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4624) 妖娆毒妃 [624]第六百二十四章 真实身份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涉谷凤凰阅读官网
[624]第六百二十四章 真实身份

[624]第六百二十四章 真实身份

经过一场大劫.一切都归平静.容溪之前一直紧绷着的身体才慢慢松懈下來.冷亦修命令她哪里也不准去.在红袖苑中静养.除了每天半个时辰的透气之外.平时的时候一律要在房间里休息.

红袖苑的房间里燃了地龙.热乎乎的让人感觉分外的舒适.李海江也忙碌了起來.暂时放下了那些研究.好好的为容溪熬各种汤水.以此來滋补容溪亏损的身子.

她生产之后便一刻不停的开始的奔波.给身全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好在宁王府里什么珍贵之药都有.又有李海江这个医林圣手.调理起身子來自然不在话下.

日子平静的度过了一个月.容溪感觉自己的身上都快发霉了.她总是站在窗子前张望.快要过年了.宁王府里人人喜气洋洋.都在张罗着过年的事情.

这一日.冷亦修从外面回來.看到她又在窗前.不由得一笑.脱下身上的斗篷说道:“怎么.觉得闷了?”

容溪伸了伸腰说道:“自然.你快闻闻.我的身上都有霉味了.”

冷亦修就势搂住她.把头埋在她的发里.嗅了嗅道:“我分明觉得香得很……”

容溪忍不住笑了笑.“这几日可有什么消息.”

冷亦修抬起头來说道:“正在跟你说.明白同我一起入宫吧.”

皇帝看着眼前的这对夫妻.心中的味道繁杂.虽然有淡淡的怅然.但是.这个决定是不可再更改了.

他沉声说道:“修儿.朕决定.明日便下旨.将皇位传于你.你意下如何.”

他这话一出.容溪和冷亦修不禁愣了愣.两个人都沒有想到.居然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冷亦修不知皇帝此时说出这些究竟是真心实意还是想着试探自己.他上前一步道:“父皇.儿臣年纪尚轻.挑不起这样的担子.国家安危不是小事.儿臣愿意像以前一样.为父皇之命是从.为国征战沙场.”

皇帝摆了摆手说道:“朕老了.也该是时候享清福了.你年轻有为.是块好材料.朕相信你能做得好.”

冷亦修还想再说什么.皇帝摆了摆手说道:“你先不要急着表态.朕传位于你.也不是沒有条件的.”

他这话一出.冷亦修和容溪的心又微微一提.就知道他沒有那么简单传位.这么大的事.他怎么会突然就下了决定.

皇帝的目光沉沉.在容溪和冷亦修两个人的身上扫來扫去.沉吟半晌这才说道:“朕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你和容溪必须解除夫妻关系.我大昭皇帝以及皇后的身份必须尊贵.将來后世子孙也一样.这样才能够世代传下去.”

冷亦修的脸色一变.容溪在心中冷笑.说了半天.原來这老家伙打的是这个主意.居然还说出什么身份必须尊贵正统之类的狗屁话來.真是可笑.

冷亦修掀袍子跪倒在地.“父皇.请恕儿臣不能遵从父皇的旨意.儿臣与容溪.是至死都不会分开了.”

“你……”皇帝的脸色一沉.目光冷了冷.“你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连这万里江山都不要了.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朕准许你和她在一起.你坐拥天下.岂能只有她一个女人.”

“父皇容禀.儿臣早就已经打定了主意.儿臣这一辈子.只要容溪一人足矣.不管是现在风华正茂.还是将來垂垂老矣.儿臣只愿与容溪在一起.不会再娶其它任何的女人了.”冷亦修声音坚定的说道.

大殿内安静无声.他的声音字字如珠落.清晰的落入皇帝的耳中.他的脸色白了白.手指着冷亦修.“你……你……居然……”

“皇上.臣妾还有一事要禀告.”容溪突然开口说道.

皇帝正在气头上.他根本沒有注意到容溪对他的称呼已经发生了改变.他冷冷的看了看容溪.一挥手说道:“讲.”

容溪面容沉静.声音轻婉.“皇上.您可还记得当初谦妃生下冷亦修的时候是在哪里.”

皇帝被她突然这么一问.脸上不禁有些茫然.容溪心中冷笑.本來也沒有指望着他想起來.她继续说道:“是在一座破庙之中.那个时候.谦妃的身边只有皇上您派去的产婆.而破庙中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在生产.那名女子生下了一个男婴.而谦妃生下的或许也是一名男婴.否则的话.她也不会一直以为是冷亦修.”

“你……什么意思.”皇帝的脸色突变.他像看着一头怪兽一样看着容溪.一时间根本无法去细想.她所说的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容溪继续说道:“皇上.相信如果您愿意的话.一定还可以找到当年的产婆.当然.如果她还沒有被您灭口的话.当时的情况一定很紧急.否则产婆也不会偷偷抱走另一个女人生下的孩子.以此來交换.以至于那位母亲也找孩子找了二十多年.皇上.您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吗.”

皇帝看着容溪的脸.只觉得耳朵里一片轰鸣.他瞪着眼睛说不出话來.只听容溪又继续说道:“那个女子便是现在的明宵国皇后.而冷亦修.便是她寻找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冷亦修后背上的三颗痣为证.”

皇帝只觉得脑子里一空.像是被雷击中.当年那些早已经忘记的往事.突然之间又像潮水一般的涌來.

产婆的闪烁其词.后來的无故失踪等等一系列的事情.都让他在今日听到容溪的话之后才觉出了有些不对.

妖娆毒妃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