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23077) 我靠异能种田养家 [27]第27章 顾大哥被鱼咬了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27]第27章 顾大哥被鱼咬了

[27]第27章 顾大哥被鱼咬了

顾安勋先是愣了下,才反应过来黑丫头顾忌着什么。

他忽然想让她知道……他看到过那双小手有多白:“你那个抹手油带来了吗?”

沈易遥明显一僵,猛地抬眼看向了顾安勋,就见他并无异色的继续说道:“你那天出汗,黑油晕开蹭我衣服上了。”

沈易遥:……

好吧,人家自她过来那天,就看穿这身体上的伪装了。

不过也是,都零距离了,看不出来才有鬼。

沈易遥也干脆,转身掏出打了香皂的干手帕把手洗干净,回来就麻利地帮顾安勋包扎好了手指,又当着他的面掏出另一个小盒子,抿了些黑乎乎油腻腻的像泥又像油的东西搓匀了小手。

“我独身一人……”沈易遥想解释一下,缓解一下尴尬。

“不用说,我猜到了。”顾安勋眸色不明地看向了某处,打断了沈易遥的话。

沈易遥看他态度淡淡地,显然知道了这事,也并不感兴趣,不由安了心。

李继东离得远,又有顾安勋故意遮挡,他显然没有看到沈易遥忽然变白的小手,只看到她离顾安勋很近。

两人有说有笑,还抓到了那么多的鱼。

丑丫头喊的话他也听见了,那一手绝活还是她那个死鬼爸教的!

要是他那天得手了,房子、人、粮食,沈家的家底都是他的!

现在在那丑丫头身边,看着那丫头抓上来那些又大又肥的鱼,也是他的!

她有这么一手绝活,以后他还能少了肉吃吗?

李继东心里想的,都是怎么让那黑丑黑丑的丫头当牛做马的伺候他。

越想越是恼火,越想越是不甘!

他算计那丫头那么久,都还没机会进老沈家大门看一看……凭什么顾安勋病得快死了,躺被窝里白捡了个馅饼,就被请去吃了两顿肉!

两顿肉啊!还听说吃的干饭,都吃撑了!

凭什么?他凭什么?!

李继东满眼阴毒,要早知道那丫头挨一石头还不死,他就应该当晚把事儿办了……

可不管他现在是马后炮也好,还是悔不当初也罢,都不得不承认,是他偷鸡不成蚀把米,大好的机会就这么让给了顾安勋。

白白让他捡了个救命之恩,得了两顿大肉干饭吃,还跟那丫头走得这么近!

因为心中的不甘,他差点儿跳出来,不理智地跑到丑丫头身边去拉人。

也正是这个时候,顾安勋忽然看向了他的方向,吓出了他一身的白毛汗。

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看到?那丫头要是看到他……万一想起那晚上的什么事儿来,跟顾安勋说了怎么办?

李继东忽然打了个激灵,这才意识到他刚才太冲动了。

有郭山和顾安勋在那丑丫头跟前儿,他根本就没机会堵人。

眼见着快到下午上工的时间了,李继东摸了摸肚子,他还没吃饭呢。

心里愤懑之余,一股说不上来怎么产生的委屈很是突兀的冒了泡。

李继东又向着沈易遥那边看了一眼,恨恨转身踢着一路碎石子,大步流星地离去了。

沈易遥纳闷顾安勋在看什么?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了一个眼熟的背影。

不用仔细辨认,知青们穿的衣服虽然跟村里人相似,但在细节上还是有所不同的。

就比如,村里人身上的衣服到处都是补丁摞补丁,补丁也是各种颜色的都有。

知青们衣服要是穿坏了,就用同色的布料方方正正裁一块补上。

人家衣服坏也坏的有特点,补丁基本都在膝盖、手肘、肩膀这种地方。

一般只要一边坏了,补补丁都是要补两块的。左边一块,右边肯定也一块,左右对称。

旧衣、破衣,人家也要穿的体面,穿出文化人的气质来。

那个背影身上洗掉色的军绿衣衫,补丁就是对称的,一看就是个男知青。

那身量和那别致的二八分头型,除了小白脸李继东不做他想。

那是个惯会招蜂引蝶的,自认为长着一张比村里小年轻们更好看的脸,人模狗样儿的,就是不干人事儿。

想起原主死在他的馊主意和六丫的一石头下,沈易遥就恨得牙痒痒。

六丫的赔偿到手了,人也“疯”了,这辈子是别想找个好婆家过日子就是了。

可李继东还活蹦乱跳着,到处招惹小姑娘,占人家便宜没够着呢。

这么个祸害,不是跟六丫沆瀣一气吗?要不她就把他俩凑一堆得了?

一个爱装疯卖傻,眼一睁一闭,就能把害人不当回事儿;

一个是真装疯卖傻,以为进了牛棚赔了东西,就能把杀人这事儿遮过去了?

呵,还真是绝配!

沈易遥抓鱼的兴致都被搅合没了。

反正抓的也够多了,足够她请客用的,沈易遥也打算回去了。

两人这边收拾收拾,就回到了郭山身边。

郭山起步晚,不过拿了沈易遥的鱼饵之后,还真的开始上鱼了。

他的水筲里头就有一条鲶鱼在,鱼竿又下水有了一会儿。

就在沈易遥和顾安勋走过去的时候,他这边就又有了动静:“哎哎!上鱼了,还真又上鱼了!”

郭山高兴地提竿遛鱼,嘴里还念叨着:“这鱼劲头不小,个头肯定小不了!来来来,丫头,你网兜呢?快帮哥一把。”

“哎,来了!”沈易遥脆生生地应着声,拿了网兜就上前帮忙去捞。

结果捞上来……只是一条半斤重的鲤鱼,笑得沈易遥直不起腰。

郭山叹了口气:“还以为多大呢!”

说到这儿,他一顿:“哎?丫头,你咋不抓鱼了?咋?福气用光了?没鱼往你怀里跳了啊?”

沈易遥哈哈直笑:“哪能呢?我还担心一会儿王八都得蹦出来哩!”

郭山撇嘴:“你就吹吧!”

沈易遥笑够了,才正经了几分:“鱼抓够了呀,当然要走了,下午还上工呢。”

郭山这才猛然一拍大腿:“啊对!瞧我一高兴就忘了时间,那走吧,咱回了。”

顾安勋在一旁拎着水筲,默默看着黑丫儿明媚地笑容,心情十分复杂。

本来跟着黑丫头抓鱼,他挺高兴的。

但还没高兴多一会儿,背后阴毒如蛇的视线就败了他的兴。

现在又看到黑丫头跟郭山那么熟络的有说有笑,好像忘了他还在边上,他又有种被冷待了的不舒服。

明明是他不吭声的,可就是莫名闹起了别扭。

顾安勋抿了抿唇,觉得自己挺莫名其妙的。

郭山很快收拾好了东西,水筲里活蹦乱跳着两条鱼。

沈易遥这边,算上顾安勋抓到的一共有四条,还属顾安勋抓到的那条最大!

郭山一脸羡慕,打算明天还来,他也不钓鱼了,跟丫头一起下手抓鱼试试。

沈易遥笑着指了指顾安勋的手:“你可别了吧?你瞧,顾大哥可是都被鱼咬伤了呢,你也想挨一口啊?”

郭山“害”了一声:“你顾大哥细皮嫩肉的不禁咬。换了我啊……那条草鱼怕是连我手上的茧子都咬不透。”

这话引得三人又笑做了一堆。

顾安勋默默摩挲了自己右手的老茧,心想着:“要是我换了右手,那条草鱼可能也咬不透……”

read2();

我靠异能种田养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