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4624) 妖娆毒妃 [623]第六百二十三章 平乱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623]第六百二十三章 平乱

[623]第六百二十三章 平乱

几个侍卫听到冷亦维的命令便住了手.退到一边.露出满身是血污.鼻青脸肿的几乎要辩不出容貌的郝连紫泽來.

容溪的心头一涩.眼泪差点流出來.

郝连紫泽微微咳嗽了两声.第一眼.也是看向容溪.他似乎扯着嘴唇微微笑了笑.只是那笑意在现在的这张脸上根本看不出來.

容溪的怒火腾腾的冒了起來.她正欲上前.冷亦维突然拍了拍手.那个抱着孩子的侍卫上前.把孩子放入一个竹篮子中.然后又拴上一条绳子.

容溪看着那侍卫手脚麻利的做着这一切.她突然明白了对方是要做什么.只是她却不敢承认.只是手指有些微微的颤抖.

冷亦修的手慢慢握住了她的.目光沉冷如铁.

冷亦维无视两个人的情绪.淡淡一笑说道:“嗯.你们看.你们破坏了本王的计划.总是应该受到惩罚的.下面……就來看一看好了.”

说话间.那个侍卫已经把竹篮子吊了上來.热气和烟气.还有飘飘晃晃的感觉.都让孩子禁不住哇哇大哭起來.

那哭声如刀.割在容溪的心头.她的眼睛都快红了.“冷亦维.你到底是不是人.如此对待一个这样小的孩子.算什么英雄.”

“我本來就不是什么英雄.”冷亦维手支着下巴.眼睛晶亮.“我也从來沒有想过要当什么英雄.”

“有种的你把我吊起來.不要为难孩子.”容溪厉声说道.

“那可不行.”冷亦维摇了摇头.“你以为本王是傻子吗.让他痛才能让你更痛.”

“你……”容溪狠狠的抽了一口气.抬手一指郝连紫泽.“那我换他.”

郝连紫泽一愣.肿起的眼睛里露出一丝震惊來.心中像是经历了一场雨.凉凉的.却又因为雨水的滋润.某些地方抽出一丝嫩绿的芽儿來.

冷亦修拉住容溪的手腕.他沉默着.眼睛却盯着她.

容溪回望着他.低声说道:“让我试一试.你要相信我.”

冷亦维饶有兴趣的看着冷亦修拉住容溪的手.他在心里赌.不知道冷亦修会不会同意容溪去以身犯险.救下他这个情敌.

不过……如果冷亦修都能够同意的话.自己还有什么好怕的.只要他冷亦修放了手.那么自己也便同意.

时间不大.冷亦修慢慢的松开了手指.对着容溪点了点头.眼神中是复杂的情绪.容溪却看到最重要的.便是信任.

她垂首.理了理衣袖.转身头也不回的向着郝连紫泽的方向走去.

“哎……”冷亦维站起身來.伸出手臂拦住了容溪.宽大的衣袍在夜色中飘荡如月光.“把兵器放下.本王知道.你的身手还是不错的.”

容溪笑了笑.头也不回的把手中的剑往身后一抛.长剑刺入土地之中.剑身微微晃了晃.

“可以了吗.”容溪慢慢伸开手臂.微笑问道.

“本王早就说过.容溪……你不是一般的女子.只有真正的强者.掌天下之权者才配得上你.时至今日.本王说过的话依旧算数.只要你点头.你做上皇后听位子.便指日可待.”

“噢.”容溪的笑容更浓.“可是.我沒有兴趣.”

她说罢.转头看了看郝连紫泽道:“放人吧.”

冷亦维一摆手.侍卫上前.反导郝连紫泽从架子上放了下來.绑住身子的绳子却沒有解开.抬腿在郝连紫泽的腿上踢了踢.“走吧.”

郝连紫泽站在那里不肯走.一双眼睛盯着容溪.口齿有些不清楚的说道:“容溪……我不要你……”

“快回去.不要辜负我的心意.最重要的是要相信我.”容溪的声音低低.语速很慢.她的目光深深.似乎有千言万语.

郝连紫泽咬了咬牙.他因为容溪的最后一句话.慢慢的迈开步子.向着冷亦修的方向而去.

容溪伸出双手.淡然道:“要不要把我也绑起來.”

冷亦维点了点头说道:“当然.你的身手极好.本王可不能冒这个险.”他一挥手.侍卫上前.把容溪也绑了起來.绳子一拉.把她也架到油锅之上.

“三皇兄.”冷亦维淡淡的一笑.桃花眼华光闪动.“接下來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你想怎么样.”冷亦修问道.

