁坐下,慢慢吃瓜。

这个瓜挺保熟,就是有点凉。

“汉王,我们兄弟诚惶诚恐。”

陈涉和吴广和紧张,王远轻笑:“不用如此紧张,孤找你们,只是想要和你们说几句话而已。”

“什么话?”

两人迷惑,他们和汉王基本上毫无瓜葛。

汉王为何要如此大费周折来找他们?

“燕雀安知……”

王远没有多余的解释,上前主动扶起了陈涉。

【起手炸弹威慑!】

“鸿鹄之志!”陈涉接上,神色露出不敢置信,一旁的吴广也是被吓到了。

这不就是他们曾经一同给富商当佣农时候,彼此许下的承诺吗?

当初陈涉还对他鄙夷了一番,说他没什么大志向,怎么现在从王远的口中,再度说了出来?

吴广震惊,而陈涉已经充满了莫名的感动。

他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告诉过王远,那么就剩下唯一一个可能性!

“苟富贵!”

【伪君子,今天我就陪好好演戏一次!】

王远双眼朦胧,主动上前,又来了一发暴击,陈涉心声颤抖,双目同样模糊:

“勿相忘!”

“知音啊!”

王远和陈涉紧紧抱在了一起,两个人的眼中,都充斥着感动!

“知音啊!”

“我等你,不!等汉王等得好辛苦!”

陈涉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有些语无伦次了起来,激动的情绪充满他的内心,让他感觉无比温暖。

他没有说过的话语,王远却能够说出来,唯一的解释就是知音了。

知音,他懂我!

陈涉无比感动,王远也是,流下了鳄鱼的眼泪。

“知音!不!汉王!”

陈涉流泪表示臣服,拍着自己的胸口保证。

“汉王你要我做什么,尽管说!”

“哪怕是把我这一条性命给你,我也会去完成!”

陈涉做出了保证,虽然以后很可能会反悔,但最起码这一刻他是真心实意。

“知音,你这样让我很为难。”

在政冷漠吃瓜的眼神中,王远抽搐,将准备行礼的陈涉扶起来。

“不过我的确有一个难事,想要得到陈涉你的帮助!”

“汉王请说!”陈涉激动,语气急促,来表现自己的迫不及待。

吴广也是如此,立刻凑了上来,无比激动。

“汉王,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我和陈兄一定会完成!”

尽管王远拜托的人是陈涉,可是这种机会,吴广怎么可能错过?

这可是汉王,整个天下最有权势的人之一。

哪怕是起义的数十位诸侯王,论起身份都没有汉王高贵!

一个大秦圣人,一个封王诸侯,任何一个身份就足以让人间战栗!

更何况是两个加在一起,现在的王远,在权势方面,可以说是来到了人间的巅峰!

“两位,孤真的太感动!”

王远继续流着鳄鱼的眼泪,政在旁边,继续吃着王远给的西瓜。

嘎嘣嘎嘣,本来就汁水丰厚的西瓜,硬生生被政吃过了硬脆的感觉。

“好瓜,就是有点虚伪。”

“其实孤最近的压力一直很大。”

王远叹了一口气,情绪开始转换,慢慢煽情。

“汉王请说,我们一定竭力为汉王分忧。”陈胜和吴广明白了,汉王这是要开始了。

“陛下对孤一直存在的误会了,现在有着数十万秦军压境。”

王远说出了汉中现在的困境,又指向了北方:“而在北方,大月氏也在吞并东胡,随时都可能南下。”

自从猜测到大月氏可能代替匈奴,完成统一草原的霸业之后,王远就一直派人前往大月氏调查。

所以对于大月氏的情况,他十分的了解。

经过之前的示弱措施,现在的大月氏,已经快要打到东胡的王城了。

而东胡王,已经带着家眷逃走了。

而按照王远前世从电视剧学习到的经验,下一个剧本,应该就是东胡王被亲信背叛,然后惨死草原。

可以说,虽然战争还没有结束,但东胡已经凉的快差不多了。

而大月氏搞死了东胡,下一本就是应该对自己这个汉中王动手了。

草原蛮夷,永远都是如此的自信,但凡出现盛世,势力扩张,都喜欢对中原入侵。

“到时候汉中就是被两面夹击,不会再有任何的生路。”

王远说出了困局,让陈涉和吴广脸色皆是微微一变。

他们都不是汉中之人,来到这里也是被汉王的亲卫带路,对于汉中的形式一无所知。

在他们的眼中,汉王是他们无法触及的大人物,是不可能亵渎的。

但就是这样的大人物,居然也有如此为难的一面,汉中的处境也是在水火之中。

两人下意识后退,有些了胆怯和退意。

但很快,陈涉就回过神来,拉着吴广再度上前,将后退的一步走了回来,而且还朝着王远恭敬行礼。

“请汉王吩咐!”