“很简单.”冷亦维手托着腮.就像是闲话家常.“把你的人都退出去.然后.关于那个什么狗屁的圣旨也不要当回事了.反正他的皇位也坐不了几天了.只要你不插手.那么.这天下……就是我囊中之物.”

冷亦修眯着眼睛看着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冷亦维也不着急.他看着冷亦修那为难的模样.心里愈发的高兴.他心里有把握.对于冷亦修而言.容溪和刚出生的孩子胜过一切.至于坐上皇位上的那个人.想必冷亦修对他也沒有什么浓厚的感情.

他正在想着.心中得意的想着不久便可以登基为皇.突然觉得心口猛然一疼.如同被利刃狠狠的刺入了一样.

他一怔.随即垂头看了看.发现那里并沒有什么.更沒有什么利刃.那刚才的那一疼是怎么回事.肯定不会是做梦.

冷亦维吸了一口气.突然那股子疼痛更加凶猛起來.像吞下了一团火.在喉咙里快速的烧了起來.他忍不住住张开嘴.“哇”的一口血喷了出來.那血色很黑.像下了一阵黑色的血雨.

他捂住胸口.脸色苍白.他的身子也从椅子上滑落下來.几个侍卫被这突出的情况弄得伤了眼.正在迟愣之时.冷亦维慢慢伸出手.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指绑住容溪和孩子的绳子.“割断绳索.”

这四个字.成为了冷亦维最后说出的四个字.

侍卫听令急忙抽刀.刀光一闪.正要割断绳索.忽然一点寒光直扑面门.他身子一歪.还沒有來得及喘口气.另一点寒星也便到了.他终于无法再躲.只听“哧”的一声响.暗器入肉.手中的兵器也落了地.

就是这么一刹那.

冷亦修的身子如鹰一般飞快掠來.手中的暗器一洒.几个侍卫纷纷倒地.他身后的冷十五等人也冲了上來.冷亦修腾开手脚.迅速的救下了容溪和孩子.

冷十六见容溪和孩子都安然无恙的被救下.放出一支信号箭.外面的大军结束刚才的佯攻.冷亦修手持圣旨和兵符.收复了叛军.

那些叛军很多人并不知情.根本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到最后才知道自己究竟是与谁为谁.当看到冷亦修的脸时.他们都纷纷愕然的睁大了眼睛.冷汗瞬间湿透了全身.好在……冷亦修清楚一切.那些无辜的士兵都沒有被责罚.

一切又归于平静.如潮水一般.來得快.去得也快.随着冷亦维身死.又都恢复到了从前.

冷亦修要带着容溪和孩子回京复命.而郝连紫泽看着两个人历尽如此多的苦难终于走到了一起.而且.容溪也告诉了他关于冷亦修的真正身世.

他在得知冷亦修便是自己失踪多年的兄长.是母后一直心心念念要寻找的人.心中又惊又喜.又有几分酸涩.他心中知道.自己此生.终究与容溪无缘了……

他养了两日的伤.便留下一封信.不辞而别.信中说要先回明宵向母后报告喜讯.还希望冷亦修和容溪能够相守一生.平安到老.

宁王府里的一切还是老样子.就像是容溪出去逛了逛街再回來一般无二.她回到红袖苑中.除了身边沒有了孝儿以外.其它的一切都沒有改变.甚至……连那些摆放的小东西也都沒有人动过.

想到孝儿.心中不禁有些感伤.不过.想必此次郝连紫泽回去一定会给她和郝连赵一个像样的婚礼.想着自己临离明宵之时.把身上的大部分财物和首饰都留给了孝儿.也可以够她置办丰厚的嫁妆了.只是……不能亲自去观礼了.

想到孝儿.容溪又想到假扮孝儿的雪瑶郡主.她趁着冷亦修离开了京都.那些暗卫又都调走换成了普通的侍卫.便伺机偷偷跑了出來.居然再次与冷亦维合作.企图蒙骗自己.暗害冷亦修.

容溪决定把她交给大昭皇帝发落.身为一个番邦郡主.未得昭而入京.而且与叛逆之首合作意图谋害皇子.这可不是个小罪过.

大昭皇帝对于冷亦修此次得胜的战果很是高兴.对于冷亦维.他只是草草的问了句结果如何.并沒有半点唏嘘可惜之色.仿佛对于他而言.冷亦维只是一个叛逆之人.以下犯上.本该就有如此的结果.

只是.他不知道.他此番的薄情.让冷亦修愈发的心寒.

皇帝此次也看到冷亦修在军中的威望.自己的一众儿子之中.也只剩下冷亦修了.江山后继要有人.他为了避免冷亦修将來也重蹈冷亦维的覆辙.未免自己将來落得一个被杀的凄惨下场.他最终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

妖娆毒妃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