陈涉语气严肃,没有任何的退避之意!

“这……”

吴广微微愣神,也瞬间反应了过来,同样低头:

“请汉王吩咐!”

的确!

无论汉王的未来如此,汉中的未来如何,这可能都是他们此生仅有的机会,可以飞黄腾达的机会!

一旦错过,就再也无法遇到!

无论会遇到什么危险,这都是一丝富贵的机会!

而富贵,向来都是在险中求!

必须要把握住!

“孤需要你们离开之后,动员不满天下现状的百姓,自立为王!”

感受着两人的坚决,王远明白火候差不多了,于是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孤要你陈涉鱼腹藏书,写下大楚兴,陈胜王!”

“然后对着天下,举兵起义!”

王远开始咏唱,洋洋洒洒,将史记上,陈涉吴广的起义过程对着两人说了一遍。

确保没有一丝的遗漏,也确保陈涉和吴广,不会误会自己的任何一个意思!

没有办法,王远也不想用这样的蠢办法,这样啰啰嗦嗦,对自己的逼格也是一个毁灭性打击。

最明显的象征就是,吴广陈涉的表情,已经从敬畏变成了逐渐的懵逼。

而且还有趋向,从懵逼变成痴呆……

“对了,这是孤让人抄写好的课文……不!计划,你们要好好查看!”

“记住,这一点十分的重要!”

王远说完之后,还没有结束,又让人带来两本线订书,递给两人,确保这一次的发展再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韩信莫名其妙不去找刘邦,而是自立为王,这已经够离谱了,王远可不想这样的事情再来一次。

陈胜吴广的起义,不要再出现意外了!

“我……我们明白了。”

陈涉,吴广双手颤抖,接过了线装书,眼神透露出深深的迷茫。

两人都不是该说什么,甚至连表情都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比较好。

总感觉,那里不对劲!

“汉王放心,我们一定竭力完成你的交代。”

尽管王远让他们起义的理由,合情合理,就是想要他们替汉中分担大秦的压力。

但不知道为什么,两人总觉得很不自在。

“咳咳咳!”

明白事情难以解释的王远,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咳嗽了几下,然后让人带着陈涉和吴广离开。

“可以了,孤想要交代的话语就这些一点了,你们去行事吧。”

“不过不用太过着急,你们可以多在汉中待一会,有时间孤好好带你们走走。

“多谢汉王。

两人怀着满腔的疑问,迷迷糊糊离开了。

【这一次不会再有了意外了。】

王远告别,松了一口气,认为这一次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别的意外发生了。

毕竟一切可能发生的变数,他都已经预料到了。

他就不相信在这种情况下,政还能够捣乱!

【稳了!稳了!这下子真的稳了!】

“桀桀桀!桀!桀桀!”

王远露出得意的笑意,如同胜利者般,看着政,政侧过头,再也不想看见王远这个逗比。

真的是逆子啊!

虽然很不容易承认,但逆子这一次的确没有说错。

他已经将目的直白说出来了,告诉陈胜吴广,必须要去起兵造反。

而且还没有用动用独立时空,哪怕政有阻止的心思,现在也什么做不了。

说服这样的陈胜吴广,难度太大了。

怎么办好呢?

政沉思,其实陈胜吴广造不造反,他也不是很在意,顶多就是更多的鱼儿而已。

但是王远得意,却是他最不想看到的。

“不知道……”

政摸了摸鼻子,看着逐渐离去的陈胜吴广,嘴角微微扬起。

“不知道他们对于去罗马发动农民起义,有没有兴趣?”

大秦,造反被祖龙窃听心声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